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鎮界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火霄仙城四周城墻上,每隔一段距離,就鎮守著兩位萬靈教的真仙。

  而整座古老的城池上空,則覆蓋著一道巨型禁陣力量之下。

  “有‘天都化血大陣’覆蓋,就是仙君敢強闖,也會瞬間會被煉化為一灘血水,有死無生,根本無須擔心什么,來,喝酒。”

  “嘿嘿,說的不錯,我們萬靈教的招牌擺在那,哪個蠢貨敢前來送死?”

  其中一處城墻之上,兩個萬靈教的虛境真仙盤膝而坐,正在對飲。

  一個是面頰消瘦的黃袍男子。

  一個是滿頭血發的魁梧中年。

  “不止如此,我們此次行動,有‘冥刑’大人親自坐鎮,便是仙王,也得避讓三分!”

  “奇怪,究竟是什么事情,竟惹得冥刑大人親自出動了?”

  “誰知道呢,大人物們的心思,深不可測,咱們就別去瞎想了。”

  ……談起“冥刑”大人時,這兩位虛境真仙皆露出一抹忌憚和畏懼之色。

  在萬靈教,有十位神通廣大的主祭。

  而這位“冥刑大人”,便是十大主祭之一,擁有仙王修為,手段殘酷,性情淡漠,實力在十大主祭中,也屬于佼佼者。

  “嗯?有人來了。”

  猛地,黃袍男子不經意一瞥,看到兩道身影朝這邊掠來。

  “站住,不知道我們萬靈教已封禁此城?不想死就趕緊滾!”

  黃袍男子長身而起,殺氣騰騰。

  在他旁邊,那魁梧中年卻臉色微變,低聲提醒道:“小心一些,那老家伙極可能是一位實力恐怖的大人物!”

  黃袍男子滿不在乎道:“怕什么,有天都化血大陣在,今天無論是誰,都得止步在咱們兩人之前!”

  那飛掠而來的兩道身影,正是蘇奕和聞之秋。

  聽到那兩位萬靈教虛境真仙的話之后,聞之秋眉梢間浮現一抹毫不掩飾的殺機,道:“蘇道友,是否要直接殺進去?”

  他一眼看出,那黃袍男子是一只狐妖,而那魁梧中年則是一只蛤蟆精,皆是仙道妖修,虛境修為。

  擱在仙道路上,也足以震懾一方,作威作福。

  可擱在聞之秋這等仙王眼中,根本就不值一哂。

  “莫要打草驚蛇,先去城中看一看。”

  蘇奕隨口道。

  聞之秋點了點頭。

  那黃袍男子不禁好笑,咧嘴道:“還妄想進城?行啊,來,讓老子看看,你們如何進城!”

  這火霄仙城四周,早已被“天都化血大陣”覆蓋,稍有點眼力勁的,誰敢強闖?

  蘇奕直接無視了這兩個妖仙。

  他自顧自走上前,略一端詳,探出右手,指尖縈繞一縷晦澀而奇異的鋒芒光澤,在虛空中筆直一切。

  虛空中,涌現出一道接天通地的禁陣力量,形似厚重的黑色帷幕。

  這就是和天都化血陣的禁制力量,足可輕易把仙君融化成血水!

  可在蘇奕這一指之下,那厚重的黑色帷幕頓時被劃破一道裂痕。

  如紙糊般不堪!

  而后,蘇奕和聞之秋輕而易舉便走了進去。

  頓時,黃袍男子目瞪口呆,失聲道:“

  我#,我這是眼花了嗎?”

  魁梧中年則亡魂大冒,暗呼不妙,正要第一時間通風報信。

  一股恐怖的仙王威壓鋪天蓋地般鎮壓而至。

  瞬息間,魁梧中年和黃袍男子這兩位虛境妖仙,皆被碾碎成血沫,形神俱滅!

  而自始至終,蘇奕根本就沒有看一眼,徑自朝小如意齋所在的地方掠去。

  聞之秋連忙跟隨其后。

  火霄仙城寂靜冷清,宛如變成一座空城,街巷上空空蕩蕩,根本見不到多少身影。

  而在城東區域,一片鱗次櫛比的古老建筑早已坍塌為廢墟。

  此時,在那廢墟之上。

  正有一場壓抑人心的對峙在上演。

  清薇、方有容、方寒、梁文羽等人,躲避在一層金燦燦的結界力量之中。

  而流云仙王,則立在這一道金色結界之前。

  她白發如雪,垂落腰際,身影窈窕纖秀,容貌直似少女一般,光潔晶瑩的眉心還有一抹金色的圖騰印記,形似六瓣梅花,讓她一身氣息,平添一股圣潔的味道。

  只是,她此刻的處境卻岌岌可危!

  一股如墨汁般的黑色詭異神劫力量,覆蓋在四周區域,像潮水般,不斷朝她所佇足的地方侵蝕。

  只剩下不到三尺之地,就將蔓延到她佇足之地。

  而她身上,氣息紊亂,面龐蒼白得毫無血色,唇角都在淌血,一身的精氣神正在洶洶燃燒!

  “師尊……”

  清薇心中發緊,焦急萬分。

  在她眼中,師尊流云仙王的狀況很糟糕,已處于強弩之末,隨時會撐不住。

  方有容、方寒等人皆面容慘淡,憂心忡忡。

  前天時候,萬靈教的強者突然殺來,一舉搗毀小如意齋,殺了許多小如意齋的強者。

  若非緊要關頭,有流云仙王抵擋在前,他們這些人,注定早已遭難!

  “再強撐下去,也無濟于事,何苦來哉?”

  遠處的廢墟上,響起一道輕嘆聲。

  那里有一群身影。

  為首的,是一個隨意坐在椅子中的男子,一襲蟒袍,面如冠玉,容如青年。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咪咪閱讀,安裝最新版。

  冥刑!

  萬靈教十大主祭之一,一位名副其實的妙境仙王!

  此時,他好整以暇地坐在那,一側玉桌上,還擺著一壺熱騰騰的茶水,一只美輪美奐的青玉杯子。

  而一個容貌美麗的仙君,則立在一側,為其斟茶,低眉順眼,畢恭畢敬。

  除此,在后方位置上,還立著十多位仙君,男女皆有,皆是萬靈教所招攬的妖道仙君!

  他們像眾星拱月般,擁簇在冥刑身后,愈發襯得冥刑的地位不凡。

  “得罪我小如意齋,你們萬靈教遲早會因此而滅亡。”

  流云仙王冷冷出聲。

  她一手托著一盞金燦燦的銅燈,幻化出的仙光,凝聚為一道金色結界,庇護在清薇、方寒等人四周。

  另一手握著一尊鮮紅如燃的道印,道印表面鐫刻“鎮界”兩個蠅頭小字。

  鎮界印!

正是此寶釋放出的一片耀眼如火的力量,堪堪擋住了那不斷侵襲過來的詭異劫  難力量!

  而這等詭異劫難的力量,則來自冥刑主祭身前懸浮的一口巴掌大小的黑色寶塔中。

  那寶塔四面八棱,繚繞著烏黑的災劫氣息,充滿禁忌般的詭異色彩。

  “呵,這等不堪入耳的威脅,竟出自你一位仙王之口,不覺得很可笑?”

  冥刑主祭,端起茶杯輕啜了一口,目光不經意掃過流云仙王手中的道印時,心中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熾熱的渴望。

  鎮界印,小如意齋的至寶,由“如意妖帝”蕭如意親手煉制,名副其實的太境仙寶!!

  似這等級別的仙寶,都擁有著無法想象的通天威能,強大到不可想象的地步。

  而據冥刑主祭所知,歷經那漫長的仙隕時代之后,在當今仙界,除了那些躲起來避禍的絕世大能擁有此等寶物之外,在世間已幾乎很難再見到太境仙寶的影子!

  而此時,流云仙王竟執掌了這樣一件仙道至寶,讓冥刑主祭如何不眼紅?

  “若非這流云仙王早些年就遭受神劫,令得自身元氣大傷,當動用這件鎮界印時,威能怕是遠不會如此弱了。”

  冥刑主祭心中暗道,“等此次行動結束,無論如何,也要想個辦法,把這鎮界印收入囊中。”

  一件仙道至寶,還沒有發揮出全部的威能,竟能擋住那禁忌般的神劫之力,這任誰能不吃驚?

  思忖時,冥刑主祭指尖一點。

  在他身前,那一尊巴掌大小的黑色寶塔發光,釋放出如怒海狂濤般的禁忌神劫之力,朝流云仙王狠狠沖撞過去。

  遭受此沖擊,雖最終憑借鎮界印的力量抵擋住,可依舊給流云仙王帶來沉重的打擊。

  她嬌軀微顫,唇角淌出一縷血漬,渾身氣機都似要崩散,那絕美如少女的俏臉,也是愈發煞白透明。

  可她并未就此妥協,反倒似豁出去般,不惜自身性命本源,全力催動鎮界印!

  局勢,也一直陷入這種僵持的狀態中。

  可任誰都看出,流云仙王撐不了多久了!

  “主祭大人,該送最后三個俘虜上路了。”

  此時,在一側為冥刑主祭斟茶的女仙君忽地恭敬開口。

  冥刑主祭笑起來,道:“這一次,我自己來。”

  說著,他長身而起,從女仙君手中接過一把白骨大弓和一支黑黝黝的箭矢。

  “放獵物!”

  一位萬靈教仙君大喝。

  頓時,一群人押送著三道身影,來到了場中。

  這三個淪為俘虜的強者,分別是兩男一女,皆是小如意齋的強者。

  其中一個,更是火霄仙城小如意齋主事謝橫丘,一位頂尖的仙君人物。

  可此時,他卻淪為階下囚,蓬頭垢面,模樣凄慘。

  當看到這一幕,清薇仙君等人皆露出憤怒之色。

  “謝橫丘,你怪我嗎?”流云仙王也露出不忍之色。

  謝橫丘抬起頭,滿是血漬的臉上擠出一個笑容,道:“大人,我謝橫丘可從不是怨天尤人之輩,無非一死而已,何足道哉!”

  流云仙王鄭重道:“今日縱使我們都死了,我敢保證,以后如意妖帝大人歸來時,定會為我們報仇,踏滅萬靈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