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我希望他是王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埋葬諸神?

  沈青石愣住。

  這是一個在世間行走的神使該說的話?

  大逆不道!

  可當看到蘇奕抬手間,便抹去那一道形似紅蓮圖案的烙印時,沈青石心中一震,不由駭然。

  他失聲道:“你……你能抹除神明之力!?”

  蘇奕道:“能。”

  沈青石:“……”

  蘇奕道:“回答我一個問題,我給你一個痛快。”

  沈青石身體一僵,冷笑道:“無非是一死,我為何要回答?”

  蘇奕道:“那就生不如死如何?”

  生不如死。

  輕飄飄的四個字。

  可唯有飽經世事之人清楚,這四個字是何等殘忍的一種折磨!

  沈青石神色明滅不定,最終嘆道:“敗給你這樣一位神使,我倒輸得不算太冤,說吧,你想問什么?”

  蘇奕道:“上一任鎮守使衛重被異域魔族活擒這件事,是否和你有關?”

  沈青石呆了呆,旋即冷笑道:“你明明早已猜出,為何還要多此一問?”

  蘇奕輕嘆道:“我只是沒想到,堂堂一位仙王,在變成神明麾下的一條狗之后,會干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

  他想起“天算子”那老家伙說的話,諸神的意志,正在滲透仙界!

  就像這云機仙府,背后站著釣魚佬。

  萬靈教背后,站著天戊神尊。

  也根本不必想,當今仙界之中,必然還有其他一些為“神明”做事的仙道勢力!

  而經歷今日之事,尤其當目睹沈青石這樣的仙王,為了幫神明做事,而選擇背叛仙界的時候,蘇奕進一步意識到,諸神的手段是何等可怕!

  當這些凌駕于仙界之上的神,一步步向仙界滲透自己的意志和影響力時,也就意味著,仙界將出現許多不可測的災禍!

  沈青石的背叛,就是一個證明。

  “臨死前,你能否也回答我一個問題?”

  沈青石忽地開口。

  “說。”

  蘇奕飲了一口酒。

  沈青石眼眸死死盯著蘇奕,道:“你身為行走在世間的一位神使,又是在為哪位神明做事?”

  蘇奕:“……”

  他笑起來,道,“我不是神使。”

  沈青石眉頭擰成一團,明顯不信。

  “你可以視我為弒神者。”

  說罷,蘇奕指尖一拂。

  沈青石灰飛煙滅。

  蘇奕走上前,拍了拍御天道碑,便轉身而去。

  鎮守大殿。

  當蘇奕返回時,殿宇內已多了兩位仙王。

  之前,這兩人也曾出現在云穹仙臺上,不過,兩人當時和湘云夫人一樣,態度堅決地反對拿蘇奕去和異域魔族做交易。

  故而,并不曾被蘇奕清算。

  經由湘云夫人介紹,蘇奕才知道,這兩位仙王,一個名叫謝顧,身影消瘦,氣息沉凝,來自化洲仙王勢力“八景仙宮”。

  一個名叫聞之秋,峨冠博帶,身影高大,來自不周山三大凈土之一的天璇凈土。

  兩位仙王明顯早已等待許久,當見到蘇奕時,皆笑著上前見禮,禮數周全。

謝顧帶來了一個儲物袋,言  稱其中裝著的,乃是從今天那一場大戰中收集到的戰利品,特意前來交給蘇奕。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蘇奕一怔,道:“有心了,多謝。”

  一位仙王,卻去干搜集戰利品這等瑣屑雜事,已足以證明,他對待自己時,稱得上重視和用心。

  謝顧笑起來,道:“舉手之勞而已,蘇道友今日之壯舉,才稱得上可敬。”

  眾人閑談時,裴鴻景已走了過來,道:“蘇道友,不出你所料,那些被你活擒的角色中,的確有不少叛徒!”

  “除此,我也查出許多有價值的線索,鎮守使沈青石極可能就是那些內奸和叛徒的幕后靠山!”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怒交加。

  蘇奕卻并不奇怪,簡單扼要地把自己今晚和沈青石的對談說了一遍。

  至此,裴鴻景他們才終于明白過來,一個個手腳發涼,臉色都變得無比難看。

  誰能想象,沈青石身為鎮守使,竟早已背叛仙界陣營?

  誰又能想象,這件事背后,還有神明的影子?

  直至眾人冷靜下來,蘇奕這才說道:“事情已經過去,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為第七天關重建秩序,避免以后再出現類似的禍患。”

  “正當如此!”

  裴鴻景道,“蘇道友可有安排?”

  其他三位仙王的目光也都看向蘇奕,儼然視蘇奕為主心骨。

  那等一幕,若被仙界眾生看到,怕非驚掉下巴不可。

  畢竟,在當今仙界,那些個踏足仙道之巔的絕世大能,都早已退隱不出,很久不曾顯露蹤跡。

  這等情況下,仙王級存在,已是仙界一等一的巨擘,在整個仙界四十九洲之地,都稱得上如日中天四字!

  誰敢相信,那些個仙王,會對一個宇境仙人推崇備至,敬重有加?

  不過,對那些目睹今日第七天關這一戰的強者而言,自然不會感到奇怪。

  “我倒的確有一些安排。”

  蘇奕說著,已將自己的籌謀說出。

  第二天。

  按照蘇奕的安排,湘云夫人、謝顧、聞之秋三位仙王一起對外宣布,推舉青崖書院院長裴鴻景為第七天關新一任鎮守使!

  消息一出,萬星城上下轟動,掀起滔天波瀾。

  “沒想到,那蘇奕竟沒有趁此機會,占據鎮守使職務,而是選擇了退讓。”

  “錯了,我敢肯定,裴鴻景大人擔任鎮守使職務這件事上,定是得到了那蘇奕的允許!”

  “這一步棋妙啊,那蘇奕早已站在風口浪尖上,這時候選擇急流勇退,自然可避開許多災禍和麻煩。”

  “呵,你若如此想,未免也太小看蘇奕,在這第七天關,他能執掌仙界秩序規則力量,怎可能害怕什么災禍和麻煩?”

  “依我看,他如此安排,必然另有深意!”

  ……城中轟動,到處是議論聲。

  而對裴鴻景擔任鎮守使這件事上,沒人反對,也沒人敢去質疑。

  事實上,作為青崖書院院長,裴鴻景已駐守第七天關多年,他為人磊落寬厚,素有威望。

  對于他擔任鎮守使,許多人都樂見其成。

  當天,在鎮守大殿。

裴鴻景哂笑道:“城中那些人,竟視我為蘇道友的傀儡,未免也太可  笑。”

  “風言風語,無須理會。”

  蘇奕將一塊青銅陣盤遞給裴鴻景,“我已重新祭煉過這‘御天陣盤’,自此以后,憑借此寶,你便可執掌御天道碑之力,御用這第七天關的周天規則力量,還請收好。”

  裴鴻景以雙手接過,鄭重道:“老朽定傾盡一切,不負道友的厚望!”

  其他仙王都笑著看著這一幕。

  蘇奕道:“憑借御天陣盤,雖能借用一部分仙界周天規則之力,可并非真正無敵,不過,除非踏足仙道之巔的強者出手,否則,無論誰想要在第七天關興風作浪,都和作死沒區別。”

  頓了頓,他繼續道:“至于異域魔族,短時間內無須在意,你只需鎮守第七天關便可。”

  昨天時候,他已聽那銀嘯天等魔王談起,百年之內,異域魔族將發動全面的仙魔之戰。

  還妄言什么,不信他蘇奕能在百年之內踏足仙道之巔。

  對此,蘇奕自然一笑置之。

  不過,從這些交談中,也是讓蘇奕確信,短時間內,倒是不必擔心大規模的仙魔之戰上演。

  正因如此,有裴鴻景這位仙王坐鎮第七天關,已足夠了。

  又在第七天關停留了三天,蘇奕決定離開,前往白蘆洲火霄仙城。

  前不久,他曾獲得一封密信,得知小如意坊的流云仙王和清薇已經前往火霄仙城。

  而蘇奕當時回信說,十天內會前往相見。

  “蘇道友,我也要回天璇凈土一趟,倒是可以一起同行。”

  仙王聞之秋笑道。

  他是天璇凈土的一位太上長老,此次返回天璇凈土,是要解決一件宗門的緊要事情。

  “也好。”

  蘇奕沒有拒絕。

  當天,在裴鴻景、謝顧、湘云夫人、余笙等人相送之下,蘇奕和聞之秋一起啟程,離開了第七天關。

  直至目送兩人的身影消失,湘云夫人忽地說道:“裴兄,你可曾聽說過,最近這些年,在仙界一直有一個傳聞,說永夜帝君并未在當初的‘永夜之戰’中并未真正死去,而是進行了一場輪回重修之路。”

  裴鴻景眼眸微凝,點頭道:“聽說過,我青崖書院也了解到,據說永夜帝君的轉世之身,如今很可能已重歸仙界。而太清教、太一教等巨頭勢力,都早已在暗中展開行動,探尋和此事有關的線索。”

  說著,他似是意識到什么,眼皮一跳,“你該不會認為,蘇道友是永夜帝君的轉世之身吧?”

  湘云夫人美眸飄忽,輕聲道,“我希望他是,哪怕他不是,我也希望,他以后會成為第二個像永夜帝君那般的傳奇人物!”

  裴鴻景沉默片刻,道:“我也希望如此。”

  “永夜帝君的轉世之身?”余笙心中喃喃,“若真如此,許多事情就可以理解了。”

  當天,新一任鎮守使裴鴻景出手,撤掉了這些天一直封禁在萬星城四周的規則秩序力量,允許城中之人離開。

  也就在當天,發生在第七天關的那一場血腥大清洗事件傳了出去,在整個仙界掀起一場軒然大波。

  舉世皆震!

  ps:墻裂推薦一下知白大大的新書《全軍列陣》,開篇就很精彩,喜歡歷史網文的不容錯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