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神明的影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鎮守使沈青石尚在昏迷中。

  蘇奕低頭凝視此人片刻,便長身而起,拎起沈青石,離開了鎮守大殿。

  片刻后,御天道碑前。

  蘇奕把沈青石扔在地上,屈指一點,沈青石頓時從昏迷中醒來。

  當看到近在咫尺的蘇奕,沈青石臉色頓變,正要掙扎起身,可卻發現一身道行早已被禁錮,連一根手指都抬起不起來。

  “你想做什么?”

  沈青石深呼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蘇奕拎出酒壺,抿了一口,這才說道:“今天,我對萬星城徹底清算了一遍,殺了大概三十九個混入第七天關的異域魔族,其中,當屬無相魔族的奸細最多,足有十八人,其他二十一人,則分別來自其他八大魔族。”

  沈青石皺眉道:“你究竟想說什么?”

  蘇奕沒有理會,自顧自道:“這些異域魔族的奸細,都偽裝成了不同的身份,有的是賭坊的老板,有的是青樓的主事,有的是藥行的掌柜。”

  “看似毫不相干,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

  “那就是,他們都是在你成為鎮守使之后,才陸續出現在萬星城中!”

  當聽到這,沈青石臉色陰晴不定,怒極而笑,“你認為是我招來了那些奸細?簡直荒唐!”

  “聽我說完。”

  蘇奕抿了一口酒,道,“也是在你成為鎮守使之后,選擇讓萬星城對外界開放,允許仙界之人進入。”

  “從那時候開始,這萬星城就變得烏煙瘴氣,愈發不堪,賭坊和青樓如雨后春筍般冒出,更過分的是,連一些罪惡滔天的邪魔外道,竟也在城中混得風生水起。”

  “昨天我進入萬星城時,還在困惑,任何人都能看出,那些人和事根本不該出現在城中,可為何身為鎮守使的你,卻默許這一切發生?”

  “現在,我大概明白了,你在用一種潛移默化的手段,欲圖讓第七天關一步步走向衰落,最終的目的,是讓異域魔族一步步滲透第七天關,如此一來,以后仙魔大戰爆發,這第七天關不攻自破。”

  “就像那些青樓和賭坊,也可以充當掩飾,為那些奸細提供藏匿身影之地。”

  沈青石嗤笑道:“異想天開,我身為鎮守使,怎可能干這等事情?蘇奕,你無須再廢話,直接說出你的意圖便可!”

  蘇奕不予理會,繼續道:“那些奸細,在萬星城經營多年,勢力盤根錯節,他們每個人身邊都招攬了一大批仙界的叛徒。”

  “當我梳理過這些奸細之間那錯綜復雜的關系之后,頓時發現,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了你這位鎮守使大人。”

  “換而言之,過往這么多年過去,那些奸細之所以沒有暴露蹤跡,都源自你這位鎮守使的庇護。”

  “你,就是他們的靠山!”

  蘇奕說到這,目光看向沈青石,“我說的可對?”

  沈青石臉色陰沉,冷笑道:“你這些話,無憑無據,和憑空捏造的誣蔑有何區別?”

  蘇奕淡淡道:“證據?那你聽好了,我說的話,就是證據,我說你是叛徒,你就是!”

  “你……”

  沈青石一呆,眼眸涌出憤怒之意,“既如此,你何須說那些廢話?難道僅僅只是想耀武揚威,證明你可以顛倒黑白,為所欲為?”

  “錯了。”

  蘇奕目光看向御天道碑,道,“我是說給它聽的,你我今夜的對談,會完整地化作一個烙印,銘刻在御天道碑上。”

  “以后的歲月中,無論是誰成為這第七天關的鎮守使,你我之間的對談,就是我給他們上的第一課!”

  前車之鑒,后事之師。

  沈青石這樣一個鎮守使,卻在暗中和異域魔族勾結,這在以往歲月中,根本就不曾發生過!

  沈青石大笑起來:“哈哈哈,若以后的鎮守使看到,自始至終都是你在自說自話,誰會信服?”

  蘇奕淡淡道:“我已經說了,我的話,就是證據,以后這仙界,當無人敢質疑。”

  一番話,平靜中自有睥睨之意。

  可沈青石卻感到很好笑,都懶得與之爭辯,道:“你還有什么要說的?”

  “有。”

  蘇奕說著,掌指掐訣,當空一劃。

  頓時,一道光幕浮現出來,映現出一幕發生在第七天關外的景象。

  景象中,魔王銀嘯天長嘆道:“可惜了我們在過往歲月中,傾注在這第七天關上的那些心血!歷經今日一戰,怕是將徹底被毀掉!”

  這番話,說的莫名其妙。

  可沈青石卻頓時色變,罕見地緊張起來。

  蘇奕屈指一點,光幕崩碎消弭,道:“這些魔族的老家伙在交談時,怕是根本沒想過,在我執掌仙界規則的情況下,他們的話語早已盡數被我收入耳中。”

  “也正是銀嘯天那番話,讓我意識到,這第七天關內,還有你這個吃里扒外的叛徒。”

  沈青石神色明滅不定,道:“異域魔族的話,誰會相信?難道他們說你蘇奕是叛徒,你就是了?”

  蘇奕笑了笑,道:“你無須辯解,我現在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要留給御天道碑一個烙印罷了,而非是要證明你是叛徒這件事。”

  沈青石皺眉道:“然后呢?在這御天道碑前殺了我?呵,你若這么做,我敢保證,云機仙府必饒不了你!”

  蘇奕沒有理會,而是一指御天道碑底部,那一道形似紅蓮的禁忌圖案,道:“這一道神明烙印,就是你留在此地的,對否?”

  沈青石如遭雷擊,失聲道:“你怎么……”

  旋即,他意識到失態,頓時閉嘴。

  只是那明滅不定的神色,已出賣他內心實則并不平靜!

  “是不是很吃驚,我是如何認出那屬于神明的烙印的?”

  蘇奕笑了笑,感慨道,“的確,換做這仙界其他人,從不曾接觸過神明之力,焉可能會認出這一道神明烙印?”

  “而我不一樣,我不止認得,還能認出,這個神明烙印,應當來自你們云機仙府背后所站著的那位神明之手,一個被稱作‘靈機老人’的老東西。”

  “不過,我更愿意稱呼他為釣魚佬。”

一番話,讓沈青石腦袋直似被  人狠狠敲了一棍,眼眸瞪大,再忍不住道:“你……你怎會知道的?難道你也是一位神使?!”

  旋即,他似徹底明白過來般,喃喃道:“對啊,只有神使,才能擁有如你那般不可思議的戰力,也只有神使,才能識破神明的烙印!”

  “怪不得,怪不得你可以盜竊和奪取御天道碑的力量,也怪不得你才宇境修為而已,就擁有那般逆天的戰力!”

  一下子,他心中的困惑似終于得到答案,臉上盡是恍然之色。

  蘇奕眼神變得古怪起來,神使?

  虧這家伙還是一位仙王,竟還能聯想到神使身上!

  最終,蘇奕沒有解釋什么,話鋒一轉,道:“現在,我大概已判斷出,你在成為第七天關鎮守使這件事上,肩負著兩件事情。”

  “其一,和異域魔族里應外合,讓異域魔族的力量一步步滲透第七天關,直至仙魔大戰爆發時,第七天關便會不攻自破,成為異域魔族大軍入侵仙界的突破口。”

  “其二,聽從釣魚佬的法旨,用他所賜予的神明烙印力量,汲取和煉化‘御天道碑’這件太荒時期延存至今的混沌至寶。”

  “如此一來,在仙魔大戰爆發時,御天道碑的防御結界力量,也將再擋不住異域魔族的步伐。”

  說著,蘇奕眉頭微皺,輕語道,“而這一切,讓我大致判斷出,諸神已開始將觸手插進仙界,甚至……要摻合到仙界和異域魔族之間的恩仇之中!”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咪咪閱讀,安裝最新版。

  沈青石背脊生寒,難以置信地看著蘇奕。

  哪怕對方是一位神使,也不可能一眼就勘破這些謀劃!

  因為這些見不得光的秘辛,在他們云機仙府都屬于至高機密!

  唯有仙王才有資格去了解。

  可現在,蘇奕這樣一個年輕人,卻僅憑一些蛛絲馬跡,就將這等機密猜出了大半!

  這讓沈青石如何不驚?

  可最終,沈青石依舊沒有承認,冷笑道:“我身為鎮守使,若要幫異域魔族,何須這么麻煩?只需把覆蓋在第七天關上的防御結界力量打開,便可讓異域魔族長驅直入!”

  蘇奕道:“很簡單,這么做的風險太大,一旦出現變數,你們云機仙府承受不住,異域魔族也承受不住。”

  至此,蘇奕也終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比如,身為仙王,沈青石為何要背叛?

  答案很簡單,此人在為釣魚佬這個神明做事!

  甚至,今天出現在銀嘯天手中那些俘虜,當初之所以會被異域魔族活擒,極可能也和這沈青石有關!

  “蘇奕,你身為神使,難道不清楚和神明作對的下場?”

  忽地,沈青石開口道,“這一次,你壞了神明的大事,就不怕被神明清算?”

  蘇奕笑起來,耐人尋味,“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在和神明交手,總有一天,必將親手埋葬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你覺得……我會怕嗎?”

  說著,他邁步上前,來到御天道碑前,指尖一抹。

  那一道形似紅蓮的神明烙印,瞬息被抹除掉,化作繽紛的光雨消散一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