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轟轟烈烈的血腥清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座青樓內。

  “主事大人,這萬星城是不是已經不能待了?”

  一個姿色嫵媚的紫裙女子驚懼不安道。

  “慌什么,天還沒塌呢。”

  一個蓄著八字胡的錦衣中年神色平靜道,“我們已經在萬星城經營多年,至今還不曾被人識破身份。”

  頓了頓,他說道:“那蘇奕初來乍到,看似兇狂無邊,可他除非把萬星城所有人殺了,否則,休想識破我們的根底!”

  “渺渺,你去通知其他人,最近一段時間,全都老實呆在密室內,沒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外出。”

  錦衣中年吩咐道。

  “是!”

  紫裙女子領命。

  就在此時,一道淡然聲音響起:“不出所料,這城中果然藏匿著無相魔族的奸細。”

  “誰!?”

  錦衣中年臉色頓變。

  那淡然的聲音再次響起:“你的神魂中,可種下‘碎靈魔禁’?”

  錦衣中年渾身直冒冷汗,道:“閣下是誰,是否認錯人了?”

  一抹仙道規則力量所凝聚的劍鋒憑空而出,鑿穿錦衣中年軀體,插入其神魂中。

  可還不等那一抹劍鋒發威,錦衣中年的神魂內,卻有一股詭異的秘咒力量爆發,瞬息將其神魂轟碎!

  一下子,這錦衣中年暴斃當場。

  “果然,凡是從異域魔族潛入第七天關的奸細,神魂中都已被種下禁咒。”

  一道輕嘆聲響起。

  那紫裙女子發出一聲尖叫,轉身就逃。

  可瞬息間,她就被一抹劍鋒鎮殺當場。

  很快,蘇奕就弄清楚,這座青樓是異域魔族設在萬星城的據點之一!

  真正的奸細,只有那錦衣中年。

  其他人等,皆是為那錦衣中年效命的叛徒!

  蘇奕沒有手軟,

  一道耀眼的雷霆垂落,將這座青樓轟滅,片瓦不存。

  “大人,城中之人都清楚,咱們的靠山乃是鎮守使大人身邊的守將‘穆運’,若那蘇奕要清算,我們……我們該如何是好?”

  天順賭坊內,氣氛壓抑沉悶。

  “怕什么,我們又沒有得罪那姓蘇的,他還能把我們全滅了不成?”

  轟!!

  一片規則秩序所化的雷霆垂落。

  天順賭坊頓時化作一片廢墟。

  賭坊中的強者,盡數化作飛灰。

  類似的一幕幕,不斷在萬星城不同的區域中上演。

  而蘇奕就如同執掌天罰的神祇,在進行那一場轟轟烈烈的清算。

  不看不知道,當把萬星城內的狀況盡數看在眼底,蘇奕才發現,如今的萬星城內,遠比自己想象的更不堪。

  有異域魔族的奸細、有為異域魔族效命的叛徒、有窮兇極惡的亡命徒、也有許多罪愆滔天的邪魔外道。

  藏污納垢,烏煙瘴氣!

  而要知道,這可是第七天關最前沿的防線,在以前的歲月中,是抵擋異域魔族大軍的第一道關卡!

  這一切,讓蘇奕愈發堅定了血洗萬星城的心思。

  “躲在此地安全嗎?”

  “放心,這座地宮只有鎮守使和寥寥數人清楚,那蘇奕縱使有通天手段,也根本找不到這里。”

  “除此,這座地宮覆蓋著十二重仙王級禁陣,另有九條通往城中不同地方的退路,哪怕被發現,我們也可以從容逃走。”

  “如此就好。”

  ……一群原本效命在沈青石麾下的強者,此刻都躲藏在一座地下宮殿內,正在彼此交談。

  “連鎮守使都被擒下,我們……以后可怎么辦?”

  “別擔心,那蘇奕殺害四位仙王,屠戮上千位仙道強者,更把鎮守使大人囚禁,依照第七天關的規矩,蘇奕已犯下滔天罪行,注定會被仙界天下所不容,視其為叛逆,予以處死!!”

  “也對,那四位仙王背后,各站著一個大勢力,當得知消息后,怎可能會饒了那蘇奕?”

  “我們啊,姑且隱忍一段時間,以后他蘇奕,必不得好死!”

  交談到這,眾人皆咬牙切齒,滿臉恨意。

  “呵。”

  猛地,一道輕笑聲響起,“你們想的可真美。”

  誰!?

  眾人大驚失色,背脊直冒寒氣。

  下一刻,一座璀璨耀眼的牢籠出現,一舉將躲藏在此地的那些強者全部囚禁鎮壓起來。

  一座酒館。

  “這第七天關的天……變了。”

  掌柜是一個老態龍鐘的老者,默默坐在那,抿了一口酒。

  “老家伙,你說那蘇奕究竟是誰?”

  酒館冷清,只有一個雙鬢斑白的黑袍男子坐在那。

  老者搖了搖頭,道:“不清楚,不過我倒是感覺,他的行事作風,和一個人很像。”

  “誰?”

  “永夜帝君。”

  黑袍男子端起酒杯的手指一顫,杯中酒水頓時泛起一圈漣漪,恰如他此刻的心境,波瀾起伏。

  沉默片刻,黑袍男子道:“他若真是永夜帝君,就好了……”

  老者渾濁的眸泛起追憶之色,感傷道:“是啊,自從永夜帝君在永夜之戰中隕落之后,這仙界就徹底亂了套,他老人家若在,見到這第七天關如此不堪的景象,還不知該作何感想。”

  黑袍男子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道:“總之,在這第七天關茍活至今,我就屬今天最開懷,最高興,也最痛快!”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說著,他不禁笑起來。

  老者怔了怔,也不禁笑了,道:“對,從那蘇奕身上,我終于看到了一線期盼已久的希望!以后這仙界,有他這樣的人在,一定不會被異域魔族那些雜碎們欺負了!”

  說著,他也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

  兩人沒有注意到的是,他們的交談,早已落入蘇奕耳中,盡數看在眼底。

  而這一切,讓蘇奕心中總算感到一些欣慰。

  類似的強者,在這萬星城中并不少,也足以證明,這萬星城還沒有爛透!

  蘇奕的清算行動,還在進行著。

  而依照他的吩咐,裴鴻景、湘云夫人早已展開行動,前往萬星城各地,分別把一些被蘇奕利用周天規則鎮壓的強者帶了回來。

兩位仙王都很吃驚,無法想象,蘇奕是如何辦到的,僅僅只能推測出,必然和御天道碑所釋放出的  仙界規則分不開關系。

  直至深夜。

  萬星城中的血色,歸于寂靜。

  人們皆不約而同地松一口氣。

  白天,萬星城各地頻頻上演殺劫,仙界規則秩序更是不斷垂落。

  每一次,都會轟殺一批強者!

  那霸道血腥的一幕幕,早引發城中強者的關注,無不為此膽顫心驚,唯恐一不留神,就會被規則秩序力量抹殺。

  而隨著這樣的殺戮在夜色中歸于寂靜,人們內心也總算踏實許多。

  也是這時候,城中之人才相信,蘇奕所說的清算,并非是濫殺無辜,而是有著明確的目標!

  “這一次,城中起碼死了上萬人吧?你們說這其中究竟有多少異域魔族的奸細,又有多少是咱們仙界陣營的叛徒?”

  “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經過這一次血洗,第七天關內的隱患和毒瘤,必然已被連根拔除!”

  “這蘇奕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

  “人性復雜,怎可能是好壞二字可以劃分的?那些仙王要讓蘇奕赴死,蘇奕殺了他們,何錯之有?鎮守使沈青石欲圖向異域魔族妥協,本就令人不恥,哪怕被囚禁,也是罪有應得!”

  “依我看,蘇奕或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狠人,可他所作所為,根本無可指摘之處!”

  “相反,今日若沒有蘇奕,誰能在仙魔生死擂中力挽狂瀾?”

  “誰又能連斬異域魔族六位魔王?”

  “更別提,第七天關那些奸細、叛徒、邪魔外道在今天這一場清洗中都已伏誅!”

  “似此等功績,足可彪炳千秋,載入史冊!蘇奕也根本不容任何人詆毀!”

  ……這樣的議論,在城中不斷響起。

  人心自有一桿秤。

  誰對誰錯有時候或許分不清楚。

  可誰是在為仙界陣營出生入死,只會不蠢,都能看得出來。

  蘇奕今日的所作所為,也漸漸得到了許許多多強者的認可,無形中在萬星城立下屬于他自己的威信!

  鎮守大殿。

  “蘇道友,此次被你活擒的角色,共有三百一十七人,其中大半都和鎮守使沈青石有關,其他人等,要么來歷蹊蹺,要么和那些被你鎮殺的仙王有分不開的關系。”

  裴鴻景飛快說道。

  “那些人,就交給道友來審訊了,若我沒猜錯,他們之中絕對藏著一些和異域魔族里應外合的叛徒。”

  蘇奕吩咐道。

  裴鴻景鄭重答應下來。

  昨天時候,他還在善意提醒,對第七天關清算這件事,不可操之過急,當徐徐圖之,唯恐蘇奕捅出大簍子,惹禍上身。

  可現在,他才意識到自己多慮了。

  一天時間而已,蘇奕就只手翻風雨,平定仙魔生死擂,誅四位仙王,禁鎮守使沈青石,滅一眾魔王,對整座萬星城掀起了一場徹底的清算,一舉扭轉和改變第七天關的局勢!

  那等手段,堪稱是神乎其神,令裴鴻景這位青崖書院院長都嘆服不已。

  裴鴻景離開后,蘇奕掌心一翻,一盞由規則力量所凝聚的銅燈浮現而出。

  噗通!

  隨著蘇奕指尖在銅燈上一點,鎮守使沈青石的身影滾落在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