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交換蘇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那是我派蒙云老祖!”

  一位仙王驚叫,神色激動,“他老人家還活著!!”

  另一位仙王渾身顫抖,徹底失態,喃喃道:“我看到了,我上霄劍門上一任掌教也活著!”

  “瑤兒!是你嗎?我……我就知道你沒死!!”

  一個黑袍仙王大叫,眼眶泛紅,聲音都變得嘶啞。

  他看到,一戰白骨燈籠內的一個女子身影,正是他曾經的道侶藺瑤仙君!

  那些仙王陸續認出白骨燈籠中的身影,一個個激動得失態,又是歡喜,又是憤恨。

  悲喜交加!

  而第七天關上下,已盡是嘩然聲,騷動不已。

  因為那些淪為異域魔族俘虜的強者,除了一部分仙君之外,還有數位仙王!

  那數位仙王在以前,曾和鎮守使衛重一起,鎮守第七天關多年,一個個威名遠揚。

  在之前,所有人都以為,他們都早已逝去。

  可現在人們才知道,他們還活著!

  只不過,卻都早已淪為異域魔族的階下囚!

  今日若非因為蘇奕,人們怕是還都蒙在鼓里,不知道這個殘酷的真相!

  “本座拿這十三個俘虜,去換那宇境小雜碎的性命,如何?”

  遠處,銀嘯天語氣冷漠開口。

  全場嘈雜的嘩然聲戛然而止,重新陷入寂靜中。

  人們的目光下意識都看向云穹仙臺上那些大人物。

  那些大人物的神色,皆陰晴不定。

  湘云夫人毫不猶豫道:“絕不能換!今日,蘇道友出戰,為我們仙界陣營力挽狂瀾,立下不世戰功,所有人都看著,若沒有蘇道友,今天的仙魔生死擂,我們仙界陣營必敗無疑!”

  說著,她眼神堅定,聲音也變得嚴厲,“這等情況下,卻拿蘇道友的性命去交換,未免太讓人寒心,以后這仙界天下,還如何看我們?以后這世間強者,誰還愿意前來第七天關殺敵?”

  一番話,慷慨激昂,引來第七天關許多人共鳴。

  一個灰袍白發仙王皺眉道:“湘云夫人,我等怎可能不清楚這個道理?可你也看到了,我們的十多位同道,都已淪為俘虜,生死只在我們一念之間!豈能不去營救?”

  另一位身著道袍的仙王更是直接,咬牙說道:“在我看來,這樣的交換,值得!”

  “沈兄,依我看,用一個宇境仙人的性命,來換三位仙王和十位仙君的性命,劃得來!”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救回瑤兒!!”

  ……那些仙王陸續表達態度。

  而聽到他們的話語,全場嘩然,都被驚到了。

  這是打算放棄蘇奕,去換人質?

  許多人心寒,感到一陣憋悶和憤怒。

  湘云夫人更是氣得渾身發抖,“你們……你們未免也太自私和無恥!這件事,我絕不答應!”

  可支持她的仙王,只寥寥一人!

  在場其他仙王,都明顯已默許,可以用蘇奕的性命去進行交易!

  “這些仙王,事不關己就高高掛起,一旦牽扯到自己,竟變得那般自私和無恥!”

  余笙都遍體生寒,只覺那些仙王的面孔,竟如此之丑陋!

  而將這一切盡數看在眼底的裴鴻景,早已氣得面頰鐵青,

  胸腔都快炸開。

  心中,更有著一股說不出的悲涼。

  他們憑什么拿蘇道友的性命去交易?

  又有什么資格這么做?

  更別提,今天若非蘇道友,仙界陣營在仙魔生死擂中早已一敗涂地!!

  裴鴻景恨得牙齒都快咬碎,正欲說什么。

  一側的蘇奕已淡然道,“無須和他們爭論,且看看他們最終的抉擇。”

  他神色平淡如舊,唯有那一對深邃的眸變得冰冷而淡漠,毫無情緒波動。

  說來滑稽。

  自始至終,那些仙王在表態的時候,完全把他當做了一個可以任憑處置的人,不曾理會,也不曾考慮過他的任何感受。

  直接就要把他當做人質,去進行交換!

  遠處,銀嘯天和那些魔王看著這一切,都不禁冷笑起來,一副看熱鬧的姿態。

  趁此機會,銀嘯天更是冷冷瞥了蘇奕一眼,似乎在說,你小子今天注定在劫難逃!

  蘇奕沒有理會。

  他一手負背,一手拎著酒壺,靜靜地看著云穹仙臺上,看著那些仙王丑態畢露的舉止和言辭。

  鎮守使沈青石一直在沉默,神色明滅不定,也不知在想什么。

  而其他仙王,則和湘云夫人爭得不可開交。

  就差動手了!

  原因就是,湘云夫人態度堅決,根本不答應此事,并且言稱若敢這么做,她必不會袖手旁觀!

  這讓那些仙王皆氣惱,罵湘云夫人頑固,不識大體。

  目睹這一切,讓第七天關許多觀戰者都愈發感到悲涼和心寒。

  “沈青石,為何還不表態?”

  銀嘯天大喝,“難道這樣的條件還不夠嗎?也罷,本座就再添一把火!”

  說著,他掌心一翻,一截纖細晶瑩的白骨浮現而出。

  轟!!

  那白骨之上,爆綻出恐怖的帝威,驚天動地,席卷十方。

  這一瞬,連覆蓋在第七天關外的防御結界都似被驚動,產生劇烈的波動,無數仙道規則秩序翻騰不休。

  仙界陣營,爭執聲、嘩然聲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停下手中動作,駭然地看著這一幕。

  那是一股屬于魔帝級存在的恐怖威能!

  “嗯?這塊骨的氣息怎會如此熟悉……難道是‘銀天朔’那老東西所祭煉的本命骨?”

  蘇奕眉頭微皺。

  他一眼看出,銀嘯天手中那一截白骨,內蘊一股魔帝級人物的力量烙印!

  而那一股氣息,則讓蘇奕感到很熟悉,一下子想起,前世的時候,曾慘敗在王夜手底下的一個銀月魔族的魔帝級人物——

  銀天朔!

  轟隆!

  天地劇顫,十方皆震。

  那一塊白骨彌漫出的氣息,太過恐怖,也讓仙界陣營所有人都為之膽寒。

  “此寶,乃是我族先祖‘天朔魔帝’親手祭煉的一塊本命骨,內蘊無上偉力!”

  銀嘯天眼神狂熱,言辭鏗鏘,“爾等乃是仙王,應當都清楚,若我全力動用此寶,足可在那防御結界上鑿開一道裂痕,和其他魔王一起,殺進你們第七天關!”

  一番話,讓仙界陣營所有人渾身一僵,臉色齊齊變了。

六位魔王一起聯手,那等破  壞力該是何等恐怖?

  一旦這樣的事情發生,根本不用懷疑,整個萬星城必將陷入腥風血雨之中。

  到那時,還不知會死掉多少人!

  誠然,第七天關有多位仙王坐鎮,可神仙打架,殃及池魚,那些修為低弱之輩,注定將性命不保!

  全場死寂,無論是那些仙王,還是那些觀戰者,皆感受到莫大的威脅。

  “現在,該你們做抉擇了!”

  銀嘯天面無表情開口。

  他一手托著那塊魔帝本命骨,身旁是其他五位魔王,僅僅那等陣容,就讓人壓力倍增。

  “我覺得,那些仙王前輩說的對,若把蘇奕交出去,就能換來那些人質,倒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一個觀戰者顫聲道。

  “不錯,用一個人的性命,還一眾俘虜的性命,還能避免第七天關遭受彌天大禍,明顯利大于弊!”

  “正當如此!”

  “我也認為這是最明智的做法!”

  “還望鎮守使大人決斷!”

  ……一下子,那些觀戰者紛紛開口,表態支持那些仙王的決定。

  這一幕,說不出的荒謬和滑稽。

  讓裴鴻景和湘云夫人都不禁氣笑,感到說不出的悲涼。

  之前,那些觀戰者還在憤慨,為蘇奕抱打不平。

  可一轉眼,當出現足以威脅到他們性命的危機時,他們一個個變成了墻頭草,毫不猶豫就把蘇奕賣了!

  蘇奕皺了皺眉。

  一個來自異域魔族的威脅而已,就讓第七天關那些強者人人自危,膽怯畏戰,何其可悲!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咪咪閱讀,安裝最新版。

  第七天關為何會變成這樣?

  蘇奕心中早有答案。

  猛地,一道悲愴的大笑聲響起:“哈哈哈,蘇道友,看到了嗎,這就是你為之拼命的第七天關!”

  說話的,是章林。

  之前,他曾拒絕出戰,不愿為仙界眾生拋頭顱灑熱血,認為他們不配!

  而此時,他滿臉悲憤,儀態如癲狂,嘶聲大笑:

  “我早說了,這第七天關早就爛透了,根本不值得我們去為之拼命!”

  “在以前,萬星城上下,同仇敵愾,何曾怕過異域魔族,大家饑餐魔族肉,渴飲仇敵血,慷慨赴死也爭先恐后,唯恐慢人一步!”

  “可現在,這萬星城內,到處是慫包,到處是自私自利的懦夫!”

  章林滿臉的譏諷,大吼大叫,“他們只會拿我們的性命賭錢,他們只要遇到仇敵,就立刻變成軟骨頭,恨不得搖尾巴跪地投降!”

  “就像此時,蘇道友你為第七天關立下赫赫戰功,可他們卻視你為可以拋棄和交易的棋子!”

  “哈哈哈,可悲,實在可悲!”

  那癲狂般的笑聲,充斥譏諷和悲慟之意,回蕩在第七天關上下。

  許多人神色不自在,羞愧低頭。

  也有許多人惱羞成怒。

  那些仙王都渾身不舒服,臉色陰沉。

  一道脆響刺耳的巴掌聲響起。

  一個灰袍白發仙王出手,一巴掌抽在章林臉上,打得后者直接倒飛出去,翻滾在地,滿臉是血,再也爬不起來了。

  ps:今天5連更,翻頁看接下來三章_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