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他們不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余笙決意繼續戰斗!

  這引來仙界陣營轟動,一個個充滿期待。

  湘云夫人則面露憂色。

  余笙之前顯露出的實力,已引起異域魔族陣營警覺,接下來對方必會派出厲害的魔侯出戰。

  如此一來,余笙極可能會遭遇危險!

  果然,就見異域魔族陣營那邊,銀嘯天冷冷開口:“風赤,你去會一會那女人!”

  “好!”

  一個身著銀袍,身影消瘦精悍的男子站出來。

  風赤。

  來自巽光魔族,是此次參戰的魔侯級強者中的頂尖人物之一!

  風赤剛一出現,身影一閃,頓時化作一縷飄忽不定的疾風,朝余笙撲殺而去。

  速度之快,達到驚世駭俗的地步。

  除此,他動用的秘術極端詭異和可怕,讓整個戰場充滿混亂、狂暴的颶風,撕裂長空,碾碎十方。

  而風赤的身影,就在颶風中忽明忽滅,一閃而逝,讓人根本無法捕捉到。

  他的攻勢也堪稱恐怖,猶如隱匿在風中的刺客,來去無蹤,每一擊都堪稱致命。

  那等可怕的實力,讓仙界陣營那些仙君都驚出一身冷汗,心悸不已。

  那些仙王都露出凝重之色。

  相比起來,風赤的實力,明顯比之前曾出戰的金鐘、浮血生要更可怕!

  在這等攻擊下,余笙也不敢大意,全力出手。

  她身影四周,大道青云一朵朵綻放,形成一道渾圓的防御結界力量,將那漫天肆虐的颶風一一抵擋化解。

  可風赤的攻勢極端霸道,仿似狂風驟雨、水銀瀉地,簡直無所不至。

  僅僅須臾間,余笙周身的大道青云就一朵朵裂開,陷入被動挨打的處境中。

  不過,余笙顯得無比冷靜,穩打穩扎,滴水不漏。

  大有任憑風吹浪打,我自巋然不動的定力!

  轟隆!

  戰場中動蕩,風暴肆虐。

  這一戰,顯得無比激烈,讓所有人都看得心驚肉跳。

  “有點懸了……”

  蘇奕皺眉。

  他前世曾滅殺多位異域魔帝,殺過數以百萬計的異域魔族,早已一眼間便將“風赤”的底細全部看透。

  風赤的天賦、底蘊、修為、以及所動用的秘法神通,盡數被蘇奕了然于心。

  再對比余笙的實力,讓蘇奕最終做出決斷,余笙……有很大可能會落敗!

  這樣的判斷,讓蘇奕心中也不禁感到沉悶,暗嘆不已。

  他寧可自己判斷錯誤!

  可惜,似乎為了應驗他的判斷,在接下來的戰斗中,余笙開始不斷負傷!

  一道道充斥毀滅氣息的風刃,切割在余笙身上,鑿出一道又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她嬌軀染血,長發披散,俏臉都變得煞白透明,讓仙界陣營的眾人都不禁捏了一把汗,憂心忡忡。

  風赤也負傷了,可相比起來,傷勢卻談不上嚴重。

  很快,一道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徹。

  在余笙四周,無數大道青云炸開,連她的身影都遭受重創,鮮血飛灑。

  這引來場中一陣驚呼。

  湘云夫人一對玉手都悄然攥緊,緊張不安,滿臉都是擔憂和焦慮。

  “死!”

冰冷的大喝聲中,風赤忽地化作一道肆虐的風暴,以鋪天蓋地之勢,朝余笙奔襲而來  轟隆!

  風暴所過,天地都似要被絞碎,虛空塌陷崩碎。

  而已經遭受重創的余笙,就像陷入風暴中的一葉草芥,瞬息間遭遇到致命的打擊。

  “不好!”

  那些仙王皆色變。

  “這是……要輸了嗎……”

  第七天關上下,所有人膽寒,心都懸在嗓子眼。

  “余笙!!”

  湘云夫人情緒失控,猛地起身,眼眶泛紅,目眥欲裂。

  異域魔族那邊,則無不露出一抹興奮之色。

  誰能看不出,這一戰就將結束?

  而那名叫余笙的女人,必將被殺死!

  可就在這同一時間,蘇奕眸子悄然一亮。

  他察覺到,在余笙體內,有著一股驚人的潛能在蓄積,即將爆發!

  轟——!

  似天塌地陷般,那片戰場陷入狂暴的毀滅洪流中。

  而原本陷入絕境的余笙,卻在這一刻爆發出驚世的力量,一身氣機轟震,沖出萬千神虹,席卷而開。

  頓時,那漫天肆虐的風暴轟然崩碎,四分五裂。

  藏身在風暴中的風赤,則被一道神虹貫穿軀體,血灑長空,發出一道凄厲驚怒的慘叫。

  “你……”

  風赤震怒,剛要說什么。

  余笙已破空殺來。

  她渾身淌血,膚色慘白,可周身上下卻似有無數神焰在燃燒,氣息暴烈如驕陽!

  她身影邁步長空,似流光般一閃。

  天地如畫布,被撕裂出一道狹長筆直的裂痕,橫亙三萬丈。

  而風赤的身影,就在這一道撕裂的裂痕之下四分五裂,轟然炸開!

  從余笙陷入絕境,到她進行逆襲,斬殺風赤,這一切,近乎在電光石火之間發生。

  太快了!

  快到大多數人都來不及反應。

  直至看到風赤的身影炸開,化作漫天血雨飛灑時,眾人皆震撼失神。

  贏了?

  誰能想象,陷入絕境的余笙,竟一舉反殺?

  異域魔族那邊,所有人神色間的笑容凝固。

  仙界陣營這邊,人們皆瞠目結舌。

  便是湘云夫人都呆滯在那。

  唯有蘇奕笑起來,拎起酒壺開懷痛飲。

  這就是真實的生死搏殺,從來不缺意外和驚喜!

  看似山窮水盡之時,下一刻或許就會峰回路轉,云破月來!

  戰場中,余笙劇烈咳血,嬌軀殘破嚴重,直似一個血人,模樣凄慘無比。

  可她終究還活著,為仙界陣營贏了這一戰!

  在眾人眼中,這位來自清平書院的女仙君,在這一刻就如天上的驕陽,那般耀眼和璀璨!

  “余笙,快回來!”

  湘云夫人急切大叫。

  她滿臉的疼惜和喜悅。

  余笙點了點頭,轉身而去。

  “哼!僅僅贏了兩次而已,本座敢保證,你們仙界陣營注定改變不了今日必死的結局!”

  異域魔族陣營那邊,有魔王級人物冷哼。

  一句話,讓仙界陣營那邊的喜悅頓時消散許多。

  的確,仙魔生死擂進行到現在,仙界陣營這邊已隕落四位仙君,如今連獲勝的余笙也遭受重創,不得不退出戰場。

反觀異域魔族那邊,僅僅折損兩人,重傷一人,還有許多堪稱頂尖的恐怖人物沒有出  像銀北武,甚至至今都不屑親自出手!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他取出一塊玉簡,遞給裴鴻景,“這玉簡內是一門秘術,能夠修補余笙的道傷。”

  裴鴻景一怔,連忙接過來,交給湘云夫人,并將蘇奕的話重述了一遍。

  湘云夫人不禁動容,不禁深深看了蘇奕一眼,道:“多謝道友!”

  蘇奕擺了擺手,沒有說什么。

  直至余笙拿到那塊玉簡時,不禁怔住。

  此次她雖獲勝,可卻并無多少喜悅,因為她也為此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不止身軀和神魂遭受重創,更遭受到近乎無法修復的道傷!

  這對她而言,哪怕最終能夠在此次的仙魔生死擂中活下來,可以后的道途,必會受到嚴重的影響!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可此時,那名叫蘇奕的宇境仙人,卻贈她一個能夠修復道傷的秘法,這讓她如何不感到意外?

  直至看過玉簡內那一門名喚“靈虛補元經”的道藏后,余笙眸子中不禁泛起異彩,眉梢間都浮現一抹激動喜悅的光澤。

  “多謝道友!”

  余笙傳音,盡是感激之意。

  蘇奕笑了笑,“這本就是你應得的,先養傷吧,仙魔生死擂雖還未結束,但已無須你擔憂。”

  余笙怔了怔。

  她從蘇奕言辭間,聽出一股絕對的睥睨和自信之意!

  而無論是湘云夫人,還是裴鴻景,此刻對蘇奕都不禁另眼看待,愈發感覺,這個年輕人神秘得有些讓人琢磨不透。

  接下來,該仙界陣營這邊的第六位仙君出場。

  那是一個相貌堅毅,身著玄袍的男子,須發如戟,冷眸如電。

  他名叫章林,一位圣境圓滿仙君,來自一個名叫“化元道宗”的仙君勢力。

  此次,是他主動參戰!

  可出乎人們意料,章林此刻卻拒絕出戰!

  一下子,全場嘩然。

  那些仙王皆動怒,斥責章林。

  異域魔族那邊,則響起一陣恥笑聲,對仙界陣營大加諷刺!

  這讓第七天關上下所有人都憤怒,矛頭指向章林。

  在這等時候退避不戰,已不是丟人現眼那般簡單,更是仙界陣容的恥辱!!

  鎮守使沈青石都不禁慍怒,冷冷道:“你為何不戰?被嚇破膽了嗎?”

  面對沈青石的質問,章林卻并不畏懼,聲音鏗鏘道:“我不怕死,可我不想戰!”

  說著,他目光一掃在座所有人,整個人露出壓抑不住的憤怒和恨意,暴喝道:

  “什么狗屁的為仙界天下眾生而戰!”

  “我們這些仙君赴死而戰時,萬星城那些人卻興高采烈的拿我們的性命在賭錢!”

  “他們……把我們當做什么了?!”

  “可悲的是,他們幾乎全都押注我們必敗,想用我們這些人的死,從賭注中獲取豐厚的回報!”

  說到這,章林眼睛充血發紅,怒發沖冠,聲音都變得嘶啞起來。

  “老子才不會為這樣的人拼命!”

  “他們不配!!!”

  一番話,一字一頓,似要將胸腔內積壓的憤怒徹底宣泄,驚雷般響徹天地間。

  一下子,全場變得鴉雀無聲。

  人們面面相覷,這才意識到,章林之所以拒絕出戰,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

  ps:晚上7點前,金魚會努力盡量再來個3連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