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我想第一個出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沈青石來自云機仙府,擁有妙境仙王實力。

  蘇奕對云機仙府自然不陌生。

  當初他在剛抵達景洲白鹿崖飛升之地不久,就曾遭受到來自云機仙府的追殺。

  當時,他一路斬殺多個云機仙府的虛境真仙,還曾被一個被稱作“黑貘”的神使盯上。

  雖然最終蘇奕將此人斬殺,可也被對方最后施展的一股仙王本源力量擊中,差點殞命。

  最終,還是被啞巴少女“阿黎”所救。

  之后,蘇奕才明白過來,在云機仙府背后,站著的那位神明,便是被女槍客稱作“釣魚佬”的靈機老人!

  當初對方之所以能盯上自己,就拜那一枚當初在域外戰場所獲得的“因果鉤”所賜。

  這等情況下,蘇奕對來自云機仙府的仙王“沈青石”自然不會有什么好印象。

  在蘇奕打量沈青石的同時,那云穹仙臺上所有的目光,也都在打量蘇奕。

  當察覺到他的確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時,許多大人物的臉色都愈發陰沉。

  一位仙王級大人物已按捺不住,喝斥道:“裴鴻景,看到了嗎,這萬星城所有的觀戰者皆在罵你們青崖書院丟人現眼!”

  有人似難以置信,“你居然真的帶了個宇境小家伙前來送死?”

  有人憤然道:“老子敢保證,從今天以后,你裴鴻景注定將名譽掃地,你們青崖書院必將成為仙界的恥辱!”

  那些仙王言辭毫不客氣,就差指著裴鴻景的鼻子罵了。

  有一位仙王更是將矛頭指向蘇奕,語氣冷硬道:“小家伙,明知道是讓你來送死,為何還要來?難道是被裴鴻景威脅了?說出來,本座幫你主持公道!”

  裴鴻景不禁一陣苦笑。

  “我倒是認為,裴兄之所以這么做,或許另有深意,諸位先不要動怒,且看看就是。”

  一個體態婀娜的白衣美麗女子溫聲開口。

  她目光看向蘇奕,“而這位小友,既然會被裴兄看好,必然非尋常宇境人物可比,畢竟這世上誰會蠢到白白送死?我很期待,這位小友能帶給我們驚喜。”

  說著,她似鼓勵般,朝蘇奕點了點頭。

  蘇奕一怔,笑了笑,沒有說什么。

  裴鴻景傳音解釋道:“那位是湘云夫人,來自清平書院,與我關系莫逆,此次他們清平書院派了一位堪稱耀眼的頂尖仙君人物。”

  說著,他向蘇奕示意,看向湘云夫人身旁的一道倩影。

  那是一個身著水綠長裙,儀態溫婉的女子,容貌秀麗。

  裴鴻景道:“她名叫余笙,才情極驚艷,不遜色于松廬書院的聶葳蕤,我著實沒想到,湘云夫人竟舍得讓此女參與此次的生死擂。”

  蘇奕聽得出,裴鴻景似對這名叫“余笙”的女仙君極為欣賞和看好。

  這時候,鎮守使沈青石開口,壓住場中所有聲音,“行了,事情早已定下,諸位莫要再妄議此事。”

  眾人頓時不吭聲了。

  他們都清楚,若沒有鎮守使沈青石點頭答應,根本不可能會讓青崖書院派遣一個宇境仙人參與進來。

  沈青石吩咐道:“一刻鐘后,仙魔生死擂就將開始,現在,參與此次生死擂的道友開始抽簽吧。”

頓時,沈青石身旁的一個侍從走出,雙手托著一個簽筒,來到蘇奕和其他十七位參與此次生  死擂的仙君人物前。

  抽簽之后,將決定他們十八人參與生死擂的出場順序。

  很快,抽簽完畢,隨著結果公布,蘇奕將在第七個出場!

  “第七個出場?”

  蘇奕眉頭微皺,輕聲自語。

  一個灰袍白發男子冷哼道:“怎么,你這小家伙難道還想第一個去送死?”

  蘇奕淡淡道:“當然,我認為這抽簽的規矩的確需要改一改,如你所言,安排我第一個出場便可。”

  灰袍白發男子一呆。

  其他人也都一愣,這宇境年輕人是真不怕死,還是已經破罐子破摔了?

  有人怒笑:“笑話!規矩就是規矩,豈能因你一人而改變?”

  “就這么著急去送死?”

  “呵,青崖書院倒是厲害,也不知從哪里找到這樣一個不怕死的小家伙。”

  ……人們各種諷刺,不止是在斥責蘇奕,更是在借機挖苦裴鴻景。

  最終,也沒人聽從蘇奕建議。

  人微言輕,便是如此。

  蘇奕也不再勉強。

  正午時分,一陣蒼茫的號角聲在天地間響徹。

  第七天關外,那一望無垠的嗜血荒原上,異域魔族陣營的強者在這一刻出動。

  天地震顫,魔氣滔天。

  一支由六位魔王級強者、十八位魔侯級強者組成的隊伍,朝第七天關這邊掠來。

  異域魔族的魔王,是足以和仙界的妙境仙王對抗的恐怖存在!

  眼下,六位魔王一起出動,僅僅身上散發的氣息,便讓天地色變,山河黯然。

  而第七天關這邊,無數的議論聲戛然而止,所有人心中震顫,屏息凝神,目光齊齊望過去。

  這一場仙魔生死擂,就將上演!!

  轟隆——!

  眼見那些異域魔族強者越來越近,一道結界力量忽地出現,宛如一道透明而虛幻的天幕般,橫亙在第七天關和嗜血荒原之間。

  那一道結界力量,接天通地,浮現出仙道規則秩序力量,神秘而縹緲,正是由“御天道碑”所衍化出!

  頓時,那些異域魔族強者在那一道結界之前止步,不敢再往前行。

  “那家伙必然就是銀北武!那個銀月魔族年輕一代的絕世魔侯,底蘊恐怖逆天!”

  仙界陣營這邊,許多目光都看向同一個人。

  那是一個俊秀如青年的男子,滿頭雪白長發,面孔俊美妖異,一襲黑袍,負手而立。

  儀態慵懶,唇角還噙著一根草芥,一對狹長的眸瞇起來時,像天邊殘月般。

  銀北武!

  此次仙魔生死擂之中,最受矚目的一個異域魔侯級絕世人物,最近這些年,他的名字傳遍了第七天關,引來不知多少議論聲。

  也正因為銀北武的出現,讓許多仙界強者不看好這一次的仙魔生死擂。

  根本無須懷疑,銀北武絕對是異域魔族陣營那邊的壓軸人物!

  “六個魔王,三個來自銀月魔族,其他三個分別來自金焱、浮羅、巽光這三大魔族。”

  云穹仙臺上,蘇奕一眼就看出那六個魔王的底細。

  至于那十八個魔侯級強者,僅僅被他一眼掃過,并未太在意。

  哪怕是引來無數人矚目的銀北武,也都不曾讓蘇奕在乎。

  可面對這樣的陣容,在座那些仙王人物卻不敢大意,一個個如臨大敵,神色凝重。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么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里可以下載  氣氛沉悶死寂,天地間一派肅殺之氣。

  異域魔族陣營那邊,驀地有一道身影憑空而起,語氣淡漠道:

  “你們仙界那邊的參戰者,是不是已經洗干凈脖子等著受死了?”

  聲如驚雷,轟隆隆響徹天地間。

  銀嘯天,銀月魔族的一位魔王級存在,也是此次異域魔族陣營的首領。

  他這一句話,盡顯輕蔑和霸道,讓得仙界陣營這邊的所有人臉色陰沉,心中憋悶。

  實在太囂張了!

  分明是根本沒把他們仙界陣營放在眼中!

  鎮守使沈青石長身而起,神色平淡道:“無須廢話,直接進行仙魔生死擂便可。”

  銀嘯天仰天大笑:“好!既然著急送死,便成全你們!”

  說著,他大手一揮,“金鐘,你第一個出戰。”

  “是!”

  一個渾身彌漫著金色魔焰的高大男子站了出來。

  他冷眸如電,掃視那云穹仙臺之上,咧嘴一笑:“你們仙界陣營那邊,誰先來送死?”

  氣焰滔天,威勢可怖。

  “囂張什么,我秦某人來摘你首級!”

  一道冷哼響起,第七天關上,第一位出戰的仙君出動了。

  這是一個身著戎裝的男子,名喚秦楓,圣境大圓滿仙君!

  他從云穹仙臺上一躍而下,徑自來到第七天關外,穿過那一道防御在天地間的結界之外。

  一下子,仙魔兩大陣營所有的目光,都齊齊匯聚在秦楓和異域魔族的金鐘身上。

  氣氛空前壓抑,劍拔弩張。

  大戰一觸即發!

  仙魔生死擂的規矩很簡單。

  參與對決的雙方,在第七天關的防御結界之外,一對一進行生死戰。

  不許逃!

  不許認輸!

  不許動用超出自身修為境界的外力和寶物!

  必須分生死,定勝負!

  在此期間,仙魔兩大陣營的大人物們,皆不得插手干涉。

  “摘我的首級?哈哈哈,那老子就先拍碎你的腦袋!”

  張狂的大笑聲響起,金鐘悍然出擊。

  他身影爆綻萬丈金色魔焰,簡直猶如一尊火焰中走出的魔神般,揮掌朝秦楓拍去。

  同一時間,秦楓祭出一柄戰刀,渾身仙道法則交織,迎了上去。

  大戰就此爆發,一下子就進入最為激烈兇險的爭鋒之中,讓得場中響起一陣又一陣驚呼聲。

  連那些仙王都屏息凝神,緊緊盯著這一場激烈的生死戰。

  蘇奕卻收回了目光,拿出一壺酒,抿了一口,心中一嘆。

  他已看出,秦楓雖是大圓滿地步的仙君,道行也堪稱一流,但面對那來自金焱魔族的魔侯級強者金鐘,注定有輸無贏。

  這樣的預判,也是讓蘇奕心中頗不是滋味。

  果然——

  似乎為了應驗蘇奕的判斷,僅僅片刻后,秦楓就敗了。

  被金鐘一巴掌拍碎了腦袋,慘死當場。

  仙界陣營這邊一片死寂,鴉雀無聲。

  異域魔族陣營那邊,則響起一陣歡笑聲。

  格外刺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