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何須解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御天道碑高有千尺,其上彌漫著奇異而縹緲的仙界周天規則力量,極為神秘。

  可蘇奕卻察覺到,在道碑的底部位置,附著著一幅古怪的道紋圖案。

  此圖案形似紅蓮,充盈禁忌般的氣息,似無數肆虐暴戾的火線交錯凝聚而成。

  略一端詳,蘇奕眉頭不禁皺起。

  這形似紅蓮圖案的禁忌道紋,分明是一道神明烙印!

  簡而言之,這塊御天道碑疑似被某位神明盯上,將一抹烙印留在了道碑上!

  這個發現,讓蘇奕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這塊御天道碑乃是鎮壓第七天關的禁忌神器,極可能誕生于太荒時期某位神明之手。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正因為有這塊御天道碑鎮壓于此,才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防御結界,將那異域魔族隔絕在第七天關之外。

  可現在,這件禁忌神器,卻被一位神明盯上,這是想做什么?

  煉化此寶,將其收走?

  或者說,是毀掉此寶,讓第七天關徹底失去結界力量的保護?

  不管是哪一種可能,對蘇奕而言,都無法容忍!

  “還好,目前看來,御天道碑并未遭受侵蝕和破壞,也并沒有被煉化的跡象,那紅蓮圖案僅僅像是一個標記。”

  蘇奕思忖。

  原本,他打算用輪回力量,一舉將這一個詭異的紅蓮圖案抹去。

  可最終還是忍住了。

  他想起“天算子”那老家伙的提醒。

  諸神,極可能早已盯上了自己!

  太武山的消失,就是諸神的誘餌,目的就是讓重歸仙界的他,主動上鉤。

  而這御天道碑上的那一道紅蓮圖案,很難說不是一個陷阱,一旦將其毀掉,極可能會誘發不可測的后果。

  畢竟,諸神既然早已清楚他重歸仙界,自然也清楚,前世身為王夜的他,不止曾經入主太武山,也曾駐守在第七天關,征戰廝殺多年!

  若諸神想要在此布局,以“御天道碑”為誘餌,無疑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不管這是不是諸神所布設的陷阱,這一道印記,必須毀掉!”

  蘇奕沉默片刻,便悄然轉身而去。

  青崖書院同樣在內城有駐扎之地。

  那是一座恢弘古老的庭院,樓閣林立,占地極廣。

  此時,在一座燈火通明的大殿內,青崖書院院長裴鴻景正在和一些同道人物對談。

  裴鴻景一襲月白色儒袍,頭戴方巾,相貌清瘦,柳須飄然,舉手投足之間,自有一股威儀。

  作為青崖書院的院長,裴鴻景才情曠世,雄才大略,擁有妙境仙王層次的修為。

  并且,他是在仙隕時代落幕之后,證道仙王境,一身道行之盛,遠非尋常可比。

  “明天的仙魔生死擂,形勢可不容樂觀,甚至沒有獲勝的希望!”

  一個灰袍白發男子喟嘆,憂心忡忡,“據老朽打探到的消息,明天時候,銀月魔族的一位擁有絕世之姿的魔侯級強者,將會參與到生死擂當中。”

  “這魔崽子名喚‘銀北武’,天賦逆天,神通廣大,在異域九大魔族年輕一代中,都稱得上聲名顯赫,據說那些老輩魔侯級強者,都遜色此子許多!”

  一番話,讓大殿氣氛變得很沉悶。

  眾人皆眉頭緊鎖。

  過往三千年時間,進行過八次仙魔生死擂,而仙界陣營這邊,僅僅贏過一次。

  這無疑是天大的恥辱。

  更殘酷的事實是,相比仙界陣營的仙君人物,異域魔族那邊出戰的魔侯級人物的確要強大許多!

  倒不是仙界陣營找不來厲害的仙君,而是如今的仙界,天下動蕩,一盤散沙,各自為戰。

  那些頂尖巨頭勢力都在忙著擴張地盤,沒多少勢力關心這樣的仙魔生死擂。

  駐守第七天關的那些仙道勢力,也曾向一些巨頭勢力求助,希冀對方會派出一些絕世仙君,參與到仙魔生死擂中。

  可幾乎都被拒絕了。

  “若中央仙庭還在就好了。”

  一位墨袍老者嘆息道。

  仙隕時代以前,在中央仙庭主宰天下時,只需一道法旨,便可調遣天下各大勢力前往仙界九大天關征戰!

  無人敢不從!

  哪會像現在這般,天下動蕩,群雄割據,各自為陣?

  “當務之急,是該如何應對明天的仙魔生死擂,而我聽說,咱們仙界陣營這邊,已經有不少勢力有退縮之意。”

  那灰袍白發男子語氣沉重道,“若我揣測不錯,一些勢力很可能不會派遣頂尖高手出戰,原因很簡單,不想那些頂尖高手去送死!”

  此話一出,許多人眉梢間浮現陰霾。

  為何會如此?

  還不是因為,仙界陣營輸的次數太多了?

  同樣,也和明天會參與到生死擂中的那個銀月魔族絕世人物“銀北武”分不開關系!

  最近這些天,有關那“銀北武”的事情,在第七天關萬星城內到處流傳,讓不知多少仙道勢力憂心忡忡,寢食難安!

  “這么說的話,明天的生死擂難道就毫無勝算嗎?”

  有人神色悲憤。

  大殿氣氛愈發沉悶了。

  “鎮守使沈青石怎么說?”

  有人禁不住問。

  仙界九大天關,各有一位鎮守使,乃是每一座天關的最高統治者。

  除了鎮守使,還有鎮守副使、戰將等等職務。

  沈青石,便是第七天關當今的鎮守使。

  此人來自仙界一流仙道勢力“云機仙府”,本身就是云機仙府的一位太上長老,擁有妙境仙王修為。

  一萬三千年前,沈青石通過第七天關公開進行的選拔,歷經層層考核,最終脫穎而出,擔任鎮守使職務至今。

  有人冷笑道:“他姓沈的剛愎自用,志大才疏,只會下達命令,讓我等各自派遣門中最頂尖的仙君出戰,除此,便再沒有其他辦法了。”

  講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閱讀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言辭間,對鎮守使沈青石頗為不滿。

  有人搖頭道:“也不能怪他,似仙魔生死擂這等對決,比的是各自陣營強者實力的高低,而非謀略。”

  “對了,裴兄你們青崖書院,此次將派遣何人出戰?”

  有人目光看向裴鴻景。

  裴鴻景是青崖書院院長,在第七天關威信極高,許多時候,大家都愿意聽他的主意。

  而在今夜的交談中,裴鴻景卻很沉默,一直在思忖什么,幾乎不曾開口,這反常的一幕,引來不少人注意。

  裴鴻景從沉思中清醒,目光一掃眾人,略一沉吟,道:“不瞞諸位,這一次我青崖書院請了一位外援,有這位道友在,明天的仙魔生死擂上,咱們仙界陣營或許能迎來一場大勝!”

  眾人一怔,旋即精神一振。

  “裴兄,你們青崖書院莫非請了一位了不得的絕世仙君?”

有人期待  有人笑道:“且容我猜猜,裴兄既然如此說,那么此次所請的高手必然非同凡響,甚至擁有足以和那銀月魔族‘銀北武’對抗的實力。”

  說著,他言之鑿鑿道,“而這樣的高手,幾乎都在那些巨頭勢力當中,裴兄所請的這位高手,應當也是來自某個巨頭勢力!”

  頓時,許多人都露出一抹喜色。

  若有巨頭勢力的絕世仙君參與進來,明天的仙魔生死擂上,或許真的有翻盤的希望!

  迎著眾人期待的目光,裴鴻景卻搖頭道:“你們都說錯了,我青崖書院所請的這位道友,既不是來自哪個巨頭勢力,也并非是絕世仙君。”

  眾人錯愕,面面相覷。

  裴鴻景斟酌片刻,道:“說出來的話,或許諸位肯定不相信,可我敢以自身聲名保證,有這位道友參戰,定可以讓明天的仙魔生死擂迎來轉機!”

  這番話一出,讓眾人愈發好奇了。

  有人催促道:“裴兄,你就別賣關子了,快說來聽聽。”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

  見此,裴鴻景神色變得莊肅起來,鄭重說道:“這位道友名喚蘇奕,是一個才二十多歲的宇境仙人……”

  剛說到這,就被一道驚愕的大叫聲打斷:“宇境?!”

  聲傳大殿。

  在座眾人也一副措手不及的樣子,一個個嘩然不已。

  “裴兄,都什么時候了,你還開玩笑?”

  有人不悅。

  “這仙魔生死擂,仙君人物去了,都要面臨死亡威脅,更何況去去一個宇境小家伙?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有人氣急敗壞。

  有人露出怒容,道:“裴鴻景,你這老小子怕是瘋了,讓一個宇境仙人出戰,虧你做的出來!”

  之前,眾人皆很期待,裴鴻景所請來的該是怎樣一位絕世仙君人物。

  可誰曾想,卻是一個宇境仙人!

  這讓眾人都不免有被戲耍的感覺,一個個惱怒不已。

  裴鴻景連忙解釋道:“諸位,還請聽裴某一言。”

  剛說到這,有人已怒氣沖沖道:“無須解釋,我只問你,你們青崖書院所派出的人選,確定是宇境修為?”

  其他人目光也都看向裴鴻景。

  裴鴻景頓感壓力大增,他認真說道:“那位蘇道友的確是宇境修為,不過,他和一般的宇境仙人根本不一樣……”

  有人怒道:“不必再說了,宇境修為罷了,再逆天又怎能去和仙君比較?”

  有人直接起身,冷笑道:“我算是看明白了,原來你們青崖書院這一次也慫了,根本不敢再派遣仙君出戰,選擇讓一個宇境仙人出來當送死的羔羊,無恥!!”

  說罷,拂袖而去。

  “裴兄,你們青崖書院這次的做法,可著實讓人失望,走了。”

  “虧我等還對你裴鴻景無比信任,你卻干出這等上不得臺面的事情,讓宇境仙人送死?豈不是讓異域魔族恥笑我仙界無人?”

  “走了!”

  ……其他一些大人物也都生氣,陸續起身,憤然而去。

  大殿內,只剩下裴鴻景孤零零一人坐在那。

  這位青崖書院院長怔了怔,旋即一陣苦笑,喟嘆自語:“那些老家伙,為何就不肯聽自己認認真真解釋一下呢?”

  而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忽地在大殿外響起:

  “我本就是宇境修為,根本無須向他人解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