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御天道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王夜鎮守第七天關那一段歲月中,綿延三萬里長的防線外,常年烽火連天,征戰不斷。

  異域魔族的大軍,就如前赴后繼的潮水,不斷沖來,試圖攻克第七天關,長驅直入,入侵仙界。

  那時,由于戰爭頻繁上演,第七天關外的“嗜血荒原”上,常年籠罩在濃重的血腥煞霧中。

  白骨如林,尸骸如山。

  不知多少曠世豪杰,在和異域魔族的廝殺中飲恨于此。

  直至王夜強勢崛起,踏足仙道之巔,才一力扭轉了這樣的局面。

  他孤身一人,連斬異域魔族多位魔帝,伏尸百萬,殺到異域魔族無人敢冒頭!

  那時候,偌大的嗜血荒原之上,再也見不到敵人的影子出現。

  都被王夜一人一劍殺破了膽!

  更霸道的是,王夜曾率領一眾部下,越過第七天關,穿過那漫無邊際的嗜血荒原,一路殺到異域魔族的地盤上,一路勢如破竹,殺得那些異域魔族節節敗退,血流成河!

  也是從那以后,第七天關迎來了一段久違的太平歲月,在長達數萬年時間里,再沒有一個敵人出現。

  因為誰都清楚,有王夜在,第七天關固若金湯,牢不可破,誰來誰死!

  那一段充滿血腥的歲月,也讓王夜被異域魔族仇視到極致,無不痛罵其兇厲殘暴,稱其為“仙界暴君”!

  這些畫面一一浮現蘇奕腦海,不免感慨良多。

  只是,和記憶中不一樣,如今的第七天關,早和以往完全不一樣了。

  當蘇奕遠遠看到第七天關的主城“萬星城”時,意外發現,城中竟是無比喧囂和熱鬧。

  臨近夜晚,萬星城內燈火如龍,行人如織,到處可見修士的身影,更不乏一些仙境人物。

  看似繁華如水,可卻讓蘇奕眉頭直皺。

  這是何地?

  第七天關的主城!

  位于三萬里防線的最前沿,城外三百里之地,便是嗜血荒原!

  仙隕時代以前,萬星城根本不允許尋常人進入,只有最為驍勇善戰的強者,才有資格駐守在萬星城內,去和第七天關外的異域魔族對峙。

  而現在,萬星城完全變了一個模樣,根本不像是是一個鎮守邊陲的要塞之地。

  “看來,那漫長的仙隕時代,改變了仙界天下的同時,也改變了這第七天關的一切。”

  蘇奕輕語。

  思忖時,他信步走進了萬星城。

  一路上,到處可見酒樓、茶肆、藥鋪等等商行,街巷上車水馬龍,行人如織。

  甚至,蘇奕還看到了青樓和賭坊!

  作為邊陲重鎮,仙界最前沿的一道防線,卻出現這樣的地方,讓蘇奕都有些看不下去。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咪咪閱讀,安裝最新版。

  他都不敢想象,若一旦爆發仙魔之戰,這萬星城是否能守得住!

  “這種情況,明顯持續了很長時間,看來是太平太久,讓當世大多數修行之輩都忘了,這是什么地方。”

  蘇奕心中浮現一抹陰郁之氣。

  第七天關,就如同一座開辟在戰場最前線的軍營,是無數先賢拋頭顱灑熱血的地方。

可如今,這座  軍營卻變得亂七八糟,烏煙瘴氣,這樣的變化,讓蘇奕哪可能會高興了?

  “小兄弟,明天中午,仙魔生死擂就將上演,要不要來賭一把?”

  當蘇奕路過一座金碧輝煌的賭坊時,一個攬客的黑衣男子笑呵呵上前打招呼。

  蘇奕一怔,道:“仙魔生死擂還能進行對賭?”

  黑衣男子忍不住笑起來,“小兄弟是剛抵達萬星城吧,否則怎會不清楚,過往那三千年歲月,每當仙魔生死擂上演時,就是萬星城賭場生意最火爆的時候?”

  蘇奕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道:“怎么賭?”

  黑衣男子笑道:“簡單,猜勝負,押輸贏!押注越大,只要賭贏了,收獲就越大!”

  說著,黑衣男子舉了個例子,“像明天時候,咱們仙界陣營這邊,會派遣十八位仙君出戰,去和異域魔族的十八位魔侯級人物對決。你可以單押某一場對決的勝負,也可以押注究竟是仙界陣營獲勝,還是異域魔族陣營獲勝。”

  聽到這,蘇奕心中愈發不舒服。

  仙魔生死擂,是去和敵人拼命的戰斗,何等殘酷和血腥,可如今,卻被萬星城那些賭場當做了對賭玩樂的節目!

  這讓蘇奕都有想殺人的沖動。

  這些混賬東西,究竟把第七天關當做什么了?

  又把那些去和敵人浴血奮戰的強者當做什么了?

  最終,蘇奕強忍住心中翻騰的怒意,道:“現在的賭局中,誰的贏面更大一些?”

  黑衣男子并未察覺到蘇奕的怒意,笑呵呵介紹道:“不瞞老弟,現在押注異域魔族獲勝的,足足占了八成!”

  “連我也都認為,在此次仙魔生死擂中,仙界陣營幾乎沒有希望獲勝。若老弟想穩妥一些,最好也押注異域魔族獲勝,應當穩賺不賠。”

  聽到這,蘇奕都不知該如何形容心情。

  悲涼?

  憤恨?

  或許都有。

  試想,連仙界眾人在押注時,都對仙界陣營不抱希望,這何其可悲、何其荒誕?

  黑衣男子繼續道:“當然,老弟也可以單押某一場戰斗,現在的情況是,押注異域魔族那十八位強者獲勝的人,占據大多數,你若想進一步了解,可以前來我們賭坊,我來給你詳細介紹一番,保證穩賺不賠!”

  蘇奕道:“這第七天關的鎮守使,就允許你們拿仙魔生死擂進行對賭?”

  黑衣男子忍不住笑起來,道:“老弟是擔心賭贏了,我們天順賭場賠不起嗎?放心,我們天順賭場背后,站著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在這萬星城經營多年,口碑和信譽絕對數一數二,這在萬星城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蘇奕點了點頭,拿出一個儲物袋,道:“這其中是十萬塊仙玉,我壓仙界陣營獲勝,若我賭輸了,這些仙玉就是你們的。”

  黑衣男子一呆,旋即狂喜,道:“閣下稍等,我這就為你取一個押注憑證!”

  說著,他轉身匆匆而去。

  而蘇奕目光看著遠處那在夜色中燈火璀璨的“天順賭場”,心中補充道:“若我賭贏了,不管你天順賭場背后站著誰,都將從萬星城內……除名!”

  很快,那黑衣男子取來一個由秘符煉制而成的憑證,遞給蘇奕,而后收下了蘇奕遞過來的儲物袋。

  蘇奕則徑自轉身而去。

  目送他身影消失,那黑衣男子不禁一陣嗤笑,“這小子可著實是個蠢貨,竟拿十萬仙玉押仙界陣營獲勝,腦子簡直被驢踢了,眼下的萬星城中,只有傻子才相信仙界陣營會獲勝!”

  夜色如水,街巷上燈影幢幢,繁華似水。

  一路上,蘇奕心中頗不是滋味,飲酒也無趣,閑逛沒意思,便直接前往內城行去。

  所謂“內城”,是那些駐守在第七天關的一眾仙道勢力所盤踞之地。

  走進內城后,蘇奕輕車熟路般,來到位于內城東部的一片區域。

  這里,立著一座足有千尺高的古老道碑!

  道碑上下,籠罩在一股奇異而縹緲的周天規則力量中,晦澀而神秘。

  那是御天道碑!

  一種從仙界最古老的太荒時代延存下來的混沌秘寶,在過往無數歲月中,一直鎮壓在第七天關萬星城內,直至延存至今。

  這是一件真正的禁忌神器!

  它溝通著仙界的周天規則力量,讓整個第七天關三萬里防線皆籠罩在周天規則力量之中,形成一種天然的防御結界,將異域魔族阻擋在第七天關之外!

  自古至今的歲月中,異域魔族不知多少次想毀御天道碑,可無一例外,皆以失敗告終。

  哪怕在以前時候,第七天關曾多次被異域魔族攻陷,可矗立在此地的御天道碑,也從不曾被毀掉,也無法被挪走!

  不夸張的說,有御天道碑在,第七天關就等于擁有了一道天然的至強防御結界。

  除非異域魔族的魔帝人物親自出手,否則,根本無人能撕裂這等結界力量!

  當然,仙界之人同樣無法毀掉這件堪稱鎮世神器的寶物,更無法將其煉化收走。

  事實上,在仙界九大天關中,分別有一塊這樣的鎮世神器。

  時至如今,也沒有人知道御天道碑的來歷。

  僅僅只知道它是從太荒時期延存下來的混沌秘寶,天生勾連著仙界的周天規則力量。

  夜色下,蘇奕信步來到御天道碑前,靜靜凝望。

  前世的時候,他曾常年鎮守第七天關,也曾借助御天道碑的力量,一舉將一個悄悄潛入第七天關內的異域魔帝鎮殺。

  故而,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御天道碑這等禁忌神器的力量是何等恐怖。

  并且,早在前世他就大致推演出,這分別鎮壓在仙界九大天關上的九塊御天道碑,極可能是由太荒時期的“神明”所煉制!

  因為那等力量,能夠溝通仙界周天規則秩序,去鎮殺踏足仙道之巔的太境人物,著實太過禁忌。

  而對今世曾和神明的使徒多次交手的蘇奕而言,一眼就看出,御天道碑上訴彌漫的力量,的確和神明之力極為相似,充滿禁忌的意味!

  “這是……”

  很快,蘇奕望向那御天道碑的眼眸猛地一凝,察覺到一處反常的地方!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