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仙魔生死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僅僅兩拳,就重挫聶葳蕤?

  青崖書院那邊,眾人皆震撼失神。

  之前,曾有二十三位仙君敗在聶葳蕤手底下,誰能不清楚這位松廬書院頂尖仙君人物的恐怖?

  可現在,面對蘇奕這樣一位宇境仙人,聶葳蕤竟都承受不住兩拳!

  “原來,當初在鏡湖仙會之上,蘇道友鎮殺那無相魔族的厲風寒,僅僅只不過是小試牛刀而已,根本不曾動用真正的實力。”

  孟心觀眼神恍惚,呆滯在那。

  “他……他……如何辦到的?”

  松廬書院那邊,眾人皆驚悚,難以置信。

  這世上,何曾出現過如此逆天的宇境仙人?

  煙塵彌散。

  眾人震撼的時候,聶葳蕤已從地上爬起。

  她披頭散發,俏臉蒼白,唇角淌血,頭頂的芙蓉冠早已四分五裂,看起來無比狼狽。

  聶葳蕤深呼吸一口氣,目光盯著蘇奕,“為何不出第三拳?”

  蘇奕道:“已沒有必要。”

  聶葳蕤道:“可我想試試!”

  她眉梢間盡是決然。

  蘇奕想了想,便微微頷首,道:“也罷,成全你便是。”

  說著,他袖袍鼓蕩,五指悄然收攏。

  通天徹地的浩然氣轟然朝蘇奕的拳頭上匯聚,附近虛空隨之轟然塌陷,似承受不住這一拳的威能。

  一眼望去,蘇奕似執掌星河的神祇般,厚重磅礴的浩然氣從掌指間流轉,直似無數星辰在循環。

  那恐怖的威勢,讓青崖書院和松廬書院那些仙君人物皆呼吸一窒,驚駭欲絕!

  這一拳,雖還未打出,可那等威勢已遠比蘇奕前兩拳更恐怖,也更可怕!

  饒是他們這些仙君人物,都有心神被震懾,幾欲窒息的感覺。

  至于孟心觀這樣的角色,眼睛都已睜不開,渾身直冒冷汗。

  “這……真的是宇境仙人能夠擁有的力量?”

  聶葳蕤眼眸收縮,心神悸動,生出難以遏制的不安情緒,直覺告訴她,若敢硬撼,不僅僅是有輸無贏,甚至極可能會有死無生!

  可最終,她一咬牙,眸子泛起堅狠之色,一身道行全力運轉。

  她氣勢沖霄,儼然有無懼生死之意。

  而后,她縱身一掠,白皙晶瑩的玉手如刀鋒般橫空切出。

  那一瞬,無匹的仙君法則凝聚,璀璨刺目,直似一柄天刀橫空!

  秘法——“圣心如刀”!

  “此女的心境和氣魄倒也不俗。”

  蘇奕眸光浮現一抹訝異之色。

  沒有遲疑,他一拳砸出。

  天地間,直似有一道星河決堤,隨著蘇奕這一拳打出,轟然席卷而開。

  聶葳蕤這一擊,頓時遭受到可怕的沖擊,讓她直似置身在無垠星海中,驚濤駭浪,掀起無數星辰。

  那恐怖的毀滅威能似浪涌般一層層拍擊而至,僅僅眨眼間,就將她的攻擊瓦解,四分五裂。

  而她整個人則不受控制般,卷入那驚濤駭浪般的拳勁之中,無數星辰隨之轟然砸來。

  “沒想到,我修行至今,于同境之中罕有敗績,而今卻要死在一個宇境年輕人手底下……”

  聶葳蕤心生絕望,唇邊泛起一抹自嘲,

  可旋即,她這一抹自嘲就凝固,神色變得愕然。

  便見那無數星辰忽地化作漫天光雨消散,席卷天地的一片星河也隨之消失。

  而在遠處,則傳來蘇奕的聲音:“師妹時候,松廬書院在和異域魔族的廝殺中,能夠立下遠超青崖書院的戰功,我保證,親自把浩然尺和正心鐘送到你們松廬書院,決不食言。”

  聶葳蕤怔住。

  在場所有人都愕然,旋即露出沉思之色。

  半響,趙云峰忽地慚愧道:“我輩還在因為一兩件寶物而內斗,而小友之眼界,早已落在為天下蒼生謀太平上,此等胸襟氣魄,著實令我輩汗顏,趙某受教了!”

  說罷,趙云峰朝蘇奕深深行了一禮。

  這一次,他是真心實意,儀態也格外莊肅和認真。

  青崖書院其他人深受觸動,也紛紛行禮。

  “我輩受教!”

  整齊劃一的聲音,響徹青崖書院上空。

  聶葳蕤和松廬書院等人見此,都不禁心緒起伏,神色復雜。

  一個宇境仙人,卻在獲勝之后,心系仙界天下之太平,將目光著眼在和異域魔族對抗之上,這等氣魄和格局,令他們都不禁感到汗顏。

  “閣下今日這三拳和這番話,我必銘記在心,告辭。”

  聶葳蕤沉默片刻,舉起玉手,向蘇奕作揖行禮,而后便帶著松廬書院那些人,轉身而去。

  剛走到半途,聶葳蕤忽地想起什么,道:“若我沒看錯,閣下之前那三拳,也不曾動用全力,對否?”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目光都看向蘇奕。

  “不錯。”

  蘇奕坦然道,“我最擅長的,其實是劍道。”

  眾人:“……”

  一股說不出的震撼情緒,如野草般蔓延在眾人心間。

  沒有動用劍道,就在三拳之內,穩贏聶葳蕤,若動用劍道,這宇境年輕人又該擁有何等恐怖的實力?

  “道友絕非世間所謂的絕世妖孽可比,我有預感,以后這仙界天下,道友必有登臨絕巔之時,我很期待這一天會來臨!”

  聲音還在回蕩,聶葳蕤等人已漸行漸遠,消失不見。

  當晚,青崖書院以趙云峰為首的老怪物們擺設宴席,熱情款待蘇奕。

  席間,人們觥籌交錯,談笑甚歡。

  今日,他們目睹一個宇境仙人闖過青崖十二樓,引來鐘鳴二十四次,成為仙隕時代以來,第一個闖過青崖十二樓的強者,更締造出一個古今未有的全新記錄!

  這個記錄,注定稱得上“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天上地下只此一個!

  今日,也是整個年輕人,僅僅三拳之間,挫敗松廬書院頂尖仙君人物聶葳蕤,幫他們青崖書院穩穩地保住了“浩然尺”這件意義特殊的寶物!

  故而,在這一場酒席上,無論是那些老怪物,還是在場其他人,皆下意識把蘇奕視作了最重要,也最值得欽佩的一位特殊貴客。

  席間,蘇奕終于了解到一些和青崖書院沒落有關的內情。

  簡單而言,曾經名列仙界第一儒道正宗的“青崖書院”之所以沒落,和異域魔族有關!

  從仙隕時代以前,青崖書院便定下規矩,凡書院子弟,成仙之后,必須要去仙界九大天關進行歷練,去和異域魔族廝殺征戰。

  這是鐵律,一直延存至今。

  哪怕是曾爆發浩劫的仙隕時代,青崖書院也一直尊奉這個鐵律。

  以至于青崖書院,也成為異域魔族所仇視的一個敵對勢力。

  在仙隕時代,仙界大亂,異域魔族趁機而入,不止踏滅了王夜一手創建的永夜學宮,更帶給青崖書院極大的重創。

  那時候,青崖書院差點毀于一旦,雖然最終幸存下來,可書院中的許多古老傳承都在當初失傳。

  像四大古經之一的“無量星斗經”,便是在當時所遺失。

  以至于到如今,青崖書院早已元氣大傷,威勢遠不如松廬書院和清平書院。

  讓蘇奕動容的是,哪怕勢力一落千丈,可時至今日,青崖書院依舊常年派遣高手,前往駐守仙界九大天關,從不曾退縮!

  像當今青崖書院的院長裴鴻景,這些年就一直鎮守在位于白蘆洲邊陲的第七天關!

  這一切,讓蘇奕想起了前世的授業恩師李南渡,那位儒雅清瘦的老人,同樣一輩子鎮守在第六天關,直至殞命。

  了解了這些,蘇奕主動舉杯,道:“這一杯酒,敬青崖書院上下所有同道!”

  眾人齊齊舉杯,一起共飲。

  為何青崖書院能被天下儒道修士視作“儒門執牛耳者”?

  不是因為浩然尺和正心鐘這兩件寶物,也不是因為青崖書院底蘊有多古老,勢力有多大。

  而是因為,青崖書院自古至今一直以“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天下開太平”為己任!

  正因如此,之前打敗聶葳蕤之后,蘇奕才會說出那番話。

  松廬書院想成為天下儒門執牛耳者?

  可以!

  先去九大天關殺敵,去超越青崖書院古來至今所累積的彪炳戰功!

  否則,一切都免談。

  在酒席快結束時,忽地有人匆匆前來,送上一封來自青崖書院院長裴鴻景傳來的密信。

  當看完密信的內容,酒席上的氣氛頓時變得壓抑沉悶下來。

  “仙魔生死擂,又開始了。”

  趙云峰臉色陰沉,“這一次,第七天關還不知要折損多少厲害的仙君級戰將。而院長來信,讓我青崖書院再選派一位仙君人物,前往第七天關,參加這一場生死擂。”

  一番話,讓在座眾人的心緒皆很沉重,眉梢間盡是陰霾。

  有人已忍不住喟嘆道:“過往三千年,已進行了八次仙魔生死擂,第七天關那邊,僅僅只贏過一次,其他七次皆以慘敗落幕,而我青崖書院在這八次仙魔生死擂中,已喪失七位仙君了!”

  三千年,就有七位仙君殞命!

  這對一個仙王勢力而言,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有人憤然道:“可不管如何,我們必須去,斷不能讓異域魔族的狗雜碎認為我們青崖書院無人!”

  此話一出,眾人皆點頭。

  至此,蘇奕不解道:“諸位,能否說說這仙魔生死擂是怎么回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