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爭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鐘聲蒼茫厚重,在這萬籟俱靜的夜色中,有一種直抵人心的力量。

  “今天竟有人闖青崖十二樓?”

  一位青崖書院的老人禁不住問。

  許多人也很困惑。

  “是蘇道友!”

  孟心觀猛地醒悟過來,激動道,“各位前輩,一定是蘇奕蘇道友闖過了青崖十二樓。”

  蘇奕?

  頓時,青崖書院那些大人物想起來,前些天的時候,古族湯氏長老湯靈啟和族長嫡女湯寶兒曾親自來訪,提起一個名喚蘇奕的年輕人會前來闖青崖十二樓。

  “只是,弟子都沒想到,這才過去一個時辰多一些的時間而已,蘇道友就通關了……”

  孟心觀喃喃。

  他很震驚。

  那些青崖書院的大人物也無不心中一震。

  一個時辰多一些,就闖過青崖十二樓?

  這簡直是奇跡!

  過往那漫長歲月中,六十三位闖過青崖十二樓的絕世人物,所耗費的時間,最少的都有三天!

  最長的更多達十天!

  鐺——鐺——!

  鐘聲一次又一次響徹,回蕩夜空之中。

  “鐘鳴十二次,這的確是闖過青崖十二樓才能引來的動靜!”

  有人震驚道。

  可這還不算完。

  接下來的時間里,那鐘聲竟一次又一次響起,足足有響了十二次!

  一下子,那些青崖書院的大人物們都懵了,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鐘鳴二十四?”

  “以前時候,可曾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一次都沒有!”

  場中轟動,嘩然聲四起。

  聶葳蕤和松廬書院那些強者也都面面相覷,很是吃驚。

  誰還能看不出,今天不止有人闖過了青崖十二樓,并且似乎還締造了一個奇跡,引來二十四次鐘鳴?

  一個白袍中年調侃道:“你們說,這闖過青崖十二樓的角色,會否是今天我們在往來亭遇到的那個年輕人?”

  話剛說完,他自己先笑起來。

  其他人也跟著笑了。

  唯有聶葳蕤語氣清冷道:“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走,一起去青崖峰看看!”

  一些青崖書院的大人物已按捺不住,第一時間朝青崖峰掠去。

  孟心觀也連忙跟上。

  “我們也去瞧一瞧。”

  聶葳蕤說著,已掠空而去。

  自仙隕時代落幕至今,原本有“天下第一儒門”之稱的青崖書院急劇衰落,勢力一落千丈。

  到如今,都已遠不如他們松廬書院。

  眼下,松廬書院最想做的,就是取代青崖書院,成為天下公認的儒門執牛耳者。

  這等情況下,若青崖書院出現一個逆天般的妖孽角色,對松廬書院而言,不亞于一個潛在的威脅!

  須知,過往歲月中,只有六十三人穿過青崖十二樓。

  而這六十三人在以后的道途上皆大放異彩,大多數都已踏足仙王境,更有數位登臨仙道之巔!

  眼下,又有一個闖過青崖十二樓的角色出現,并且還引來二十四次鐘鳴之音,這已足以證明,那是個何等逆天的妖孽人物。

  這讓聶葳蕤都無法淡定,想親眼去看一看。

青崖峰之巔  “沒想到,闖過這十二樓之后,竟讓我一身修為突破到了宇境大圓滿地步,只差一個契機便可去證道虛境!”

  蘇奕唇邊泛起一絲笑意。

  此次闖關,他的確獲得不少罕見而奇異的機緣。

  諸如挖掘潛能的“涅槃之力”、蘊養氣魄和氣息的“大道浩然氣”、對心境淬煉有著奇妙之用的“先天功德之力”、以及分別淬煉仙元、體魄和神魂的“先天瑞雨”“萬化母氣”“混宇魂力”!

  這一切,帶給蘇奕的好處,不僅僅只是修為的提升,更讓他的潛能、心境、氣魄皆得到進一步的升華!

  這才是此次闖關最大的收獲。

  不過,還不等蘇奕靜心體會一身的變化,一群老怪物挪移虛空而至。

  “老朽青崖書院仙王‘趙云峰’,敢問小友尊姓大名,師承何人?”

  為首一個身著麻衣的老人主動上前作揖見禮。

  其他老怪物臉上也堆滿笑容,紛紛上前見禮,看向蘇奕的目光那叫一個火熱滾燙。

  “我名蘇奕,無門無派,一介散修。”

  蘇奕先自報家門,而后似笑非笑道,“之前在我闖青崖十二樓的時候,就是你們在暗中窺伺吧?”

  此話一出,那些老怪物驚詫之余,都不免有些尷尬。

  不過,都是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家伙,誰也不會因此害臊了。

  為首的趙云峰笑道:“小友好眼力!無愧是仙隕時代以來,第一個闖過青崖十二樓的曠世奇才!”

  另一人補充道:“何止是曠世奇才,似蘇小友這等人物,足稱得上獨步古今、舉世無雙八字!絕對是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

  “是啊,連過十二樓,連創十二個前所未有的記錄,似蘇小友這等角色,儼然就是天生的圣賢,古來唯一,無可比肩!”

  “此言大善!”

  ……那些老怪物七嘴八舌,逮住機會就對蘇奕進行一頓猛烈而熱情的夸贊,欣賞之情溢于言表。

  換做其他宇境仙人,被一眾老怪物如此吹捧,怕是早已暈頭轉向,醉醺醺飄飄然。

  可惜,蘇奕和其他宇境仙人不一樣。

  他前世屹立仙道之巔,享盡榮光,豈會在意這些?

  他只笑了笑,道:“謬贊了,我此次能夠順利在此闖關,還多虧諸位照拂。”

  眼見他氣度沉靜閑散,不驕不躁,讓得那些老怪物越看越順眼。

  當即,便有老怪物忍不住道:“我等此來,一是恭賀小友闖過青崖十二樓,二是求賢若渴,若小友愿意,大可以留在我青崖書院修行,老朽保證,必會傾盡書院一切力量,滿足小友修行所需!”

  “不錯!不錯!”

  其他老怪物也紛紛開口,開出許多豐厚誘人的條件,一副只要你愿意留下來,我青崖書院就是傾盡家產也在所不惜的架勢。

  當青崖書院那些大人物們和孟心觀一起前來時,就看到了這樣一幕,都不禁震驚。

  那些多年不出世的老怪物,原來都早已被驚動,第一時間趕來了。

  并且看著架勢,分明就是要付出一切代價,也要把那年輕人留在書院!

  當然,所有人都清楚,這一切都劃得來!

  畢竟,這可是仙隕時代以來第一個闖過青崖十二樓的年輕人,也是古來至今第一個在通關之后,引來二十四聲鐘鳴的逆天絕才!

  可還不等蘇奕開口表態,一陣嘈雜的聲音在遠處響起:

  “居然是那小子?”

  “還真是他!”

  “沒想到,我們之前都看走眼了。”

  ……聶葳蕤和那些松廬書院的強者來了,當看到蘇奕時,都第一時間認出,這正是之前在往來亭中出現的那個年輕人。

  猶記得當時,這年輕人的確說過此次前來青崖書院是要闖青崖十二樓,可卻被他們認為對方不知天高地厚,根本無人在意。

  而現在,他們才意識到,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就是聶葳蕤都不禁感到意外,美麗的玉容有些微微的不自在。

  因為當時在往來亭,她也沒把蘇奕當回事,視蘇奕如無物。

  旋即,聶葳蕤穩了穩心神,徑自走上前,道:“若小友愿意加入我松廬書院,我現在便可保證,拿出‘圣子’名額贈予道友!”

  全場一寂,嘈雜的聲音消失。

  青崖書院眾人皆露出怒容,都沒想到,聶葳蕤會在他們的地盤上挖人!

  可聶葳蕤不理會這些,一對美眸凝視著蘇奕,自顧自道:“除此,我亦可以保證,松廬書院一十六位仙王級老古董,皆會悉心指點小友修行,松廬書院一切道藏和修行資源,皆可以為小友開放,絕不設限!”

  全場騷動。

  趙云峰已冷哼道:“當著我等的面挖人,你們松廬書院是不是太過分了?”

  氣氛一下子變得劍拔弩張,火藥味十足!

  松廬書院那邊的一個白袍中年笑道:“前輩息怒,眼下這仙界天下,誰不清楚,我松廬書院儼然已是儒道第一勢力?像這位小友,也只有在我松廬書院,才能發揮其才情!”

  頓了頓,他繼續道:“若這位小友留在你們青崖書院,怕是會讓明珠蒙塵,耽擱這位小友的前程!”

  一番話,說的毫不客氣。

  青崖書院那邊,一個個臉色陰沉,怒形于色。

  而聶葳蕤已經再次開口道:“你們青崖書院能給的,我松廬書院同樣能給,你們青崖書院給不了的,我松廬書院照樣能給,簡單而言,只要這位小友答應加入松廬書院,我們可以在所不惜!”

  聲音清冷,擲地有聲。

  一下子,青崖書院眾人都氣得快炸開。

  今天,松廬書院派人上門挑戰,試圖奪走浩然尺,這本就讓青崖書院眾人憋了一肚子火氣。

  眼下,松廬書院的人竟又當著他們的面挖人,儼然不把他們放在眼中,這任誰能不怒?

  眼見注定將上演一場爭執,蘇奕不禁揉了揉眉宇,道:“你們要不要先聽我說一句?”

  眾人一怔,目光紛紛都看向蘇奕。

  “小友請講。”

  趙云峰等青崖書院老怪物都不禁緊張起來,唯恐蘇奕被聶葳蕤說動,加入松廬書院。

  講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閱讀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我等相信,像這等關乎自身前途的大事,小友定會做出一個明智的選擇。”

  聶葳蕤輕語,她和松廬書院等人都露出期待之色。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最近有很多童鞋催更,金魚還是解釋一下吧,女兒已經發燒多天,一直沒好,金魚這些天一直在醫院和家之間奔波,忙到焦頭爛額,整個人快爆炸。還請諸君多多擔待,等一切好起來,金魚必多多爆發,以彌補內心愧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