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夜色中響起的鐘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啞口無言,是因為被震撼得找不到任何言辭來形容心情。

  也因為所看見的一切,已顛覆他們的認知,讓他們完全無法按照以往經驗和閱歷,來判斷和形容所見所感!

  簡而言之,不可思議!!

  “第七樓,他彈指間破四十九重攻心幻術!”

  “第八樓,他毅力如磐石,萬古不移!”

  “第九樓,他膽魄無雙,無懼一切詭異禁忌的干擾!”

  許久,有老怪物喃喃,“更可怕的是,闖過這三樓,于他而言,直似閑庭信步般輕松……”

  有人顫聲道:“不,你錯了,真正匪夷所思的是,那第七樓中,真的存在‘先天功德’之力,那第八樓中,真的存在‘涅槃之力’,那第九樓內,也真的存在源自混沌中的一縷‘大道浩然氣’!”

  此話一出,那些老怪物皆心顫。

  先天功德!

  涅槃之力!

  大道浩然氣!

  這是三種近乎存在于傳說中的大道力量,奇異莫測,玄而又玄。

  身為青崖書院的老人,那些老怪物也曾聽說過,早在很久以前的歲月中,書院的開派祖師曾在這第七到第九樓的考驗中,留下三樁不可思議的大道造化。

  分別是先天功德、涅槃之力、大道浩然氣。

  可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卻無人見過!

  曾闖過這三重關卡的強者,更是沒有一人獲得過。

  以至于在青崖書院,都把這件事視作了一個傳聞,誰也不敢當真。

  可現在……

  那些老人終于確信,傳聞是真,那三樁機緣是真實存在的!

  這任他們如何不驚?

  那年輕人究竟該有著怎樣逆天的心性、毅力和膽識,才能連續獲得三場以前只存在于傳聞中的機緣?

  他們想不明白。

  故而,之前被震撼得啞口無言。

  “想一想他在前六樓的闖關成績,哪一次不是打破了過往的記錄,締造出了一個又一個奇跡?”

  “此子,簡直就是咱們儒道一脈傳說中的‘天生圣賢’!”

  “古語有云,天不生夫子,萬古長如夜,而此子……儼然有此風范!”

  “接下來的三關,才最艱難,考驗的是實戰,且看看他能否再如之前那般,再締造出令我輩瞠目的奇跡!”

  這一刻,那些老怪物心中,皆升起濃濃的期待。

  第十樓到第十二樓的考驗,是他們青崖書院的祖師當初親手布設,每一重考驗,皆藏有大玄機。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無數驚采絕艷的宇境仙人曾前來闖關,可最終通過青崖十二樓的,只有六十三人!

  絕大多數宇境仙人,皆止步在了這最后三樓的考驗中。

  像前些年的時候,宇境仙榜第一人的湯未寒,也曾前來闖關,可最終也僅僅止步在第十樓之前!

  更殘酷的一個事實是,從仙隕時代落幕至今,便再沒有一人能闖過那最后三樓。

  而眼下,一個不斷打破過往記錄,不斷締造奇跡的年輕人,即將登臨最后三樓,這任誰能不期待?

  可對蘇奕而言,這最后的三樓考驗,卻反倒是最無趣、最枯燥、最無聊的。

  實戰?

  他都已能只手殺仙君!

而這青崖十二樓上的考  驗,針對的則是宇境仙人,再兇險的實戰,又能兇險到哪里?

  第十樓。

  蘇奕遇到了一個實力堪比虛境真仙后期的對手,由古老的道紋禁陣力量所化。

  難得的是,這個對手擁有一抹古老的性靈意識,精氣神兼備,精通諸般儒道一脈的絕世神通,強橫無匹。

  換做任何宇境仙人,遇到這樣的對手,幾乎很難有獲勝的希望。

  可蘇奕都懶得多看一眼,抬手一劍,便斬殺這個對手。

  輕松得像飲水吃飯。

  第十一樓。

  這個關卡的對手,也更強大一截,可也僅僅堪比虛境真仙大圓滿層次的實力。

  依舊被蘇奕一劍瞬殺。

  第十二樓。

  此次遇到的對手,倒是讓蘇奕有些意外。

  擱在虛境大圓滿層次的真仙中,也可稱得上萬中無一,實力逆天。

  蘇奕曾見過如今在仙界躋身虛境仙榜第一的瑤光凈土傳人“映秀”。

  相比起來,這第十二樓的對手,也僅僅比映秀差一截。

  蘇奕之所以意外,是因為他沒想到,這樣一場針對宇境仙人的考核,對手卻如此變態。

  當然,再變態,對蘇奕而言也僅僅只是一劍的事情。

  干脆利索,毫無波折。

  也因此,才會讓蘇奕感到枯燥、無趣和無聊。

  相比起來,他認為前九樓的考核,才更有意思一些。

  不過,闖過這最后三樓,倒是讓蘇奕意識到一件事——

  過往歲月中,曾有六十三個宇境仙人闖過青崖十二樓,而這也就意味著,這六十三位宇境仙人,都擁有跨境界斬殺虛境大圓滿頂尖真仙的逆天實力!

  講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閱讀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而這,僅僅只是青崖十二樓的考驗,在過往歲月中,整個仙界中,必有更多類似的逆天角色。

  不過,相比整個仙界億萬萬修士,無數的宇境仙人,能夠辦到這一步的,終究只是寥寥一小撮人而已。

  “眼下的仙界,正值一場黃金盛世,以后必然也會涌現出越來越多的逆天人物。”

  蘇奕暗道,“這倒是一樁幸事。”

  “可惜,別說在同境,就是在虛境真仙層次,對我而言,都找不出一個能打的。”

  思忖時,他已走出第十二樓,來到了青崖峰之巔。

  夜色深沉,山風陣陣。

  蘇奕在懸崖一側負手而立,一襲青袍在風中獵獵作響。

  “今日此行,總算了斷心中一樁宿怨,足可慰藉我前世所留之遺憾。”

  蘇奕拎出酒壺,飲了一口,心境莫名地感到一陣輕松。

  這一刻,有古老而蒼茫的鐘聲,忽地在青崖書院中響起。

  “就這樣通關了?”

  暗中,有老怪物喃喃,語氣惘然。

  所有人都以為,在最后三重關中,蘇奕必會迎來一場又一場激烈兇險的廝殺。

  趁此機會,也可以讓他們看一看這個年輕人的真正實力。

  可誰曾想,他們都失算了!

  僅僅須臾間,蘇奕便輕輕松松闖過最后三樓!

  “一劍一關,一瞬一樓,前后三劍,破最后三重關,這年輕人的實力,難道都足以去和仙君對抗?”

  有人駭然道。

“又是三個全新的記錄,古來至今的歲月中  ,可從無一人能像他這般,瞬息之間,斬殺對手!”

  有人激動道。

  “第十樓,獲得淬煉仙元的‘先天瑞雨’!”

  “第十一樓,獲得淬煉體魄的‘萬化母氣’!”

  “第十二樓,獲得淬煉神魂的‘混宇魂力’!”

  “這三種曠世機緣,在以往可同樣不曾有人獲得過啊!”

  有人語無倫次,“他他……他怎么就能如此逆天?”

  “連闖十二樓,連破十二關記錄,連創十二個奇跡,這絕對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有人驚嘆。

  “少扯淡,快走,一起去見一見那位小友!無論如何,必須以最高禮節對待!”

  有人叫道。

  同樣的夜色下。

  那一座高懸在群山之間的道場中。

  道光璀璨,撕裂夜空。

  聶葳蕤揮掌之間,一舉將第二十三位仙君級對手擊敗。

  而后,她美眸環顧四周,語氣清冷而威嚴,“今日,還有誰要和我一戰,盡可以上前。”

  聲傳天地,在群山之間回蕩。

  青崖書院的一眾大人物,皆神色陰沉,心情沉重。

  聶葳蕤太強了!

  雖是圣境中期的仙君,可她天賦異稟,神通廣大,一身道行簡直堪稱逆天,有橫壓一切的睥睨姿態。

  饒是青崖書院這邊派出一些老輩仙君,都在她手底下撐不過片刻!

  那種無敵般的姿態,讓青崖書院那些大人物都感到撲面的壓力,或憤怒、或無奈、或沮喪、或憋悶。

  都感受到一種強烈的恥辱!

  那些跟隨聶葳蕤前來的強者,皆神色輕松,臉龐上帶著笑容。

  聶葳蕤自出場至今,已連贏二十三場!

  等于是憑一己之力,把青崖書院的氣焰徹底殺了下去!

  孟心觀也在場。

  他把蘇奕送往青崖峰之后,就第一時間趕來,可卻只看到學院中那些仙君級長輩,被聶葳蕤一一打趴下。

  此刻,孟心觀的臉色也很陰沉,心情沉重。

  難道這一次,學院真的要輸掉“浩然尺”嗎?

  松廬學院那邊,一個白袍中年已忍不住說道:“青崖書院的各位,依我看,對決到此為止便可,再斗下去,只會傷了和氣,與其如此,還不如盡早認輸,讓我等帶走浩然尺。”

  一番話,讓青崖書院那些大人物的臉色愈發難看起來。

  當即,青崖書院一位長老沉聲開口:“今天聶道友已戰斗許久,體力消耗嚴重,我青崖書院自不會占這種便宜,明天時候,我青崖書院會派人,再領教聶道友的高招!”

  這一場約定好的論道對決,要進行兩天。

  他們青崖書院可不會就這般認輸!

  聶葳蕤儀態恬靜,聲音清冷道:“不甘心認輸么?罷了,明天時候,我自會讓諸位輸一個心服口服!”

  那自負而平靜的儀態和言辭,讓青崖書院眾人皆感到很難堪,心中愈發不是滋味。

  而就在此時,忽地一陣古老而蒼茫的鐘聲,在天地間響起,回蕩在群山之間。

  青崖書院眾人無不吃驚。

  聶葳蕤和那些松廬書院的強者,也都頗感驚詫。

  今夜,竟有人闖過了青崖十二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