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連破記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六樓殿宇內。

  蘇奕心念一動,抬起指尖一點。

  由無數大道文字組成的九種神通秘術崩碎,重新化作無數散亂駁雜的文字。

  而后,蘇奕徑自走上前,十指如穿花蝴蝶似的探出,將一個個散亂的文字在虛空中進行重組。

  漸漸地,一行行字句浮現而出,在蘇奕那近乎行云流水的動作下,每一行字句不斷排列重組。

  最終,在虛空中形成了一幅錦繡璀璨的大道篇章。

  字字珠璣,直射斗牛!

  整座大殿轟然響徹,響起晨鐘暮鼓般的大道倫音,久久不絕。

  至此,蘇奕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才是這無數大道文字最終的演化形態,既可以拆解為九種神通秘術,又可以組成一部完整的道經!

  同一時間,一捧如瀑般的大道光雨涌現,灑落蘇奕全身,讓他一身的大道力量一下子精進許多!

  “這一關倒是有些趣味,獲得的饋贈也不俗。”

  蘇奕笑了笑,轉身離開。

  而在暗中,那些老怪物們皆如遭雷擊般,呆滯在那。

  之前,他們曾信誓旦旦,蘇奕最終的成績,充其量只能和當初的云天帝君比肩。

  可誰曾想,蘇奕在最后,竟用一種近乎巧奪造化的手段,硬生生將那無數的道紋,組成了一部道經!

  這遠比推演出九種神通秘術要更驚人!

  也一舉打破了由云天帝君當初所締造的最高記錄!

  這樣的一幕,完全讓那些老怪物都震撼失神,久久無法平靜。

  誠然,他們皆是青崖書院的老人,可也是直至此時才知道,原來這第六樓的考核,竟還藏有如此大的玄機!

  許久,一個老怪物猛地顫聲叫道:“諸位,若我沒認錯,剛才那年輕人所推演出的道經,當是無量星斗經!”

  眾人皆騷動,滿臉難以置信之色,徹底失態了。

  無量星斗經,那是青崖書院四部古經之一,堪稱是儒修一脈的至高仙道傳承之一!

  可早在仙隕時代的時候,青崖書院遭受嚴重打擊,連這部道經也就此失傳,損失不可謂不大。

  時至如今,這件事早成為青崖書院上下所有人心中最大的一個遺憾。

  可誰能想到,就在今日,在那一個陌生年輕人闖過第六樓的時候,會讓這一部古老的道經重現于世?

  “我等愚鈍,竟一直不知道,無量星斗經居然就藏在青崖第六樓內……”

  有人聲音苦澀,慚愧無比。

  “不管如何,一定要見一見那位小友,只有他窺破了無量星斗經的全部奧秘,縱使付出代價,也要讓這部古經重新在咱們青崖書院延續下來!”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咪咪閱讀,安裝最新版。

  有人語氣堅定。

  “不錯,正當如此!”

  “還是再等等,眼下,那位小友還在闖關,可絕不能干擾到他。”

  “好。”

  第七樓到第九樓的考驗,針對的是宇境仙人的心性、毅力和膽識。

  對于這樣的考驗,蘇奕一點興致都沒有。

  擁有多個前世的閱歷,讓他的心境、毅力、膽識皆非這世上任何人可比。

  自然地,也就對類似的考驗不感興趣。

  “只希望,不要讓我太失望。”

  蘇奕徑自來到了第七樓內。

  這一關,考驗的是心性,殿宇內懸浮著四十九顆由禁陣力量凝聚而成的靈珠。

  每一顆靈珠,皆內蘊針對心性的恐怖幻術。

  心境不堅之輩,甚至會有走火入魔的危險!

  闖關者要想過關,需扛過九顆靈珠的幻術攻擊。

  蘇奕抵達后,目光一掃那四十九顆靈珠,便振衣拂袖,掀起一道狂風,一舉將這四十九顆靈珠全部震碎。

  四十九種恐怖的幻術一起爆發,直似一場針對心境的恐怖風暴,在蘇奕心間席卷肆虐。

  有群魔亂舞,咆哮如雷,動輒可震碎仙人心智。

  有數不盡的災劫迸發,讓蘇奕陷入幻境之中,像正在遭受神罰的罪徒,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有宛如真實的過往經歷,重現在蘇奕眼前,往昔一個個故人,皆重現在眼前,紛紛跟他打招呼。

  或驚喜快慰、或激動得語無倫次,或喜極而泣,淚流滿面……

  一幕幕畫面,就如一次次真實的光景在重現。

  可自始至終,蘇奕不為所動,冷眼旁觀。

  忽地——

  “姐夫!我放學了!”

  青云學府前,蘇奕看到,小姨子文靈雪飛快跑來,少女那靚麗靈動的倩影,成為暮色間最引人注目的風景。

  蘇奕眼神微妙,溫聲道:“靈雪,你還好嗎?”

  文靈雪眨巴著眼眸,疑惑道:“姐夫,你不是來接我回家的么?快走吧,若回去晚了,我娘肯定又會逮住機會苛責你。”

  說著,她牽起蘇奕的衣袖,就要朝遠處行去。

  蘇奕卻喟嘆一聲,“倘若你是真的靈雪,該多好……”

  他指尖輕輕一拂,文靈雪和四周一切景象頓時如灰燼般消散一空。

  而后,蘇奕眼眸閉合,心中輕語:“破!”

  在他心境之地,直似有雷霆大鼓響徹,轟然擊碎那四十九種幻術所化的恐怖殺劫。

  而蘇奕的心神,已恢復纖塵不染,古井不波。

  些許幻術,無非是不堪一擊的鏡花水月罷了。

  再睜開眼眸,第七座大殿內,空空如也,唯有一片瑰麗虛幻的光雨,灑在蘇奕身上,浸潤在蘇奕心境之中。

  瞬息,他只覺心曠神怡、念頭通達,敏銳察覺到心境間悄然發生一些微妙的變化。

  “無愧是儒道一脈的‘先天功德之力’,著實妙不可言。”

  蘇奕暗贊。

  先天功德力量,唯有儒門一些祖師級人物才能修煉凝聚出來,玄妙莫測,對心境淬煉有著莫大好處。

  蘇奕可沒想到,闖過這第七關,還能獲得如此機緣。

  這也是讓他對接下來的闖關終于產生一些興趣。

  沒有耽擱,他徑自來到第八樓。

  可讓蘇奕失望的是,這第八樓的考驗雖然針對的是毅力,可卻談不上多困難。

  無非是用一種禁制力量,壓制修士的一切修為,讓其陷入一種瀕臨絕境般的處境中,就如即將溺死的人。

能在這種絕境中撐  的時間越久,闖關成績就越高。

  可對蘇奕而言,這根本就沒有任何難度。

  若非想試一試,在闖過這一關之后,能獲得什么好處,他早就扭頭離開。

  最終,足足干耗了一個時辰后,蘇奕徹底感到無聊,決意離開。

  也就在此時,這第八樓大殿內涌現出一捧光雨,涌入蘇奕體內。

  略一感應,蘇奕不禁動容。

  那一捧奇異神秘的光雨,竟將他一身的潛能提升了少許!

  須知,潛能乃是人身最為神秘的力量,需要在不斷的錘煉和打磨中,才能一步步挖掘出來。世間根本沒有任何仙藥和功法,可以提升人身的潛能寶藏。

  蘇奕當初在“春秋空間”閉關的十年中,早已窮盡手段,將在宇境層次的潛能徹底挖掘一遍,再無遺漏。

  可此時,隨著獲得這一片奇異的神秘光雨,他的潛能卻又有了可以進一步挖掘釋放的空間!

  “奇怪,那孟心觀可從不曾說過,這第八樓竟還藏有如此神秘不可求的機緣。難道說,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從不曾有人獲得過?”

  蘇奕思忖半響,便轉身而去。

  很快,他來到了第九樓。

  僅僅片刻,第九樓內道音轟鳴,異象紛呈。

  可蘇奕卻搖了搖頭,失望離開。

  這一關,的確兇險莫測,讓闖關者如若走進一片未知的世界,在這片世界中,出現了許多詭異而禁忌的殺劫和事物。

  每一種,都充斥大恐怖,足可嚇破仙人膽!

  像詭異的末法之劫、禁忌氣息十足的仙隕浩劫、不可描述的紀元長河景象……

  這些災劫和事物,本身就存在于世間,不過,對大多數仙道人物而言,這些皆稱得上是未知的恐怖!

  別說是宇境修為,便是那些真仙、仙君之流的角色,大多也根本無法辨識那些詭異事物所蘊藏的恐怖。

  在這等情況下,去闖這第九樓關卡,可想而知,會遭遇何等可怕的驚嚇。

  而一旦被這些未知詭異的禁忌事物嚇到,便意味著闖關失敗。

  可惜,對擁有多個前世閱歷,曾和各種詭異和禁忌事物打過交道的蘇奕而言,這些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故而,他才會感到失望。

  唯一讓人感到安慰的是,闖過這第九關后,又獲得了一樁堪稱奇異的好處。

  那就是一股最為純正的大道浩然氣!

  在儒道修士眼中,身有浩然氣,可如大日當空,滌蕩一切詭異和不詳!

  其實,這就是一種能夠孕養心魄和氣勢的玄妙力量。

  舉個例子,在世俗之中,哪怕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只要心中浩氣長存,行走在荒無人煙的夜間,在那些尋常的魑魅魍魎眼中,就如一輪大日在橫移,唯恐避之不及,根本不敢心存傷害之意。

  這就是氣勢和心魄氣息的威懾力量!

  至此,蘇奕已順利闖過前九樓,耗費了一個時辰有余。

  若非在第八樓干耗了一個時辰,他闖關的速度,只會更快,根本無須這么久。

  而在暗中,那些目睹蘇奕一路闖過第七、第八、第九樓的老怪物們,都陷入久久的沉默中。

  被震撼得啞口無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