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勢如破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最重的第九鼎,遠比前八座古鼎加起來沉重,以往歲月中,饒是那些曾扛起第九鼎的角色,也一個個累得氣喘吁吁。

  一些強者在強行扛鼎時,更遭受到重創!

  “若他能一起扛起第九鼎,可就等于再創造了一個前無古人的闖關記錄!”

  “很懸!”

  “這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可很快,讓所有人震駭的一幕發生了。

  就見蘇奕都不曾歇息,抬手就將那最重的第九鼎拎起,擱在了肩頭之上。

  依舊那般輕松,仿似不費力似的。

  所有人都傻眼,愣在那。

  而在第二座樓閣內,隨著蘇奕肩膀一抖,九座青銅古鼎頓時飛起,一一落回原地。

  整座大殿轟鳴,道光如雨,將蘇奕整個人籠罩其中。

  那光雨乃是由厚重純凈的大道力量所化,對蘊養和淬煉體魄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

  半響,一切異象歸于寂靜。

  蘇奕轉身而去。

  而在暗中,那些老人一個個面面相覷,震撼失神。

  “今天,咱們青崖書院是迎來了一個萬古未有的怪胎嗎?”

  “在第一樓,揮筆生妙諦,花開十八朵,而在第二樓,則輕而易舉扛起九座古鼎,每一次,都等于締造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記錄!歷數以往歲月中的闖關者,根本無人可比!”

  “這何止是絕才,絕對是一個活脫脫的逆天妖孽,不可用常理去揣測!”

  “諸位沒發現嗎,此子闖過這前兩座樓閣時,似根本沒有動用全力……”

  “再看看!”

  ……暗中那些老人,皆是青崖書院的老怪物,早在很久以前,就在青崖峰上閉關。

  若非今天蘇奕在第一樓闖關時引起的動靜太大,根本無法引起他們的注意。

  而現在,隨著蘇奕連續兩次締造和刷新闖關記錄,讓得這些老怪物都無法淡定,徹底沸騰了。

  第三樓。

  樓閣內是一座幻境,當蘇奕抵達時,一下子進入一片汪洋大海之上。

  大海浩渺,驚濤駭浪起伏洶涌。

  這一關,名喚“魂海鉤沉”,那一片汪洋大海底部,散落著許許多多的魂星!

  所謂魂星,其實就是一種蘊含著魂魄力量的天外隕石。

  闖關者要做的,就是以神魂力量為魚鉤,從那一片海洋深處釣起一顆顆魂星。

  能釣出九顆魂星,便可過關。

  釣出的魂星數量越多,闖關成績便越高。

  這一關的困難之處,就在于那一片汪洋的力量能夠對抗神魂注意力,而散落在海底的魂星,分布在不同的地方。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么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里可以下載  用神魂力量去捕捉魂星,和大海撈針也沒區別。

  除此,還要對抗那汪洋大海的沖擊之力。

  在以往歲月中,第三樓成績最高者,也僅僅只釣出十九顆魂星!

  蘇奕抵達這里后,沒有任何廢話,直接出手。

  嘩啦!

  他的神魂力量甫一擴散,就化作一張漫無邊際的大網,竟一舉覆蓋住大半個海面。

而隨著他的神魂力量不斷下沉,那四面八方的海水任憑  如何沖擊和壓迫,都無法撼動分毫!

  給人的感覺,就如一座堅不可摧的天地牢籠,一下子沖向了這片魂海深處。

  靜心感應半響之后,蘇奕心念一動,神魂發力。

  轟隆!

  整個魂海轟然沸騰,浪花排空。

  而由蘇奕神魂力量所化的大網上,則綴滿了一顆顆璀璨耀眼的魂星。

  就如撒下一張大網,撈起漫天星辰!

  而后,那無數的魂星,盡數融化為光雨,被蘇奕的神魂力量汲取一空,涓滴不剩。

  這一瞬,蘇奕的神魂也不禁有飄飄然之感,明顯感受到自己的神魂進一步凝實了許多。

  沒有耽擱,蘇奕信步離開。

  而在暗中,目睹這一切的那些老怪物們,都已震駭得說不出話來。

  無疑,這又是一個全新的闖關紀錄!

  青崖十二樓,一樓一重關。

  前三樓,分別針對修為、體魄和神魂。

  而從第四樓開始,直至第六樓,則分別針對宇境仙人的大道悟性、大道造詣和大道推演之力。

  也是從這里開始,凡是前來闖關的強者,絕大多數會被淘汰,就此止步。

  原因就是,第四到第六樓的考驗,遠比前三樓更艱難,也更苛刻。

  真正能闖過第四到第六樓的角色,已堪稱是世間千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

  不過,對蘇奕而言,這樣的考核根本算不上什么。

  他就如一個游山玩水的旅人,不疾不徐地瀏覽和嘗試著每一重考驗的玄機。

  而后,輕輕松松闖過,繼續往更高處行去。

  第四樓,考驗大道感悟之力,需要在一炷香內,從一塊古老的混沌石板上感應出一種大道力量,并鐫刻為大道秘紋。

  蘇奕只掃了一眼,就盡數將那塊混沌石板上的三十三種大道奧秘全部窺破,揮手鐫刻出一幅大道秘紋。

  第五樓,考驗大道造詣,也就是對大道力量的掌控,需要在一片虛無的天地中,用自身大道力量締造出一方大道世界。

  這一方大道世界中蘊生的大道力量越多、品相越高,成績便越好。

  這一關倒是引起蘇奕的興趣,就好比在空白的紙上揮毫作畫般,只不過是由自身的大道力量為畫筆。

  最終,蘇奕用自身大道力量“畫”了一柄簡簡單單的劍。

  而這把劍中,卻似囊括著山河萬象、天經地緯、日月星辰,給人以無所不容的磅礴氣象。

  當這一把劍的氣息彌散而出,整個第五樓轟鳴不斷,大放光明,有神秘的道音久久回蕩,異象紛呈。

  直至這里,那一直在暗中關注蘇奕一舉一動的那些老怪物們,就如目睹一個又一個奇跡在誕生,腦袋都不夠使了。

  創造一個前無古人的記錄,已堪稱舉世無雙的壯舉。

  可今天,他們青崖書院卻來了一個逆天妖孽,從闖第一樓開始,就一直在締造記錄!

  每一個記錄,都凌駕于過往一切闖關者之上!

  這任誰能不震撼?

  這世間,從不缺驚采絕艷的妖孽人物。

可這些活了不知多久歲月的老怪物們,卻從沒見過  ,像今日這年輕人那般變態的妖孽!

  一時間,許多老怪物對大道的認知,都有被顛覆的感覺。

  第四關,一眼窺破三十三種大道奧秘!

  第五關,一劍之間,內蘊一界之大氣象!

  這……真的是一個宇境仙人?

  許久,一個老怪物喃喃道:“我記得,過往歲月中,咱們青崖書院的先賢‘云天帝君’當初闖第六樓時,盡數將‘大道推演之術’的玄機勘破,締造了一個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記錄。”

  “這也就意味著,那年輕人在闖第六樓的時候,縱使也能辦到這一步,最多也僅僅只能和云天帝君當年所締造的記錄比肩,而無法逾越。”

  這番話,讓其他老怪物皆心中一動,紛紛點頭不已。

  的確,在第六樓的闖關記錄中,當初的云天帝君已是最高之人,根本不可能再有逾越的機會。

  “可不管怎么說,那年輕人……真的很可怕!”

  有人感慨道。

  交談時,在他們注視下,蘇奕已經抵達第六樓。

  這第六關,考驗的是大道推演之術。

  需要從無數個由大道氣息所凝聚的文字中,推演出一門神通秘術。

  這些文字散亂紛雜,所烙印的氣息也各不相同。

  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大小不同,色澤不一,就看哪個闖關者,能篩選出大道氣息最契合的珍珠,串聯成一串珍珠項鏈。

  據說,這些由大道氣息所凝聚的文字,內蘊九種神通秘術,若能推演出其中一種,就算得上闖關成功。

  而當初的云天帝君,足足將這九種神通秘術全部推演了出來!

  故而,他也成為這第六樓闖關者中一個無法逾越的高峰。

  當蘇奕抵達時,就見大殿之內,一個個巴掌大小的文字像潮汐一般,在虛空中飄灑飛舞,各自烙印著不同的大道氣息,煞是美麗。

  “這闖關考驗,倒是和拆字游戲有些相似。”

  蘇奕饒有興趣。

  一部完整的道經,可以被拆成無數個字。

  而眼下,這第六樓的考驗,就像是把九種不同的神通秘術拆解為無數大道文字,全部混雜在了一起。

  考驗的,就是闖關者對大道的推演之力。

  略一觀察,蘇奕便開始動手。

  就見他袖袍一揮,一個個大道文字呼嘯而出,不斷排列組合,化作字句和篇章,最終化作一部名喚“萬流歸海訣”的神通秘術。

  緊跟著,蘇奕毫不停歇,一口氣推演出其他八種神通秘術。

  至此,暗中關注這一切的那些老怪物們已嘆為觀止,雖然震驚,倒也談不上意外。

  畢竟,蘇奕在前五樓那一次次堪稱奇跡般的闖關表現,早已被他們盡收眼底,心中早把他視作一個才情曠古絕今的逆天妖孽。

  若蘇奕無法辦到這一步,反倒會讓他們感到震驚。

  “看到了嗎,我早說了,有云天帝尊當初的闖關紀錄珠玉在前,此子在此關的成績終究無法再締造一個新的記錄。”

  有人輕聲道,莫名地感到輕松不少。

  可話音還在回蕩,就有人吃驚出聲:“不對勁,你們快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