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妙筆生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凝視石碑上鐫刻的“李南渡”的名字,許久,蘇奕才收回目光。

  天色已晚,夜幕降臨。

  但蘇奕沒有耽擱,他決定現在就開始闖青崖十二樓。

  孟心觀目送蘇奕的身影走上那一條通往青崖峰的山路,想了想,便轉身而去。

  青崖峰。

  山路上,蘇奕孑然一人獨行。

  腦海中,卻止不住地浮現出前世年少時的景象。

  一切皆因為,年少時的經歷,對前世身為王夜的他而言,就如一個無法磨滅的烙印。

  而李南渡,便是王夜在修行之路上的第一位引路人!

  自七歲開始,王夜就跟隨在李南渡身邊修行,耳濡目染之下,早已了解到,李南渡來自青崖書院,曾擔任青崖書院的長老職務。

  李南渡畢生以“兼濟天下”為抱負,駐守第六天關六萬四千年之久,期間負傷無數,也殺敵無數,更多次命垂一線!

  可李南渡從沒有退縮過,他胸襟豁達、性情堅毅、有大智慧、大抱負,在他的言傳身教之下,對少年時王夜的性情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直至王夜二十七歲那年,他孤身一人,殺入敵營深處,浴血奮戰三十天,歷經諸多生死兇險,帶著上千顆血淋淋的首級,滿載而歸。

  可迎接他的,卻是一個驚天噩耗。

  第六天關,淪陷了!

  李南渡的首級,被高懸在城墻之上。

  他的舅舅王璇庭,被抽筋扒皮,凌遲處死。

  那些曾和他并肩作戰的同袍,皆化作滿地枯骨。

  而兇手,則是他的親生父親,一個異域魔族陣營中的大人物!

  當時,王夜整個人都瘋了,崩潰了!

  那一天,他的父親從第六天關城墻最高處走下,盯著他的眼睛,面無表情地罵了一句:

  “你娘是賤人,你也是個不肖孽子!”

  他的父親還說:“這一次,我不殺你,我要讓你看一看,你所守護的這座天下,以后會如何待你!”

  “混不下去了,就去找我,跪在我面前懺悔,我給你一個立足之地!”

  撂下這番充斥羞辱和不屑的話,那個男人便率領一眾異域魔族大軍離開。

  那一天,王夜跪伏于地,面對第六天關,流下兩行血淚。

  哪怕在以后的歲月中,王夜親自殺入異域魔族,將他那個曾玷污母親王璇素的父親斬殺,將那足足十萬之眾的魔族大軍屠戮一空。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哪怕王夜以后登臨仙道之巔,劍壓天下。

  可這一切,也已無法挽回李南渡的性命。

  年少時所經歷的一切,自然也就成了王夜心中無法抹去的遺憾和痛苦。

  “先生,今日我來到了你曾畢生引以為傲的青崖書院,而現在,我會代替前世之身,了斷當初曾答應您的事情。”

  蘇奕心中喃喃。

  腦海中,恍惚間浮現出一個清瘦的老人,笑著對才僅僅只十六歲的王夜說道,“小家伙,你是我李南渡帶出來的學生,以后倘若有機會,一定要回咱們青崖書院走一走,去闖一闖那青崖十二樓!”

  說著,老人拍了拍王夜的肩膀,“弟子不必不如師,我相信,你可以的!”

  時,王夜鄭重地答應下此事!

  可遺憾的是,還未等王夜去兌現承諾,李南渡已遇害,而王夜也被整個仙界視作叛徒,就此在世間東躲西藏,顛沛流離。

  直至后來,當王夜真正在仙界站穩腳步時,已沒有資格去闖青崖十二樓。

  思忖時,蘇奕已來到第一座樓閣內。

  樓閣內,擺設著一張案牘,案牘上擱著一支筆。

  這第一關名喚“妙筆生花”,考驗的乃是宇境仙人的修為。

  闖關者需要手持手持案牘上的毛筆,以自身之修為,在大殿墻壁上書寫一句話,內容不限。

  若“筆下生花”,能夠引來墻壁上覆蓋的三重大道禁陣共鳴,可稱作萬中無一之俊杰,列為第二等。

  引來四到六重大道禁陣共鳴,可稱作曠世難覓之奇才,列為第一等。

  引來七到九重大道禁陣共鳴,可稱作震古爍今之絕才,列為絕品。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僅僅只闖過這第一樓的強者,數不勝數,可能夠名列第一等的強者,已經少之又少。

  而能名列絕品的強者,萬千年都難得一見!

  值得一提的是,要想闖過青崖十二樓,讓鐘鳴響徹十二次,在這第一樓的成績,必須達到絕品。

  蘇奕對闖關成績興趣不大。

  他徑自取過那一支毛筆,來到大殿一側墻壁前,揮手落筆。

  隨著筆尖落下,墻壁驟然發光,綻放出一朵栩栩如生的大道妙花,花瓣層層疊疊綻放,瑰麗多彩,神圣璀璨。

  而隨著蘇奕揮毫書寫,一朵又一朵大道妙花綻放而出,整座大殿,都被映照得滿室生輝。

  那一朵朵的大道妙花,代表著一重重的大道禁陣。

  直至蘇奕書寫到一半時,已綻放出九朵,達到絕品頂尖行列,僅此成績,已足可稱得上是震古爍今的絕才!

  可這一切并未結束。

  第十、第十一、第十二……一朵朵大道妙花在蘇奕筆尖下蘊生而出。

  直至蘇奕收起手中毛筆。

  大殿四面墻壁之上,已被十八朵大道妙花層層疊疊的覆蓋,彼此契合,產生一種妙不可言的共鳴。

  一蓬又一蓬如瀑般的光雨,隨之飄落蘇奕身上,浸潤和凝練著他一身的修為。

  短短幾個眨眼間而已,這一切的異象皆消失不見。

  而蘇奕那一身的修為,竟是精進了少許!

  再看墻壁上,一行金燦燦的字跡正在一點點隱去。

  那是一句話——

  “弟子不必不如師,當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這,既是蘇奕內心有感而發的想法,也是李南渡生前對王夜的期盼。

  放下毛筆,蘇奕轉身離開。

  整座第一樓大殿,頓時恢復以往的寂靜。

  可在暗中,則有一道充滿震驚的蒼老聲音響起:

  “落筆生妙諦,花開十八朵!這該是何等逆天的妖孽,才能辦到的?”

  緊跟著,另一道急促中帶著一絲顫抖的聲音響起:“可以肯定的是,自青崖十二樓修建至今,還從不曾有人做到這一步!”

  “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此子是誰?為何從不曾見過?是否要趁  現在就去查一查?”

  “先別慌,且看看他究竟能走多遠。”

  “也好。”

  ……那暗中的議論聲,很快沉寂下去。

  只是,那些議論的老人,根本不清楚,在之前的考驗中,蘇奕根本不曾全力動用修為。

  否則,闖關成績注定不僅僅如此。

  第二層樓閣內,擺放著九座僅僅尺許高的青銅古鼎。

  這一關名喚“力能扛鼎”,考驗的是闖關者的體魄力量。

  那每一座青銅古鼎,皆是仙器,看似只有尺許高,但最輕的也堪比一座萬丈仙山的重量!

  而最重的一座青銅古鼎,據說是由先天“戊土之精”所煉,連以肉身證道的佛門金剛力士,都很難挪動分毫。

  更別提將其扛在肩膀上。

  闖關者要做的,就是選擇一座青銅古鼎,以肉體之力,將其扛起來。

  當蘇奕抵達,暗中有著許多目光都在關注。

  “你們說,他會否選擇最重的第九鼎?”

  “應該會去試一下,畢竟過往歲月中,凡是有點氣魄的闖關者,都會去拼一把。”

  “古來至今的闖關者中,我記得僅僅只有十七人在宇境修為中,扛起了第九鼎。那十七個強者中,九個是妖修,比如狻猊后裔、朱厭后裔、夔牛后裔,一個個力大無窮。”

  “其他八位,要么是佛門修不壞金身的金剛力士,要么是魔門修不滅魔胎的狠茬子。”

  “眼前這年輕人,明顯是個劍修,他在第一樓揮毫寫字的時候,運筆的力道如劍鋒出鞘,飚灑恣肆,而你們都清楚,劍修的體魄……可遠不如那些妖修、佛修和魔修。”

  “依我看,他此次或許能輕松過關,但怕是很難舉起那最重的第九鼎。”

  “不錯,我也如此認為。”

  ……交談聲忽地停止,因為在那些目光注視下,就見蘇奕選了最輕的一座青銅古鼎,隨手扛在了肩膀上。

  還不等他們反應,蘇奕就拎起第二座青銅古鼎,抬手摞在肩膀上扛著的第一座古鼎上。

  而后,他陸續拎起第三、第四、第五座青銅古鼎,像撿起一塊塊磚石般,扛在肩上。

  自始至終,顯得無比輕松,就像在田地里摘下一根玉米,隨手扛在了肩頭似的,渾不見一絲吃力。

  那一幕,讓暗中那些人們眼睛發直。

  以前,倒也曾有人這么做過,可卻從沒有一個像那個青袍年輕人一樣輕松的。

  “難道他還能連續扛起第六座古鼎?”

  有人禁不住道。

  話音剛落,蘇奕扛起了第六鼎。

  “這……”

  還不等人們反應,蘇奕又陸續扛起了第七、第八座古鼎。

  至此,人們皆目瞪口呆,眼睛瞪得滾圓。

  一口氣扛起八座古鼎,那等肉身力量之恐怖,讓他們差點懷疑看到了一頭傳說中的人形真龍!

  若被佛門那力可搬山填海的金剛力士看到,怕都會羞愧低頭!

  “這等情況下,他……他還能一起扛起最重的第九鼎不成?”

  有人艱難咽了一口吐沫。

  話一出口,他自己都搖頭否定了。

  這哪可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