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李南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青崖書院。

  一條青石鋪砌的山間小路上,孟心觀歉然道:“蘇道友,我書院那些大人物,如今正在招待那些來自松廬學院的客人,無法抽身,還望你多多海涵。”

  蘇奕頷首道:“我此來只為去青崖十二樓走一遭,咱們直接前往便可。”

  孟心觀一怔,道:“道友一路奔波,要不先歇息一番?”

  蘇奕搖頭道:“無妨。”

  孟心觀想了想,笑道:“也罷,那我就陪道友去走一遭。”

  他當先帶路,路上把闖青崖十二樓的規矩一一告訴了蘇奕。

  “簡單而言,前三樓考驗修為、肉身、神魂的力量。”

  “第四到第六樓分別考驗大道悟性、大道造詣和大道推演之術,皆和自身大道力量有關。”

  “第七到第九樓,考驗心性、毅力和膽識。”

  “第十樓到第十二樓,考驗戰力!這也是最難的三道關卡,青崖書院自創建至今的漫長歲月中,真正能闖過十二樓的強者,只有六十三人。”

  說到這,孟心觀喟嘆道,“我雖躋身宇境仙榜第二名,也曾連續多次去闖青崖十二樓,可最多也僅僅在第九樓前止步。”

  蘇奕道:“之前,我聽聞自仙隕時代落幕至今的歲月中,還從沒有一人闖過青崖十二樓,當真如此?”

  孟心觀點頭道:“的確如此,前些年的時候,宇境仙榜第一人湯未寒曾前來闖關,最終也僅僅止步在第十樓前。”

  說到這,孟心觀心中一動,露出期待之色,“不過,在我看來,以蘇道友的實力,倒是很有可能闖過青崖十二樓!”

  他曾在鏡湖仙會上,親眼目睹蘇奕的實力,已非“逆天”二字可以形容,當時,他和湯未寒都有自慚形穢,望塵莫及之感。

  蘇奕輕語道:“我此來闖關,倒也不在意最終成績,而是曾答應一個人,要來走一遭。”

  孟心觀好奇道:“那道友此來,就沒有其他想法?須知,依照我青崖學院的規矩,但凡能闖過青崖十二樓者,可以提出任何條件,只要我青崖書院能辦到,絕不會拒絕!”

  “除此,被我青崖書院奉為一等一的貴客,隨意出入書院的道藏之地,翻閱我書院所藏的道經典籍,若是愿意,甚至可以在我書院修行。”

  蘇奕笑著搖頭道:“我對這些并不感興趣。”

  孟心觀怔了怔,嘆道:“也對,我青崖書院在仙隕時代中遭遇浩劫沖擊,元氣大傷,早已沒落,如今勉強只能躋身仙王級勢力,早不是天下第一儒門了。”

  蘇奕道:“你誤會了,我可沒有小覷青崖書院的意思。”

  孟心觀笑了笑,不再談這個話題。

  這時候,一陣戰斗的聲音忽地傳來。

  遠遠地,就能看到極遠處的群山之間,有著一座懸在虛空中的巨大道場,一場仙君層次的戰斗,已經在那懸空道場中拉開帷幕!

  戰斗的雙方,一個是身著藏青色儒袍,須發飄然的老者。

  一個則是頭戴芙蓉冠,玉簪珠履的美麗女子,赫然正是那松廬書院長老聶葳蕤!

“松廬書院那些家伙才剛抵達,就直接  動手了?”

  孟心觀臉色一沉,明顯很生氣。

  “之前在路上,我聽說他們此次前來青崖書院,是要把‘浩然尺’這件寶物帶走,莫非是真的?”

  蘇奕問道。

  孟心觀臉色一陣變幻,道:“既然道友已知曉,我也無須再藏著掖著,你說的不錯,他們松廬書院的確是為‘浩然尺’而來。”

  事情緣由并不復雜。

  仙隕時代落幕至今的歲月中,青崖書院實力衰弱,名譽和威望一落千丈。

  反觀松廬書院則蒸蒸日上,涌現出一大批驚采絕艷的頂尖人物,如今儼然已成為天下三大儒門之首!

  可在儒道一脈,要想成為執牛耳者,講究一個名正言順,才能配得上“儒門第一”四字。

  其中,最關鍵的就是要擁有天下儒道修士公認的兩件寶物,一件浩然尺,一件正心鐘。

  這兩件寶物,乃是很久以前,由中央仙庭第七任帝君贈予青崖書院,以彰顯其“儒門正統”的地位。

  自那時候起,浩然尺和正心鐘,就像世俗皇帝手中那代表著權柄的玉璽般,成為天下儒道修士心中的神器。

  過往那些年,松廬學院為了從青崖書院手中奪得這兩件神器,不止一次和青崖書院發生過爭執和沖突。

  最終,在這兩大學院的仙王境人物調停下,最終決定,兩大學院之間,通過論道切磋的方式,決定浩然尺和正心鐘的歸屬。

  而此次,松廬學院的聶葳蕤等人前來青崖書院,就是為了奪走浩然尺!

  至此,蘇奕總算明白過來,道:“這樣的切磋,你們青崖書院可很吃虧。”

  孟心觀苦澀道:“沒辦法,形勢比人強,松廬書院人才濟濟,勢力如日中天,若想避免爆發大規模的沖突,我青崖書院只能選擇用這種方式解決紛爭。”

  說著,他一聲喟嘆,“歸根到底,是我青崖書院沒落了,不過,聶葳蕤要想奪走浩然尺,也絕非易事,此次的論道對決,分作兩天進行,分別對戰我青崖書院一眾圣境仙君,若輸掉一場,便只能空手而歸。”

  剛說到這,遠處正在那座懸空道場上進行的戰斗已分出勝負。

  聶葳蕤輕松獲勝!

  這一幕,讓孟心觀心中一沉,頓時失去了交談的興致,帶著蘇奕匆匆朝遠處行去。

  對于這樣的戰斗,蘇奕也沒多大興趣,也就懶得再去關注。

  很快,在孟心觀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位于丹楓仙山深處的一座山峰前。

  此峰陡峭險峻,勢若大戟排空,一側懸崖峭壁平滑如鏡,直似被巨斧劈開似的。

  拿出崖壁,便是“青崖”!

  據傳,青崖書院的開創者,曾在青崖之上結廬歸隱,閉關潛修八千年,整座山峰常年浸潤在他那一身的大道氣息之下,漸漸地變成了一座祥瑞匯聚的福地。

  時至今日,此山之上,依舊烙印有一股古老的大道神韻,據說就是由青崖書院的祖師所留。

  在這座山峰上,共修建有十二座樓閣。

  每座樓閣,皆藏有大玄機。

而位于山峰之巔的那第十二座樓閣,便是青崖書  院開創者曾結廬閉關的地方。

  “蘇道友請看,那塊石碑上所銘刻的,便是古往今來曾闖過青崖十二樓的強者名字。”

  孟心觀抬手一指山腳處的一塊石碑,“那上邊的名字,在闖青崖十二樓的時候,皆是宇境修為,可在以后歲月中,無不在仙界大放異彩,成為名滿天下的風云人物,其中大多數都踏足仙王境,更有三位踏足了那傳說中的太境!”

  說著,他分別指了指其上的三個名字,道:

  “秦簡,我青崖書院走出的一位通天大能,被奉為‘云天帝君’,他老人家曾擔任我青崖書院院長,也曾效命在中央仙庭第八任帝君麾下,最終在第九天關外,遭受異域魔族多位魔帝的聯手圍殺,不幸仙逝。”

  說到這,孟心觀神色間有自豪、敬慕和崇拜,也有黯然和傷感,頗為唏噓。

  “我知道他。”

  蘇奕輕嘆,“只是沒想到,他竟死在了第九天關外。”

  當初,在王夜轉世之前,秦簡是效命在中央仙庭麾下的四大仙王之一,戰功彪炳,一身浩然氣驚天動地。

  直至秦簡前往鎮守仙界第九天關,還曾獲得王夜召見。

  當時王夜更將一些證道太境的感悟心得贈予秦簡,秦簡感激不盡,答應王夜,若有朝一日證道太境,自當鎮守第九天關三萬年,以報答王夜的點化之恩。

  無疑,在王夜轉世之后,秦簡的確證道太境,并且信守承諾,一直駐守在第九天關,直至……殞命!

  孟心觀并未察覺到,蘇奕這一聲輕嘆中流露出的那一抹痛惜之意,還當是他聽聞過秦簡的名頭和事跡。

  接下來,孟心觀又介紹了另外兩位曾經證道太境的強者。

  不過,蘇奕卻感到很陌生,不過他大致能猜出,這兩人和秦簡一樣,是在王夜轉世之后,才證道太境。

  就在蘇奕打算收回目光時,忽地怔住。

  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李南渡!

  一下子,蘇奕的心弦被觸動,屬于王夜年少時的記憶如潮水般涌上心頭。

  王夜的身世極為坎坷凄慘。

  他的母親王璇素,曾經是仙界第六天關的戰將,在戰場上浴血殺敵時,不幸被擒,落入異域魔族手中,更遭受奸人玷污,這才有了王夜。

  七年后,王璇素在異域魔族忍辱負重,最終歷經磨難,拼著最后一口氣,才最終把這王夜送回第六天關!

  之后,王璇素便溘然長逝。

  而那時的王夜,被視作異域魔族的雜種,囚禁在牢籠中,遭受數不盡的屈辱、痛罵和仇視,命懸一線。

  而當時身為第六天關鎮守使的李南渡,給了王夜一次活命的機會!

  也是從那時起,王夜留在了第六天關,跟隨李南渡修行、征戰,彼此之間的關系,親如父子。

  縱觀王夜的一生經歷,不夸張的說,李南渡絕對是對王夜影響最大的一個人!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么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里可以下載  而此次蘇奕前來青崖書院,就是要了斷前世的自己心中那一個揮之不去的遺憾。

  闖青崖十二樓!

  這是他前世少年時曾答應李南渡的一件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