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諸神印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回憶往昔經歷,再結合燭幽大鵬鳥所說,讓他最終斷定一件事——

  無法降臨于世的諸神,早知曉曾經劍壓仙界的王夜,便是自己的轉世身份之一!

  正因如此,當初在仙隕時代,在那諸神聯手之下,太武山才會離奇地從世間消失!

  而在剛才時候,隨著燭幽大鵬鳥洞察到紀元長河之上那些神明的身影,也讓那些神明意識到,今世的自己,已重返仙界!

  想明白了這一點,蘇奕反倒平靜下來。

  未知的,才最讓人琢磨不透。

  而如今,既然知道了這些真相,反倒無須再猜來猜去。

  “然后呢,那家伙還說了什么?”

  邋遢老道禁不住問。

  燭幽大鵬鳥搖頭道:“什么也沒說,那立在黑暗中的身影,直接就出手了,分明要將我徹底殺死!”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可在那危機萬分的關頭,卻發生了一樁怪事。”

  “那一條長河上,又出現了一群神明,竟然和我看到的那些神明打起來了!”

  說到這,燭幽大鵬鳥滿臉的不可思議,嘖嘖稱奇道,“我打破腦袋都想不出,諸神之間,怎還會發生廝殺!”

  “不過,也正因如此,才讓我僥幸逃過一劫!”

  邋遢老道都不禁愣住,喃喃道:“打起來了?看來,神明之間也是分陣營的啊……”

  說著,他意識到看向蘇奕,傳音道,“我怎么感覺,一些神明想利用太武山為誘餌將你滅殺,同樣也有一些神明則站在你這邊,在全力阻止那些敵對的神明殺害你?”

  蘇奕眼神微妙,道:“或許吧。”

  他想起一件事。

  當初在時空長河上,神秘女子珞瑤出現時,曾說她的本尊和一群道友一起,在一個名叫“無疆戰域”的地方,和一眾大敵征戰廝殺!

  那些大敵中,就有“過去燃燈佛”!

  珞瑤也曾談起,正是在她和其他一些道友的牽制下,燃燈佛和那些大敵才無法從無疆戰域脫身,只能派遣類似彌真這樣的神使,代替他們行事!

  除此,哪怕諸神親臨,受制于秩序規則,諸神也僅僅只能將自身的意志力量,投射到時空長河之上。

  這一切,都早已注定,眼下諸神要想對付蘇奕,根本無法親自出手,也無法真正捕捉到蘇奕的蹤跡,只能派遣那些神使來做事。

  而正是這些消息,讓蘇奕意識到,自己那兩個曾被諸神聯手殺死的前世身邊,應當有著一批足以和諸神對抗的同道!

  甚至,不排除自己那兩個前世自身,就是神!

  眼下,燭幽大鵬鳥的經歷,似乎就印證了這一點。

  當那些神明出手時,卻被另一群神明阻撓,這怎可能是巧合?

  邋遢老道目光盯著燭幽大鵬鳥,追問道:“然后呢?”

  燭幽大鵬鳥沒好氣道:“你不都看到了嗎,我被那一道劫光劈了!”

  “誰劈你的?”

  “不清楚,但我揣測,應該是那立足在黑暗中的家伙!”

  “你再想想,是否還有其他有價值的線索?”

  “呃……”

  燭幽大鵬鳥苦思冥想,許久,它猛地叫道,“大事不妙,老子被蓋上章了!”

“當時,我依稀聽到  ,有人說要給我留下一個無法抹去的印記,以后要派遣神使來殺我!”

  “這還不明顯嗎,剛才我被那劫光劈中之后,就等于被諸神做了標記!!”

  “完了完了……這下可如何是好……”

  燭幽大鵬鳥哀嚎。

  邋遢老道也悚然一驚,連忙檢查自己的身體。

  半響后,他一張老臉都垮下來,苦澀道:“娘的,果然如此!”

  “老混蛋,老子被你坑慘了!”

  燭幽大鵬鳥破口大罵。

  忽地,蘇奕抬手抓住這只渾身流氓氣息的賊鳥,道:“別掙扎,讓我看看。”

  “你誰啊,老子……”

  燭幽大鵬鳥張嘴就要罵,被邋遢老道一巴掌狠狠抽在腦殼上,斥責道:“不想被諸神坑死,就老實點!”

  燭幽大鵬鳥一呆,頓時變得配合起來。

  而蘇奕掌指間縈繞著一縷輪回奧義,悄然探入燭幽大鵬鳥體內。

  很快,他就感應到一絲詭異禁忌的力量,像一縷發絲所化的靈蛇般,盤繞成一團,潛藏在燭幽大鵬鳥的神魂深處。

  當輪回力量出現,那一縷詭異禁忌的力量似受到驚嚇般猛地暴起,正要逃走,就被蘇奕第一時間用輪回力量困住。

  而后,隨著蘇奕手掌抬起。

  那一縷細若發絲的禁忌力量,被從燭幽大鵬鳥體內抽了出來。

  “這……”

  邋遢老道吃了一驚,“好詭異的力量,和那一場仙隕浩劫的氣息有些相似,但卻更為禁忌!”

  燭幽大鵬鳥眼睛發直,吃驚地盯著蘇奕,“小兄弟,你行啊,年紀輕輕,都能降服神明所留的印記!”

  蘇奕端詳著掌心那一縷被輪回鎮壓的禁忌力量,半響才說道:“這的確是神明的力量,凌駕于仙道力量之上,極端可怕。”

  “可你是如何降服它的?”

  燭幽大鵬鳥禁不住問。

  蘇奕笑了笑,掌指發力,將那一縷神明力量徹底抹去,而后這才說道:“你不懂。”

  燭幽大鵬鳥:“???”

  它扭頭看向邋遢老道,“老混蛋,都已到了現在,你就不跟我說說,這小兄弟的來歷?”

  邋遢老道安慰道:“你啊,還是別打探了,有時候蠢一些,反倒能活得更久。”

  燭幽大鵬鳥氣得破口大罵,臟話成串飛出。

  邋遢老道則渾然不理會。

  接下來,蘇奕又如法炮制,幫邋遢老道消滅了體內那一縷神明力量,這讓后者也如釋重負,徹底輕松下來。

  “這一次,多謝了。”

  蘇奕拿出一壺酒,遞給邋遢老道,“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盡管開口便是。”

  這一次若非邋遢老道,他斷無法發現太武山消失的真相,也斷不可能知道,這竟是諸神的一個誘餌!

  除此,在對抗剛才那一道劫光時,邋遢老道不止折損兩件秘寶,自身也負傷嚴重。

  這讓蘇奕心中頗過意不去。

  可誰曾想,邋遢老道眼珠滴溜溜一轉,咧嘴笑道:“老子等的就是你這句話,也別等以后了,你現在就答應我一件事可好?”

  蘇奕:“……”

他忽地意識到,有些不對勁,皺眉道:“我  明白了,你之所以對太武山消失之秘如此感興趣,甚至不惜拼命以身試險,目的就是想讓我欠你一個人情,對不對?”

  邋遢老道頓時尷尬,道:“我是你想的那種人?”

  蘇奕冷笑道:“你就是。”

  邋遢老道一陣劇烈干咳,剛要說什么。

  蘇奕已擺手道:“行了,無須解釋,說說吧,你想讓我答應何事?”

  邋遢老道穩了穩心神,神色也變得莊肅鄭重起來,道:“以后,倘若我遇到了化解不開的死劫,我想讓你拉我一把!”

  蘇奕心中一震,意識到問題嚴重。

  論實力,這老東西談不上厲害,可若論活得久,放眼古今仙界,都找不出第二個能和他相比的!

  哪怕過往歲月中遭受數不盡的天譴劫數,哪怕為了躲避災劫不得不東躲西藏,可這老家伙畢竟活到了現在。

  可現在,他卻說出這樣一番話,必然是出了大問題!

  “你莫非察覺到什么了?”

  蘇奕問道。

  邋遢老道神色一陣陰晴不定,道:“在前一陣子離開黑龍集市不久,我忽地心血來潮,給自己卜了一卦,察覺到在以后的歲月中,我極可能遇到一場無法躲開的死劫!”

  說著,他自嘲一笑,“你也清楚,以往歲月中,我就憑那一手占卜吉兇的手段,才躲過了一次次殺身之禍,雖然惶惶如犬,茍延殘喘,可終歸還能活下來。”

  “可這次……不一樣!”

  邋遢老道揉了揉臉頰,嘆道,“這是我活到現在,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死局,任憑如何推敲,竟找不出一絲生路!”

  “所以……”

  邋遢老道聲音低沉道,“我就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從你這入手,想謀一個破局的生機。當然,你無須壓力太大,若真幫不到,那就算了。”

  他咧嘴一笑,大喇喇說道:“反正我已經活得足夠久遠,久遠到我都忘了這輩子究竟為什么還活著,麻了!”

  蘇奕凝視邋遢老道片刻,拿出一個玉簡遞過去,道:“需要我幫忙,隨時來找我。”

  邋遢老道呆了呆,“你就這么答應了?”

  蘇奕笑道:“那我拒絕?”

  邋遢老道翻了個白眼,道:“門兒都沒有!”

  “行了,我也該離開了,后會有期。”

  蘇奕揮了揮手,轉身而去,打算啟程前往青崖書院!

  目送他身影消失不見,邋遢老道嘿地一聲笑起來,得意道:“有著家伙出手,什么狗屁死劫,老子根本無須再提心吊膽了!”

  “他究竟是誰?”

  冷不丁地,燭幽大鵬鳥問道。

  “沒看出來嗎,那是個二十多歲的宇境仙人!”

  燭幽大鵬鳥:“……”

  它直恨不得掄起翅膀,拍死這老混蛋。

  邋遢老道想了想,道:“走,載我去中洲走一遭,聽說半年后的‘天狩大會’上,有一樁和太荒時期有關的機緣問世,我們去瞧瞧。”

  “不去!”

  “真不去?據我所知,太一教的‘紫電金雕’有可能也會去,你不想見見?那紫電金雕可身懷一股金翅大鵬的血脈,難得的是,還是個母的!”

  “怎么不早說!還愣著干啥,走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