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諸神的影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間,寒風肆虐,呼嘯如長龍。

  忽地,伴隨著一道響徹九天的清啼聲響徹,一片巨大的陰影遮蔽這片天宇。

  那赫然是一只鵬鳥。

  雙翼若垂天之云,軀體足有萬丈長,渾身彌漫著厚重澎湃的大道仙光,一對利爪金燦燦的,似黃金澆鑄而成。

  而它的眼眸,似一對熔漿湖泊,映照出滔天的神光。

  和它相比,群山峻嶺,都顯得渺小起來。

  遠遠地,邋遢老道嘖嘖贊嘆道:“不得不說,老禿子養的這只扁毛畜生,還挺威風的!”

  蘇奕笑了笑,燭幽大鵬鳥,豈是尋常仙禽可比?

  傳聞中,這兇禽張嘴可食星辰,探爪可生撕蟒龍,是天下蛟龍之屬的克星!

  尤其是它那一只豎目,可燭照九天十地之間的玄微之處,洞察不為人知的莫測玄機!

  “你是如何從天樞凈土把它偷出來的?”

  蘇奕饒有興趣道。

  這可是天樞凈土的護山真靈,寶貝的不得了。

  “早說了,不是偷!”

  邋遢老道義正言辭地糾正了一下,而后得意洋洋道,“我告訴它,只要幫我個忙,以后就給他找個母鵬鳥配種,它直接就色迷心竅,屁顛屁顛跟我走了。”

  “沒辦法,我太了解這賊鳥了,和那老禿子一樣,活脫脫的色鬼流氓。”

  蘇奕:“……”

  天穹下,燭幽大鵬鳥已開始行動起來。

  它雙翅收攏,憑虛而立,眉心之地,一道閉合著的豎目在這一瞬悄然睜開。

  那是怎樣一只豎目?

  形似一扇通往九幽的黑暗之門,深邃、淡漠、詭異,其內有無數玄奧莫測的大道符文涌現。

  隨著這只豎目睜開。

  這片天地巨震,虛空扭曲,時空猶如被逆轉,肆虐在天地間的寒風都悄然靜止。

  一切景象,就如被定格。

  而一道璀璨無比的光,帶著玄奧莫測的氣息,從這一方天地間掃過。

  那是燭幽之光,可窺伺天地間的一切玄機,甚至有可能洞察到過去、現在、未來的一些畫面!

  “嘖,無愧是燭幽之目,若能把這眼珠子挖出來煉入我的‘占卜銅錢’內,必可如虎添翼。”

  邋遢老道眼神熾熱。

  蘇奕隨口道:“可如此一來,必會讓你遭受的劫數更慘重,天機不可泄露,可不是隨便說說。”

  邋遢老道頓時語塞,喟嘆道:“當我走上這條占卜之道,就等于踏上了一條不歸路,這輩子擺不脫了。”

  交談時,忽地一道慘叫聲響起。

  天穹下,就見燭幽大鵬鳥發出慘叫,軀體被一道詭異的灰白色劫光劈中,牢牢地禁錮在那。

  燭幽大鵬鳥無法掙脫,軀體都似要被毀掉,渾身出現一道道血淋淋的裂痕,毛羽凋零。

  邋遢老道嚇了一跳,第一時間騰空而起,甩手扔出一個黑乎乎的羅盤。

  喀嚓!

  羅盤炸碎,四分五裂。

  在那一道灰白劫光前,竟是如紙糊般不堪。

  邋遢老道顧不得心疼寶物,猛地發出一聲大吼,抽出了褲腰帶,抬手一抖。

  那褲腰帶赫然是一條黑色繩索,覆蓋著奇異繁密的扭曲道紋,隨著邋遢老道抬出。

  黑色神索頓時化作一道狂暴的雷霆長鞭,朝那灰白色劫光劈去。

  耳欲聾的爆鳴響徹。

  令人心寒的是,那灰白色劫光極端霸道恐怖,稍稍一碰觸而已,黑色繩索便直接斷為兩截!

  “艸!”

  邋遢老道氣得暴跳如雷。

  燭幽大鵬鳥也在慘叫:“老混蛋,你究竟行不行?沒看老子快死了?快用你壓箱底的寶貝!快啊——!”

  蘇奕眉頭皺起,正欲出手。

  邋遢老道暴喝道:“你別動!千萬別去沾染這等力量,否則,必會被不可知的神明盯上,那可就真的后患無窮了!”

  說話時,這骨瘦嶙峋的老人猛地一咬牙,暴沖而起,雙手舉著一個尺許大小的青銅輪盤,狠狠砸了過去。

  轟!!

  灰白色劫光劇烈顫抖,最終似不堪重負般,轟然崩碎。

  可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隨著那灰白色劫光所化的無數光雨灑落,燒得邋遢老道的青銅輪盤都出現一道道焦痕。

  邋遢老道自身都被一些光雨沾染到,肌膚燙出一個個細小的窟窿,疼得他齜牙咧嘴,慘叫連連。

  最終,邋遢老道還是硬抗下來。

  而燭幽大鵬鳥獲救之后,化作尺許大小,踉踉蹌蹌在虛空中站穩。

  只是它那一只豎目,卻在淌血!

  觸目驚心!

  “傷勢如何?”

  蘇奕第一時間迎上去。

  邋遢老道卻似根本不在乎身上的傷勢,咧嘴一笑,亢奮地一拍大腿,道:“成了!老子就知道,當你這家伙重歸仙界,太武山消失之秘,必會浮出水面!”

  說著,他劇烈咳嗽,一張老臉煞白透明,差點一跟頭從虛空中栽倒。

  蘇奕抬手就將他扶住,嘆道:“你若死了,我這輩子怕都會于心不安。”

  邋遢老道沒好氣道:“放心,老子以往遭的劫數多了去了,根本不在乎再遭受一次。”

  “我才最慘好不好?老子早知道會碰到這樣的劫數,你就是給我找千百個母鵬鳥,我也不來!”

  燭幽大鵬鳥悲憤大叫,它渾身毛羽凋零,軀體都似被燒焦般,變成了一只禿鳥,格外凄慘狼狽。

  邋遢老道迫不及待道:“少他娘廢話,快說說你剛才究竟窺伺到了什么?”

  蘇奕目光也看向燭幽大鵬鳥。

  燭幽大鵬鳥悲痛道:“我受傷如此嚴重,你竟然還有心思關心別的?你這老混蛋也太沒良心!”

  邋遢老道一巴掌抽在對方腦殼聲,暴跳如雷,“老子為了救你,毀掉了兩件秘寶,‘衍天神盤’都被損傷,連自己都負傷嚴重,你還說不關心你?”

  燭幽大鵬鳥頓時蔫兒了,嘆道:“遇人不淑,大抵如此,老子當初怎么就上了你的當呢?”

  眼見邋遢老道還要動手,它連忙開口,把剛才動用“燭幽之目”窺伺到的事情說出。

  “之前,我窺探此地,忽地捕捉到到一絲神秘詭異的力量,還不等我反應,就恍惚間像進入一個幻境之中。”

  燭幽大鵬鳥眸子浮現一抹掩不住的驚懼,“在那片幻境內,我看到了一條橫亙在虛無中的長河,浩浩蕩蕩,無垠無盡。”

  “我還看到,在那長河之上,站著許多身影!”

  “有騎坐在朱雀上的女子,周身環繞著無盡火海。”

  “有立在云端的男子,身后映現出億萬星辰。”

  “有生有三頭六臂,腳踏尸山血海之上的枯瘦僧人,手中虛托著一個浩瀚神圣的佛國。”

  “也有一個仿似少年的道袍男子,坐在一把木劍上,目光一掃,便有無垠劍氣肆虐長空!”

  說著,燭幽大鵬鳥渾身都哆嗦起來,道,“最可怕的,是一個立在黑暗中的身影,根本看不清楚面容,可周身卻有無數規則符文化作神環,一如周天規則所化的神環,拱衛在他身后。”

  聽到這,蘇奕和邋遢老道對視一眼,都已猜出,那一條長河,必然是紀元長河。

  而那些超然于紀元長河之上的身影,必是一眾神明!

  這個事實,讓兩者心中都凜然不已,終于確認太武山的消失,的確和諸神分不開干系!

  燭幽大鵬鳥道:“太可怕了!當看到那一道立在黑暗中的身影時,僅僅瞬息,我的神魂都有被撕裂焚燒的劇痛感。”

  “就在我即將承受不住的時候,那黑暗中的身影忽地開口,說,‘你果然沒死’!”

  說到這,燭幽大鵬鳥一臉惘然,喃喃道,“這他媽不是廢話,我若死了,哪可能通過燭幽之眼,看到那一段景象?你們說對吧?”

  邋遢老道瞥了蘇奕一眼,傳音道:“看來,我之前的推斷不錯,太武山的消失,的確出自諸神之手筆,而這是個誘餌,在你重返仙界后,只要來找這個誘餌,就會被諸神察覺到,從而盯上你!”

  “你果然沒死”!

  這樣一句話,自然說的是眼前的蘇奕,一個從輪回中歸來的王夜!

  對此,邋遢老道心知肚明。

  也正是這句話,讓他推斷出了一部分真相!

  可蘇奕更清楚,這句話中的“你”,指代的絕非僅僅只是王夜,而極可能是自己另外兩個前世!

  因為蘇奕當初曾在東玄域星璇禁區內的萬劫之路上,遇到一個名叫彌真的神奴。

  此人效命在過去燃燈佛麾下。

  也是那時候,從彌真口中,讓蘇奕知道,他的兩個前世之身,死在諸神聯手之下。

  一次發生在紀元長河之上。

  一次發生在“天命神域”!

  也是那時候,蘇奕才意識到,自己的某兩個前世,哪怕被諸神聯手鎮殺,也沒能真正殺死自己。

  這自然和九獄劍有關!

  同樣,諸神似乎也知道,自己已轉世重修,為了徹底滅殺自己,于是在那過往那漫長的歲月中,他們曾一起聯手禁錮仙界秩序,抹殺一切可疑之輩。

  曾御用規則秩序,在這人間界掀起浩劫,打碎羽化之路,徹底阻斷仙凡!

  也曾派遣神的使者,行走人間界,探尋輪回的力量!

  諸神所做這一切,就是為了將自己這個輪回應劫者的轉世重修之路,徹底堵死!

  正因如此,相比當初能夠和諸神抗衡時的自己,如今的自己……才會在每一次轉世重修時,變得那么弱。

  那玄黃星界早在太古歲月就被毀掉的“登天之路”,

  那星空深處,被末法浩劫打碎的羽化之路。

  那仙界之上,曾席卷天下的仙隕浩劫,這一切劇變的幕后,都有諸神的影子!

  也是那時候,蘇奕在時空長河之上遭到一場來自過去燃燈佛的殺劫,得到了名叫珞瑤的神秘女子相助。

  而當時,擁有和神明對戰之力的珞瑤,尊稱蘇奕為“道兄”!

  ps:神使彌真、珞瑤、燃燈佛這段劇情,在1450章左右,有興趣的童鞋可以翻閱重溫一下,沒興趣也不影響接下來的劇情。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