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太武山消失之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老東西,不吹牛會死嗎?還敢直呼永夜帝君的名諱,不怕遭天譴?”

  “遭天譴?哈哈哈,老子這輩子遭的天譴多了去了,不照樣還活蹦亂跳的?你啊,就是有眼無珠,根本不明白,老子我是何等強大的一位存在!”

  ……這一陣嘈雜的對談聲,斷斷續續,極為縹緲。

  可卻被蘇奕清晰捕捉到耳中,他眼眸發亮,唇邊不禁泛起一抹笑意。

  下一刻,他身影就憑空消失。

  天地茫茫,荒原上寒風呼嘯。

  一個老人艱難地逆風而行。

  他蓬頭垢面,骨瘦嶙峋,渾身邋遢,穿著一襲臟兮兮的破舊道袍。

  在他肩膀上,立著一只毛色駁雜的靈雀,形似鷹隼,體格卻更為精瘦,詭異的是,竟生有三只眼眸。

  眉心一點豎目閉合著,只露出一絲縫隙。

  “他媽的,老子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竟被你這老家伙給帶到這等鬼地方。”

  那靈雀破口大罵,滿嘴臟話,“你倒是說說,為何非要來這里?”

  邋遢老道嘆道:“仙隕時代,改變了整個仙界,連太武山都消失于世,我懷疑……仙隕時代那一場浩劫,是諸神在暗中作祟,包括太武山的消失,也和某位神祇有關。”

  說著,他抬手在那只靈雀身上擼了一把,“所以,就帶你這扁毛畜生來看看。”

  “艸!和神祇有關的事情,你帶老子來做什么?不知道老子此生最忌諱的,就是這種牽扯到諸神的事情?要去你自己去,老子可不奉陪!”

  那靈雀怒罵,撲棱著翅膀就要溜走,結果被邋遢老道一把給攥住脖子。

  “你可是生有‘燭幽之目’的鵬鳥,整個仙界都找不出第二只來,要想窺破太武山消失之秘,我不找你,又能找誰?”

  邋遢老道一手死死捏住那靈雀的脖子,一邊笑瞇瞇道,“幫我這個忙,以后我給你謀一樁天上地下獨一份的大造化,如何?”

  靈雀無法掙扎,氣得眉心一只豎目似都要睜開。

  邋遢老道頓時惡狠狠道:“你敢睜開那只眼,老子保證把它挖出來喂狗!”

  靈雀頓時慫了,道:“等我家祖師出關時,非找你這老混蛋算賬不可!”

  邋遢老道咧嘴笑道:“那是以后的事情,現在,你最好老老實實配合我,否則……”

  邋遢老道哧溜一聲吞了吞口水,一臉垂涎道,“我不介意趁此機會,剁掉你一只鳥翅膀烤了吃。”

  靈雀:“……”

  便在此時,一道透著淡淡笑意的聲音響起:

  “也算我一個。”

  邋遢老道如遭雷擊,轉身就要逃走,結果被一只修長白皙的大手按在了肩膀上。

  來者正是蘇奕,他笑吟吟看著邋遢老道,“你若逃,腿打折!”

  邋遢老道頓時皺著一張苦瓜臉,不敢動了。

  那靈雀陰陽怪氣道:“喲,這小娃娃誰啊,語氣這么囂張,老混蛋,換我是你,早已第一時間將他怕死!”

  邋遢老道一手捏住靈雀脖子,一手抽在靈雀腦殼上,罵道:“老實點,他若要拿你的翅膀烤了吃,我可阻止不了!”

靈雀怔了怔,剛要說什么,就被邋遢老道一把塞進  了袖口。

  “道友,巧了哈,沒想到咱們竟然在此地又見面了。”

  邋遢老道哈哈笑道。

  此人,正是天算子,當初在黑龍集市曾和蘇奕相遇。

  也正是他曾給赤龍道君算過一卦,卦象為“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蘇奕似笑非笑,道:“我覺得一點都不巧,上次見過我之后,你就帶著那只‘燭幽大鵬鳥’前來此地,還說什么要探尋太武山消失之秘,誰相信這是巧合?”

  邋遢老道頓時尷尬地笑了笑。

  他正要說什么,蘇奕已直接道:“少給我瞎扯淡,說說吧,為何要在見過我之后,前來此地?我要聽實話。”

  邋遢老道撓了撓頭,滿臉苦笑道:“我就是想看看,在你重歸仙界之后,是否會出現一些變數,比如這消失了很久的太武山,會否因為你的歸來,而重現于世。”

  蘇奕哦了一聲,道:“你為何會如此認為?”

  “這……”

  邋遢老道神色一陣明滅不定。

  可面對蘇奕那近乎逼視的深邃眼眸,他最終敗下陣來,抬手指了指天穹,嘴唇翕張,以微不可聞的聲音小心翼翼道:

  “我懷疑,那無法降臨于世間的一些神明,都早已知曉你重歸仙界的消息,而太武山在最初時就是你的老巢,此山在仙隕時代離奇消失,極可能就是諸神布設的一記后手,為的就是以此為誘餌,等你歸來!”

  “畢竟,只要腦子不蠢,就會清楚你只要回來,勢必會前來探尋探尋太武山消失之秘!”

  這番話說出話,邋遢老道緊張兮兮地環顧四周,似唯恐剛才那番話觸犯什么天機,會降下神罰般。

  可最終,并沒有什么意外。

  這讓邋遢老道暗松一口氣。

  而聽了他這番話,蘇奕的眼眸悄然瞇起來,心中凜然。

  認真想一想,好像的確有這種可能!

  “你這老混蛋,以前對這等危險的事情,唯恐躲之不及,為何此次會對這件事如此感興趣?”

  蘇奕饒有興趣道,“甚至,還不惜從天樞凈土盜走那只‘燭幽大鵬鳥’?若我沒看錯,那扁毛畜生可是天樞凈土的護山真靈,仙隕時代以前,就跟在天樞凈土那個老禿子身邊修行。”

  “盜走?”

  邋遢老道面紅耳赤,辯駁道:“這只是借而已,用完了,我還會還回去!更別提,那老禿子早不知藏哪里去躲災了,哪可能還顧不得上這扁毛畜生?”

  兩人口中的“老禿子”,就是天樞凈土的一位老祖,曾在仙隕時代以前登臨仙道之巔,道號“鳳圖”,世間皆稱其為“鳳圖帝君”。

  蘇奕嗤地笑起來,道:“別打岔,回答我的問題,為何會對此事如此上心?”

  邋遢老道喟嘆道:“我對天發誓,真沒你想的那般復雜,僅僅只是好奇,你重歸仙界后,這天下的局勢會否生出變數,若真有變數,或許會從太武山開始,正因為要印證這個揣測,我才會如此上心。”

  蘇奕登時捕捉到不一樣的意味,道:“在你看來,我此次重歸仙界,天下局勢會發生大變?”

邋遢老道唇角扯動了一下,一拍額頭,嘀咕道:“老子就知道,言多必失!你猜測的不錯,我懷疑,隨著當今仙界迎來  的這一場黃金盛世愈演愈烈,以后……諸神極可能會開辟通往仙界的路途!”

  “而諸神的目的,或許和你有關!”

  “眼下,你既然已轉世歸來,就如扔進仙界這座大湖中的一塊巨石,勢必會引起無數漣漪和波瀾!”

  “世人或許難以察覺,可春江水暖鴨先知,那些背后站著神明的仙道門派,以及太清教、太一教這些巨頭勢力,必早已有所察覺!”

  “這也是為何,白鹿山飛升之地,會被太清教的力量掌控,為何云機仙府的力量,會找到你頭上!”

  邋遢老道抬眼盯著蘇奕,道,“我甚至懷疑,在這仙界天下,不知多少人正在暗中織就一張大網,等待你這條大魚主動跳進去!”

  蘇奕皺了皺眉,想起了自從進入仙界之后,直至今日的一些經歷。

  不得不說,邋遢老道的分析很精準!

  太清教、云機仙府這樣的大勢力,的確早在他進入仙界時,就已提前開始布局了!

  故而,在那白鹿山飛升之地,才會有那么多太清教和云機仙府的力量出現!

  “那你呢,明知道這些事情牽扯到諸神,為何還要跳進來?”

  蘇奕道,“真的僅僅只是好奇,想探究我的歸來,會讓這仙界會生出多大的變數?”

  邋遢老道拍了拍干巴巴的胸脯,道:“當然!別以為老子怕死,過往那漫長歲月中,遭受了不知多少劫數,惹出了不知多少麻煩,雖然一直過得惶惶如犬,東躲西藏,可何曾低頭過?”

  蘇奕點頭道:“這倒也是。”

  眼前這老混蛋,就因為精通一手獨步天下的占卜之術,的確招惹了數不盡的劫數!

  可至今還活蹦亂跳的,不得不說,還真是個奇跡。

  “走吧,那就讓我見識見識,這次你帶著那燭幽大鵬鳥來,能窺伺到什么線索。”

  蘇奕笑說道。

  邋遢老道沒好氣道,“我就知道,瞎扯淡這么久,你最終的目的,就是想占便宜!”

  “跟我來吧!”

  說著,他大步朝荒原深處行去。

  蘇奕跟隨其后。

  足足半個時辰后。

  邋遢老道忽地佇足,從懷中摸出一枚臟兮兮的銅錢,指尖猛地一挑。

  一縷清越的聲音響徹,銅錢不斷在虛空中翻滾,直至落入邋遢老道掌心時,銅錢表面忽地泛起一抹晦澀的大道波動。

  邋遢老道精神一振,嘿嘿笑道:“若說太武山的消失,藏有大玄機,那么這個大玄機,必然就在這附近!”

  他從袖中抓出那只毛色駁雜的靈雀,大喇喇吩咐道:“來,給我和你蘇爺表演一下你的絕活!”

  靈雀破口大罵:“我去##¥,真把老子當街頭賣藝的了?要不要老子給你表演個胸口碎大石?”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它涂抹星子都噴在邋遢老道臉上。

  可隨著邋遢老道狠狠一巴掌抽在它腦殼上,頓時就變得老實起來。

  蘇奕揉了揉眉宇,這燭幽大鵬鳥,簡直和天樞凈土那個老禿子一個德性,滿嘴臟話,流里流氣。

  簡單來說,就是倆字:欠揍!

  當然,邋遢老道也不是善茬,否則也降不住這渾身冒著流氓氣息的賊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