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讓王夜倒履相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些賓客眼神古怪。

  都是老狐貍,誰能看不出,雪家鬧了個笑話?

  湯靈啟也早察覺到,今日這一場壽宴氣氛有些不對勁。

  不過,他也懶得理會。

  一個白蘆洲境內的仙君勢力而已,唯一和蘇奕有聯系的也僅僅只是眼前的雪紅楓,其他人等,還真不放在他心上。

  當即,湯靈啟笑道:“小友,在送上蘇道友的賀禮前,還請先收下我們湯家準備的一份薄禮。”

  湯寶兒笑吟吟上前,拿出一個玉盒,從中取出一個玉瓶,遞給雪紅楓,“這玉瓶內,裝著我族秘制的仙藥‘玄火瓊漿’,不算多,僅僅十斤而已,還請閣下笑納。”

  玄火瓊漿!

  一下子,全場轟動。

  所有人的眼神變得滾燙發熱。

  這可是古族湯氏最有名的一味仙藥,由湯氏一族的祖傳秘法煉制,天下獨此一份,在整個仙界四十九洲都赫赫有名!

  其價值之大,根本不是多少仙石可以衡量,號稱千金不換!

  而現在,湯寶兒隨手就拿出十斤“玄火瓊漿”當賀禮,任誰能不震驚?

  雪紅楓都不免受寵若驚,正要推辭,已被湯寶兒硬塞到手中。

  “收下吧,一點薄禮而已。”

  湯寶兒脆聲道。

  雪紅楓深呼吸一口氣,感激道:“多謝!”

  說著,他雙手接過玉瓶,轉身遞給雪長天,道:“父親,這是古族湯氏送來的壽禮,還請您收下。”

  雪長天心緒復雜,神色明滅不定。

  若湯家是為他祝壽,根本無須先把賀禮交給他的四兒子雪紅楓。

  而湯家既然這么做,無疑就是在表態,他們是沖著雪紅楓的面子,才送來的這份壽禮!

  湯靈啟溫聲道:“還請道友莫推辭。”

  雪長天猛地一個激靈,連忙將那個玉瓶接在手中,感激道:“多謝前輩!”

  湯靈啟點了點頭,又從袖袍中取出一幅卷軸,遞給雪紅楓,道:“這是蘇道友特意為你準備的一份賀禮。”

  雪紅楓鄭重接在手中,感謝道:“有勞前輩!”

  湯靈啟想了想,道:“老朽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雪紅楓連忙道:“還請前輩賜教,晚輩洗耳恭聽。”

  湯靈啟道:“這一幅墨寶,太過特殊和珍貴,放眼整個仙界,都稱得上一等一的絕世之寶。”

  一句話,頓時勾起在場所有人的好奇,眼睛都齊齊落在那一幅墨寶上,恨不得能看清楚其中究竟藏著怎樣的奧秘。

  就見湯靈啟繼續道:“老朽冒昧,只說一句,蘇道友曾吩咐,此寶是贈你的賀禮,你若愿自己留下,也自無不妥,若……”

  不等說完,雪紅楓已語氣堅定道:“前輩,今日乃我父親壽宴,而這一幅墨寶縱使再珍貴,晚輩也斷不會據為己有,只會當做一份獨特的壽禮,獻給我父。”

  一番話,干脆利索。

  雪長天聞言,心潮翻騰,神色復雜,破天荒地感到一陣說不出的慚愧和內疚。

  捫心自問,過往那些年,他作為父親,的確從不曾真正厚待過膝下第四子雪紅楓!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而現在,雪紅楓卻愿把收到的  賀禮,毫不猶豫獻給他這個當父親的當壽禮,讓雪長天如何不慚愧?

  湯靈啟笑道:“不錯不錯,怪不得蘇道友會為你準備這樣一份賀禮。”

  雪紅楓禁不住道:“前輩,這份賀禮莫非有什么講究?”

  在場眾人也都豎起耳朵。

  湯靈啟道:“這是仙隕時代以前,仙道第一人‘永夜帝君’大人所留的一份墨寶……”

  剛說到這,場中似炸鍋般,轟然沸騰,驚呼聲四起。

  “永夜帝君的墨寶?”

  “老天!!”

  “這……這也太貴重了!”

  “似此等寶物,都能當做傳家寶來對待!”

  ……全場嘩然,雪家那些大人物和那些賓客都被驚到,一個個無法淡定。

  這等寶物,可實在太貴重了!

  至于雪文俊、雪文濮、雪文山、雪文寧等四人,都徹底傻眼了,愣在那。

  他們作為雪紅楓的兄長和妹妹,每個人心中實則極瞧不起雪紅楓這個庶子。

  可誰曾想,今日壽宴上,雪紅楓卻大出風頭,不止引來古族湯氏的兩位貴客親自前來祝壽,連送上的兩份大禮,都一個比一個珍貴!

  與之相比,他們兄妹送出的那些賀禮,無疑就顯得太寒磣了,根本就不值一哂!

  “永夜帝君的墨寶……永夜帝君的墨寶……”

  雪長天這位堂堂族長,此刻都震撼得腦袋發懵。

  他萬沒想到,在自己壽宴之上,竟會因為他那不受重視的第四子,而獲得如此一份足以驚世駭俗的“大禮”!

  雪紅楓雙手握著那一幅卷軸,內心滾燙,眼眶都有些濕潤,情不自禁地,想起當初和蘇奕分別時,對方曾說過的那番話:

  “到時候哪怕我去不了,也必會為你準備一份大禮,如何?”

  此時,想起這番話,雪紅楓感動得都快落淚。

  而目睹大殿眾人那震撼的樣子,湯靈啟心中并不奇怪。

  一幅來自永夜帝君的墨寶,放眼整個仙界,又有多少寶物能與之相比?

  這一場壽宴開始了。

  而氣氛早已悄然發生變化。

  族長雪長天慚愧不安,主動開口,當著所有賓客的面,親自向第四子雪紅楓致歉,表達內心的愧疚。

  眾人皆唏噓感慨不已。

  根本不用想,他們就知道,今日在壽宴上大出風采的雪紅楓,以后必將受到雪氏一族上下所有人的重視!

  就連來自白虹劍庭的長老謝云,也傳音給雪文寧,叮囑道:“丫頭,以后你可要好生對待你那位兄長,他的前途,注定不可限量!”

  雪文寧眼神黯然,默默點了點頭。

  她又哪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且不提其他,僅憑古族湯氏的兩位貴客親自駕臨這件事,就足以改變雪紅楓在宗族的地位和處境!

  更別說,那位神秘“蘇道友”,還贈了一幅永夜帝君的墨寶!足見對雪紅楓的重視!

  而要知道,古族湯氏那兩位貴客,都以能夠為那位“蘇道友”做事為榮!

  這等情況下,誰還敢小覷雪紅楓?

僅憑和那位神秘的“蘇道友”的關系,就足  以讓雪氏一族上下徹底改變對他的態度!

  事實上,在這一場壽宴上,雪紅楓就已發現,尋常那些根本懶得搭理自己一眼的大人物,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和藹親善地跟他噓寒問暖。

  那些賓客更是一個接一個向他敬酒!

  “蘇哥,你送的這份天大恩情,我雪紅楓定會用畢生之力去報答!”

  雪紅楓心中喃喃。

  壽宴還未結束,湯靈啟和湯寶兒就辭別離開了。

  兩人還要前往青崖書院,幫蘇奕傳達一番話。

  “叔祖,那雪紅楓看起來也并不是什么厲害角色,為何會讓蘇小哥如此重視?”

  路上,湯寶兒很困惑。

  她目睹了壽宴上的一切,早了解到雪紅楓這個庶子在宗族的地位,其實很不堪,談不上是什么厲害人物。

  湯靈啟道:“寶兒,你錯了。蘇道友正因為不在意貴賤強弱之分,才最令人欽佩,不是嗎?”

  湯寶兒略一思忖,頓時就明白過來。

  的確,若蘇奕和那些趨炎附勢之輩相似,當初在落水禁地時,何須為了救他們,而滅殺神火教那些仙君?

  “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蘇道友之氣魄,遠非我等能企及,也正因為在他眼中,不介意那些世俗所謂的權勢、地位和實力,才值得我們敬重!”

  湯靈啟感慨道。

  越和蘇奕接觸,他就越能體會到,那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胸襟和氣魄是何等之超然。

  “走吧,我們去青崖書院!”

  洛水上游。

  這是一片一望無垠般的古老荒原,人跡罕至,常年籠罩在徹骨般的冰霧寒流中。

  別說是修士,連一些飛禽走獸的影子都見不到。

  天地一片荒蕪。

  夕陽殘照,刺骨般的凜冽寒風呼嘯大地之上,蘇奕一個人在荒原上踟躕,身影顯得格外蕭瑟孤獨。

  這里,原本是太武山矗立之地,綿延八千里之遙。

  這里,本是仙界一等一的名山福地,是天下無數仙人眼中的“小天庭”!

  每天跋山涉水前來朝圣的仙人,仿似過江之鯽,熱鬧非凡。

  可如今,這一切都已不存在了。

  有的,是一望無垠的荒蕪和冷寂之景。

  天地寂寥,唯有那凜冽如刀的寒風放肆地呼嘯著。

  蘇奕的心情也變得莫名有些悵然。

  他已抵達此地三天,幾乎找遍方圓八千里之地,最終也沒能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整個太武山,就像真的從世間蒸發了。

  “看來,仙隕時代中,太武山必然曾發生過某種不為人知的驚變,而這種變數牽扯到的力量,定然非同尋常,否則,斷不可能連一絲痕跡也沒有留下。”

  蘇奕暗道,“或許和那些踏足仙道之巔的大能有關,也可能……和諸神有關!”

  又尋覓了足足一天時間,依舊一無所獲。

  就在蘇奕決定離開的時候,凜冽的寒風中忽地傳來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

  “你一只扁毛畜生,又懂個屁,若換做是太武山還在的時候,老子只需一句話,王夜那家伙也得親自接駕,倒履相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