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壽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云山,仙君勢力雪氏一族。

  各式各樣的古老建筑張燈結彩,熱鬧非凡。

  今天,是雪家族長雪長天的壽辰。

  雪家將舉辦一場壽宴,為其慶賀。

  事實上,對仙道人物而言,尋常過壽并非什么大事,也只有在千年大壽、萬年大壽的時候,才會隆重對待。

  而今天,也并非是雪長天的大壽之日。

  之所以要操辦這樣一場盛宴,目的是要為雪長天晉升圣境后期修為慶賀!

  故而,早在一個月前,雪氏一族就已開始緊鑼密鼓籌備這樣一場盛宴,廣發請帖,邀請白蘆洲境內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前來赴宴。

  而今天,這一場籌備已久的壽宴就將拉開帷幕!

  雪家,宗族大殿內。

  一眾雪家的大人物齊聚一堂。

  族長雪長天高坐中央主座之上,紅光滿面,正在和一些赴宴前來的貴客交談,笑聲不斷。

  “最近這一段時間,白蘆洲可發生了不少大事!”

  “一個多月前,一位神秘的年輕修士,在梁氏一族舉辦的一場婚宴上大打出手,殺得人頭滾滾,血流成河,連其族長和大長老都慘死!”

  “不錯,我也聽說了,這件事可鬧得沸沸揚揚,時至今日,也無人知曉那神秘的修士究竟是何方神圣。”

  “梁家乃是咱們白蘆洲的仙君勢力,而今遭受這等大難,已是元氣大傷,顏面掃地。”

  ……那些大人物們紛紛在議論,談起發生在梁家的那一樁血腥事件,無不心驚肉跳。

  雪紅楓默默坐在那,心中異樣。

  他自然知道,殺得梁家人頭滾滾的那個神秘修士是誰!

  “也不知道,今天蘇哥會否親自前來……”

  雪紅楓心中暗道。

  他當初曾鼓足勇氣,向蘇奕發出邀請,希望蘇奕能親自前來赴宴,為他撐場子。

  雖說蘇奕最終也答應,哪怕無法親臨現場,也會備上一份厚禮,可雪紅楓卻有些患得患失!

  他很清楚,蘇奕對這樣一場宴會根本不感興趣。

  他也不奢求蘇奕會親自駕臨,唯一擔憂的是,蘇奕會否把此事給忘了……

  “唉,蘇哥那等存在,仿似九天神龍,怎可能在意我雪氏一族的一場宴席?哪怕他沒有把我的邀請當回事,也是……情有可原的!”

  雪紅楓暗嘆。

  他內心的確很糾結和忐忑。

  既期待蘇奕能來,可理智告訴他,蘇奕大概是不可能會親自駕臨的。

  “諸位可聽說,十天前的時候,洛水禁區深處的永夜學宮遺跡,發生了一樁驚天大事?”

  “聽說了,這件事牽扯到神火教這等巨頭勢力,早已引發白蘆洲修行界轟動,如今消息都已傳到其他仙洲去了。”

  “沒想到,神火教的手段竟如此狠辣,早在很久以前,就已悄悄占據永夜學宮遺跡,并在那里布設陷阱,坑殺前往探尋機緣的同道,簡直太心黑了!”

  忽地,大殿中那些大人物談起前不久發生在“洛水禁區”的事情,頓時引起全場熱議。

“不過,據說這次神火教偷雞不成蝕把米  ,栽了個大跟頭,有多位仙君人物被殺!”

  有人幸災樂禍,“并且,消息已傳出去,如今仙界許多勢力,可都對神火教的做法極為不滿,像古族湯氏就明確表態,以后要找神火教清算此事!”

  “據說,當初在永夜學宮斬殺那些神火教仙君人物的,同樣是一位來歷神秘的修士!”

  “你們覺得,那神秘修士,會否和曾殺上梁家的那位神秘修士是同一個人?”

  “不好說。”

  ……聽到這些議論,雪紅楓內心暗道,這件事,恐怕也和蘇哥有關!

  忽地,一個玉袍男子走過來,笑吟吟問道:“四弟,壽宴馬上都開始了,你就不能說說,這次為父親準備了什么賀禮?”

  雪紅楓心中一凜,頓時摒棄雜念,道:“等壽宴開始,三哥自然就清楚了。”

  玉袍男子眉頭皺起,旋即拍了拍雪紅楓的肩膀,輕嘆道:“作為兄長,我得提醒你一句,千萬別逞強,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便可,畢竟,在宗族內,大家都清楚你幾斤幾兩。”

  說罷,玉袍男子轉身而去。

  雪紅楓臉色都陰沉下來,雙拳緊握,心中滿是苦澀和憋悶。

  “在你們眼中,我就連一份向父親慶賀的壽禮都拿不出嗎?”

  雪紅楓暗自咬牙。

  他父親雪長天膝下,足有五個子嗣。

  雪紅楓排第四,上邊有三個兄長,下邊有一個妹妹。

  不過,他和那些兄長和妹妹不同,乃是庶出,而他母親僅僅只是父親身邊的一個侍妾,身份卑微,地位不堪。

  而身為侍妾之子,雪紅楓從小到大就備受冷落,遭受過不知多少冷眼。

  當然,他畢竟是族長之子,身份擺在那,還不至于遭受虐待和打壓。

  可論地位,論身份,他卻遠無法和那些兄長相提并論,更連自己的妹妹都不如。

  這一切,讓雪紅楓內心一直憋著一口氣。

  他想爭一口氣!

  證明給父親看,自己并非不如那些兄長!

  可一個殘酷的現實是,他那些兄長一個個是人中龍鳳,一個個都比他強大!

  有的天資聰穎,才情驚艷,有的心思玲瓏,長袖善舞,有的謀略過人,驍勇善戰。

  就連他妹妹,都是個千年難遇的修行好苗子,備受宗族那些老輩人物垂青和疼愛。

  這一切,讓雪紅楓很多次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個廢物,甚至曾為此自暴自棄過!

  不過,興許是從小到大遭受的挫折和打擊太多,反倒錘煉出雪紅楓堅韌不拔的性情,還極擅長察言觀色。

  直至遇到蘇奕后,他意識到,自己遇到了足以改變自己命運的一個貴人!就看自己能否抓住這一線機運了!

  事實上也證明,他沒有看錯,相比蘇奕,別說是他那些兄長,就是他們雪氏一族上下所有人,都相形見絀!

  “壽宴即將開始,你們這些小家伙,又為族長準備了怎樣的賀禮?”

  忽地,大殿中一位老人笑著開口。

  大長老,雪長坤!

  一句話,讓大殿眾人的目光齊齊看向雪紅楓和他那三位兄長。

雪紅楓  頓時緊張起來,不敢再胡思亂想。

  “文俊,從你開始吧。”

  雪長坤笑著說道。

  “是!”

  一個身影昂藏的紫袍青年起身。

  雪文俊,雪紅楓的大哥,也是雪家族長雪長天的嫡長子,地位尊貴,很早就被許多族人默認為宗族的少族長。

  “大長老,這是我為父親準備的壽禮,還請您過目!”

  雪文俊上前,將一個玉盒遞過去。

  雪長坤打開玉盒一看,不禁倒吸涼氣,震驚道:“這……這是白蘆洲珍瓏閣所煉制的‘圣元聚靈丹’?”

  此話一出,全場騷動,雪家那些大人物和一眾受邀前來的赴宴的貴客,都不禁震驚。

  圣元聚靈丹!

  那可是圣級仙藥中的珍品,是仙君人物眼中一等一的修煉圣藥,價值連城,極為珍稀罕見,足以讓仙君人物搶破頭。

  將眾人震驚之色盡收眼底,雪文俊唇邊泛起一抹抑制不住的得意,道:“回稟大長老,正是此丹!”

  “好!如此賀禮,足見你這孩子用心了!”

  雪長坤盛贊道。

  在座那些大人物也點頭不已,這圣元聚靈丹可不僅僅是珍貴,還需要花費心思和人脈,才能有機會買到。

  雪文俊身為長子,能獻上這樣一份厚禮,實屬難得。

  坐在中央主座上的雪長天也含笑點頭道:“文俊很不錯,快入座吧。”

  “是!”

  雪文俊笑著重返坐席上。

  “大長老,這是我送給父親的賀禮。”

  很快,雪紅楓的二哥雪文濮、三哥雪文山陸續起身,分別送上一份壽禮。

  雪文濮送的是一塊稀罕的火髓玉佩,出自名家之手,只此一塊,價值雖不如圣元聚靈丹,但勝在獨一無二,畢竟物以稀為貴。

  雪文山送出的,則是一柄虎頭如意,是仙隕時代中延存下來的古寶,同樣價值昂貴,別出心裁。

  兩人的壽禮,也是引發場中不知多少驚嘆,賺足了眼球,也讓族長雪長天笑得合不攏嘴,頗感滿意。

  “紅楓,你的壽禮呢?”

  很快,眾人目光看向雪紅楓。

  一下子,雪紅楓都不禁緊張起來,心中則萬分焦灼,蘇哥他……真的不來了嗎?

  一時間,饒是雪紅楓早已做足了心理準備,心中也難免感到一陣失落。

  老三雪文山笑道:“哈哈,之前我曾多次詢問四弟,可四弟卻一直不肯說,讓我也心癢難耐,迫切想知道,四弟究竟為父親準備了怎樣一份驚喜。”

  族長雪長天哦了一聲,被勾起了一絲興致。

  雪紅楓長身而起,硬著頭皮道:“父親,我的確準備了一份壽禮,不過,我想再等一等再獻給您。”

  眾人一愣,氣氛也變得沉悶。

  大長老皺眉道:“壽宴馬上要開始,你這是要拖延時間?莫非……此次準備的壽禮拿不出手嗎?”

  一句話,讓不少人神色變得古怪起來,眼神戲謔。

  他們都清楚,雪紅楓這個庶子,是族長那些子嗣中最不堪的一個,對于他是否能拿出多讓人驚喜的壽禮,也根本不抱多少希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