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春秋空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厲長生,趁我不在,就來突襲我永夜學宮,你這點氣魄,可著實讓我失望。”

  蘇奕輕聲自語。

  空曠冷寂的大殿中,只他孤零零一人而立,灰暗的光將他的身軀拉扯出一道斜斜的影子,顯得格外孤獨。

  至此,蘇奕大致明白,仙隕時代中,永夜學宮為何會覆滅了。

  當初,一場仙隕浩劫席卷天下,仙界各大勢力皆遭受到嚴重沖擊,動蕩不安。

  而趁此時機,魔帝厲長生率領無相、金焱、浮羅、銀月、巽光五大魔族的強者,一舉殺入仙界九大天關,在世間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

  當時,生靈涂炭,流血漂櫓!

  而作為由王夜創建的永夜學宮,首當其沖,被魔帝厲長生視作必須鏟除的目標之一。

  一場彌天大禍就此降臨在永夜學宮頭頂。

  最殘酷的是,永夜學宮第六傳經長老袁罡早已背叛,和異域魔族內外勾結,讓永夜學宮在當初那一場血戰中,徹底陷入窮途末路!

  這一戰落幕,永夜學宮就此土崩瓦解,消散于歷史長河中。

  當初,袁罡為何要背叛?

  這個問題,蘇奕已懶得多想。

  背叛就是背叛,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去洗脫!

  “按厲長生所言,當年那一戰中,永夜學宮的人并未全部殞命,以后,或許還有機會能再見到……”

  蘇奕暗道。

  如此,或許就能查出許多真相。

  比如,當年那一戰之后,關于永夜學宮覆滅的消息,為何會沒有流傳下來?

  究竟是誰,封鎖了這個消息?

  比如,在那一戰中,神火教又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為何那名叫“勒云海”的枯瘦老者,為何會被困在這聞玄地宮之前?

  按勒云海所言,當初五大異域魔族進攻永夜學宮時,還有其他一些仙道勢力參與進來,比如太清教、太一教、東海懸空寺、碧霄宮等等。

  這些大勢力,每個背后都站著一個踏足仙道之巔的絕世大能!每個都是王夜生前的大敵!

  當初,他們和神火教一樣摻合到這一場渾水中,注定不可能是來幫忙的!

  那么,他們究竟是來趁火打劫,渾水摸魚,還是早已和異域魔族暗中勾結,是來對付永夜學宮的?

  若是前一種原因,倒談不上什么,無非是來自仇敵的報復罷了。

  可若是后一種原因,那就絕對無法容忍!

  畢竟,那是叛敵之舉!

  背叛的,是整個仙界!

  這些真相,以后蘇奕自會一一查探清楚。

  沉默許久。

  蘇奕掌指掐訣,一抹仙光涌現,瞬息之間,將身前那一張案牘煉化成巴掌大小。

  “厲長生,以后當我鎮壓你時,會讓你當著我的面,把案牘上這番話給我念一遍!”

  蘇奕眸光幽冷。

  他穩了穩心神,摒棄雜念,抬眼看向不遠處的大殿墻壁。

  而后,取出了一個黑色玉盒。

  玉盒由太階神料“神機石”煉制而成,是之前時候蘇奕從萬藏殿的房梁上取出。

  當蘇奕將黑色玉盒托起。

  頓時不遠處那一道墻壁上,涌現出一陣奇異的波動,無數繁密復雜的大道秘紋猶如層層疊疊的花瓣似的悄然綻放。

  最終,整個墻面隨之一變,仿似化作一方正在緩緩流轉的浩瀚星空,有無數星光在其中交錯飛舞,循環不休。

  喀嚓!

  蘇奕將玉盒打開,從中取出一塊形似飛劍的黃銅鑰匙。

  隨著他抬手將這把鑰匙投向那一面墻壁。

  大殿劇烈搖晃。

  那一面墻壁上的無數道紋,驟然凹陷成一條神秘的時空隧道,光雨飛灑,顯得無比神秘。

  蘇奕凝視片刻,便信步走進了其中。

  這是一片誕生于虛無中的空間。

  混沌氣蒸騰,一縷縷色彩斑斕的規則力量交織。

  時間仿似在其中靜止。

  當蘇奕的身影憑空出現,這片混沌氣蒸騰的世界,忽地劇烈一顫。

  同時,一股奇異的規則氣息,悄然沐浴在蘇奕身影四周。

  “此地還是和以前一樣。”

  蘇奕喃喃。

  這片混沌空間,名喚“春秋”!

  春秋者,光陰流轉更迭之意。

  在這處混沌空間,時光法則和外界截然不同。

  在此修行一春秋,也就是一年時間,外界才僅僅過去一天。

  不過,在這處混沌空間,一次最多只能停留一甲子,也就是六十年。

  而在外界,則是六十天。

  當初,王夜曾探尋時光長河之上,在一片時光力量所化的浪花中,發現了這一處奇妙的混沌空間。

  于是,他以無上神通,將這一處“混沌空間”徹底封印,從時光長河中帶回了仙界,藏在了這問玄地宮之下。

  這便是“春秋空間”的來由。

  之后,王夜銘刻空間節點,煉制秘鑰,將“春秋空間”視作一處修煉圣地,留在了永夜學宮。

  當初在永夜學宮,知曉進入“春秋空間”之法的,除了王夜之外,只有第一傳經長老“魚道廬”!

  蘇奕靜默佇足片刻,便盤膝而坐,開始修煉。

  接下來一段時間,他打算在此好好潛心修煉一番。

  從進入仙界后,他就極少再長時間閉關過,雖然修為突飛猛進,可自身尚有許多不足之處。

  比如對仙道法則的參悟和凝練,對仙道秘法的梳理和融合等等,就連人間劍也需要重新淬煉一番。

  否則,人間劍的威能,已很難讓蘇奕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嘩啦!

  隨著一身氣機轟鳴運轉,蘇奕周身道光氤氳,陷入深層次的打坐中,這片奇異空間的混沌氣息,皆在和蘇奕一身的氣機共振。

  時光匆匆,在這春秋空間內,已過去一年時間。

  蘇奕從打坐中醒來,抬手從補天爐內取出一些仙藥,便重新開始打坐。

  這一年,他已將一身掌握的大道力量,徹底凝練為仙道法則!

  在春秋空間閉關的第三年。

  蘇奕一身的修為精進一大截,邁入宇境中期,開始重新祭煉人間劍。

  第五年。

  一道蒼茫縹緲的劍吟,倏爾響起。

  在蘇奕身前,人間劍憑虛懸浮,模樣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前的人間劍,仿似十字,古樸厚重,不動時,如龍潛于淵,動時殺伐氣驚世。

  而如今,人間劍化作三尺長,寬四指,劍身呈灰青色,如若晨曦破曉時的天穹之色,劍鋒薄如蟬翼,邊緣剔透銳利。

  劍柄處,“人間”兩個蠅頭小字保留了下來。

  此時,煥然一新的人間劍鏘鏘而鳴,灰青色的劍身內,似有如夢似幻的清冽星輝流淌,劍鋒之上,垂落點點如星火的劍光。

  一股凌厲到極致的殺伐氣息,隨之沖霄而起,似能鑿穿周虛,撕裂萬古青冥!

  隨著蘇奕指尖在劍身上一抹。

  人間劍隨之歸于沉寂中,一切光華內斂,恰似神物自晦。

  蘇奕長吐一口氣,唇邊泛起滿意之色。

  足足耗費兩年時間,近乎耗盡身上所有的靈材和神料,如今終于將人間劍徹底重塑一遍。

  而此劍如今的威能,早已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語。

  其品階雖是宇境層次,可內蘊的神妙威能,早已遠遠超出宇級仙寶的范疇,甚至比世上大多數虛級仙寶都要勝上一籌!

  “以人間劍,斬天上仙!這是我第八世觀主的夙愿,而今,我早已辦到,接下來,我自當以此劍,殺盡這仙界之敵,以了斷第六世王夜生前的恩仇!”

  蘇奕抬手一點,人間劍一寸寸縮小,化作一枚劍丸,掠入蘇奕的袖袍之中消失不見。

  在春秋空間閉關的第七年。

  蘇奕梳理前世今生一切劍道傳承,最終創造出和輪回法則圓滿契合的第一式仙道劍招。

  剎那之寂!

  輪回奧義,是他今世才掌握的禁忌大道,以前時候,也曾創造過和輪回有關的劍道秘法。

  可那時候的劍道秘法,在如今的蘇奕眼中,一是威能有限,二是尚有許多缺漏不足之處。

  而如今,他擁有第六世王夜的畢生閱歷和劍道造詣,并且已將輪回奧義凝練為仙道法則。

  這等情況下,經由近兩年時間嘔心瀝血的推演和打磨,所創造出的這第一式劍招,其奧秘和威能,絕對堪稱是蘇奕當前所掌握的最強的一劍。

  也是他目前最滿意的一劍!

  當然,這僅僅是和輪回有關的一劍。

  蘇奕早有打算,要在仙道路上,融合前世今生的劍道造詣,開創一門和輪回有關的劍道傳承。

  萬事開頭難。

  而現在,他已邁出第一步!

  “真想找一個大敵試一試這一劍的威能……”

  蘇奕喃喃,有些躍躍欲試。

  旋即,他搖了搖頭,摒棄雜念,繼續潛修。

  外界已過去了七天。

  又是一個暮色,晚霞瀲滟瑰麗。

  湯靈啟和湯寶兒,遠遠地立在位于洛水附近的一片丘陵地帶。

  “叔祖,若蘇小哥一直不出來,難道我們還要一直在這里等著么?”

  湯寶兒禁不住道。

  當初,他們離開洛水禁區之后,并未離開,而是在湯靈啟的決定下,選擇留在了此地。

  一等就是七天時間,可卻什么也沒等到。

  少女感覺這樣的等待,未免太枯燥和無聊。

  湯靈啟微微搖頭,道:“寶兒,我可不是專門在此等待蘇道友的,而是想看一看,神火教會有怎樣的反應。”

  剛說到這,似察覺到什么,湯靈啟霍然扭頭,望向遠處掛滿晚霞的天穹下。

  ps:初二,帶媳婦娃回娘家,怎么感覺成年后過年……這么累啊啊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