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內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沒有廢話,揚起右手,指尖一抹鋒利的劍氣噴薄。

  枯瘦老者臉色頓變,道:“我說!那內奸就是永夜學宮第六傳經長老袁罡!”

  袁罡!

  蘇奕腦海中,浮現出一個手握戰矛,身負甲胄,渾身魔焰滔天的男子身影。

  在之前的“九王封天陣”中,就曾映現出這樣一道身影。

  而此人,便是袁罡!

  魔修一脈的集大成者,妙境后期仙王,永夜學宮的第六傳經長老。

  其人性情冷漠,殺伐果斷,是當初仙界第一等的仙王人物!

  王夜曾對袁罡寄予厚望,認為他以后遲早有機會登臨仙道之巔!

  甚至,王夜曾將諸多古老的魔門典籍贈予袁罡,為的就是讓袁罡以后有機會能邁出那一步。

  可王夜大概根本想不到,袁罡這樣一個曾被他看好的仙王,竟會成為叛徒!

  并且,還是投靠了異域魔族!

  一下子,蘇奕內心涌起止不住的憤恨和殺機。

  袁罡,怎可能會背叛?

  他……為何要背叛?

  當年,真的是他勾結外敵,打開這一條通往問玄地宮的秘路,引來這一場彌天大禍?

  蘇奕神色明滅不定。

  這個真相,讓他一時都有些寵難以接受,禁不住道:“此話當真?”

  枯瘦身影不假思索道:“小友若不信,以后等遇到‘無相魔族’的強者,可以問一問他們,因為當初,袁罡就是投靠了無相魔族!”

  蘇奕皺眉自語:“他一個只差一步就能登臨仙道之巔的仙王,怎會選擇背叛……”

  枯瘦身影目光盯著蘇奕,似很不解,道:“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小友為何會如此關心這些?”

  蘇奕沒有理會。

  他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住心中的困惑,道:“你呢,為何會被困在此地?”

  枯瘦身影長嘆一聲,醞釀半響,正要說什么。

  蘇奕已打斷道:“算了,不必回答,你肯定不會說實話。”

  枯瘦身影:“???”

  他無奈似的搖了搖頭,道:“你以為,我不想離開這鬼地方?當年,我在廝殺中遭受重創,昏厥不醒,直至醒來后才發現,這一片地下秘境只剩下我一個活人。”

  “過往那漫長的歲月中,我天天和那些死人為伴,備受煎熬,都快要被折磨瘋掉……”

  他滿是感傷,嘆道,“最殘酷的是,我一身大道根基破損嚴重,而在這近乎如囚籠般的鬼地方,根本無法恢復過來,能熬到今天沒死,已是僥幸。”

  說著,他目光看向蘇奕,滿臉希冀道:“小友,我可以摸著良心發誓,只要你給我一條活路,我……”

  蘇奕打斷道:“我向來不相信這種鬼話。”

  枯瘦身影:“……”

  他氣得差點跳腳,這年輕人,怎么就如此軟硬不吃?

  蘇奕道:“不過,我既然答應給你活路,自不會食言,再回答我一些問題,我便讓你離開。”

  枯瘦身影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下內心的焦躁和煩悶,道:“好!”

  很快,蘇奕就獲悉了一些事情。

  那枯瘦身影并不清楚,當年爆發在問玄地宮的這一場血戰,是如何落幕的。

  最終的結果又是如何。

  因為這枯瘦身影當年負傷太重,早早就昏迷不醒,當他醒來時,大戰早已落幕。

  自然也不清楚,永夜學宮的強者是否死絕。

  蘇奕再問道:“那你在過往那些年中,可曾進入問玄地宮?”

  枯瘦身影搖頭,道:“當年,那座地宮曾被攻陷,可當時的大戰太過慘烈,我就是在當時遭受重創,陷入昏迷。”

  “直至醒來之后,也曾試圖進入那座地宮,可那座地宮覆蓋著極為禁忌的規則力量,讓我至今也沒能成功。”

  蘇奕點了點頭,再問道:“當年,永夜學宮被異域魔族大舉進攻,難道只有你們神火教參與進來了?”

  枯瘦身影搖頭道:“不,還有其他許多仙道勢力,僅僅我知道的,便有太清教、太一教、東海懸空島和碧霄宮!”

  蘇奕瞇了瞇眼眸,“他們也曾進入此地?”

  枯瘦身影再次搖頭,“這我就不清楚了。”

  蘇奕道:“你可以走了。”

  枯瘦身影一呆,似難以置信,“當真?”

  蘇奕點頭道:“當真。”

  說著,他取出一塊空白玉簡,在其中鐫刻一個特殊的敕令圖案,拋給枯瘦身影:“拿著它,就能從這問玄地宮離開。”

  枯瘦身影接過玉簡,眼神恍惚,喃喃道:“我可真沒想到,你竟會真的放過我……”

  旋即,他感激見禮道:“多謝小友!他日有機會,我定十倍百倍報答今日的恩情!”

  蘇奕揮了揮手:“快走吧。”

  枯瘦身影轉身就走。

  自始至終,當察覺到蘇奕并未進行阻撓,枯瘦身影緊繃著的心神這才稍稍平靜一些。

  直至通過那一條秘路,來到外界。

  枯瘦身影禁不住激動得仰天長嘯,“時隔萬古,老夫勒云海,總算重見天日!”

  旋即,枯瘦身影想起剛才的經歷,不禁一陣咬牙啟齒,心中喃喃道:

  “小東西,你給本座等著,下次相見,我必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大袖一揮,徑自朝遠處掠去。

  眼見就將走出這座山谷。

  “呱——!”

  一道震天的叫聲響起。

  天地間,出現一個堪比巨山的蟾蜍身影,一對湖泊似的眸,冷幽幽盯著枯瘦身影。

  一下子,枯瘦身影止步,冷汗直流,是那頭吞天仙蟾!

  他轉身就逃。

  可卻已晚了一步。

  吞天仙蟾張嘴一吞,一股恐怖的吞噬力量席卷而出,將枯瘦身影卷起,塞進了嘴里。

  像捕捉一只渺小的小蟲子似的。

  “不——!”

  枯瘦身影慘叫,充滿驚恐和不甘。

  被困萬古歲月,好不容易在今天重見天日,可瞬息之間,就又陷入絕境,任誰能甘心?

  “一定是那個卑鄙黑心的小雜碎搞的鬼,老子瞎了眼,竟信了他的邪!!”

  哀嚎聲還在回蕩,那枯瘦身影已被徹底被吞天仙蟾吞掉。

  而后,吞天仙蟾的身影隨之消失不見。

  問玄地宮前。

  “那老東西,應當已經被小蛤蟆的真靈烙印所殺。”

  蘇奕默默算了一下時間。

  而后,他便懶得再惦念這樁小事,徑自來到問玄地宮那緊閉的大門前。

  他袖袍一揮。

  一幅玄奧莫測的敕令圖案浮現而出,印在了那地宮大門之上。

  頓時,伴隨著一陣隆隆轟鳴聲,地宮大門開啟。

  蘇奕邁步走進其中。

  半響后。

  蘇奕立在位于大殿盡頭的一張案牘前,沉默了。

  問玄大殿內,原本藏著無數珍稀寶貴的仙兵、丹藥、典籍等等物品,可都早已不在。

  按那枯瘦老者所言,當初那一場血戰中,這座問玄地宮也曾被攻陷。

  然而,時至今日,當蘇奕走入此地,卻連一絲戰斗痕跡都沒有發現,更別說什么遺骸和物品了。

  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整座大殿,被人徹底搬空之后,還認認真真地清理了一遍。

  唯有在蘇奕身前的案牘上,鐫刻著一行行奇異如蚯蚓般的文字。

  那是異域魔族的文字!

  “此次,我魔域五大魔族聯手出征,一舉踏滅暴君王夜所創建的永夜學宮,稱得上是為我魔域徹底根除了仙界的一個大敵!”

  蘇奕瞇了瞇眼眸,魔域,便是異域魔族所在的一方浩瀚天下。

  他繼續往下看。

  “然,此次行動,也有遺憾。”

  “此次行動被人阻撓,未能徹底滅殺永夜學宮強者,令我不得開心顏,此為遺憾之一。”

  “此次行動,適逢仙界浩劫席卷之時,我魔域大軍雖以橫掃八荒之勢攻克仙界大半疆土,卻未能真正占為己有,不得不提前撤離,此為遺憾之二。”

  “此次行動之時,暴君王夜早已斃命多年,未能親自摘其首級,此為遺憾之三!”

  “這,也是本座心中最大的遺憾。”

  “他日,若有仙界人物抵達此地,看到這番話,記住,本座乃無相魔族‘厲長生’!”

  “此次本座雖非以本尊降臨仙界,他日,必搗毀仙界九大天關,堂堂正正入主仙界,統馭這方天下!”

  看完這一篇看似傾吐心中遺憾,實則耀武揚威的文字,蘇奕輕輕揉了揉眉宇。

  魔帝厲長生!

  原來是他!

  蘇奕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俊美如少年,有著一頭銀色長發的男子身影。

  男子眉心有一個天生的紅蓮胎印,一襲黑袍,傲立尸山血海之上,負手于背,眼眸開闔間,神光燦燦,似能洞徹九天十地。

  此人,便是厲長生!

  他是異域九大魔族中屈指可數的一位絕世“魔帝”,一身變化之術,奪盡造化,鬼神莫測!

  很久以前,在和異域魔族的廝殺中,此人也是足以引起王夜重視的一小撮大敵之一!

  在王夜記憶中,曾三次挫敗厲長生。

  可每一次,都沒能真正殺死對方,而是被對方施展通天手段逃之夭夭。

  由此可見,厲長生是何等難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