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禍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道壇上,那身影骨瘦嶙峋,披頭散發,胡須如野草般凌亂。

  當他那嗜血般的眸望過來,一股懾人的兇厲氣息隨之席卷而開。

  虛空驟然顫抖,掀起一圈圈漣漪。

  蘇奕眼眸微凝。

  一位活著的仙王?

  那枯瘦身影猛地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萬古已逝,老夫終于等來了一個大活人!!!”

  他手舞足蹈,情緒激動,顯得無比失態。

  那如雷霆般的笑聲,在這空曠的天地間回蕩不休。

  蘇奕抬眼看向問玄地宮,那里大門緊閉,沒有任何回應。

  那枯瘦身影猛地轉身,眼眸熾熱,聲音急促道:“小家伙,快告訴本座,你是如何進來的?”

  他一身氣息洶涌,威勢兇厲可怖。

  還不等蘇奕開口,那枯瘦身影似乎嫌麻煩,又似是迫不及待,竟直接出手了!

  “罷了,奪了你的神魂,老夫自然一清二楚!”

  枯瘦身影驀地抬手,隔空一抓。

  一只遮天蔽日般的血色大手,朝蘇奕狠狠抓過去。

  霸道的仙王法則,縈繞在血色大手掌心處,形成一個詭異的掌中漩渦,直似要將虛空都吞噬。

  那一瞬釋放出的神威,足可輕松碾死仙君人物!

  蘇奕卻不閃不避,驀地一拳砸出。

  鎮壓而至的血色大手,轟然炸開,四分五裂。

  而蘇奕的身影,則被震得一身氣血翻騰。

  道壇上,那枯瘦身影難以置信道:“你一個宇境仙人罷了,怎可能擋住老夫的一擊?”

  蘇奕撣了撣袖袍,隨口道:“你又算什么,只剩下一縷殘魂而已,道軀崩壞腐朽,性命本源瀕臨油盡燈枯,一身仙王修為也已近乎崩碎,于我眼中,和土雞瓦狗也無區別。”

  他一眼就看出,這有著妙境仙王修為的老東西,如今處于最虛弱的狀態中!

  拔了毛的鳳凰不如雞。

  仙王也如此!

  “土雞瓦狗?”

  那枯瘦老者勃然大怒,“小東西,老夫就讓你知道,什么叫王不可辱!”

  他身影一閃,憑空消失。

  下一刻,就憑虛來到蘇奕近前,五指如囚籠,劈手鎮壓而下,狂暴的仙王威勢,壓迫得虛空轟然塌陷。

  蘇奕唇邊泛起一抹譏誚弧度,抬手一拂。

  砰!!

  震耳欲聾的碰撞爆鳴中,枯瘦老者的身影直接倒射出去,狠狠砸落在數十丈外的地面上。

  摔得頭破血流,狼狽不堪。

  “該死——!”

  枯瘦老者憤恨欲狂,“若非老夫當初被那‘九極戮天陣’重創,殺你這等宇境仙人,和捏死螻蟻也沒區別!”

  蘇奕哦了一聲,道:“這樣吧,你若想活命,就老老實實配合,我保證,可以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

  枯瘦老者站起身來,道:“當真?”

  蘇奕拎出一個酒壺,飲了一口,道:“我知道,你不會甘心配合,但我只能告訴你,這是你唯一活命的機會。若不信,你可以試一試拼命的下場。”

  枯瘦老者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他身為仙王,巔峰時曾叱咤風云,俯瞰一方天下,何曾見過如此囂張的宇境仙人?

  可他卻不得不承認,這年輕人很強,不是一般的逆天!

  換做是仙君在此,都承受不住他的一擊。

  可這宇境仙人,卻擋住了!!

  這簡直讓他有些懷疑人生,萬古歲月過去,如今的仙界,連宇境仙人都如此強大了嗎?

  最終,枯瘦老者深呼吸一口氣,神色慚愧道:“說起來,咱們之間的確無冤無仇,之前若有得罪之處,還望小友海涵!”

  說著,他收斂一身兇厲氣息,恭恭敬敬朝蘇奕行了一禮。

  而后,他神色溫和道:“只要小友能帶老夫離開,無論你有什么要求,老夫統統答應!”

  蘇奕眼神耐人尋味,道:“我只一個要求,容我對你進行搜魂,之后,我自會給你一個活路。”

  搜魂!

  枯瘦老者臉色一下子變得奇差無比。

  一個宇境仙人,卻要對自己這等仙王搜魂?

  這何止是蹬鼻子上臉,簡直就是根本沒把自己放在眼中!

  枯瘦老者深呼吸一口氣,強忍著那種憋悶屈辱的感覺,道:“小友想知道什么,我自知無不言,完全不必搜魂,更別說……”

  說到這,他嗜血般的眸凝望蘇奕,“老夫好歹是仙王,縱使只剩一縷殘魂,也非尋常可比,小友就不害怕,在搜魂時發生什么意外?”

  蘇奕不假思索道:“不怕。”

  枯瘦老者:“……”

  “不過,你若真想聊一聊,倒也不是不可以。”

  蘇奕話鋒一轉,“這樣吧,你先告訴我,當年此地究竟發生了什么,為何這一路上,會那么多尸骸?甚至,還有異域魔族的強者身影,著實讓人奇怪。”

  這樣的問題,明顯讓枯瘦老者輕松不少,道:“這并非什么秘辛,告訴小友也無妨。”

  很快,枯瘦老者就將事情原委一一道來。

  在仙隕時代那一場席卷天下的浩劫中,仙界各大勢力皆遭受到沖擊,自顧不暇。

  永夜學宮也不例外。

  最嚴重的是,異域魔族召集大軍,入侵仙界九大天關,趁亂殺入仙界各地,掀起了一場遍及天下的腥風血雨。

  那時候,異域魔族踏滅了不知多少曾經輝煌一時的古老道統,到處是烽火連天,生靈涂炭的景象。

  仙界天下,無數的財寶,被異域魔族洗劫一空!

  而當時,遭受最大沖擊的,就是永夜學宮。

  因為在仙隕時代以前,鎮守仙界九大天關,常年和異域魔族廝殺的強者,幾乎大半來自永夜學宮。

  這等情況下,異域魔族也將永夜學宮視作報復的頭號目標!

  按枯瘦老者的說法,當年異域魔族殺來時,糾集十萬魔族精銳強者,將整個永夜學宮重重圍困,殺得此地血流成河,骨骸如林!

  也是在那一戰中,永夜學宮徹底淪陷。

  聽完,蘇奕心緒翻騰。

  果然,當年永夜學宮的覆滅,和異域魔族入侵有關!

  可蘇奕依舊有許多疑惑。

  比如,為何在當今仙界,卻從不曾留下關于這一戰的記載?

  連湯靈啟這樣來自古族湯氏的老人,都不清楚永夜學宮覆滅的真正緣由?

  蘇奕穩了穩心神,道:“你呢,身為神火教的仙王,為何會出現在此地?”

  枯瘦老者渾身一震,吃驚道:“你早已看出我的來歷?”

  蘇奕道:“當然,我在外界還碰到一些神火教的強者,過往那些年,一直在此地尋找什么。”

  枯瘦老者頓時激動起來,眼眸發亮,道:“果然,我就知道宗門會派人前來的!”

  蘇奕道:“所以,你只要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就可以去外界和他們相見。”

  枯瘦老者頓時冷靜不少,道:“當年,得知異域魔族匯集大軍前來攻打永夜學宮,身為仙界同道,我神火教自不能坐視不管,當時我奉教主之命,率領一批宗門強者,第一時間前來援助。”

  “可惜,最終卻寡不敵眾,連我那些同門都喪命于此,只剩下我一人僥幸撿回一縷殘魂,從那萬古歲月中茍延殘喘至今。”

  說罷,他喟然一嘆。

  蘇奕心中冷笑,這老東西,明顯在胡謅!

  不過,蘇奕嘴上則說道:“那當年你是如何進入此地的?據我所知,這可是永夜學宮第一禁地,別說是你這等仙王,就是踏足仙道之巔的人物,也很難進來。”

  枯瘦老者道:“永夜學宮都已覆滅,告訴你也無妨,因為當年,這永夜學宮的一位傳經長老,實則早已背叛,投靠異域魔族!正是他在關鍵時刻,打開了這通往問玄地宮的通道,才讓那些異域魔族有機可乘,殺入此地!”

  蘇奕眼眸瞇起來,心中有抑制不住的殺機暴涌,果然不出所料,當年,永夜學宮出了個大叛徒!!

  “他是誰?”蘇奕問道,

  枯瘦老者反問道:“這都是仙隕時代的事情,太過久遠,你為何要打探這些?”

  蘇奕眼眸幽邃,道:“你只需回答我便可。”

  被蘇奕那淡漠的眼眸盯著,枯瘦老者心中莫名一陣發寒,這讓他感到惱火和羞憤,似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小輩嚇到。

  可最終,他還是忍住了,道:“實不相瞞,我也不清楚,僅僅只知道,永夜學宮那個傳經長老隱藏的極深,在打開這一條通往問玄地宮的秘路后,就消失不見。”

  “我懷疑此人若還活著,怕是早已跟著那些異域魔族離開仙界,前往異域修行。”

  蘇奕眉頭皺起,眸子深處有懾人的殺機涌動,“你在騙我。”

  枯瘦老者神色一滯,不悅道:“當年的事情都已過去無盡歲月,我為何要撒謊?”

  蘇奕邁步走過去,“我最后給你一個機會,老實說出那個叛徒的身份,否則,我立刻殺了你!”

  一股凌厲可怖的殺氣,從蘇奕身上彌漫而開,虛空如布帛般裂開無數縫隙。

  枯瘦老者臉色頓變。

  這一瞬,他生出強烈的直覺,若自己的回答無法讓對方滿意,對方絕對會毫不猶豫下殺手!

  枯瘦老者不敢再遲疑,道:“我說了,你確定能讓我活著離開?”

  ps:大年初一,大家新年快樂!

月初第一天,金魚跟諸君求一下免費的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