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吞天仙蟾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說著,蘇奕一聲輕嘆,“只可惜……你已無緣得見這等盛況。”

  抬手按下。

  耄耋老者魂飛魄散。

  神火教的教規很嚴苛,職位越高,所要尊奉的規矩就越森嚴。

  其中最重要的一條便是,不得背叛!

  為此,仙王境之下的角色,皆要尊奉自己所立下的大道誓約,若有背叛投敵之舉,比遭天誅地滅之下場。

  唯有仙王境存在,才不必尊奉這樣的規矩和誓約。

  事實上,當修為臻至仙王境層次,幾乎很少會有背叛的。

  故而,蘇奕根本就沒指望能從那耄耋老者口中了解什么,直接就殺了。

  做完這一切,蘇奕徑自離開。

  荒蕪蒼涼的古老廢墟遺跡上,蘇奕一人踟躕獨行,就如一個在憑吊古跡的過客。

  只是和過客不同的是,前世的他,曾是這一方古老遺跡的開創者!

  睹物思情,徒留悵然意。

  斷壁殘垣、滿目蕭瑟,往昔種種繁華鼎盛之景,皆如云煙,都已不存在了……

  蘇奕拎著酒壺,偶爾停頓佇足,回顧往日記憶時,便會默默喝一口。

  漸漸地,他來到了這片古老廢墟深處。

  天地晦暗,雷云滾滾,遠處廢墟中,是一片巨大的山谷,山谷兩側的山峰都已傾塌,一片荒蕪冷寂的景象。

  在山谷入口,立著一塊倒在地上的殘舊石碑。

  石碑上都浮現出許多斷裂的痕跡,布滿青苔。

  石碑上依稀可見兩個被腐蝕嚴重的字跡:

  問玄!

  這座山谷,原本是永夜學宮的“傳道場”,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傳經長老在此開壇傳道,為門中弟子闡述大道之秘,解惑釋疑。

  每逢開壇傳道之日,整個永夜學宮的傳人都會前來聆聽。

  除此,還有許多教習、執事、以及其他傳道長老前來旁聽,偶爾還會因為對大道的認知不同,產生激烈的“論道”之辯。

  真理越辯越明。

  大道同樣如此。

  那種“大道爭鳴”的論道之辨,儼然就是永夜學宮的一樁美談,被仙界天下強者所推崇,心向往之。

  事實上,永夜學宮也向來不藏私,每次都會邀請一些外界的大能者參與進來,相互切磋,印證道業。

  這個規矩,還是王夜當初所制定。

  按王夜所言:永夜學宮若要成為仙界第一學宮,自當得擁有天下第一的氣魄和胸襟,海納百川,兼濟天下!

  如此,方才能博采眾長,于大道之上獨攬群山小。

  當初,王夜每隔一段時間,也會前來開壇講道,也向來不介意外界的大能者前來觀禮和聆聽。

  因為傳道場位于這問玄山谷內,這樣的盛會,被仙界稱為“問玄仙會”!

  在當初的仙界,問玄仙會和“蟠桃宴”“六道仙會”一樣,皆是仙界一等一的盛會,享譽古今天下!

  可如今,這問玄山谷早已淪為廢墟,那曾名滿仙界的“問玄仙會”,也早已成為一個久遠而縹緲的傳說。

  默默飲了一口酒,蘇奕走上前,輕輕一拍腰畔的黑色玉佩。

  那矗立在峽谷入口的殘舊石碑驟然發光,一股通天般的恐怖氣息隨之涌現而出。

  “呱——!”

  天地間,出現一個龐然大物,蹲坐在那,就如一座巨山般巍峨。

  那赫然是一只巨大的蟾蜍,通體虛幻模糊,籠罩在滾滾黑色霧靄之中,一對眼眸比湖泊都大!

  最初蘇奕和湯靈啟、湯寶兒抵達永夜學宮遺跡時,這頭巨大的蟾蜍就曾映現身影。

  而此時,當看到近在咫尺的蘇奕。

  這蟾蜍的身影忽地一陣劇烈顫抖,而后不斷變小,最終化作一只巴掌大小,雪白如玉的蟾蜍,一躍蹲在了蘇奕探出的掌心上。

  那一對火紅的眼眸,似血色寶石般晶瑩剔透。

  “小蛤蟆,好久不見。”

  蘇奕唇邊泛起一絲笑意,“我可真沒想到,你的一縷真靈烙印竟然還在。”

  這雪白的蟾蜍,乃是太荒時代的先天異種,名喚“吞天仙蟾”,誕生于混沌本源中,極為罕見。

  在“太荒先天靈譜圖鑒”這部古經中記載,吞天仙蟾乃是三十九種先天異種之一,天賦異稟,神通驚世,可吞煉日月星辰之力,可汲取周虛兇煞災劫之氣。

  當初在永夜學宮,這只吞天仙蟾乃是“四大護山真靈”之一,吼聲一響,魂飛命喪!

  不過,眼前這只吞天仙蟾,僅僅只是一縷封印在“問玄”石碑中的真靈烙印,而非它的本體。

  “呱呱!”

  雪白的蟾蜍在蘇奕掌間大叫,似風雷之音在響徹。

  遺憾的是,身為真靈烙印的它,并無智慧,僅僅只有一縷本能意識而已,無法說話。

  可即便如此,隨著蘇奕凝神聆聽,還是大致分辨出,這小蛤蟆并非認出自己,而是認出了自己手中的那塊黑色玉佩!

  除此,它還在提醒自己,此地危險,速速離開!

  蘇奕眉頭微皺,難道說,山谷內那通往“問玄地宮”的秘路,已經被神火教發現了?

  很久以前,王夜曾在問玄山谷內,開辟一方地下秘境,乃是永夜學宮第一禁地,那便是“問玄地宮”!

  而知道進入“問玄地宮”秘路的,只有王夜和九位傳經長老。

  除此,要想真正抵達問玄地宮內,還需要極為特殊的秘法和物品,否則,便是那些踏足仙道之巔的大能者,都無法進入那一處秘地。

  “呱呱!”

  吞天仙蟾不斷大叫,似是在催促蘇奕離開。

  蘇奕想了想,搖頭道:“我必須得去看一看,你啊,就先留在這里等我,對了,接下來的時間里,若有其他人從問玄地宮走出,格殺勿論。”

  說著,蘇奕將吞天仙蟾放在了那塊“問玄石碑”上,而后徑自朝山谷內行去。

  “呱呱!”

  身后,不斷傳來吞天仙蟾的叫聲。

  可蘇奕并不理會。

  他此來,就是為了查看永夜學宮覆滅的緣由,不查探出真相,他怎甘心離去。

  須知,縱使仙隕時代那一場浩劫再恐怖,可還是有不少古老的道統延存了下來。

  諸如太一教、太清教、古族湯氏等等。

  蘇奕可不相信,當初有仙界第一學宮之稱的永夜學宮,會承受不住那一場浩劫,徹底消失在歷史塵埃中。

  這其中,定然另有隱情!

  山谷深處,廢墟遍布,一座巨大的道場四分五裂,坍塌成坑坑洼洼的溝壑。

  蘇奕獨自一人行走其中,很快就來到那一座道場后方。

  這里原本是一座殿宇,可已化作滿地的碎屑。

  蘇奕袖袍一揮。

  無數碎裂的墻體被橫移出去。

  地面露出一個呈蓮花盛開狀的巨型圖案。

  蘇奕瞇著眼睛打量這一幅圖案片刻,雙手掐訣,無數流光般的神虹垂落,涌入那一幅蓮花圖案中。

  而后,蘇奕腳下一踏。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那一幅蓮花忽地像活過來般,一層層花瓣舒展,在中央處形成一個漩渦似的虛幻入口。

  這,就是通往“問玄地宮”的秘路!

  蘇奕徑自走進其中。

  入口內是一條幽暗的隧道,曲折通往下方。

  一縷縷空間力量,縈繞在隧道四周,形成一種極為堅固的空間壁障。

  行走其中,看似是步行,實則等于是在無垠空間中挪移。

  可僅僅前行沒多久,蘇奕便頓足。

  地上,出現一具殘碎腐朽的骨骸,跌坐于地,頭顱處有著一個拇指大小的窟窿。

  蘇奕端詳片刻,大致判斷出,這具骨骸生前,當有圣境仙君層次的道行,是一個妖修,臨死前,被人一指戳穿眉心,一身生機和神魂瞬間齏粉!

  “此人,應當是永夜學宮的一位妖修執事。”

  蘇奕眉頭皺起。

  從骨骼腐朽的征兆中,讓他大致判斷出,此人已死了很久很久,應當就是在仙隕時代殞命!

  “這進入問玄地宮秘路的方法,只有我和九位傳經長老知曉,可當初,怎會有學宮的執事人物慘死于此?”

  蘇奕察覺到蹊蹺,心情沉重。

  果然,永夜學宮當年之所以覆滅,絕不僅僅只是因為那一場席卷天下的浩劫!

  而在接下來的路上,蘇奕看到了許許多多的遺骸,有的遺骸早已碎裂成無數碎片,根本辨認不出什么。

  除此,這些遺骸身上的寶物、信物、令牌一類的物品,皆消失不見,也很難讓蘇奕辨認出他們生前的身份。

  “九位仙君,四十八位虛境真仙,二百二十余個宇境仙人,除此,還有許多未曾踏足仙道的角色……”

  一路上,蘇奕心情越來越沉重。

  在他腦海中,都已勾勒出一幕幕景象。

  那些永夜學宮的強者,曾躲藏在此避難,可卻有外敵殺入進來,為了將敵人阻截在外,于是在這一條通往問玄地宮的秘路上,爆發了一場極為慘烈的血戰!

  而看那些遺骸上的傷勢,不難發現,那些敵人極為強大,應當有仙王境人物坐鎮!

  “當初的永夜學宮,常年有九位仙王境‘傳經長老’主持大局,有吞天仙蟾這樣的四大護山真靈坐鎮,怎會眼睜睜看著敵人殺入此地?”

  “當年,此地究竟發生了什么?”

  “為何連那些遺骸身上的物品,都消失不見了?”

  “難道說,那些仇敵最終獲勝,將那些遺物統統視作戰利品帶走了?”

  ……一個個疑惑涌上蘇奕心頭。

  忽地,他猛地頓足,眼眸看向隧道一側的墻角處。

  ps:今天除夕,還在碼字的金魚祝大家闔家安康,萬事順遂!

蘇奕指天踏地,喝道:“年末最后一天,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