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物歸原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沉悶壓抑的氣氛,讓人直喘不過氣。

  大殿搖晃的燈影,映在每個人臉龐上,忽明忽滅。

  一股絕望的情緒,像瘋狂滋生的野草般在人們心中蔓延。

  銀袍男子笑起來。

  他很享受這種讓對手在恐懼中彷徨不安的滋味。

  “來,從你開始,交出身上的寶物。”

  銀袍男子目光挪移向大殿最左側,那里立著一個骨骼粗大,面容冷硬的蟒袍男子。

  蟒袍男子神色陰晴不定。

  “夠了!”

  猛地,湯靈啟大喝,須發怒張,“神火教又如何?在當今仙界也不可能一手遮天!”

  聲震大殿。

  眾人都嚇了一跳。

  銀袍男子眉頭皺起,眸子中殺機涌動,“老家伙,你就這么著急想送死?”

  “生亦何歡,死亦何懼,老朽雖不堪,可也向來無懼死亡。”

  湯靈啟深呼吸一口氣,決然道,“現在,我倒要試試,付出性命為代價,能否為這大殿眾人殺出一條生路!”

  眾人無不動容。

  湯寶兒一咬牙,道:“我也和叔祖一起!”

  “也算我一個!”

  猛地,一位仙君人物沉聲開口,擲地有聲。

  緊跟著,其他一些仙君也紛紛響應。

  殺氣騰騰。

  這讓銀袍男子的臉龐都陰沉下來,怒極而笑,“看來,我不殺幾個人,是真不行了!”

  他身前那一幅墨寶發光,劍鳴鏘鏘作響。

  眾人無不心中一寒。

  可此時,蘇奕隨手扔掉那空酒壺,長身而起,道:“今日此事,也算和我有關,那就由我來解決便可。”

  眾人愕然。

  “你要一個人去送死?”

  韓景松脫口而出,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其他人也都如此。

  都什么時候了,這年輕人怎么就還敢如此胡鬧?

  銀袍男子都不禁氣笑。

  之前,他直接忽略了蘇奕這樣一個小輩。

  哪曾想,偏偏是這樣一個不起眼小輩,竟都也敢站起來跟自己叫囂了!

  “小哥,你別……”

  湯寶兒剛要勸阻,蘇奕已邁步走出席位,“你若真想幫忙,就為我準備一壺酒。”

  湯寶兒一呆。

  湯靈啟心中一動,這一路上,那年輕人一直有恃無恐,便是遇到這等絕境殺局,也面不改色。

或許……他手中掌握的某種底牌,足以去對抗  銀袍男子已徹底按捺不住,抬手收起那一幅墨寶,冰冷道:“殺你這等螻蟻,還無須動用這等至寶!”

  銀袍男子直接出手,腳下一踏,右手捏印,當空砸下。

  一片紫色焰火迸發,虛空都被焚化,整座大殿頓時如墜火爐之中,恐怖的毀滅威能,讓那些仙君都不禁色變。

  不得不說,哪怕不動用那一幅墨寶,僅憑銀袍男子自身的實力,都稱得上可怕。

  蘇奕不退反進,輕飄飄一掌拍過去。

  輕描淡寫。

  可當這一掌橫空,卻無堅不摧!

  砰!!!

  漫天紫色神焰炸開。

  狂暴的力量洪流肆虐中,銀袍男子軀體劇震,蹬蹬蹬倒退出數步,那張俊美的臉龐都一陣發青。

  他臉色頓變,這小子才宇境修為而已……實力怎會如此逆天?

  根本不容他多想,蘇奕已再度殺來。

  駢指如劍,橫空一點。

  虛空驟然裂開。

  一道劍氣似鑿穿萬古歲月而至,透發出至強至簡的霸道力量,一擊之下,直似要將天都捅破一個窟窿。

  “咄!”

  銀袍男子大喝,周身涌現璀璨奪目的紫色法則,締結為一方神火國度,有一尊沐浴神焰的狻猊神獸咆哮,橫擊九天,釋放焚天滅地的威能。

  那雖是由法則力量所化,可卻活靈活現,讓整座大殿都似要被徹底熔煉掉,而眾人則有置身熔漿火爐般的感覺。

  可讓人震撼的一幕發生了——

  在蘇奕那一道劍氣之下,輕松誅殺那一尊狻猊神獸身影,撕裂長空,將那一方神火國度都摧垮!

  劍氣縱橫激射,直接把銀袍男子劈飛出去。

  銀袍男子咳血,滿臉寫滿驚容。

  這怎可能!?

  而此時,大殿眾人也都瞠目結舌,腦袋發懵。

  “原來,小哥他竟如此厲害……”

  湯寶兒眼神恍惚。

  “怎會!!!”

  韓景松驚得眼珠差點蹦出來。

  他之前曾邀戰蘇奕,阻止蘇奕參與此次行動,甚至因為蘇奕拒絕切磋,而對蘇奕極為輕蔑和鄙視。

  就連蘇奕剛才站出來出手時,他都下意識認為,蘇奕這和送死沒區別。

  可現在,他才意識到,真正的小丑原來是自己!

  “這真的是宇境仙人?”

  “之前,是我等眼拙,竟沒看出,這位小友才是最深藏不露的那一個!”

  “他……他究竟是誰?”

  ……那些仙君都震撼得無以復加,如視一場神跡發生在自己眼前。

  “原來,我還是猜錯了……”

  湯靈啟心中翻騰。

  他本以為,蘇奕這樣來歷神秘的宇境年輕人,必會動用某種底牌去對敵。

  可誰曾想,僅僅憑借自身實力,他就重挫一位仙君級對手!

  這無疑太不可思議!!

  眾人心緒震驚之際,蘇奕早已再次出擊。

  他大袖翩翩,周身有澎湃的劍意鼓蕩,勢若萬古青冥在橫移,有天上地下唯吾獨尊的氣概。

  銀袍男子哪還敢怠慢,全力出手。

  可注定是徒勞。

  眨眼間而已,他被一劍削掉左臂,鮮血迸濺,那俊美的臉龐因為痛苦而變得扭曲猙獰。

  “找死!!”

  銀袍男子怒吼。

  嘩啦!

  那一幅墨寶橫空而起,一股足以令諸天顫抖的恐怖劍威隨之席卷而開。

  不好!

  大殿眾人齊齊變色,亡魂大冒。

  誰能不知道,這一幅出自“永夜帝君”手中的墨寶,威能是何等恐怖?

  動輒可斬仙君!

  而看到這一幕,蘇奕卻止手了,呵地一聲笑起來。

  拿自己前世所寫的一副字,來對付自己?

  滑天下之大稽!

  “小東西,為何不敢動手了?來啊!”

  銀袍男子大吼。

  他披頭散發,左臂被斬,血染銀袍,極為狼狽凄慘。

  此時,祭出那一幅墨寶后,讓他如若找到了主心骨,氣焰也變得囂張起來。

  “多行不義必自斃,你信不信,你會死在這一幅字之下?”

  蘇奕眼神玩味,邁步走了過去。

  銀袍男子嗤地獰笑道:“我信你大爺!”

  他催動那一幅墨寶,隨著一陣道光轟鳴響起,一道劍氣倏爾掠出,當空朝蘇奕斬去。

  那一道劍氣,燦若晨曦,犀利絕世。

  眾人皆亡魂大冒,感受到致命般的威脅,一個個都驚叫起來。

  “快躲!”

  “小心——!”

  湯靈啟、湯寶兒更是驚出一身冷汗,幾欲窒息。

  這一劍,太可怕!!

  蘇奕他,又該如何應對?

  出乎所有人意料。

  蘇奕沒有抵抗。

  他負手于背,邁出的腳步都未停下,神色一如之前從容。

  而當那一道劍氣斬來時,

  他僅僅只抬眼看了一眼。

  而后,在無數驚愕目光注視下,這一道劍氣忽地停頓在半空,鏘鏘而鳴,爆綻出沖霄的無匹劍威,一掉頭,斬了回去!

  銀袍男子臉上的笑容凝固。

  什么情況!?

  他眼睛瞪大,瞳孔中倒映著朝自己斬回的一劍,大有措手不及之感。

  由于太過突然。

  他甚至都來不及閃避。

  一劍之下,他整個人被劈成兩半。

  地面,都被劈出一道筆直的裂痕!

  銀袍男子的兩半軀體轟然倒地時,已化作灰燼飄灑,徹底形神俱滅。

  而此時,蘇奕才攤開手。

  那一幅墨寶飄然落在他掌間。

  仿似如燕歸巢。

  全場死寂,人們都懵了,腦海空白。

  來自永夜帝君的一幅墨寶,何等恐怖可怕,可誰能想象,卻在最后的關頭,殺死了御用這一幅墨寶的銀袍男子?

  太突兀。

  也太過不可思議!

  以至于人們都呆滯在那,都有猝不及防之感,無法想象,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蘇奕則低頭,看著那一幅字,心中感觸不已。

  壓天三尺!

  這的確是自己前世登臨仙道之巔時,潑墨揮毫,隨手寫下的一幅字,是當時心境之寫照。

  紙張和筆墨都很尋常。

  可因為那四個字出自當初的自己之手,讓這一幅字也變得截然不同!

  就比如,一位踏足仙道之巔的存在,若常年在一塊蒲團上修行,哪怕這塊蒲團再尋常,可經年累月浸潤在大道氣息之中,也會變得不尋常起來。

  若被其他仙人得到,甚至能從蒲團中感悟到許多不可思議的大道神韻!

  這一幅墨寶也同樣如此。

  “怪不得在抵達這摩云峰時,我會感受到一絲熟悉的氣息,原來是這一幅當年留在萬藏殿的字,竟延存到了現在。”

  蘇奕心中暗道。

  而此時,大殿眾人都已陸續從震驚中清醒,無不露出激動喜悅之色。

  湯靈啟更是第一個上前,向蘇奕行禮致謝,感激萬分。

  其他仙君也緊跟著擁簇過來,一個個感激涕零。

  誰能不清楚,今日若非這個宇境年輕人,他們這些人的后果注定不堪設想?

  韓景松也來了,羞愧不安地表達感激之意,同時希望蘇奕大人大量,饒恕他之前的冒犯之舉。

  蘇奕哪會在乎一個小角色,直接一笑置之。

  遠處,湯寶兒看著這一幕,漂亮的杏仁眼亮晶晶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