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洛水禁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天,發生在梁氏一族的消息傳出,引發水云仙城轟動。

  而消息還在不斷朝外界傳揚!

  畢竟,梁氏乃仙君勢力,而其族長和大長老兩人,以及十四位宇境仙人,卻在自家地盤上遭難,想不引發注意都難。

  誰都能預見,整個白蘆洲修行界,必將為此事引發軒然大波!

  而在當天,一艘寶船載著蘇奕、方寒、方有容、梁文羽等人,離開了水云仙城。

  寶船上。

  蘇奕拎著酒壺,憑欄而立,衣袍在風中獵獵作響。

  “帝君大人,不出兩天,便可抵達洛水之畔。”

  一側,戚扶風恭聲說道。

  蘇奕嗯了一聲,道:“以后叫我公子便可。”

  “是!”

  戚扶風肅然領命。

  “過往那段時間,辛苦你了。”

  蘇奕輕聲道。

  六天前,剛抵達水云仙城的那個晚上,他在客棧中鐫刻傳信玉簡,從而和戚扶風取得聯系。

  也是當時,他吩咐戚扶風在暗中調查梁文羽的事情,從而獲悉了過往三年中,梁文羽的所作所為。

  戚扶風搖頭道:“晚輩不辛苦,心中反倒頗為內疚,有負前輩……呃,公子所托。”

  說罷,他一聲喟嘆。

  “莫要自責,畢竟時過境遷,歷經漫長的仙隕時代后,如今的仙界早和以往不同了。”

  蘇奕溫聲道。

  當初,戚扶風奉他的命令,前來白蘆洲查探一些“陳年舊事”。

  這些陳年舊事,都和王夜有關。

  原因就是,白蘆洲乃是王夜崛起之地,也是王夜的根基所在,在這片天下,留下太多和王夜有關的人和事。

  而蘇奕吩咐讓戚扶風去做的,就和這些有關。

  比如,探尋當初曾效命在王夜麾下的故人線索,查探當初由王夜一手創建的“永夜學宮”的線索,查探“太武山”上,那一座由王夜親自修建的封禪臺是否還在……

  遺憾的是,漫長歲月過去,滄海桑田,物是人非,這仙界早已換了天地,仙隕時代以前的人和事,絕大多數都已湮滅在歷史長河中。

  戚扶風縱使全力查探,所獲得的線索也極其有限。

  目前,也僅僅探知,當初由王夜親手創建的那位于洛水之畔的“永夜學宮”,早在仙隕時代中便蕩然無存,只剩下一座古老的遺跡。

  可笑的是,那處遺跡如今竟成了許多仙道人物爭相探尋的一座機緣之地。

  白蘆洲修士稱之為“洛水禁地”,乃是當今白蘆洲最負盛名的六大禁地之一!

  一些妖道的大能,甚至在洛水附近建立勢力,為的就是近水樓臺先得月,能夠常年進入“洛水禁區”探尋機緣。

  眼下,蘇奕他們乘坐寶船要去的地方,就是洛水禁地!

  因為戚扶風查探到,永夜學宮雖在仙隕時代覆滅,可卻有大量的遺跡延存下來,如今都分布在那“洛水禁區”深處,還未曾被人真正的挖掘出來。

  除此,洛水禁區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遺跡一些極端強大的神秘生靈!

  戚扶風當初前往洛水禁區查探時,就遭遇一個極端恐怖的詭異生靈的阻擊。

  那詭異生靈形似魂體,渾身繚繞著雷霆劫光,神出鬼沒,饒是戚扶風這等仙君人物,都差點栽在這詭異生靈手底下。

  這引起了蘇奕的興趣,自然想去看個究竟。

  除了“洛水禁地”,戚扶風還查探到,當初曾被整個仙界視作“小天庭”的太武山,早在仙隕時代中就消失不見。

  那里是王夜曾經的潛修之地,是白蘆洲第一仙山,在整個仙界,更躋身“天下五岳”之列。

  在仙隕時代以前,更被視作五岳之首!

  當初,王夜曾在太武山之巔,修建封禪臺,在之后的歲月中,但凡有中央仙庭新任的帝君登基,必會前來太武山之巔,由王夜親手“封禪加冕”。

  如此,才能名正言順地執掌中央仙庭!

  像紅云真人的先祖“南玄帝君”,在執掌中央仙庭時,就曾在太武山之巔,進行過這樣的欽定儀式。

  簡而言之,位列仙界五岳之首的太武山,在仙隕時代以前的仙界,絕對稱得上是仙界公認的“圣地”!

  儼然如同“小天庭”!

  這一切,自然和王夜分不開干系。

  可按照戚扶風的說法,太武山在仙隕時代就消失了,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過往歲月中,不知多少巨頭勢力前往探尋,可最終都一無所獲。

  這也成了當今仙界一個人人皆知的“無解之謎”。

  這件事,同樣引起蘇奕注意。

  因為,太武山并非是被毀掉,而是完全從世上消失了,這自然很反常!

  原本,蘇奕在前來白蘆洲的時候,還打算去太武山之巔走一遭,去看看自己前世的修行之地,是否還留下一些事物。

  因為記憶中,王夜畢生有兩把名震諸天的配劍。

  一把名喚“弗屆”。

  一把名喚“距海”!

  劍之所趨,無遠弗屆,故無堅不摧。

  窮山距海,不能限也,故不可阻擋!

  無遠弗屆,便是不管多遠,沒有達不到的。

  窮山距海,便是抵達山的盡頭,海的邊際。

  所謂“海到盡頭天作岸,山登絕巔我為峰”,便是如此。

  “弗屆劍”和“距海劍”之名,就是由此而來。

  在永夜之戰中,王夜攜距海劍和三十三位絕世大敵廝殺,最終此劍破損嚴重,遺落戰場中。

  而弗屆劍,當初被王夜留在了“太武山”上,鎮守封禪臺之側,除了他之外,無人能動用此劍。

  可遺憾的是,獲悉太武山從世間消失的事情后,蘇奕哪會不清楚,弗屆劍必然也已隨之消失了?

  戚扶風低聲道:“公子,以屬下之見,雖說漫長歲月過去,仙界已和以往不同,可只需您一道法旨,當年追隨您一起征戰天下的部下,無論散落在仙界何處,必會主動前來覲見!”

  說著,他嘆道:“唯一的弊端就是,若公子身份暴露,同樣會引起當初那些大敵的注意和覬覦,禍患無窮。”

  蘇奕點頭道:“此事不著急,以后徐徐圖之便可。”

  以他如今的實力,還遠不到去攤牌的時候。

  想了想,蘇奕道:“接下來,我有兩件事要你去做。”

  “還請公子吩咐。”

  戚扶風恭聲道。

  “第一件事,去搜集一些和仙界九大天關有關的消息,重點看一看第六、第七天關。”

  蘇奕說著,把在鏡湖仙會上滅殺無相魔族強者“厲風寒”的事情告訴了戚扶風。

  戚扶風心中凜然。

  無相魔族,乃是和異域九大魔族之一,此族強者是天生的刺客,變化多端,極為危險。

  而今,此族的強者卻越過九大天關防線,潛入仙界之中,這讓戚扶風也意識到問題嚴重。

  “在做這件事的時候,務必小心,若發現什么,第一時間和我聯系,千萬別輕舉妄動。”

  蘇奕叮囑道。

  戚扶風點了點頭。

  蘇奕道:“第二件事,繼續去查狴犴靈族覆滅的原因,無論如何,此仇必須血債血償!”

  之前,他已和方有容談過,遺憾的是,十年前狴犴靈族覆滅的時候,方有容年幼,并不清楚滅掉狴犴靈族的兇手究竟是誰。

  “是!”

  戚扶風再次答應。

  蘇奕取出三塊玉簡,遞給戚扶風,“第一塊玉簡,是神機閣所贈,憑此玉簡,可以去和神機閣的人聯系,打探消息。”

  “第二塊玉簡,記載著異域九大魔族各自的特征、功法傳承、弱點等等,并且我在玉簡內,分別留有應對之法。”

  “第三塊玉簡,是一道劍氣,非生死攸關的時候,莫要輕易動用。”

  戚扶風將玉簡收起,肅然道:“晚輩定會全力以赴!”

  當天,戚扶風獨自離開寶船,展開行動。

  蘇奕則找到方有容、方寒姐弟二人,道:“明天時候,便可抵達火霄仙城,到時候,我會將將你們安置在小如意齋中。”

  他已跟雪紅楓打探過,在火霄仙城內,便有一個小如意齋的據點。

  到時候,將姐弟兩人安置在小如意齋,再傳信告訴清薇一聲,足可讓姐弟兩人平安無憂。

  蘇奕說道:“等以后找到滅掉你們狴犴靈族的兇手,我自會幫你們報仇雪恨。”

  方有容禁不住道:“前輩,您……究竟為何要幫我們?”

  蘇奕道:“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們,以后你們自然明白。”

  方有容遲疑了一下,小心翼翼道:“那……能否讓梁大哥和我們一起?”

  蘇奕點了點頭。

  他對梁文羽并沒有多少成見。

  方有容頓時如釋重負般,感激道:“多謝前輩。”

  當天晚上,在寶船飛往火霄仙城的途中,路過一片荒野群山時,蘇奕他們遇到了一場曠世大戰!

  交戰的雙方,一個是身著月白色長衣的女劍仙,風姿絕代,殺伐氣驚世,渾身彌漫著虛境真仙層次的力量。

  而她的對手,則是一位邪道仙君!

  兩者在曠野之間廝殺,戰況激烈。

  那邪道仙君是一個血袍男子,渾身邪氣森然,他手握一桿白骨旗幡,隨著揮動旗幡,天地間涌現出無數氣焰恐怖的邪靈,鋪天蓋地。

  讓那片天地,都仿似化作一方森羅鬼域!

  可讓人吃驚的是,這有著仙君修為的血袍男子,卻在和那虛境修為的女劍仙廝殺時,處于劣勢之中!

  當遠遠看到這一幕,雪紅楓、方有容等人皆震驚不已。

  而當目睹那女劍仙所施展的劍道神通,蘇奕則似認出什么,露出訝然之色。

  :兄弟們小年快樂!

  一想到過年期間還要碼字就頭疼,哎,真羨慕上班族和上學的,起碼能放假過年Ծ‸Ծ

  不管咋說,過年前后金魚會努力保持更新,萬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