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一魚多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戰已落幕,天地歸于寂靜。

  梁家所有族人皆惴惴不安,不清楚接下來將會面臨什么。

  那些賓客也不敢亂動,怕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氣氛一時有些沉悶。

  被方有容提醒后,梁文羽頓時意識到自己失態,正要向蘇奕表達感激之意。

  蘇奕已搖頭道:“等收下我第三份大禮之后,恐怕你就很難再感激我了。”

  梁文羽一愣。

  方寒心中也犯嘀咕,蘇前輩這第三份大禮,難道還能比拿梁知北的首級當賀禮更出人意料?

  就見蘇奕已輕聲道:“把人帶上來。”

  “喏!”

  一道莊肅恭敬的聲音,忽地在極遠處天地間響起。

  而后,在無數震驚目光注視下,一道彌漫著仙君氣息的高大身影,挪移虛空而至。

  來人身影枯瘦,面容蒼老,盡是風霜之色。

  正是戚扶風!

  當初蘇奕剛抵達白鹿山飛升之地時,戚扶風就守在那里。

  直至后來,戚扶風尊奉蘇奕的旨意,帶那一批飛升者離開,并提前來到這白蘆洲,為蘇奕查探一些秘密。

  場中騷動,許多人心顫。

  一位仙君,竟在聽從蘇奕的差遣!

  而此時,在戚扶風手中,還拎著一個人。

  余霆!

  那個效命在梁文羽身邊的老奴。

  “前輩,這是怎么回事?”

  方寒愕然。

  而當看到被戚扶風擒下的余霆,梁文羽似意識到什么,頓時色變。

  “這份大禮如何?”

  蘇奕目光看向梁文羽。

  梁文羽低頭,苦澀道:“我早意識到,早晚有一天,這件事會暴露……”

  眾人皆一頭霧水。

  方寒似意識到什么,顫聲道:“前輩,難道梁大哥是壞人?”

  蘇奕拿出酒壺飲了一口,道:“扶風,你來說。”

  “喏!”

  戚扶風領命,抬手將昏迷中的余霆扔在地上,而后說道,“三年前,此人奉梁文羽之命,喬裝打扮,以‘碧焰道人’的身份,花費重金從人販子手中買下了‘方有容’姑娘。”

  “事后,梁文羽又和這家伙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戲碼,讓梁文羽順利帶走了方有容姑娘。”

  剛聽到這,方寒已色變道,“梁大哥為何要這么做?”

  在他看來,梁文羽分明就是多此一舉。

  戚扶風道:“自然是為了讓方有容姑娘心生感激,畢竟,這可是救命之恩。若是花錢買下方姑娘,必會被方姑娘排斥和仇視,如此的話,可就很難再讓方姑娘感激涕零了。”

  方寒頓時沉默。

  過往那三年,他曾被多次販賣,怎會不明白這種區別?

  像當初在黑龍集市,哪怕蘇奕救了他,他一點都不領情,反倒心存戒備,懷疑蘇奕別有企圖!

  再看梁文羽,低著頭立在那,神色陰晴不定。

  而他身旁的方有容,則悄然握緊玉手,抿著唇,神色怔怔,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蘇奕自顧自飲酒,沒有說什么。

  戚扶風繼續道:“梁文羽在用救命恩人的身份獲得方姑娘的好感之后,本打算利用方姑娘,為自己生一個身懷狴犴靈血的后裔,然后再把方姑娘的真血剝奪,煉成仙藥。”

  聽到這,場中響起一陣議論聲。

  許多看向梁文羽的目光都變了。

  方寒的臉色更是變得奇差無比。

  “事實上,過往那三年中,梁文羽和方姑娘朝夕相處,曾多次試圖這么做,可最終,他改變主意了。”

  戚扶風語氣平靜,“可他不是良心發現,而是另有一個更大的圖謀。”

  聽到這,梁文羽喟然一嘆。

  方有容的嬌軀則在微微顫抖,也不知是被打擊到,還是因為憤怒而導致。

  “什么圖謀?”方寒忍不住問。

  戚扶風道:“為了在今日,在梁家的地盤上,光明正大地和方姑娘成婚!”

  “如此一來,他一可以禍水東引,嫁禍于梁家,為他的父母報仇。”

  “二可以在成婚后,為他自己留下一個身懷狴犴真血的后人,畢竟,他身患重疾,活不了多少年了,若能留下一個后人,自可以為他傳續香火。”

  此話一出,梁家眾人無不憤怒,恨得直咬牙。

  戚扶風的說法,的確印證了他們族長梁知北剛才的那番推測,梁文羽和方有容成婚,的確包藏禍心!

  在白蘆洲,誰不知道早在十年前的時候,狴犴靈族在一夜之間覆滅?

  而若讓這樁婚事成了,梁文羽只需將方有容那狴犴靈族后裔的身份泄露出去,必會給梁家引來彌天大禍!

  畢竟,當初滅掉狴犴靈族的兇手若知道此事,哪可能會放過方有容?

  而梁家,注定會因此而被牽累!

  聽完這一切,方寒手腳發涼,自己和姐姐,竟都被那梁文羽蒙騙了?

  過往那些年,少年被販賣不知多少次,經歷坎坷凄涼,而今好不容易再相信一個人,不曾想,對方竟原來依舊是個陰險心黑的敗類!

  一時間,少年完全傻眼了。

  雪紅楓都聽得瞠目結舌。

  原來,那梁文羽竟也不是個好東西!

  而梁家那邊,一位大人物再忍不住道:“閣下曾說是因為那位方姑娘,而替梁文羽出頭,可為何明知道此人包藏禍心,還幫他對付我族族長和大長老?”

  看得出來,他很生氣,渾身都在發抖。

  那些梁家族人的臉色也難看無比。

  蘇奕隨口道:“不管如何,過往這三年,他對方有容也算是有感情的,幫他報仇,也算是在償還這個人情。”

  頓了頓,他說道:“而現在,則該是他抵罪的時候。”

  戚扶風冷冷盯著梁文羽,道:“我說的這些,皆有證據,你可有什么要說的?”

  梁文羽苦澀搖頭,嘆道:“我……”

  不等他繼續說,一直沉默不語的方有容忽地開口道:“前輩,您說的這些,其實我早已心知肚明。”

  此話一出,全場皆錯愕。

  方寒難以置信道:“姐,既然你都清楚,為何……”

  方有容神色復雜道:“我和你梁大哥都是苦命人,他想為父母復仇,而我則想為宗族復仇,他有私心,我何嘗沒有?”

  她幽然一嘆,“過往那三年中,余霆曾多次勸梁大哥對我動手,可最終他都心軟,沒有傷害我。這些事情,他自以為我不知道,其實我早就知道了,只不過一直藏在心中,沒說罷了。”

  說著,方有容自嘲一笑,“我啊,的確是個禍害,既然我過往遇到的那些人,都在利用我,為何我不能讓梁大哥利用?更別說,梁大哥是真心對我好的。”

  梁文羽愣住,顫聲道:“有容你……你……”

  方有容悄然握住梁文羽的手,柔聲道:“梁大哥,聽我說完。”

  梁文羽眼眶泛紅,深呼吸一口氣,點了點頭。

  方有容似鼓足勇氣,抬眼看向蘇奕,道:“前輩,過往那三年,我同樣有自己的算計,想利用梁大哥,為我狴犴靈族留下血脈,也同樣想利用我的身份,嫁禍于梁家,為的就是給梁大哥和他的父母報仇!”

  這番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心不已。

  方寒眼神惘然,心亂如麻。

  怎么會這樣?

  少年不懂。

  蘇奕飲了一口酒,沒有說什么。

  方有容則低聲道:“可我和梁大哥都沒想到,我們各自那點算計,在梁知北這等老家伙眼中,竟那般不堪,成婚儀式還未進行,就已被他識破。”

  “幸虧,這次有前輩在,否則……”

  說著,方有容露出發自內心的感激之色,道,“我和梁大哥今天怕是早已死了。”

  場中氣氛沉悶,四野無聲。

  噗通!

  梁文羽猛地跪在地上,以頭搶地,懺悔道:“前輩,過往那三年,我的確心存太多卑劣的伎倆,一直有愧于有容,我不求您原諒,愿意為此付出代價!”

  方有容也隨之跪地,低下螓首,“我愿和梁大哥一起,承擔這樣的責罰!”

  全場皆寂。

  所有目光都齊齊看向蘇奕。

  蘇奕收起酒壺,抬手一招。

  天瑞古鐘落入手中。

  “鐘聲,既可以是喪鐘,為人送行,也可以是警鐘,警醒自身。”

  蘇奕輕語,說著,他將此物隔空遞到梁文羽和方有容身前,“此寶送你們了。”

  喪鐘,送走了梁云虎、梁知北,為梁文羽復仇雪恨。

  警鐘,敲打的就是梁文羽和方有容,讓兩個各懷心思卻又相濡以沫的苦命人,真正去坦誠以待。

  這,才是蘇奕送出這第一份賀禮的用意!

  他若真想滅了梁文羽,根本無須大費周折,也根本不會給對方解釋的機會。

  正因為清楚,梁文羽雖有那些不堪入目的心思,可在對待方有容時,的確是真情實意,故而,蘇奕才會手下留情。

  也才會幫他斬了梁知北和梁云虎,報仇雪恨。

  梁文羽和方有容一怔,似意識到蘇奕已不會再計較,頓時激動起來,俯首于地,感激涕零。

  “快起來吧。”

  蘇奕說著,目光看向方寒,“今天帶你前來,也是要借此機會,給你小子上一課,讓你明白,人性復雜,人心難測,故而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好人和壞人。經此一事,或許可讓你的心境有所改變。”

  方寒神色明滅,怔怔不語,似有所思、有所悟。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雪紅楓,不禁大開眼界,為之嘆服。

  原來,今日發生的一切事情,盡在蘇哥掌控之中。

  而他所作所為,皆大有深意!

  實在是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