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橫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殿寂靜。

  震撼的情緒,如山崩海嘯般,在大殿眾人心中翻騰。

  十多位宇境仙人,就這般在剎那間慘死。

  那血腥的一幕,刺激得所有人色變。

  梁文羽和方有容都不禁渾身發僵。

  那些宇境仙人,就死在他們眼前,近在咫尺,連鮮血都迸濺在他們衣衫上。

  那種震撼可想而知有多大。

  唯有方寒和雪紅楓很淡定。

  但凡見識過蘇奕手段的人,都不會為此而感到意外。

  “找死!”

  長老梁明暴怒,掠空朝蘇奕殺來。

  蘇奕看也不看,屈指一點。

  梁明的軀體尚在半途,就四分五裂,轟然崩碎,灑落一地的血肉。

  這讓在場那些賓客都驚悚。

  因為梁明乃是虛境大圓滿層次的真仙。

  可依舊不堪一擊!

  梁知北、梁云虎等大人物的臉色,都已變得奇差無比。

  “本座倒沒看出來,你這小東西竟是個深藏不露的狠茬子!”

  梁知北語氣冰冷,殺氣縈繞。

  蘇奕淡然道:“我并非濫殺之輩,也不欲在今日屠滅梁氏一族,勸爾等一句,莫要自誤。”

  說話時,他已邁步朝梁知北走去,“我只欲借你項上人頭一用,送出今日的第二份大禮。”

  “原來,前輩他所說的第二份大禮,竟是梁家族長的項上人頭!”

  方寒心顫,這才明悟過來。

  梁知北怒極而笑,道:“一個宇境仙人罷了,也敢在我梁家的地盤上撒野,簡直不知死活!”

  他身上氣機轟鳴,恐怖的仙君之威沖霄,震得整座大殿劇顫,大殿內的桌椅和各種擺設,皆轟然崩碎。

  大殿眾人皆駭然色變,若在這地方動手,僅僅是那等仙君威能,都能讓他們這些人遭受牽累,后果不堪設想!

  大長老梁云虎忽地開口:“年輕人,可敢前往外界一戰?”

  “也罷,我就給你們這個機會。”

  蘇奕徑自朝外行去。

  他不欲大開殺戒,當然沒必要讓其他人牽累進來。

  見此,那些梁家族人和前來觀禮的賓客皆暗松了口氣。

  當即,所有人紛紛朝大殿外行去。

  外界,黃粱仙山之上,天穹之下。

  云海彌漫,仙氣蒸騰。

  蘇奕一襲青袍,負手立于云海之中,峻拔的身影在天光下泛起一抹出塵超然的神韻。

  大長老梁云虎破空而起,來到天穹之下。

  所有目光,都齊齊匯聚過去。

  “那家伙拂袖之間,斬殺十四位宇境仙人,屈指一彈,便能鎮殺梁明這等虛境大圓滿真仙,難道他是仙君不成?”

  “不是,他之前出手時,顯露出的修為僅僅是宇境層次!”

  “什么,宇境仙人?宇境仙人何時都如此逆天了?”

  ……許多賓客在議論。

  “他再厲害,今天也必死無疑!”

  “這可是我們梁家!”

  梁家那些族人,一個個臉色陰沉,咬牙切齒。

  梁文羽、方有容已和方寒匯合,被雪紅楓所庇護。

  兩人神色間皆是深深的憂色,彷徨不安。

  “姐,你別害怕,蘇前輩肯定能贏!”

  方寒安慰道。

  方有容苦澀搖頭。

  這里是黃粱仙山,覆蓋不知多少殺陣,而梁家上下,強者如林,更有兩位仙君坐鎮。

  那蘇奕或許很厲害,可又非仙君,哪可能有多少勝算?

  似看穿方有容的心思,雪紅楓不禁笑著搖了搖頭,沒有說什么。

  同一時間——

  天穹之下。

  看著破空而至的梁云虎,蘇奕也搖了搖頭,道:“我要摘的,是梁知北的首級,你還是退下為好。”

  梁云虎面無表情道:“先打敗我,再叫囂也不遲!”

  聲音還在回蕩,梁云虎已出手。

  在他頭頂,有紫燦燦的仙君法則沖出,交織為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橫空朝蘇奕拍去。

  仙君一擊何等可怕?

  就見天地亂顫,千里云海崩碎,虛空驟然紊亂。

  恐怖的威壓激蕩,令天地為之色變。

  那等一擊,足可輕松拍死仙君之下的角色,端的是恐怖無邊。

  蘇奕隨意舒展了一下身影。

  嘩啦!

  在他體內仙元空間,澎湃如汪洋大海般的仙元轟然涌動,呈現九獄劍形狀的仙道法則力量隨之運轉。

  頓時,一股凌厲霸道的氣勢,從蘇奕身上沖霄而起,周身每一寸肌膚皆泛起明凈若琉璃般的仙光,神韻超然,舉世無雙。

  場中響起一陣驚呼。

  之前的蘇奕,似神物自晦,平平無奇。

  可這一瞬的他,簡直如化身絕世劍仙,有睥睨九天之勢,氣吞山河之威!

  當那遮天蔽日般的大手橫空而至,蘇奕一聲哂笑,揮拳打出。

  一拳,帶起一道刺目璀璨的光,撕裂長空,如若無堅不摧,一舉將那遮天蔽日的大手鑿穿!

  拳勁余勢不減,一路碾碎空間,朝梁云虎轟殺過去。

  梁云虎眼瞳收縮,揮手阻擊。

  可瞬息之間,他整個人就被轟得踉蹌倒退,每一步落下,虛空塌陷,轟鳴如炸雷。

  那一張老臉青白交加,明顯很不好受。

  全場嘩然,為之震駭。

  一位宇境仙人,竟一拳撼退仙君!?

  那些賓客中的數位仙君人物,都不禁被嚇到,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逆天妖孽?

  梁文羽和方有容彼此對視,相顧駭然。

  打破腦袋都沒想到,這位蘇道友,都已強橫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去!”

  天穹下,梁云虎發出一聲大喝。

  十六把飛劍呼嘯而出。

  燦若天上星,光耀山河。

  眾人眼中,那十六把飛劍直似激射的流光,炫亮的閃電,掀起毀天滅地的劍威,朝蘇奕怒斬而去。

  只遠遠看著,就讓人心神刺痛,幾欲窒息。

  “在我面前動劍?”

  蘇奕一聲哂笑,他袖袍鼓蕩,右手當空虛托。

  “天下萬劍,吾為主宰,見吾當拜之!”

  一字字,若九天劍鳴,激蕩四野。

  一股恐怖絕世的劍道威嚴,從蘇奕身上彌漫而開。

  所有觀戰者中,凡身上配有劍器者,無論是仙劍、靈劍、飛劍、長劍……

  皆在這一剎鏘鏘作響,劇烈搖晃。

  一如面見君王,俯首稱臣!

天地間,盡是清越密集的劍吟,密  匝匝響徹,響徹九天十地之間。

  而那斬向蘇奕的十六把飛劍,皆齊齊哀鳴,尚在半途,就顫抖搖晃,似亂臣賊子,正在被鎮壓。

  遠處,梁云虎色變,驚怒交加。

  他乃劍道仙君,拔劍之間,可斬十方之敵,一身戰力更是遠超同境之輩。

  可在這一瞬,他動用一身劍道力量,卻隱隱有控制不住那十六把本命飛劍的跡象!

  這讓他毛骨悚然,難道說,那年輕人對劍道的掌握和理解,要遠在自己之上?

  “去!”

  而此時,蘇奕一聲長笑,振衣揮袖。

  鏘!鏘!鏘!

  十六把飛劍,在激昂的劍鳴聲中,爆綻滔天劍氣,齊刷刷倒射出去,朝梁云虎斬去。

  這不是反噬。

  而是那十六把飛劍,已被蘇奕一身劍道威勢降服,飛劍上的力量早已被抹除,覆蓋上屬于蘇奕的劍道意志,呼嘯而出。

  梁云虎駭然,目眥欲裂。

  身為劍道仙君,他怎會不清楚這種變化意味著什么?

  他大吼一聲,雙手如抱太極,身上更有通天徹地的劍意擴散。

  一座座厚重無量的劍山,橫空而出。

  足有九座。

  遮蔽天光,勢若九重天塹,橫斷長空!

  劍山九重鎮十方,天上地下自此絕。

  此招,名喚“橫絕”!

  梁云虎最得意最強大的一式神通,融盡其一身劍道造詣,憑借這一神通,他在白蘆洲仙君層次中,享盡贊譽。

  更被一些老輩人物評價為:“橫絕一出,同境之敵,莫能攻之”!

  簡而言之,這是一門至強至堅的防御神通。

  可目睹這一幕,蘇奕卻一陣搖頭。

  劍修,最強的防守是進攻!

  劍道也當如此。

  一旦防守,就意味著被動挨打,這等劍道,早失去劍道之路真正的靈魂。

  說時遲,那時快,當梁云虎施展出劍道神通“橫絕”,那十六把飛劍已從天斬落。

  當第一劍斬落。

  九座劍山齊齊劇震,直似天山將傾倒,狂暴的毀滅力量肆虐擴散。

  梁云虎心中一顫。

  這飛劍本是他的本命寶物,可用在蘇奕手中,那等威勢遠比用在他手中更強一截!

  還不等他反應,其他十五把飛劍已怒斬而下。

  轟隆!

  密集的轟鳴響徹。

  每一劍,皆勢大力沉,霸道凌厲。

  眨眼間而已,九座橫絕天地的劍山,皆被劈得四分五裂,肆虐的劍氣洪流,席卷天上地下。

  所有人眼前刺痛,亡魂大冒。

  這一場較量,著實太恐怖!

  直至煙霞彌散時,那九座劍山早已蕩然無存。

  十六把飛劍,滴溜溜懸浮在梁云虎身前。

  而梁云虎披頭散發,臉色慘淡,眼眸怔怔盯著自己的那十六把飛劍,苦澀出聲:

  “用我的劍,敗我的劍道,毀我的劍心,厲害!厲害!!”

  說著,他低頭看向梁知北,似窮盡一切力氣般,聲音嘶啞道,“族長,為保宗族延存,認輸吧!”

  聲傳天地。

  旋即,梁云虎軀體上出現無數蛛網般的血色劍痕,整個人轟然化作無數血肉碎塊,撲簌簌飄灑長空。

  形神俱滅。

  十六把飛劍,哀鳴震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