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送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成婚儀式的會場,位于一座巨大的殿宇內,足可容納千人。

  今天參與梁文羽和方有容成婚大典的梁家族人并不多。

  在場那些賓客,也僅僅只有數位稱得上位高權重的貴賓。

  就連主持此次婚典的,也不是族長梁知北,而是大長老梁云虎。

  一切,皆因為梁文羽人微言輕,不受重視。

  很快,在一眾目光注視下,梁文羽和方有容這一對新人步入大殿內。

  “前輩,你要送出的另外兩份大禮是什么?”

  方寒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傳音問詢。

  蘇奕飲了一杯酒,道:“別著急。”

  “開始舉行儀式吧。”

  中央主座上,大長老梁云虎淡淡開口。

  “是!”

  一個司儀領命。

  可就在此時,一道威嚴的聲音在大殿外響起:

  “慢著!”

  全場側目。

  就見一群身影走進了大殿,氣勢洶洶。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蟒袍,威嚴十足的中年男子,雙鬢斑白,眸似冷電,渾身彌散著仙君人物的氣息。

  赫然正是梁家族長梁知北!

  一群梁家的大人物,如眾星拱月般擁簇在他身后,更襯得他威儀不凡。

  “族長?”

  梁云虎一怔,長身而起,“您怎么來了?”

  之前,早在很多天前,族長梁知北就明確表態,不會參與這一場為梁文羽準備的成婚慶典。

  可現在,梁知北不僅來了,還帶了宗族其他一些位高權重的老家伙一起駕臨!

  “前輩,好像有些不對勁。”

  方寒皺眉道。

  蘇奕眸光閃動,道:“且看著就是。”

  梁知北率領眾人抵達后,就冷冷開口道:“我今日若不來,今天咱們梁家非被埋下一個彌天大禍不可!”

  說著,他眸如利刃,看向梁文羽,“混賬東西,你可知罪!?”

  氣勢迫人!

  大殿死寂,眾人皆驚詫,這是什么情況?

  梁文羽驚怒道:“大伯,你這是何意?今天可是侄兒的大喜之日,你何出此言?”

  一側,方有容也渾身發僵,腦袋發懵,有些手足無措。

  梁知北冷笑道:“非要讓我當眾揭穿你的狼子野心?”

  說著,他猛地一指方有容,“我且問你,這女人是不是狴犴靈族的后裔?”

  全場騷動,嘩然聲四起。

  狴犴靈族!

  十年前,白蘆洲發生了一樁驚天血案,底蘊古老的狴犴靈族,在一夜之間,全族覆滅!

  據說,僅僅是慘死的仙君人物,便有十三位!

  其他慘死的族人,更是不計其數。

  最殘酷的是,就連狴犴靈族的老巢,都被踏平掃蕩,從世間抹除!

  可至今,誰也不清楚,那滅掉狴犴靈族的兇手究竟是誰。

  這件事,曾引發白蘆洲轟動。

  畢竟,狴犴靈族的底蘊極為古老,足可以追溯到仙隕時代以前,其宗族強勢世世代代鎮守第七天關,拋頭顱灑熱血,為仙界天下立下累累功績!

若非在那漫長的仙隕時代中,狴犴靈族遭受到嚴重打擊,此族絕對稱得上白蘆洲最頂尖的霸主  勢力。

  可就是這樣一方古老勢力,卻在一夜之間覆滅,任誰能不驚心?

  有人說,滅掉狴犴靈族的,極可能是某個仇視狴犴靈族的仙王級勢力。

  也有人說,兇手疑似是一位踏足仙道之巔的通天人物!

  更有傳言說,狴犴靈族的覆滅,和異域魔族有關,原因就是在那仙隕時代以前的歲月中,此族滅殺了太多的異域魔族強者。

  總之,關于狴犴靈族覆滅的事情,眾說紛紜,至今也沒人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

  而現在,一個狴犴靈族的后裔,竟出現在梁氏一族,并且即將和梁家后裔梁文羽成婚,任誰能不驚?

  “這……這就是個災星啊!”

  一下子,許多梁家族人的臉色都變了。

  而前來觀禮的賓客,也無不心驚,終于明白梁知北為何阻止這一場婚事。

  一個狴犴靈族的余孽,一旦讓滅掉狴犴靈族的兇手知道,必不會善罷甘休!

  也會由此而牽累到整個梁家!

  “這……的確是一個不可不防的彌天大禍!幸虧這一樁婚事還沒有完成,否則,梁家上下想推卸關系都晚了!”

  有人喃喃。

  一下子被視作眾矢之的,讓方有容俏臉煞白,心中盡是驚怒和彷徨。

  一側席位上,方寒悄然握緊雙拳,似似咬緊牙關,憤怒難當。

  他沒想到,這一場風波,竟會沖著自己姐姐而去!

  雪紅楓不著痕跡地地瞄了蘇奕一眼,眼見后者云淡風輕地坐在那,心中頓時踏實不少。

  他心中暗道,梁家這些家伙,若知道蘇奕曾因為同樣身為狴犴靈族后裔的方寒,而血洗了凌云樓上的一眾仙人,怕是根本不敢如此明目張膽的視方有容為災禍!

  梁云虎震怒,厲聲斥責:“梁文羽,你個混賬東西,簡直罪該萬死!”

  在場那些梁家族人,更是殺氣騰騰,怒視梁文羽和方有容。

  而這一刻,梁文羽也憤怒難當,鐵青著臉,大喝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當年你們聯手害死我父母,這筆賬,至今都還沒算呢,現在,我僅僅只是想要和有容成婚而已,你們卻用這種卑劣的方式進行阻撓,是不是太過分了?”

  一番話,讓全場寂靜下去。

  梁知北神色冷酷,道:“孽障,你父母的死,宗族早有定論,眼下,我懷疑你和那方有容成婚,乃是包藏禍心,欲圖嫁禍于梁家上下,這件事,也根本不容你狡辯!”

  梁文羽氣得渾身哆嗦,咬牙說道:“大伯,你不就是想看著我死嗎?為何要用這樣一個拙劣的借口?”

  說著,他劇烈咳嗽起來,唇角淌血,臉色都變得蒼白難看起來。

  他咬牙切齒,嘶聲道:“大伯,你敢說我身上遭受的毒傷,和你沒關系?”

  這一刻的梁文羽,完全像豁出去般,神色猙獰,狀若瘋狂,眼神中盡是刻骨的恨意。

  大殿氣氛壓抑,人們神色各異。

  一場成婚大殿,不曾想,卻掀起了這樣一場風波。

  先是梁知北出現,阻撓這一場婚典,揭破方有容那狴犴靈族的身份。

  緊跟著,梁文羽就當著所有人的面,斥責梁知北是害死他父母的兇手,連他身上的毒傷,都和梁知北分不開干系。

這樣的變數,讓不知多少人  咂舌。

  此時,梁知北眼神淡漠,根本就懶得爭辯,揮手道:“來人,將這孽障和那個狴犴靈族余孽拿下!若敢反抗,格殺勿論!另外……”

  說著,他眸光如電,扭頭看向蘇奕、方寒這邊,語氣冰冷道:

  “我前來時,聽說這兩人也是那狴犴靈族余孽的同伙,那就一并拿下!不管如何,今日,必須將這一場隱患鏟除了!”

  字字擲地有聲,殺伐氣驚人,充分顯露出梁知北身為一族之長的鐵血手腕。

  “是!”

  一群梁家強者轟然應諾。

  “你們敢!”

  雪紅楓拍案而起,怒發沖冠。

  他剛要說什么,梁知北已冷冷道:“雪公子,勸你莫要自誤,否則,我必將你擒下,等今日事了,再送你回家,給你們天云山雪氏一個滿意答復。”

  “你……”

  雪紅楓氣得肝疼。

  這時候,蘇奕長身而起,淡淡說道:“你且退下。”

  雪紅楓心中一震,頓時閉嘴,老老實實地立在那,心中則一陣喟嘆,果然,良言難勸該死鬼!

  這一幕,也引得許多人驚訝。

  雪紅楓乃是天云山雪山的嫡系后裔,卻對一個狴犴靈族余孽的同伙言聽計從。

  再一想到今日蘇奕隨手送出的天瑞古鐘,讓梁家許多大人物都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大長老梁云虎飛快道:“族長,不如給這位蘇道友一個解釋的機會?”

  梁知北瞇了瞇眼眸,道:“也好。”

  蘇奕笑道:“已無須解釋,我今日此來,就是為你送終的。”

  送終!

  人們情不自禁想起了蘇奕送出的那一件天瑞古鐘。

  只不過,誰能聽不出,蘇奕話中的“送終”另有他指?

  梁知北臉色一沉,語氣森然道:“愣著做什么,動手!”

  那些早已蓄勢以待的梁家強者,在這一刻毫不猶豫出手了。

  一群沖向梁文羽和方有容。

  一群則沖向蘇奕。

  在場賓客則都紛紛退避開,唯恐被波及到。

  這一剎,梁文羽慘然一笑,神色間盡顯絕望,似已徹底放棄抵抗。

  這等局勢,縱使他有通天能耐,都回天乏術。

  這一剎,方有容悄然間握緊了梁文羽的手,唇中傳音:“要死也一塊死。”

  唯有眸光看向不遠處的弟弟方寒時,心中泛起鉆心的痛和無力感。

  也是這一剎,蘇奕出手了。

  他輕描淡寫地振衣揮袖,頓時,劍鳴之音鏘鏘作響,不絕于耳。

  整座大殿,劍氣縱橫交錯。

  如劃破萬古黑暗的光,璀璨耀眼。

  一剎那之后。

  分別沖向蘇奕和梁文羽、方有容的十四位梁家強者,皆似莊稼地里的稻谷,被無情收割。

  身軀崩碎。

  魂飛魄散。

  滾燙的鮮血似一蓬蓬炸開的猩紅煙火,在眾人視野中綻放。

  振衣拂袖一剎那,劍葬十四仙人魂!

  唯有那鏘鏘清越的劍吟之聲,繞梁不絕。

  滿座皆驚。

  一對新婚男女呆若泥塑。

  他們身上喜服,濺上鮮血。

  紅的刺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