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送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黑袍老者跌坐在地,很狼狽。

  一些梁家的大人物氣勢洶洶而來。

  不過當認出雪紅楓的身份后,這些大人物的氣焰已內斂許多。

  “雪公子何故打人?”

  一個金袍中年沉聲問道。

  梁明,梁氏一族的長老人物。

  雪紅楓冷笑道:“他該打!狗眼看人低,竟然把我蘇哥當做來蹭飯的,簡直找死!若擱在外界,老子早一刀捅死這狗東西!”

  眾人:“……”

  雪紅楓囂張嗎?

  不,是底氣十足!

  作為天云山雪氏一族的嫡系,年輕一代的頂尖人物,雪紅楓的地位和身份,遠比梁家這些執事和長老更尊貴一些。

  梁明目光看向那黑袍老者,“真有此事?”

  黑袍老者顫聲道:“我本以為,那人是梁文羽妻子的朋友,所以并未太重視,哪曾想……”

  眾人頓時明白了。

  梁文羽臉色鐵青,他能聽不出,黑袍老者的意思是,作為自己妻子的朋友,就可以被這般欺辱!

  方有容抿了抿唇,悄然握緊玉手。

  這樣的羞辱和輕蔑,她雖見到了,可在眾目睽睽之下,還被人這般輕視,依舊讓她感到很難堪。

  “這件事,的確是我梁家做的不妥,還望雪公子恕罪。”

  梁明抱拳見禮。

  雪紅楓冷哼道:“那你得問問,我蘇哥是否滿意了。”

  梁明一怔,轉身看向蘇奕,正要致歉。

  蘇奕已擺手道:“今天,我是來觀禮的,自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壞了今天的喜事。”

  梁明如釋重負,笑著邀請雪紅楓和蘇奕入內。

  蘇奕道:“且慢,我作為賓客,自當送上一份賀禮。”

  雪紅楓精神一振,心生好奇。

  他可很清楚,蘇奕何等神秘超然的存在,既然要送賀禮,必然非同尋常!

  梁明和其他兩家族人彼此對視,神色緩和許多。

  這位被雪紅楓親昵稱呼為“蘇哥”的年輕人,還是很懂禮節的嘛。

  梁文羽、方有容都不禁露出好奇之色。

  至于方寒,就更期待了。

  他已清楚,今天蘇奕要送出三份賀禮,而眼下,第一份賀禮就將揭開神秘的面紗了!

  就在眾人目光下,蘇奕隨手取出一物,放在了堆放賀禮的玉臺之上。

  而后,眾人皆愣住,喜慶熱鬧的氣氛都變得沉悶三分。

  因為,蘇奕送出的,是一口鐘!

  巴掌大小,呈青銅色,表面覆蓋著歲月斑駁的痕跡,看起來像是一件古寶。

  可不管如何,它就是一口鐘!

  “長老,今天可是咱們梁家大喜的日子,可那家伙卻來送鐘,分明就是來找事的!”

  之前被雪紅楓抽過一巴掌的黑袍男子憤怒大叫。

  梁明等人的臉色也一下子變得奇差無比。

  送鐘。

  送終也!

  寓意不言而喻,用心更是惡毒!!

  雪紅楓不禁倒吸涼氣,意識到不對勁,心中盤算,難道說梁家曾得罪過蘇哥,讓得蘇哥要在今日進行清算?

  若真如此,我今天可就不能再當這什么狗屁賓客了,必須得旗幟鮮明地站在蘇哥這邊!

  梁文羽和方有容怔住,臉色都變了。

  打破腦袋,

  他們也沒想到,蘇奕會送出這樣一份賀禮。

  不管如何,今天可是他們成婚的大喜日子!

  方寒睜大眼睛,手足無措,蘇前輩他,怎么送了這樣一件賀禮?

  “雪公子,我本來念在你的面子上,不愿計較什么,可此人用心太過惡毒,分明就是來找茬的!”

  梁明臉色陰沉,眸泛殺機,“今天,他若不給我梁家一個滿意的解釋,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殺機縈繞。

  其他梁家族人也殺氣騰騰!

  氣氛壓抑。

  可就在此時,一個紫袍老者忽地沖過來,渾不理會其他人,目光緊緊盯著蘇奕送出的那一口青銅鐘端詳起來。

  眾人一怔。

  一些人已認出那紫袍老者的身份,都不禁驚詫。

  墨岱山。

  白蘆洲云甲仙宗的一位長老,位高權重。

  他也是前來赴宴的賓客中,一等一的貴賓!

  “墨老,難道此寶有問題?”

  梁明干咳一聲。

  他注意到,墨岱山眼睛直勾勾地,呼吸都變得急促,似發現了不得的寶物般。

  當聽到梁明的話,墨岱山頓時激動地揮著手,叫道:“此等瑰寶,焉可能有問題?你們簡直就是有眼無珠!”

  眾人嘩然。

  墨岱山這等大人物,什么場面沒見過,可此時,竟是激動得有些失態,更斥責梁明等人有眼無珠!

  “你們梁家這是撞大運了,竟能收到這等可遇不可求的寶貝,若你們嫌棄,送我如何?”

  墨岱山眼睛都有些發紅,“我保證,再給你們梁家再補一些賀禮。”

  眾人:“……”

  一件寶物而已,竟讓墨岱山這等存在如此激動失態,這等時候,誰還能不清楚,那一口青銅鐘非同尋常?

  一時間,眾人看向蘇奕的目光都變了。

  雪紅楓則有些糊涂,蘇哥他……難道不是來找茬的?

  “墨兄,什么事情竟讓你如此激動?”

  伴隨著笑聲,一個頭戴黑色圓帽的老者,從遠處的婚宴會場大步走來。

  梁云虎!

  梁氏一族大長老。

  一位仙君存在!

  隨著他出現,眾人下意識讓開一條路。

  墨岱山穩了穩心神,道:“可不是我激動,而是你們梁家這些人,簡直太沒眼力勁,竟無一人認出,這件寶物乃‘天瑞古鐘’!”

  天瑞古鐘!

  許多大人物如夢初醒,嘶地一聲倒吸涼氣。

  仙隕時代以前,白蘆洲有一個名叫“萬象劍山”的仙王級勢力,而這個道統最有名的寶物,就是天瑞古鐘!

  這件寶物,當初名列白蘆洲“百大奇寶”之中,在整個仙界都享有盛名!

  據說,有這天瑞道鐘在,可匯聚天地間的祥瑞氣數,改變一方道統的運勢,堪稱是奪盡造化!

  “原來是此寶。”

  梁云虎都不禁動容,眼眸火熱。

  說著,他扭頭瞪了梁明一眼,怒斥道:“你還真是有眼無珠!”

  什么送終!

  這分明是給他們梁家送祥瑞福氣來的!

  梁明訕訕,頗有無地自容之感。

  也是此時,人們才終于意識到,蘇奕隨手拿出的這一個青銅鐘,是何等珍貴的大禮!皆為此震驚不已。

  所有賀禮加起來,怕都遠遠不如這樣一件寶貝!

  稱得上壓蓋全場!

  一些人看向蘇奕的目光,都充滿好奇,這年輕人究竟是什么來歷,不止讓雪紅楓這等貴胄人物尊敬有加,連隨手拿出的寶物,都如此驚人!

  “蘇道友,這等賀禮可太貴重了。”

  這時候,梁文羽已忍不住走過來,“我和有容成婚,你能來赴宴,我們就已很高興,這等寶物……你還是收回去吧。”

  今天的賀禮,他根本收不到,只會便宜了宗族。

  而他這一句話,頓時讓梁家那些族人不滿,殺人的心都有了。

  那可是天瑞古鐘!

  可遇不可求的祥瑞之寶!

  放眼這白蘆洲境內,能擁有此等寶物的,絕對不超過五指之數!

  蘇奕不以為意地說道:“送出去的寶物,怎還能再收回,更別說,這是我為你準備的賀禮,其他人想染指也不行。”

  一番話,讓梁家那些大人物面面相覷。

  這讓他們還怎么名正言順地收走此寶?

  梁文羽則大喜,大有受寵若驚之感,感激道:“那……可就太謝謝道友了!”

  一時間,不知多少人艷羨。

  梁明心中暗自冷笑,“天真,落入你小子手中,這也是屬于梁家的寶物!”

  這個小插曲很快結束。

  在雪紅楓陪同下,蘇奕和方寒皆被視作貴客,被請到了婚宴現場的貴賓席位上落座。

  不談其他,僅僅是一件天瑞古鐘,就足以讓梁家把蘇奕視作頭等貴客對待。

  而經歷此事,也讓許多梁家族人對方有容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之前,誰都沒把方有容當回事。

  可誰能想象,她邀請來的一位朋友,竟直接把天瑞古鐘這等稀世瑰寶當做賀禮送出?

  “這一下,蘇道友可真的是給咱們添光彩了。”

  方有容喃喃,她都很震驚,沒想到蘇奕竟準備了這樣一個大手筆。

  “可我敢肯定,那天瑞古鐘定落不到我手中。”

  梁文羽苦笑,冷靜之后,他已意識到這一點,心中對宗族的怨氣也隨之愈發濃郁了。

  方有容柔聲道:“梁大哥,經此一事,宗族必會改變對你的看法,畢竟,蘇道友是念在咱們的情分上,才送出這等賀禮,而梁家有了這天瑞古鐘,必會對你另眼相待。”

  梁文羽眸光閃動,嘆道,“希望……如此吧。”

  方有容道:“我現在敢斷定,蘇道友絕不是什么壞人,他幫助我和弟弟,或許另有心思,但肯定不會害我們。”

  梁文羽點了點頭,認真說道:“不管如何,咱們都要好好感謝蘇道友!”

  同一時間——

  婚典現場,貴賓席上。

  許多來自白蘆洲各地的大人物,都不著痕跡地在打量和議論蘇奕,似是想摸清楚,這隨手送出天瑞古鐘的年輕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蘇奕沒有在意這些目光。

  他自顧自飲酒,每當喝一杯,雪紅楓就會第一時間給酒杯斟滿,那叫一個殷勤和利索。

  堂堂天云山雪氏一族的貴胄人物,卻干起了斟茶倒酒的事,讓不知多少人為此錯愕。

  可他做的坦坦蕩蕩,毫不忸怩,也根本不在乎他人的目光注視!

  很快,這一場屬于梁文羽和方有容的成婚大典開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