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同病相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座大殿內。

  桌上擺著熱騰騰的美味佳肴。

  坐在桌前的,只有蘇奕、方寒、梁文羽和方有容。

  再沒有其他人。

  “蘇道友,梁某先敬你一杯。”

  梁文羽端著酒杯,笑著說道,“你對方寒的救命之恩,我和有容必會報答!”

  說罷,一飲而盡。

  緊跟著,方有容也舉杯敬酒,言辭間很是敬重和熱忱。

  蘇奕一一舉杯,倒也沒有推辭。

  直至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方寒已忍不住問道:“姐姐,你和梁大哥是如何認識的?”

  梁文羽和方有容相視一笑,似早料到會如此。

  “我來說吧。”

  方有容星眸泛起一絲追憶之色,將他和梁文羽相識的經歷娓娓道來。

  三年前,方有容被人販子視作奴隸,賣給了一個邪道修士。

  那邪道修士自稱“碧焰道人”,乃是一個邪道勢力的首領,手下有一眾邪修為其效命。

  碧焰道人買下方有容后,欲拿方有容的鮮血為藥引子,煉制一爐丹藥。

  方有容察覺到不妙后,趁碧焰道人不備,逃出生天。

  可尚在逃亡路上,就被碧焰道人率領一眾手下追上,關鍵時刻,恰逢在外游歷的梁文羽路過,連斬十九個邪修,從碧焰道人手中救走方有容。

  當時,方有容傷勢嚴重,梁文羽便將她帶回宗族,細心照拂。

  兩人就此結識。

  從那時起,方有容就留在了梁家,時間久了,漸漸就和梁文羽的關系變得密切親近起來。

  了解了這些,方寒恍然道:“原來,梁大哥竟是姐姐的救命恩人,怪不得姐姐愿意嫁給梁大哥。”

  梁文羽搖頭道:“莫要這么做說,我和你姐姐之所以能在一起,和救命之恩無關,乃是情投意合,彼此視若知己。”

  方有容含笑點頭,眉梢間盡是柔情。

  一直不曾吭聲的蘇奕忽地道:“知己?何以見得?”

  方有容秀眉微蹙,似認為蘇奕的問題有些唐突。

  梁文羽不以為意地笑道:“不瞞蘇道友,在和有容結識之后,我已將自身的情況下告訴她,她也把自身的情況全都告訴了我,所以,我們兩個人決定在一起,絕非是感情用事,一時沖動。”

  方有容也點頭道:“正是如此,梁大哥身染不可治愈的重疾,在梁家的地位也很窘迫,當初他擔心辜負了我,還曾多次拒絕我的愛慕之意,不愿讓我和他在一起。”

  方寒愕然。

  蘇奕也頓感意外。

  方有容繼續道:“那時候,我也坦誠告訴梁大哥,我乃狴犴靈族的后裔,宗族遭受覆滅之災,身上更有諸多厄運,誰和我在一起,誰就和很可能被牽累到。”

  “梁大哥卻不在意這些,反倒對我愈發好了。”

  說到這,方有容似是很感慨,穩了穩心神,這才說道:“也是那時候,梁大哥和我經過再三考慮,決定成婚。”

  梁文羽點了點頭,神色復雜,道:“也不怕被蘇道友笑話,我乃宗族中一個不受器重的族人,自幼父母就不在了,過往那些年,備受宗門冷落,連那些個老奴才,都敢不把我放在眼中。”

  “再加上身染頑疾,或許過不了多少年,我就會一命嗚呼。”

  蘇奕眼神異樣,不受器重的庶子?

  這倒是和自己今世降生在大周玉京城蘇家的身份有些相似啊……

  “可有容卻說,愿意跟我在一起。”

  梁文羽目光變得柔和,認真說道,“我們兩個都已決定,成婚之后,有容會為我生一個子嗣,傳宗接代,哪怕以后我死了,也算后繼有人。”

  方有容連忙道:“在這件事上,我也有私心,當時我已做了最壞的打算,唯恐此生再找不到弟弟,便想著若和梁大哥在一起,也能為我狴犴靈族留下血脈,不至于就此湮滅于世。”

  聽到這,蘇奕總算明白了。

  歸根到底,梁文羽和方有容之間,既有感情,也有各自的需求,兩個苦命人同病相憐之下,才能最終走到一起。

  方有容神色溫柔,道:“并且,我已跟梁大哥說過,以后我會不顧一切去為宗族復仇,他很理解我,并且表示愿意用盡一切辦法幫我。”

  聽到這,方寒心緒翻騰,長身而起,朝梁文羽抱拳道:“多謝梁大哥照顧我姐姐!”

  梁文羽連忙擺手,苦笑道:“我和你姐姐就是一對苦命鴛鴦,談不上誰照顧誰,你啊,也別跟我客氣,以后就留下來,不管如何,我也要為你謀一個前程!”

  剛說到這,余霆忽地前來求見。

  余霆低聲道:“少主,族長那傳來消息,只答應給少主準備三張請帖。”

  一下子,梁文羽臉色陰沉下來,道:“為何會如此?”

  余霆低著頭,不敢面對梁文羽的目光,道:“族長說,之所以這么做,是為宗族的名聲考慮,擔心少主在成婚時,邀請一些不三不四的狐朋狗友前來參加,平白讓人笑話。”

  梁文羽一拳砸在桌子上,憤然道:“大伯他……未免也太不把我當回事!”

  大殿氣氛壓抑。

  方有容連忙安撫道:“梁大哥莫要為此生氣,氣壞了身體可就不好了。”

  梁文羽苦笑一聲,對余霆揮了揮手,道:“你先退下吧。”

  “是!”

  余霆轉身而去。

  梁文羽朝蘇奕和方寒歉然道:“讓你們見笑了。”

  “梁大哥,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寒禁不住問道。

  梁文羽自嘲道:“還不是因為我在宗族的地位太卑賤的緣故,連此次成婚大典,都無法自己做主,只能由宗族那些大人物說了算!”

  說著,他長聲一嘆。

  方有容溫聲道:“梁大哥,不管如何,你們梁家好歹也算答應,會為我們舉辦這一場成婚儀式。這足以證明,他們還是把你視作族人對待的。”

  梁文羽嗤地笑起來,道:“有容,你還不明白么,宗族那些大人物之所以要舉辦這一場成婚大典,乃是想借此機會,宴飲八方賓客,收取賀禮罷了。而你我……就是他們所擺弄的棋子!”

  說著,他無奈似的搖了搖頭,“不過,你說的也不錯,只要咱們能成婚,足矣。”

  這一切,讓方寒都感到心塞。

  他本以為,姐姐和梁文羽情投意合,既然要結為道侶,成婚大典必會辦得風風光光。

  可誰曾想,完全不是這回事!

  他更沒想到,梁文羽這等梁氏子弟,看似風光,實則處境也那般的窘迫和不堪,連自己成婚的事情,都做不了主!

  蘇奕一直很沉默。

  或者說,一直像個局外人般,并沒有任何表示。

  而梁文羽和方有容也沒有了飲酒的興趣,這一場宴飲很快就潦草落幕。

  “蘇道友,若是可以,我希望你能多留些天,到時候能和弟弟一起,參與我和梁大哥的成婚大殿。”

  臨離開時,方有容向蘇奕發出邀請,“不怕你笑話,我在這世上,除了弟弟之外,就再沒其他親人了,而今即將成婚,也想有人能來為我做個見證。”

  成婚,是一樁極復雜的事情。

  牽扯到財力、人力和成婚雙方的面子。

  一般而言,在成婚時,女方若無人道賀,必會被人看不起。

  當然,方有容不在意這些,她只想讓弟弟和弟弟的救命恩人一起,見證自己的人生大事。

  蘇奕點了點頭,道:“到時候我會去的。”

  說著,他想了想,朝方寒招了招手,道:“我們單獨聊聊。”

  方寒雖疑惑,但還是答應。

  兩人找了個無人之地,蘇奕抬手掐訣,衍化一個無形結界,隔絕外界。

  而后,他這才說道:“你姐姐對我的來歷,必心存疑慮,肯定會對你進行盤問。換做今晚宴飲之前,我自不在意這些,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方寒困惑道:“前輩,您這是何意?”

  蘇奕道:“你只需記住,莫要泄露我的事跡便可,等你姐姐成婚時,我自會給她送上一份大禮,不至于被人笑話了。”

  方寒點了點頭,期待道:“到時候有前輩為我姐姐撐腰,那梁氏一族的大人物們,定然不敢輕看我姐姐!甚至,還能改變梁大哥在宗族中的處境!”

  他見識過蘇奕的手段何等不可思議,獲悉蘇奕將在姐姐成婚時送上一份大禮,自然萬分期待。

  蘇奕笑了笑,輕輕一拍少年的肩膀,道:“那就這么說定了,過些天,我再來看你。”

  方寒一怔,連忙道:“前輩,你要去何處?”

  蘇奕隨口道:“去城中走一走,順便看看,該為你姐姐準備怎樣一個大禮。”

  說罷,他轉身而去。

  得知蘇奕要離開,梁文羽和方有容再三挽留,可最終還是沒能留住蘇奕。

  最終,梁文羽把一張婚宴的請帖交給了蘇奕。

  直至把蘇奕送走,梁文羽不由感慨道:“這位蘇道友,看似閑散低調,不顯山不露水,可我能感受到,他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這是自然!”

  方寒不假思索,正要說什么,可想到蘇奕剛才的叮囑,他頓時閉嘴。

  方有容敏銳察覺到,弟弟的舉止有點反常,當即柔聲道:“走,找個地方,咱們姐弟倆好好聊一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