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君是此間賞雪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白蘆洲邊陲地帶,一片荒蕪的山野間。

  夜晚。

  大雪紛飛,山間一座破敗的道觀中。

  篝火燃燒,方寒正在火堆旁溫酒。

  一側,蘇奕躺在藤椅中,眼眸半開半合,欣賞著外界紛紛灑灑的大雪。

  兩天前,鏡湖仙會落幕,蘇奕被一眾仙君熱情奉承,客套寒暄,不勝其擾。

  為了尋一個清閑自在,他當即辭別付云忠,帶著方寒離去。

  一路漫步山川,于今晚大雪降臨時,來到這座位于白蘆洲邊陲之地的荒野破道觀內。

  天寒地凍,大雪覆山。

  在這一座荒野破廟之中,燃一堆篝火,燙一壺老酒,足以給人以慰藉。

  很快,方寒將燙好的一壺酒遞給蘇奕,道:“咱們已經抵達白蘆洲境內,你……打算帶我去何處?”

  蘇奕接過酒壺,先大口暢飲了一番,這才滿足似的吐了口氣,說道:“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姐姐可曾給你回信?”

  方寒一呆,“你都知道了?”

  蘇奕道:“你當時在云船上用狴犴移星符傳信,想不讓我注意都難。”

  方寒嘀咕道:“就知道瞞不住你,不錯,我的確給姐姐寫了一封信,但……她至今還沒有回信。”

  說著,少年眉梢間浮現一抹深深的擔憂。

  蘇奕眸子望著屋外紛飛的大雪,輕聲道:“所以,都到了這時候,你還不愿告訴我,你狴犴靈族究竟遭遇了什么災禍么?”

  方寒臉色微變,眼神黯然。

  少年獨坐篝火旁,沉默了許久,這才說道:“其實……我也不清楚。”

  他眸光泛起追憶之色,“在我小時候的記憶中,就一直跟在姐姐身邊流浪,像叫花子般以乞討為生,為了活下來,不得不像野狗般跟人搶食……那些年,我的記憶中只有饑餓和寒冷。”

  “姐姐更辛苦,她只比我大四歲,可只要找到食物,必讓我先填飽肚子。”

  “她總說自己不餓,其實我知道,她只不過是想讓我吃得飽一些。”

  “在我受欺負的時候,姐姐就會像發瘋一樣跟人拼命,哪怕為此頭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說來你或許不信,在我小時候的記憶中,只有饑餓、寒冷、彷徨和灰暗,若不是一直有姐姐為我遮風擋雨,我怕是早就死了。”

  說著,少年眼眶泛紅,“姐姐總跟我說,不管遭多大難,吃多大苦,也一定要活下來,因為只有活下來,才能為那些逝去的族人復仇,才能讓我狴犴靈族永存于世!”

  少年的聲音都變得有些哽咽。

  他低著頭,似不肯讓蘇奕看到他臉上的哀傷。

  蘇奕心緒翻騰。

  他的確早料到,方寒小時候必經歷過諸多凄慘痛苦的事情,卻沒想到,會是這般凄涼。

  遙想當初,狴犴靈族可是天下首屈一指的大族,祖祖輩輩鎮守第七天關,拋頭顱灑熱血!

  方寒似打開了話匣子,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就著篝火與雪色,訴說過往。

  蘇奕拎著酒壺,靜靜聽著。

  他看得出,少年內心苦悶,壓抑了太久太久。

  在這個過程中,蘇奕也了解到一些事情。

  三年前,方寒和其姐姐為逃避兵禍,流落到荒野之外時,又不幸被一群占山為王的邪道勢力劫掠。

  最終,姐弟二人被當做奴隸賣掉,就此分開。

  至今三年間,因為身懷狴犴血脈,方寒曾被人多次轉手販賣,命途多舛。

  若非當時在黑龍集市被蘇奕救下,方寒注定依舊逃不過被販賣的下場。

  了解這些,蘇奕不禁暗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方寒這樣一個狴犴靈族的后裔,在一些修士眼中,簡直就是珍稀的瑰寶!

  像前不久在云船上,那華星塵的手下之所以抓捕方寒,同樣也因為其體內的“狴犴血脈”。

  驀地,方寒認真說道:“前輩,若你能幫我找到姐姐,無論你出于何種目的才對我這般好,我保證,以后必報答你的恩情,萬死不辭!”

  少年神色間盡是期盼之色,連對蘇奕的稱謂也從“你”變成了“前輩”。

  蘇奕一聲哂笑,道:“你覺得,我需要你的報答么?”

  方寒撓了撓頭,沉默了。

  是啊,一個讓赤龍道君那等仙王都奉為座上賓,讓仙君人物敬畏有加的存在,怎可能在意自己的報答?

  更別提,這位存在曾在祥云仙殿怒殺群仙,在云船之上血洗凌云樓,也曾在虛境仙會上翻手間鎮壓無相魔!

  一時間,方寒心中頗為沮喪。

  卻見蘇奕話鋒一轉,道:“不過,你的心意我領了,以后若真想報答我,就好好修行,不要辱沒了你狴犴靈族列祖列宗的名頭!”

  方寒渾身一震,眸子變得明亮,道:“這么說,前輩你答應了?”

  “哪怕你不提,我也會去找你姐姐。”

  蘇奕輕語。

  說著,他從懷中取出一塊玉簡,翻閱起來。

  玉簡是神機閣楚白蟾所贈。

  當初在離開鏡湖仙會前,蘇奕曾和楚白蟾對談。

  從楚白蟾的言辭間,讓蘇奕大致判斷出,楚白蟾所效命的“神機閣”背后,疑似站著某位神明!

  換而言之,仙隕時代以前,世間的確沒有神機閣這個勢力。

  因為神機閣本就是在當世崛起的一個新勢力,背靠某位神明,門中強者遍布仙界各地,專門查探和收集世間的秘辛和消息,故而手中掌握著仙界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也正因如此,神機閣所編撰的“宇境仙榜”“虛境仙榜”這些各式各樣的榜單,才會被仙界大多數強者認可。

  蘇奕手中這塊玉簡,就是楚白蟾所贈,其中有著一份最新的宇境仙榜名單和以及一份虛境仙榜名單。

  除此,玉簡內還有一個神機閣的獨門秘印圖案,憑此可以聯系到神機閣的人,只要出得起錢,就能從神機閣買到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篝火洶洶,大雪紛飛。

  蘇奕躺在藤椅中,津津有味地看著那“虛境仙榜”前一百的強者名單。

  每一分名單,皆標注著姓名、來歷、修為、天賦、師承等等消息。

  甚至,還有來自神機閣的評語。

  像名列虛境仙榜第一的,乃是一個名叫“映秀”的女子,來自不周山三大凈土之一的“瑤光凈土”。

  此女根骨清絕,麗質天成,“瑤光凈土”的圣女,一身才情,橫壓當世虛境真仙,讓不知多少蓋世英豪都自慚形穢。

  神機閣的點評也不吝贊美,稱映秀為“群芳獨秀,真仙一絕”。

  “映秀,此女難道是映山雪的后人?”

  蘇奕若有所思。

  映山雪,看起來像是男子姓名,實則是一個女子。

  仙隕時代以前,曾執掌瑤光凈土,貴為掌教,也曾登臨仙道之巔,俯瞰仙界群雄。

  當初,映山雪之名,足可和北冥海三大妖帝之一的星瞾帝君平分秋色。

  事實上,虛境仙榜上的許多強者,讓蘇奕聯想到很多事情。

  倒不是說蘇奕認識對方,而是對方的天賦、來歷、以及背后的勢力,讓蘇奕感到熟悉。

  直至許久,蘇奕收起玉簡,而一壺酒已飲盡,將醉未醉,渾身熏熏然。

  他長身而起,信步朝道觀外行去。

  方寒禁不住道:“前輩,你去哪里?”

  “踏雪夜游,你且在此等候便是。”

  蘇奕負手于背,悠然邁步,迎著漫天大雪,走向蒼涼寂寥的夜色中。

  方寒怔了怔,這雪有什么好看的?

  少年人,大抵是不懂領略天地之美的。

  無他,心境不一樣。

  山野間,蘇奕踩著厚厚的雪,信步漫游,心神微醺,儀態閑適。

  雪落無聲,萬象皆白。

  雖是夜晚,依舊難掩那皎潔空靈的素凈之美。

  在凡夫俗子眼中,若無燈火映照,根本不可能目睹這夜色中大雪傾覆天地間的壯闊景象。

  咯吱咯吱!

  腳步踩在雪中,發出酥脆悅耳的聲音。

  蘇奕抖了抖肩膀上的雪,心中恍惚間想到,自己的確很久不曾如今夜這般,獨自賞雪了。

  沒了那紛攘如潮的世事,也沒了那求索于道途上的恩怨情仇。

  在這夜色大雪中,天地寂寥,孑然獨行,有的是一種半醉半熏的心境,閑看乾坤之大,且觀山川之美。

  忽地,天穹深處,有劫云涌現,一股堪稱禁忌般的劫難氣息涌現。

  方圓三千里山河,皆陷入一種詭異滲人的壓抑氛圍中。

  連那漫天大雪,都似受到驚嚇,于虛空中凝滯。

  破敗道觀內中,方寒毛骨悚然,幾欲窒息。

  分散在這片天地間的生靈,無不匍匐于地,瑟瑟發抖,絕望而彷徨。

  那等禁忌般的天劫氣息,甚至讓這三千里天地的規則和秩序都遭受到壓制和影響,陷入一種末日般的氛圍中。

  蘇奕皺了皺眉。

  這是證道仙途的成仙之劫!

  換做其他任何舉霞境修士,必會為此狂喜。

  畢竟,若能邁出這一步,就可舉霞飛仙,登臨仙道之路!

  這是無數舉霞境修士夢寐以求的事情。

  可蘇奕卻有些不悅。

  今夜,他難得清閑,雅興不淺,不曾想卻被這一場突兀而來的成仙天劫給干擾了。

  “去!休要壞我興致,辜負了今夜的大好雪景。”

  蘇奕袖袍一揮。

  一道劍影騰空而起,扶搖而上天穹深處。

  劍光一閃,

  漫天禁忌劫云,四分五裂。

  當時:

  君是此間賞雪客,一劍斬盡成仙劫。

  ps:加更送上!沒有驚心動魄的大戰,蘇姨就這么平平淡淡的成仙了……

  我感覺挺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