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負劍老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墨殘秋等仙君人物都感到意外和驚喜。

  腦海中,仿佛又想起當初蘇奕曾說的話:

  “這樣吧,我贈諸位一物,等抵達黑霧大淵時,或許能派上用場。”

  “等抵達黑霧大淵時,若遇到性命之危,可將這塊玉簡拿出。”

  當時,眾人雖都好奇那玉簡中究竟藏著什么秘辛,可都并未真正放在心上。

  畢竟,那僅僅只是一塊玉簡。

  可現在,就是這樣一塊玉簡,讓他們絕境逢生!

  “蘇道友之手段,果然非我等能想象。”

  一人油然感慨。

  眾人皆心有戚戚然。

  話雖這般說,他們皆不敢大意。

  眼下這一場殺劫,還未真正結束。

  天搖地晃,遠處那宛如遠古神魔般的恐怖身影的確像受到了莫大的驚嚇,雙手抱頭,瑟瑟發抖。

  他嘴里更發出驚恐無助般的嘶吼,震得天地亂顫。

  墨殘秋身前,玉簡發光,衍化出的“禁”字圖案燦然發光,神異中透著一股令人心安的力量。

  忽地,一縷劍吟從極遠處的霧靄深處響徹。

  而后,一道璀璨劍虹劃破天穹,朝這邊呼嘯而來。

  眨眼間而已,那一道劍虹飄然而至,立在了那一道恐怖身影的肩膀上。

  那是一個身著布袍的猿猴,骨骼粗大,毛臉雷公嘴,背負一口黑色劍匣。

  他足有丈許高,眼眸如冷電寒光,渾身有森然劍氣流轉,直似一尊絕世劍神般。

  當這負劍老猿出現,那萬丈高的恐怖身影頓時似找到了靠山,從那種驚慌中安靜下來。

  而墨殘秋等人無不心悸。

  原因無他。

  這背負劍匣的老猿,氣息太過凌厲可怕,哪怕遠遠望著,讓他們這些仙君心神都有被撕裂的刺痛之感!

  “荒陀,何故如此驚慌?”

  負劍老猿開口,字字如劍鳴,鏘鏘而響。

  說話時,他目光已掃向墨殘秋等人,當看到那懸浮在虛空中的“禁”字時,他不禁愣住。

  似恍然,又似震驚。

  神色明滅不定。

  墨殘秋等人皆渾身緊繃,如臨大敵。

  這負劍老猿給他們的感覺,就仿佛一念之間,就能輕松要了他們性命,太過可怕!

  負劍老猿探手一抓,墨殘秋身上那塊玉簡已呼嘯而起,落入他的手中。

  打開玉簡,其內只寫著四個字:“給個面子。”

  每個字,恣肆飚灑,勢若劍鋒!

  負劍老猿一陣沉默,將玉簡收起,而后說道:“荒陀,你且離開此地。”

  說著,他從那恐怖身影的肩膀上一躍而下。

  而被稱作“荒陀”的恐怖身影,轉身大步而去。

  “爾等這點微末道行,也敢前來此地,原來是有所依仗。”

  負劍老猿朝墨殘秋等人走來。

  眼見墨殘秋等人那緊張萬分的樣子,負劍老猿不禁一陣搖頭,道:“怕什么,有他所贈的這塊玉簡在,你們想死都難。”

  墨殘秋等人面面相覷,心中苦澀想到,置身這樣的處境,誰能不緊張?

  “你們此來要做什么?”

  負劍老猿在十丈外佇足。

  墨殘秋深呼吸一口氣,先恭敬行了一禮,這才說道:“不瞞前輩,我等此來,是想找一些‘冥焰道胎果’。”

  聞言,負劍老猿呆了一下,道:“就……這么點小事?”

  小事?

  墨殘秋他們彼此對視,有點懵。

  關乎他們這等仙君以后證道仙王境的契機,能叫小事嗎?

  “你們無需多想。”

  負劍老猿自嘲說道,“本座看到這玉簡后,還當什么要緊的事情,竟讓他親自鐫刻這一道‘禁’字劍令,原來……僅僅就只為了一點冥焰道胎果……”

  說著,他長吐一口氣,“不過,如此也好,若爾等提出一些過分的請求,可就讓本座頭疼了。”

  墨殘秋他們這才意識到問題所在。

  蘇奕所贈的玉簡,明顯無比珍貴,讓那負劍老猿都不敢怠慢,可很顯然,在負劍老猿眼中,用這塊玉簡來換“冥焰道胎果”,明顯是大材小用,暴殄天物……

  一時間,墨殘秋等人皆心緒翻騰。

  誰能想象,蘇道友隨手贈出的一塊玉簡,竟能擁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力量?

  有人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請教道:“晚輩斗膽,敢問前輩一舉,在您看來,什么樣的要求才算得上過分二字?”

  負劍老猿反問道:“他沒有跟你們談過此地的事情?”

  墨殘秋等人皆搖頭。

  負劍老猿似不甘心,道:“那他可曾向你們談起本座?”

  眾人再次搖頭。

  “他甚至都不愿提起我么……”

  負劍老猿似乎被這樣的事實打擊到,陷入沉默中。

  半響,他搖了搖頭,道:“既然他什么也沒說,我自不會多嘴,你們在此稍后。”

  說罷,負劍老猿轉身而去。

  當他再次回來時,肩膀上扛著一截丈許長的樹枝。

  樹枝直似青銅澆筑,生著一簇簇火焰般的葉子,一顆顆嬰兒拳頭大小的黑色靈果,掛在其上。

  每一顆靈果,皆氤氳著神秘的火焰,道光蒸騰。

  冥焰道胎果!

  并且起碼有二十多顆!!

  負劍老猿隨手把樹枝拋給墨殘秋,道:“應該夠了吧?”

  墨殘秋等人連連點頭,一個個震撼得眼睛發直,何止是夠了,簡直太多了!

  負劍老猿點了點頭,忽地屈指一彈。

  麻衣老者渾身一震,之前被血蚊子叮咬后,侵入體內的那一股詭異腐蝕力量,瞬息間就消散無蹤。

  連他一身嚴重的傷勢,都在快速愈合!

  這讓麻衣老者又驚又喜,連連感激致謝。

  其他人也被負劍老猿的手段驚到,心中都無法想象,這該是怎樣一位恐怖存在,才能夠擁有如此不可思議的神通。

  “你們和他是什么關系?”

  負劍老猿問道。

  墨殘秋不敢怠慢,當即把和蘇奕結識的事情和盤托出。

  聽完,負劍老猿不由喃喃道:“他去了白蘆洲么……那的確是他的故土……”

  他長聲一嘆,目光看向墨殘秋等人,“你們可以走了。”

  說罷,他身影一閃,化作一道璀璨劍虹,破空而去,眨眼間就消失在那黑色霧靄深處。

  墨殘秋等人神色恍惚,都有種做夢般不真實的感覺。

  “諸位可看出,剛才那位前輩是何等道行?”

  “不清楚,最弱恐怕也是一位仙王吧?”

  “仙王?這世上哪個仙王能擁有像那位前輩一樣的恐怖氣息?”

  “你們不覺得,蘇道友才是最神秘的那一個?”

  有人禁不住道。

  此話一出,眾人皆點了點頭。

  的確,一塊玉簡而已,不止讓他們絕境逢生,更輕而易舉從那負劍老猿手中得到“冥焰道胎果”這等天大的機緣。

  誰還能不明白,蘇奕的身份是何等了不得?

  “黑龍集市,他輕易勘破太荒九碑,而今,僅憑一塊玉簡,就在這黑霧大淵深處,為我等排憂解難……若非蘇道友的確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我都懷疑,他是一位傲立于仙道之巔的傳奇人物。”

  墨殘秋感嘆。

  眾人皆深以為然。

  在離開的路上,他們再沒有遇到任何危險,就仿佛那些詭異恐怖的生靈,都早已遠遠躲避開。

  而黑霧大淵深處,負劍老猿的身影飄然落在一座傾塌在地的佛像上,眼眸眺望遠處霧靄中的一座倒懸在虛空中的山峰。

  沉默片刻,負劍老猿唇中輕語:“他回來了。”

  而后,負劍老猿仰天大笑。

  笑聲震蕩四野。

  充滿快慰。

  云船上。

  蘇奕翹著二郎腿,坐在憑欄處,云海像一把剪刀,撕裂漫無邊際的云海,璀璨如碎金的天光,隨之化作漣漪消散。

  瑰麗壯觀。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只留下一道玉簡,那老猿猴肯定會不高興吧。”

  蘇奕心中想著,“不過,只摘一些冥焰道胎果而已,那老猿猴想來不會吝嗇。”

  “以后,待我證道虛境時,就去看看他。”

  黑霧大淵深處,是一片早在太荒時期就遺留下來的神魔戰場。

  當初,王夜曾仗劍行走其中,探尋太荒神魔之秘,也是在那時候,王夜和鎮守神魔戰場的負劍老猿不打不相識。

  遺憾的是,負劍老猿身上出了問題,被一種禁忌的力量捆縛,畢生都無法離開那一座神魔戰場。

  “今世,我執掌輪回之力,必可超越前世之道業,當可以找出辦法,徹底讓那老猿猴從那一座神魔戰場解脫。”

  蘇奕暗道。

  很久以前,王夜曾許諾,會盡全力幫負劍老猿脫困。

  可最終直至王夜轉世,都未能如愿。

  不得不說,這是王夜心中的一個遺憾。

  忽地,一陣嘈雜的聲音在云船上響起:

  “快看,前方就是鏡湖!”

  “也不知道,我們是否還能趕得上那神機閣舉辦的鏡湖仙會。”

  “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可很期待,那宇境仙榜前十位絕世妖孽的論道爭鋒!”

  ……嘈雜的聲浪,在云船各處響起,透著期待和興奮。

  連方寒都被驚動,匆匆跑到蘇奕身前,問道:“你要去看看嗎?”

  少年臉上透著一絲期待。

  蘇奕收起酒壺,從藤椅上起身,道:“也好。”

  方寒頓時高興起來。

  而此時,腳下那堪比一座城池般的巨大云船,已緩緩朝大地上降落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