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初剛抵達景洲白鹿崖飛升之地不久,蘇奕曾安排戚扶風安頓那一批同樣抵達仙界的飛升者。

  同時,也曾讓戚扶風前往白蘆洲走一遭。

  為的,便是查探一些陳年舊事。

  不過隨著這一段時間在仙界各地行走,蘇奕已深刻了解到,歷經那漫長的仙隕時代之后,當今之仙界,早和王夜記憶中完全不一樣。

  這也讓蘇奕懷疑,那些在王夜記憶中的“陳年舊事”,怕是很難再查出多少線索。

  “不管如何,必須得去白蘆洲走一遭。”

  蘇奕暗道。

  白蘆洲,對王夜而言是一個極為特殊的地方。

  某種程度上而言,白蘆洲算得上是王夜問鼎仙道之巔的起點。

  也是王夜的根基所在!

  當初,他曾在白蘆洲第七天關和異域邪魔征戰廝殺。

  曾在白蘆洲“洛水之畔”創建永夜學宮。

  曾在“太武山”之巔,為中央仙庭的三任帝君封禪加冕。

  曾……

  在白蘆洲,留下著太多屬于王夜的印記。

  仙隕時代以前,白蘆洲甚至有“小天庭”的說法。

  原因就是,有登臨仙道之巔,獨尊于仙界天下的永夜帝君在!

  一人之力,可比天庭!

  事實上,蘇奕之所以打算前往白蘆洲,并非心血來潮。

  早在人間界東玄域的時候,他就曾和紅云真人談起,以后抵達仙界時,會前往白蘆洲走一遭。

  而如今,無論是為了查探當初的“陳年舊事”,還是護送方寒,查探狴犴靈族覆滅的原因,蘇奕都必須前往。

  值得一提的是,紅云真人背后的宗族“南玄寧氏”,同樣位于白蘆洲。

  “蘇道友,后天傍晚的時候,云船就能抵達‘鏡湖’之畔。”

  不遠處,付云忠笑著走來,“而最近一段時間,引發天下矚目的‘鏡湖仙會’,就將在后天的鏡湖之畔拉開帷幕,若時間來得及,或許還能一睹這一場仙會的盛況。若道友有興趣,付某可提前為道友安排一個觀禮席位。”

  蘇奕想了想,道:“到時候若有閑暇,去看看也無妨,至于席位,就無須安排了。”

  鏡湖仙會!

  一場由仙界神機閣舉辦的盛會,早在一個月前,就引發仙界各地關注。

  屆時,在這一場鏡湖仙會上,名列宇境仙榜上的諸多絕世人物,都會參與。

  包括名列前十的那一小撮絕世妖孽!

  這些躋身宇境仙榜的強者,將會在鏡湖仙會上論道爭鋒,進行一對一的角逐。

  而作為舉辦鏡湖仙會的東道主,神機閣將會在這一場盛會上宣布全新的宇境仙榜!

  這樣的盛會,想不引發天下關注都難。

  不過,蘇奕對這樣的盛會并不怎么感興趣。

  他感興趣的是,那神機閣究竟是怎樣一個勢力,又憑什么有資格去點評和編撰宇境仙榜、虛境仙榜一類的榜單。

  在仙隕時代以前,可根本沒聽說過這神機閣的名字。

  付云忠神色復雜,感慨道:“其實,華星塵、陶山勻等人,原本也是要參與這一場盛會的,可嘆他們不知天高地厚,竟膽敢招惹道友,著實死不足惜。”

  蘇奕一怔,這才明白過來。

  他隨口道:“他們死了,宇境仙榜上也能空出一些位置來。”

  付云忠一呆,旋即笑起來,“然也!”

  云船飛渡青冥之下,繼續朝遠處行去。

  冥洲。

  黑霧大淵深處。

  洶涌的黑色霧靄,彌漫在荒蕪蒼茫的天地間,大地上,到處是殘碎的尸骸和寶物碎片。

  一些尸骸都已腐朽不知多少歲月,一陣風吹過,都能將其吹得散落成灰燼。

  炫亮的猩紅閃電,夭矯如狂蛇,在黑霧中若隱若現。

  那是一種極端詭異的災劫雷霆,若被不小心劈中,仙君也會魂飛魄散,有死無生。

  地面,一群拳頭大小的青銅蟻整整齊齊地走過,每一步落下,大地都隨之一震,濺起漫天塵埃。

  一時間,天地間如擂動大鼓,轟隆隆響徹。

  誰能想象,那僅僅只是一群青銅蟻的腳步聲?

  “殺——!”

  那極遠處的霧靄中,有震天的咆哮聲傳出,震得無數星骸從天穹上墜落。

  隱約可以看到,一道不知有多高的龐大身影,在黑霧中征戰廝殺。

  他仿似傳說中的神,眸似湖泊,高有數萬丈,渾身被粗大如山嶺的血色鎖鏈捆縛,兇威震天。

  每一次出手,就會讓那片天宇傾塌一片,墜落無數光雨,那附近的虛空都浮現出無數驚濤駭浪般的空間波動。

  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一座山坳附近,墨殘秋等九位仙君人物渾身發寒,臉上寫滿了驚懼和不安。

  “飛云老兒,你可一定要撐住!”

  墨殘秋低頭,擔憂地看向一個麻衣老者。

  麻衣老者渾身殘破,肌膚泛著一種詭異的慘綠色,一身的生機正在緩緩流逝,他躺在那,臉龐因為痛苦而變得扭曲猙獰。

  “我們不該來的。”

  麻衣老者聲音沙啞虛弱,“誰能想象,被一只巴掌大小的血蚊子叮一口,竟差點要了老子的命?”

  談起此事,眾人皆一臉驚悸。

  他們已進入黑霧大淵三個時辰,路途上遭遇諸多詭異兇險的事物,每一種都足以輕松要了他們這等仙君人物的性命。

  諸如長著無數銀色觸手的蝴蝶、生有八對翅膀的血蚊子、成群結隊出沒的青銅蟻、輕輕叫一聲就能讓山河崩塌的蟾蜍……

  像那麻衣老者,就是被一只血蚊子叮了一口,結果被一種可怕的腐蝕力量侵入體內,神魂和生機都遭受到嚴重破壞!

  這一路上,其他人身上,也或多或少帶上傷勢。

  到如今,眾人已不奢求能找到“冥焰道胎果”這等機緣,只想盡早離開這個鬼地方。

  可讓人絕望的是,他們被困了!

  這片廣袤蒼茫的荒原上,黑霧彌漫,到處是兇惡詭異的生靈,完全讓他們退無可退。

  “歸根到底,我們還是低估了這黑霧大淵的可怕,我懷疑就是仙王來了,怕都兇多吉少!”

  有人嘆息。

  有人沉聲道:“少說這些喪氣話,當務之急,是趕緊找個辦法,從此地撤離!”

  “撤?往哪里撤?這四面八方到處都是殺劫!隨便冒出來一個鬼東西,都能輕松要了我們的命!”

  有人苦澀道。

  一時間,氣氛沉悶,眾人的心情也很沉重。

  像他們這等仙君,擱在外界絕對是呼風喚雨的存在,可在這黑霧大淵深處,卻顯得那般脆弱!

  轟!轟!轟!

  猛地,天地亂顫,山河簌簌。

  極遠處天地間,那足有數萬丈高,猶如遠古神魔般的恐怖身影,邁步朝這邊走來。

  他渾身纏繞著山嶺般粗細的鎖鏈,眼眸似猩紅的巨大湖泊。

  一步落下,大地都會被踩踏出一個巨大的溝壑。

  而他身上散發的兇威,則讓所過之處的虛空轟然崩裂,直似風暴過境,天塌地陷。

  那分散在這片荒原上的各種詭異生靈,在這一刻都紛紛朝四面八方逃竄,似是畏懼,在避讓那一道神魔般的恐怖身影。

  “不好,那家伙朝我們這邊過來了!”

  有人驚叫。

  “撤,快撤!”

  墨殘秋等人第一時間行動起來,挪移長空,全力朝遠處沖去。

  可尚在半途,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裹挾著滔天的毀滅威能,壓迫長空,朝他們籠罩而下。

  這只大手,簡直似一方天幕垂落。

  手指都似擎天之柱。

  與之相比,墨殘秋等人和渺小的螻蟻都沒區別。

  更恐怖的是,當這只大手橫空抓來,四面八方的空間,直似布帛般裂開,也將墨殘秋等人一身的道行徹底壓制,根本無力掙扎和對抗。

  一時間,眾人皆亡魂大冒,驚駭欲絕。

  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

  完了!

  那只大手,正是來自那遠古神魔般的萬丈身影,其臂膀上還捆縛著一條條山嶺般的鎖鏈。

  可就在這只大手抓來的同時,在墨殘秋身上,忽地沖出一道璀璨的敕令圖案,于虛空中滴溜溜一轉,化作一個古老神秘的劍形道文:

  “禁!”

  一個字,映現虛空,僅僅尺許打小,仿似點亮的一盞燈籠。

  在那只大手前,簡直就是滄海一粟,毫不起眼。

  可這一瞬,那只抓來的大手,卻猛地一僵,似受到驚嚇般,被那神魔般的恐怖身影收回。

  而后,那恐怖身影的眼眸中浮現出驚悸和不安之色,似遇到了極端可怕的事情,那萬丈高的身影都止不住顫抖起來。

  嘩啦啦!

  他渾身的鎖鏈都隨之飄蕩碰撞起來。

  沒死?

  墨殘秋等人如夢初醒,一個個被冷汗浸透,直似從鬼門關附近走了一遭,相顧駭然。

  旋即,他們的目光都齊齊看向墨殘秋。

  在墨殘秋身上,一塊玉簡漂浮而起,流光溢彩,映現出一道神秘奇異的劍形道文——“禁”!

  寥寥一個字而已,卻似定海神針,給人一種萬古不移,無可撼動的奇異感覺。

  正因為這個“禁”字,讓那宛如神魔般的恐怖身影受到驚嚇,收回了那遮天蔽日般的大手!

  絕境逢生,一股說不出的喜悅涌上墨殘秋等人心頭。

  有人顫聲道:“這是……蘇道友所贈的那塊玉簡!!”

  一下子,這些老怪物都滿臉激動。

  直似目睹一場神跡在眼前發生!

ps:第五更送上!“最佳作者”投票明晚落幕,攻堅時刻,兄弟們有免費票的請砸一下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