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紛紛來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殿內,血腥氣息濃稠嗆鼻,滿地殘碎的尸體和寶物。

  霍修和付云忠臉色都陰沉下來。

  尤其當看到被踩在蘇奕腳下的華星塵時,霍修那一張老臉變得奇差無比。

  “這……是怎么回事?”

  霍修須發怒張,一身仙君威勢再不遮掩,席卷大殿之內,壓迫得人們幾欲窒息。

  “道兄稍安勿躁。”

  付云忠瞇著眼眸,打量著蘇奕,“還請閣下先把人放了,我可以給閣下一個解釋的機會。”

  蘇奕沒有理會。

  他低頭看著腳下的華星塵,道:“是不是認為自己有救了?”

  華星塵心中莫名一陣發寒,道:“你若就此止手,一切都好說。”

  蘇奕道:“我向來言出必踐,既然說你必須死,那你就不可能有機會活下來。”

  華星塵驚叫道:“你就不怕?”

  蘇奕道:“你覺得呢?”

  霍修和付云忠的臉色都很難看。

  他們兩位仙君人物,竟然直接被無視了!

  可還不等他們有所反應,忽地一道身影匆匆掠入大殿。

  這是一個須發潦草的枯瘦麻衣老者。

  當他出現時,霍修和付云忠全都一怔,疑惑道:“道兄,你怎么來了?”

  那枯瘦麻衣老者卻不理會。

  他進入大殿后,目光就落在蘇奕身上,臉上露出欣喜之色:“道友,果然是你!”

  全場嘩然。

  霍修、付云忠都不禁驚愕,意識到不對勁。

  “原來是你。”

  蘇奕也很意外。

  當初在黑龍集市太荒九碑前,他曾見過這枯瘦麻衣老者。

  但談不上熟悉,甚至都沒聊過。

  枯瘦麻衣老者喜道:“還好老朽來的及時!”

  蘇奕挑眉道:“莫非你和他們一樣,要來阻止我殺人的?”

  枯瘦麻衣老者連忙搖頭:“道友誤會了,既然此事被老朽撞見,自不能袖手旁觀。”

  說著,他目光看向霍修和付云忠,“兩位,給老朽一個面子,莫要再干預此事,如何?”

  眾人皆錯愕。

  付云忠的腦袋都有些不夠使,道:“道兄,你都不知道此間發生了何等事情,就要幫忙……”

  枯瘦麻衣老者打斷道:“都什么時候了,還管什么是非曲直,一句話,給不給這個面子?”

  面對付云忠這位萬瓊仙宗的仙君,枯瘦麻衣老者竟是顯得強勢之極。

  甚至,都不管青紅皂白,要幫蘇奕出頭!

  這一幕,也讓所有人都意識到蘇奕的來歷不簡單。

  雪紅楓更是激動得差點叫出來,果然,蘇哥之所以橫行無忌,必是大有來頭!

  “我不答應!”

  霍修臉色鐵青,冷冷道,“此子在此,屠戮不知多少人,更將我派傳人踩在腳下,此事怎么就能這么算了?”

  說著,他眸子如電,盯著那枯瘦麻衣老者,“道兄,我給你面子,但,我必須討一個說法!”

  斬釘截鐵,擲地有聲。

  枯瘦麻衣老者冷笑道:“霍修,我可是在救你,我敢保證,你若執迷不悟,必遭不測!”

  霍修禁不住仰天大笑,“道兄,若只憑你一個,可根本阻止不了我!”

  “那若加上我呢?”

  一道冷颼颼的聲音響起。

  眾人眼前一花,大殿中就憑空出現一個面容冷厲的儒袍男子,渾身彌漫著仙君層次的氣息。

  霍修的大笑聲戛然而止,臉色凝固,似不敢相信,“封兄,你怎么……”

  可儒袍男子根本不搭理他,轉身看向蘇奕,笑著拱手道:“道友,咱們又見面了。”

  蘇奕眉頭微挑,道:“還真是巧了。”

  這儒袍男子同樣也曾出現在太荒九碑前。

  “哈哈哈,這就叫緣分。”

  儒袍男子爽朗大笑。

  眾人驚疑,心緒翻騰,都被這一幕驚到了。

  又一位仙君駕臨,并且,同樣是來為蘇奕助陣的!

  付云忠眼皮直跳,他徹底意識到不妙。

  而霍修那張老臉已陰沉難看到極致。

  他正要說什么。

  一陣嘈雜的聲音從大殿外響起:

  “竟然墨老兒和飛云老兒搶先了一步。”

  “必須算我一個。”

  “還有我。”

  “此等事情,豈能少了我?”

  伴隨聲音,一位又一位仙君駕臨,每一位在抵達后,無不欣喜地朝蘇奕見禮。

  其中赫然有天符仙宗太上長老墨殘秋。

  到最后,加上之前抵達的那枯瘦麻衣老者和儒袍男子,竟足有九位仙君一起駕臨!

  那一幕幕,讓所有人都懵掉,意識恍恍惚惚,幾乎懷疑是在做夢。

  雪紅楓內心也在顫栗,好幾次欲言又止,最終只在心中感慨了一句:“艸!”

  被踩在蘇奕腳下的華星塵,也都懵了,足足九位仙君一起主動來為那家伙出頭?

  他究竟是誰?

  怎會有這么大面子?

  一個個困惑涌上華星塵心頭,也讓他面如死灰,徹底意識到,今天栽了!

  “老付,今天的事情,你們萬瓊仙宗還要摻合嗎?”

  枯瘦麻衣老者問道。

  付云忠苦笑嘆息,“諸位……姑且就當我是個路人罷了。”

  這還怎么插手?

  那些仙君老家伙,隨便拎出一個,都有著足以震懾一洲之地的威勢。

  可此時,他們全都站在了蘇奕那邊,付云忠焉可能還不清楚該怎么做?

  “霍修,你呢?”

  麻衣枯瘦老者目光看向霍修。

  之前,還曾強勢表態,要討一個公道的霍修,此時明顯也亂了陣腳,神色陰晴不定。

  半響,他喟嘆一聲,道:“罷了,只要那年輕人放了我派傳人,今日之事,到此為止。”

  任誰都看出,霍修很不甘心。

  可形勢比人強,由不得他不低頭!

  眾人的目光都齊齊看向蘇奕。

  卻見蘇奕笑了笑,道:“放人?不,他必須死。”

  聲音還在大殿中回蕩,蘇奕腳尖發力。

  華星塵軀體頓時如紙糊般炸開,化作飛揚的灰燼灑落一地。

  所有人都傻眼了。

  之前,蘇奕不殺華星塵,不少人都還以為,今日的事情或許還有回旋的余地。

  可哪曾想,當著一眾仙君的面,蘇奕卻直接一腳把華星塵踩爆了!!

  這突然發生的死亡一幕,刺激得人們目瞪口呆,直接呆滯在那。

  付云忠也怔住,眼眸瞇成了一條線。

  此子,殺得此地血流成河,更當著所有人的面,毫不客氣殺掉華星塵,這般手腕,簡直霸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可最終,付云忠也不敢說什么,他很清楚,那年輕人絕不是他能夠招惹的人!

  “你……”

  霍修目眥欲裂,徹底暴怒。

  他根本沒想到,在自己都已選擇退讓的情況下,蘇奕居然還是殺了華星塵!

  這分明就是沒把他放在眼中!

  也根本沒把血冥魔教放在眼中!

  “你若覺得我是仗勢欺人,大可以動手,我保證,其他人不會插手進來。”

  蘇奕撣了撣衣衫,步履悠閑地朝這邊邁步走來。

  聞言,場中一陣騷動,眾人無不側目。

  霍修額頭青筋爆綻,眼眸發紅,死死盯著走近過來的蘇奕,一身的殺機根本掩飾不住。

  可出乎意料的是,他最終卻忍住了!

  “今天見識了閣下的手段,霍某也很佩服,以后若有機會,必定會跟道友討教一番!”

  霍修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住滿腔怒火和殺機,撂下這句話,便拂袖而去。

  可尚在大殿門前,就被墨殘秋擋住。

  “識時務者為俊杰,你霍修又非初出茅廬的年輕人,自當清楚這樣的局勢意味著什么。”

  墨殘秋眼眸深沉,“我希望,你是真的選擇罷手,否則,注定只會為你們血冥魔教招災!”

  霍修略一沉默,點了點頭。

  他之所以隱忍,哪會不明白墨殘秋話中的意思?

  一個年輕人,卻能讓九位來自不同勢力的老輩仙君,不惜選擇和自己為敵,這怎可能是尋常之輩?

  哪怕霍修再憤怒,也都清楚,哪怕他回到宗門請求援手,宗門恐怕都得掂量掂量是否能承受那等后果!

  霍修目光一掃在場其他仙君,道:“臨走前,我也想提醒各位一句,剛才被那年輕人殺死的華星塵,是九絕山‘古族華氏’的嫡系后裔。”

  “他的祖父,便是仙王華清度!”

  說罷,霍修轉身而去。

  九絕山古族華氏!

  一眾仙君心中凜然。

  這可是當今仙界一等一的“仙王級勢力”!

  而那華清度,更是當世名震四海的仙王境大能!

  “九絕山華氏……”

  蘇奕輕語,似想起什么,道,“就是那個以前曾依附在太清教血霄子麾下的勢力?”

  墨殘秋點頭道:“正是。”

  蘇奕一聲哂笑,道:“這么說,今天我還真殺對人了,可惜這個華氏的后裔太弱了些,不值一提。”

  眾人:“……”

  誰還能看不出,蘇奕根本不在意“九絕山華氏”這樣的仙王級勢力的威脅?

  墨殘秋笑說道:“道友,此間事了,不如一起去喝一杯?”

  其他老怪物也都將目光看向蘇奕,隱隱有期待之意。

  當初見識過蘇奕勘破太荒九碑的手段后,讓他們驚為天人,至今想來,內心兀自欽佩不已。

  可惜,當時沒能和蘇奕把酒言歡,這讓他們引以為憾。

  而現在,既然因緣巧合地在此重逢,自當好好痛飲一番!

  蘇奕本打算拒絕,可想了想還是答應下來:“今日天色已晚,還是等明天吧。”

  眾人欣然答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