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仙君駕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柴北通跪伏在那。

  金袍中年尸首兩分,躺倒血泊。

  呂商繡本命道劍被毀,俏臉慘白。

  那位老輩人物更是只剩一道神魂。

  當蘇奕那看似云淡風輕,實則霸道的聲音回蕩在這座大殿,氣氛也一下子變得沉悶無比。

  壓抑人心。

  有資格參與這一場宴席的角色,非富即貴,隨便拎出一個,都有著足以震懾世人的頭銜和來歷。

  可此時,他們都變得沉默起來。

  目光則下意識都看向了立在中央主座前的華星塵身上。

  華星塵臉色陰沉如水,眼眸如鷹隼般死死盯著蘇奕,開口打破了這沉悶壓抑的氛圍。

  “這是一個誤會。”

  華星塵面無表情道,“若閣下愿意,我可以解釋給你聽。”

  雪紅楓差點忍不住笑起來,誤會?虧你華星塵能說出這等不要臉的話來!

  而對此,蘇奕的做法很簡單,驀地一步邁出,來到呂商繡身前,一把抓住此女脖子,拎了起來。

  “你想做什么?”

  華星塵臉色一沉,“快放手!”

  呂商繡更是尖叫道:“你若敢殺我,等我師伯前來時,饒不了你!”

  咔嚓!

  下一刻,呂商繡的脖子被扭斷。

  整個人生機消散,化作一具軟綿綿的死尸。

  眾人皆瞠目,難以置信。

  不管怎么說,呂商繡也是一位躋身宇境仙榜上的天之驕女,更是血冥魔教一位仙君境老怪物的后裔!

  可現在,卻直接被蘇奕擰斷了脖子!

  “這也是個誤會。”

  蘇奕語氣淡然道。

  眾人神色變幻不定。

  什么誤會,這分明就是以牙還牙,在打華星塵的臉!

  “閣下究竟想要怎樣一個說法?”

  陶山勻忍不住開口,“難道說,非要殺了這大殿所有人,你才會滿意?”

  他同樣是宇境仙榜上的強者,并且排名在第四十六位。

  之前,他曾和柴北通、呂商繡并坐在一起。

  可現在,柴北通被鎮壓跪地,呂商繡伏尸當場,這一切讓他受到莫大刺激。

  蘇奕搖頭道:“錯了,我可不是濫殺之人,冤有頭債有主,誰做的事情,誰來承受其代價便可。”

  人們的目光再次看向華星塵。

  華星塵長聲一嘆。

  他眸子驟然變得鋒利如劍,神色淡漠道:“既然你執意尋死,本座……成全你!”

  他抬手一抓,一柄血紅長劍掠出。

  他一身威勢驟然變得極端恐怖,長發飛揚,壓迫得身影四周的虛空都在塌陷。

  整座大殿覆蓋的禁制力量都隨之產生劇烈波動。

  那一身屬于宇境仙榜第十六位的逆天氣勢,讓眾人震撼之余,都不禁心生期待。

  “華兄既然要動手,我等又怎能袖手旁觀?”

  陶山勻開口,眉梢間殺機縈繞。

  頓時,其他人紛紛醒悟似的,道:“對,自當一起動手,誅殺此獠!”

  一時間,一眾強者氣勢洶洶,蓄勢以待。

  這一幕,讓雪紅楓軀體發僵,下意識庇護在方寒身前。

  蘇奕卻搖頭不已。

  他的確沒打算大開殺戒,故而才一直留手,不打算牽累無辜。

  可現在看來,這滿座之輩,除了寥寥一小撮人沒有表態,其他大多數人,都已決意和華星塵聯手!

  他們蠢嗎?

  談不上。

  無非是心中另有依仗罷了。

  沒有再耽擱,蘇奕撣了撣袖袍,邁步朝華星塵行去。

  “殺!”

  一群強者大喝,一起出手殺來。

  修為最弱的都是宇境仙人,而強大的更有虛境真仙層次的老輩人物,每個人皆祭出寶物,動用全力。

  轟!!

  整座大殿劇顫。

  正在天穹下飛馳的云船,都猛地一晃,遭受到影響,那堪比一座城池般的巨大船體浮現出無數禁陣圖案。

  而船上的無數生靈,此刻都不禁駭然,停下手中動作。

  這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而此時,蘇奕早已展開殺戮。

  他衣袍鼓蕩,右手握拳,如神人擂鼓。

  咚!!

  虛空塌陷。

  那霸道凌厲的拳勁所過之處,一種種堪稱絕妙的仙法如泡影般崩碎,一件件流光溢彩威能恐怖的仙兵橫七豎八地倒飛出去,劇顫哀鳴。

  根本就不堪一擊!

  而當蘇奕這一拳的威能徹底爆發。

  直似九天銀河決堤,七八個仙境強者躲閃不及,直接被轟得炸開,四分五裂,血肉飛濺。

  其中,還有兩位虛境真仙!

  便是華星塵,都被這一拳之威真的踉蹌倒退出去,臉色頓時變了。

  這家伙,怎會如此可怕?

  在場其他仙境人物也嚇得渾身直冒冷汗,原本他們以為聯手之下,哪怕無法殺了蘇奕,起碼也能將其牽制住。

  可誰曾想,才剛開戰,對方寥寥一拳,便顯露無堅不摧之威!

  太可怕!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蘇奕既然動手,自然不會客氣。

  他步履似緩實快,氣質閑散從容,就連出手也輕描淡寫,渾不帶一絲煙火氣息。

  可那每一擊,皆有所向披靡之勢,摧枯拉朽之威!

  僅僅幾個眨眼間,在場之中,那些叫囂著和華星塵一起聯手的強者,盡數伏誅!

  其中還包括陶山勻這樣躋身宇境仙榜上的頂尖人物!

  血腥彌漫。

  滿地狼藉。

  偌大殿宇,直似化作血腥煉獄。

  那些不曾出手的強者,這一刻無不呆滯在那,亡魂大冒。

  誰都清楚,之前他們若表態去圍攻蘇奕,那他們現在必然也早已躺倒在地!

  “這里是萬瓊仙宗的云樓,我派劉衡師叔祖同樣在這云船上,你……你別過來!!”

  華星塵倒退,滿臉驚懼和不安。

  他披頭散發,在之前的戰斗中已負傷,渾身在淌血。

  “我知道你一直在拖延時間。”

  蘇奕語氣平淡,“包括你敢動手,最大的底氣就是有所依仗,可惜,我早說過,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的性命。”

  就在此時,一群人沖進了大殿。

  “在我萬瓊仙宗的地盤上行兇,你好大的膽子!”

  為首一個高大男子厲聲大喝。

  他們氣勢洶洶,皆神色不善地將目光鎖定蘇奕身上。

  華星塵明顯松了口氣,道:“萬瓊仙宗的人來了,你確定還要繼續行兇?”

  蘇奕點頭道:“當然。”

  說著,他探手隔空一抓。

  華星塵就如不受控制的蟲子似的,被蘇奕一把攥在了手中。

  “放肆!在我等眼皮底下還敢造次,饒你不得!”

  那高大男子暴喝,率先殺來。

  蘇奕甩袖一揮。

  砰!!

  高大男子直接倒射出去,狠狠砸落在地,大口咳血,竟是直接被重創了!

  這一幕,嚇得和那高大男子一起前來的強者皆色變,一個個下意識戒備起來,不敢輕舉妄動。

  “閣下可知道這么做的后果?”

  “你最好快住手,否則,等我派太上長老前來,你注定沒有好下場!”

  這些萬瓊仙宗的強者紛紛呵斥,進行要挾。

  雪紅楓第一個感到不爽,冷冷道:“蘇道友身邊的人被他們迫害時,你們不出現,蘇道友來救人時,你們卻來了,這就是你們萬瓊仙宗的規矩?”

  “無須談這些。”

  把華星塵扔在地上,一腳踩在華星塵身上,目光環顧大殿,淡淡說道:

  “不過你們放心,我現在不殺他,倒要看看,今日此地,誰能把他這條命救了。”

  全場寂靜。

  那些萬瓊仙宗強者,都被蘇奕強勢的做派驚到。

  無法想象,這青袍年輕人究竟該有多大的底氣,才敢說出這番話來。

  雪紅楓目光看向被踩在地上的華星塵,暗道老子早勸過你,若不罷手,必招惹滅頂之災,可你偏偏不聽。

  死了也活該!

  雪紅楓心中也很震撼。

  他已很久沒見過似蘇奕這般的狠人了。

  過往時候,似大殿中這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仙道人物,無論遇到任何麻煩,大多都能憑借背后的勢力輕松化解。

  哪怕遇到一些更厲害的存在,也會念在他們各自背后的勢力上,選擇息事寧人。

  可蘇奕卻不一樣。

  他根本無所顧忌,殺伐果斷!

  最霸道的是,他分明清楚華星塵的來歷,也清楚這艘云船屬于萬瓊仙宗,可偏偏他根本不在乎。

  僅僅這份做派,就讓雪紅楓擊節嘆服。

  忽地,大殿外響起一陣交談聲:

  “沒想到,在你們萬瓊仙宗的云樓上,都有人敢在此胡作非為!”

  “秦兄息怒,今天的事情,我必給你一個交代!”

  “哼!”

  ……伴隨聲音,兩道身影幾乎同一時間進入大殿。

  一個峨冠博帶,身影頎長的中年男子,眸子狹長。

  一個白發如銀,老態龍鐘的老者。

  在兩人身上,皆彌漫著屬于仙君層次的氣息波動!

  “拜見太上長老!”

  當看到那中年男子,在場那些萬瓊仙宗強者皆長松一口氣,全都恭敬行禮。

  那中年男子,正是萬瓊仙宗太上長老付云忠!

  “師叔祖!”

  而當看到那白發老者,華星塵不禁激動叫出聲來。

  霍修!

  血冥魔教仙君級人物,一位叱咤風云多年的魔道老怪物。

  隨著霍修和付云忠這兩位仙君出現,大殿氣氛驟然一變,壓抑滲人。

  便是雪紅楓都不禁倒吸涼氣,心中劇跳,他也沒想到,此次萬瓊仙宗竟會派出一位仙君坐鎮云樓。

  更沒想到,此次和華星塵一起出行的,竟還有霍修這個老怪物!

  “完了,這一下蘇道友可捅破天了!”

  雪紅楓心中一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