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云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化龍池。

  雷霆漸漸消沉,海浪歸于寂靜。

  一道纖秀的身影,從化龍池深處走出。

  依舊一襲簡樸的布衣,長發凌亂垂落,眉眼清稚如少女。

  可隨著她邁步走來,卻有一股俯瞰天下,睥睨眾生的威儀。

  那是真正的龍威。

  讓虛空都在顫抖,萬象黯然。

  尤其她那暗金色的眸顧盼時,似有無盡神焰在瞳孔深處洶涌,攝人心魄。

  少女本身便身懷赤龍血脈,擁有妙境仙王層次的道行,那漫長的仙隕時代中,她雖被義父黑龍道君的“龍血神鏈”封印血脈力量,困頓在黑龍集市。

  可也因此躲過了仙隕時代中那一場浩劫。

  而今,她打碎身上封印,入化龍池之中,歷經萬雷洗禮,最終蛻化為真正的赤龍!

  那種恐怖的龍威,遠勝過往太多!

  直至走出化龍池那一瞬,少女一身的龍威盡數斂去,恭恭敬敬匍匐于地,朝蘇奕跪拜道:“多謝前輩點化于我,讓我有蛻化成龍之機緣!”

  蘇奕道:“福兮禍之所伏,自此以后,仙界眾生必知曉你蛻化為龍的消息,于那些踏足仙道之巔的大能眼中,你就是這世間難得一見的瑰寶,禍患必將由此而生。”

  少女輕聲道:“晚輩明白。”

  蘇奕道:“我曾說過,要你答應一些事情,現在便可說給你聽了。”

  少女恭聲道:“前輩但講無妨。”

  蘇奕道:“第一件事,接下來的歲月中,若無證道太境的契機,不得離開黑龍集市。”

  少女似早料到如此,不假思索道:“晚輩必謹遵前輩教誨。”

  她清楚,蘇奕之所以這么做,是擔心她未成氣候之前,就去找姜太阿拼命。

  蘇奕道:“第二件事,以后我可能要前往東海走一遭,去了斷一樁宿怨,到時候,你陪我一起前往。”

  很久以前,早在王夜還未踏足仙道之巔時,那仙界的東海深處,曾有不少從太荒時期延存下來的勢力。

  諸如碧霄仙宮、蓬萊仙島、懸空寺等等。

  當初的“永夜之戰”中,東海深處就曾有足足四位絕世大能參與進來。

  其中三人早已被王夜斬殺。

  而其中一個道號為“弒空帝君”的老家伙則逃過一劫。

  弒空帝君是“碧霄仙宮”的祖師級人物,又被稱作“妖道五帝”之一。

  蘇奕早已從清薇口中了解過,弒空帝君還活著!

  以后,蘇奕自然要去宰了這老家伙,以完成王夜的夙愿!

  而東海那個地方,浩渺廣袤,兇險眾多,蘇奕之所以要帶上赤龍道君,無非是因為,以赤龍道君的天賦力量,足可輕而易舉地遨游在東海之中,找到弒空帝君的藏身之處!

  少女雖不清楚蘇奕的打算,卻毫不猶豫答應下來,道:“前輩凡有召喚,晚輩定義不容辭!”

  蘇奕微微頷首,拿出一個玉簡,遞了過去,道:“證道太境之前,尚有許多事情要準備,這玉簡中便是一些心得體會,你且收下。切記,不能強求,若時機不成熟,寧可一直等待下去,也斷不能強行謀取,否則,此生怕是無望登臨太境。”

  少女雙手接過,鄭重說道:“晚輩定不負前輩所望!”

  當天,赤龍道君下令,重開黑龍集市通往外界的路徑。

  黑龍集市內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氣。

  也是當天,蘇奕和清薇、方寒一起,啟程離開。

  臨走前,星御仙君將蘇奕所需的五種仙藥呈上,除此,赤龍道君更為蘇奕準備了一個儲物袋,表達心中感激。

  儲物袋內,是十萬塊仙玉、上百種各式各樣的珍稀仙藥,以及一批出自煉藥大師手筆的療傷仙丹,可謂是琳瑯滿目,價值無量。

  除此,赤龍道君也分別為清薇、方寒準備了禮物。

  無不堪稱豐厚。

  饒是清薇這等見過大世面的仙君人物,當看到赤龍道君為自己準備的禮物時,也不禁暗嘆一聲無愧是仙界三大黑市之一的主宰人物,好大的手筆!

  “你先去打探流云仙王的狀況,若需要幫助,就前往白蘆洲,到時候,只需手持這塊秘符,就能找到我。”

  離開黑龍集市后,蘇奕和清薇仙君辭別,將一塊秘符遞給清薇。

  清薇接過秘符,小心收起了來,而后柔聲說道:“公子務必保重!妾身很期待下次和公子相逢。”

  蘇奕笑了笑,便帶著方寒徑自朝遠處行去。

  直至目送兩人的身影消失不見,清薇這才轉身而去。

  三天后。

  仙界四十九洲之一的星洲境內,白云仙城外,一座渡口前。

  一艘宛如漂浮陸地般的寶船,徐徐降臨在大地上。

  此船簡直堪比一座城池,其上不止有縱橫交錯的街巷,還有密密麻麻的樓閣建筑,鱗次櫛比。

  這便是仙界赫赫有名的“云船”!

  一艘云船,足可承載十萬修士乘坐,一日可飛馳八萬里之遙遠,沿途會經過許多“渡口城市”。

  對許多修士而言,游歷天下時,乘坐云船無疑最舒適和愜意。

  因為云船之上,堪比城池,酒樓、茶肆、商行、賭坊應有盡有,保管路途上不會太寂寞和無趣。

  除此,云船之上匯聚著天南海北的修士,也能買到來自五湖四海的貨物,領略不同的風土人情。

  最重要的是,乘坐云船出行,往往不必擔憂路途上遭遇什么不測。

  原因很簡單,像云船這等巨型寶物,不止覆蓋著密密麻麻的仙道禁陣,關鍵是每一艘云船,背后皆站有一方頂尖大勢力,一般的仙道人物,根本不敢招惹。

  除此,船上還有虛境真仙坐鎮!

  偶爾,也會有仙君人物親自壓船出行。

  故而一般情況下,沒有誰會蠢到去打云船的主意。

  像停泊在白云仙城外的這艘云船,就來自星洲一方仙君勢力“萬瓊仙宗”手中。

  船體上繪制著萬瓊仙宗的獨門標記,一路上無論云船出現在何處,憑著“萬瓊仙宗”這塊招牌,都能暢行無阻。

  此時,云船附近的地方,早有許許多多修士等候在那,其中不乏一些仙人身影。

  蘇奕和方寒也在其中。

  兩人離開黑龍集市之后,一路走走停停,蘇奕嫌趕路太過奔波,干脆花費兩千塊仙石,分別為自己和方寒買了一張船票,打算乘坐云船前往白蘆洲。

  一路上,既可以免除披星戴月之勞頓,也可以利用空暇的時間潛心修行。

  “一張船票都抵上千塊仙石,簡直太黑了。”

  方寒小聲嘀咕,“并且,這還只是最普通的客房,據說那最頂級的上百座樓閣,不止要花費上萬的仙石預定,還得有身份才能訂得到,著實不可理喻。”

  蘇奕淡然道:“從星洲到白蘆洲之間,要橫跨三個仙洲,沿途共有二十九座渡口城市,似這樣的云船,按十萬人乘坐,在兩大仙洲之間一來一回走一趟,最少都能收到兩百萬塊仙玉的船票錢。”

  “兩百萬塊!還是仙玉!?”

  方寒咂舌,被這個天文數字驚到。

  蘇奕笑道:“看起來賺的的確很多,可云船一路上的花銷和抽水也很驚人,需要向每座渡口城池的地頭蛇勢力交納一筆過路費,也需要打點一路上遇到的那些攔路鬼,除此還有其他一些損耗,比如云船每飛遁一天,僅僅所需要消耗的仙玉,就多達八千塊左右。”

  “簡單而言,最終能裝入口袋的錢,大概只有兩成左右。”

  “更別說這一路上,若遇到一些突發的危險,別說賺錢,能保住性命都已是萬幸。”

  方寒聽得瞠目結舌。

  少年這才深刻意識到,世上并無一本萬利的買賣。

  看似一座云船,所牽扯到的利益和風險就極為復雜!

  很快,蘇奕和方寒登上了云船。

  “回去吧,無須再送。”

  蘇奕立在高高的船體一側憑欄處,朝遠處望去。

  那里的人群中,立著一個身影,赫然正是星御仙君!

  從離開黑龍集市之后,這三天的時間里,星御仙君一直在暗中護送。

  蘇奕雖早已察覺,但并未點破。

  但現在,既然都已登臨云船,自無須再勞駕對方。

  當聽到蘇奕的傳音,星御仙君明顯一怔,旋即意識到,自己在暗中相送的事情,怕是早已被那位神秘的蘇公子識破。

  他笑了笑,當即抱拳見禮,傳音道:“公子保重!”

  蘇奕微微頷首,便帶著方寒朝所預定的客房行去。

  而直至目送那艘云船破空而去,星御仙君這才轉身離開。

  云船上的確和一座城池沒有區別,街巷交錯,開設著各式各樣的商鋪。

  在蘇奕和方寒他們這批客人上船之前,船上再有許許多多其他的乘客。

  或許沒有十萬之眾,但也絕對相差不了多少。

  蘇奕本打算訂最上乘的樓閣,但沒辦法,那些樓閣早被人占住,只剩下一些最尋常的客房。

  當兩人徑自朝自己的住處找去時,路上忽地響起一道驚訝的聲音:

  “咦,是你!哈哈,前些天我還想著要和蘇道友見一面,不曾想,今天就被我撞見了,這或許就叫天涯何處不相逢!”

  伴隨聲音,一道熟悉的身影從遠處大笑著走來。

  ps:兄弟們,繼續求“最佳作者”票票!別嫌金魚每天提醒,因為競爭真特么激烈啊……

  最讓我心塞的是,在我提醒之下,一些兄弟竟然還投給了“最佳作品”一千票。

  記住,是“最佳作者”!“最佳作者”!“最佳作者”!(╥﹏╥)

當然,一定別花錢,投每天送的免費票即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