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太荒之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緊接著,蘇奕來到第二塊太荒道碑前,指點其上的錯漏。

  而在腦海中,蘇奕不由回想起過往的一些畫面。

  遙想當初,他曾黑黑龍道君等一眾好友在山巔宴飲,觥籌交錯,不亦快哉。

  也曾在這太荒九碑前,因為參悟原始道紋而爭得面紅耳赤,好幾次差點大打出手。

  甚至,當初被稱作“仙界符陣第一人”的魚玄機,還曾當著眾人的面,大罵王夜一介劍道匹夫,不懂道紋之秘。

  可最終……

  卻是王夜稍勝一籌,第一個勘破太荒九碑的奧秘。

  猶記得當時,魚玄機手捻胡須,枯坐如泥塑,那張老臉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紫一陣紅,煞是精彩。

  而王夜放聲長笑,大呼快哉。

  事實上,當初王夜勘破太荒九碑的奧秘,也是受到魚玄機的啟發。

  王夜當時也坦然承認這一點。

  魚玄機則邦邦兩拳打在王夜肩膀,笑罵一句:“技不如人,要你跟老子謙虛?”

  而今,想起這往昔的一幕幕畫面,蘇奕也不勝感慨。

  不得不承認,王夜當初在仙界雖然被視作雙手染滿血腥的暴君,可同樣,也有一群志同道合生死與共的至交!

  就是在這種追憶感慨般的心境下,蘇奕在接下來的時間中,不厭其煩,陸續將其他道碑上的錯漏指正出來。

  而在此期間,一眾老怪物初開始還能領會到蘇奕話中的玄妙之處,時而震顫、時而激動、時而慚愧。

  可直至后來,所有人都懵了,感到吃力和費解。

  便是墨殘秋這樣的符陣宗師,都難以全部理解,整個人呆呆地立在那,怔怔出神。

  氣氛寂靜。

  直至將所有道碑上的錯漏指正出來,蘇奕拎出一壺酒,仰頭飲盡。

  再看眾人那迷迷瞪瞪的樣子,蘇奕不禁搖頭哂笑。

  對牛彈琴?

  談不上。

  無非是,這些個老家伙,終究遠不如當年那些老家伙罷了。

  清薇俏生生立在不遠處,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直至目睹蘇奕搖頭哂笑的神色,她心中不禁幽然一嘆。

  帝君大人他……怕是很寂寥吧。

  大抵就像撫琴之人,難覓知音!

  許久,一眾老怪物紛紛從那震撼般的心緒中清醒,彼此對視,皆對蘇奕的手段嘆服折節!

  墨殘秋更是恭恭敬敬行禮道:“老朽斗膽,懇請公子出手,破解太荒九碑之秘,容我等一見公子之風采。”

  蘇奕道:“可。”

  他此次本就是沖著這一樁在外界可遇不可求的大道機緣而來!

  倒也不介意,讓這些老家伙見識見識。

  當即,他徑自上前,開始繪制禁陣圖案。

  道光流轉,一縷縷玄妙莫測的靈光從蘇奕指尖傾瀉而出,在虛空中彼此交錯衍生,漸漸地勾勒出一幅禁陣圖案的雛形,仿似行云流水般流暢自然。

  給人的感覺,就如天然雕飾,渾不見絲毫斧鑿刀刻的痕跡。

  直至片刻后,一幅禁陣圖案在眾人面前呈現出來。

  神秘浩瀚,繁復玄妙。

  一眼望去,直似無數流光交錯而成的一方星空,光影浮沉,道紋沿著不同的軌跡流轉,交相輝映。

  而隨著蘇奕指尖在禁陣圖案上一點。

  禁陣圖案直似活過來,爆發出沖霄的光。

  這一瞬,九座太荒道碑齊齊震顫,道碑表面的原始道紋齊齊泛起漣漪般的大道波動,和蘇奕身前的禁陣圖案產生一種奇妙的呼應。

  而后,整個煉道碑林中,那密密麻麻的道碑一起震顫起來。

  直似萬劍齊鳴!

  隱龍山之巔,正在打坐靜修的赤龍道君怔了怔,旋即就收斂心神,繼續參悟。

  奇怪嗎?

  一點也不。

  帝君大人出手,參悟出太荒九碑的奧秘,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同一時間,隱龍山上駐守的黑龍衛,都被驚動了,一個個驚詫萬分,嘩然聲四起。

  “大驚小怪,莫要喧嘩!”

  星御仙君喝斥,制止那些黑龍衛前往查探此事。

  實則,星御仙君內心也震撼不已,那位年輕的還未踏足仙道的尊貴客人,竟在如此短時間內就勘破太荒九碑了?

  怪不得道君大人那般敬重此人,果然是真人不露相!

  同一時間——

  煉道碑林盡頭。

  九座通天而立的太荒道碑轟鳴,映現出億萬神輝,在虛空中構建出一道虛幻般的門戶。

  一眾老怪物皆呼吸急促,如視神跡!

  那是太荒之門!

  唯有勘破太荒九碑的奧秘,才會映現出來。

  而在傳聞中,這一扇門通往一處充滿太荒原始大道祖源的秘地!

  “接下來一段時間,我會在其中閉關,在此期間,你和方寒在這隱龍山等待便可。”

  蘇奕目光看向清薇,輕聲叮囑。

  “是!”

  清薇領命。

  蘇奕則凌空邁步,進入那一扇太荒之門內,瞬息間便消失不見。

  而后,太荒之門消散,九座太荒道碑歸于寂靜。

  而在場中,則炸開了鍋。

  一眾老怪物紛紛圍攏到清薇身邊,七嘴八舌詢問起來。

  “清薇道友,那位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為何他如此年輕,就能輕而易舉勘破太荒九碑的奧秘?”

  “自仙隕時代落幕至今,老朽還從不曾聽聞,有誰能勘破這太荒九碑的奧秘!”

  “了不得啊,這位公子莫非是哪位絕世大能的關門弟子?”

  “今天我等可總算開了眼!和那位公子相比,我等過往那些年的推演,簡直就是小打小鬧,不值一哂!”

  ……這些老怪物都很激動,爭先恐后地詢問蘇奕的來歷。

  清薇卻笑而不語。

  最終,她也僅僅只說出蘇奕的名字,除此之外,再也不多談一句。

  守口如瓶。

  這讓一眾老怪物心癢難耐,卻又無可奈何。

  唯有蓮華寺戒律殿首席長老寂真似意識到什么,自始至終一言不發,沉默不語。

  “真的是那個從輪回中歸來的傳奇嗎……”

  寂真眼神怔怔。

  那一顆堪稱明凈如琉璃的禪心,在這一刻也掀起洶涌的波瀾。

  象州蓮華寺,仙界首屈一指的通天勢力!

  足可以去和太清教、古族湯氏等龐然大物比肩。

  更有“仙界禪宗甲天下”的美譽。

  作為蓮華寺戒律殿首席長老,寂真自然聽說過一些不為人知的秘辛。

  比如,前不久那一段時間,在白鹿山飛升之地出現的那一批飛升者中,疑似有一位從輪回中歸來的大人物!

  比如,太清教和云機仙府陸續發布“黑榜懸賞令”所通緝的那個飛升者,疑似就是那位大人物!

  再比如,早在仙隕時代以前,他們蓮華寺那位踏足仙道之巔的“青渠老祖”就斷言,傳聞中隕落在“永夜之戰”中的永夜帝君,并未真正隕落,而是疑似踏入了輪回!

  遺憾的是,他們蓮華寺的“青渠老祖”雖然熬過了仙隕時代,卻在三萬九千年前的時候,遭遇一場禁忌之劫,就此身隕道消。

  臨死前,只留下一句“熬不過天人五衰,休談金剛不壞”!

  “若青渠老祖還活著,或許他老人家一定可以辨認出,那名叫蘇奕的年輕人,究竟是否是那位存在。”

  寂真暗嘆。

  見吾如見天,劍道第一仙!

  遙想仙隕時代以前的歲月,遍看那一眾立足仙道之巔的絕世大能中,也唯有那位存在,稱得上“如日中天,獨照仙界”八字!

  “不管如何,今日之事,定要稟報給宗門,若真是那位從輪回中歸來的存在,接下來的歲月中,這才剛迎來一場黃金大世的仙界,勢必將掀起不可預測的腥風血雨!”

  寂真心中喃喃,“到那時,那些個因規避神禍而躲藏起來的老古董們,怕都會為此而震顫。”

  古籍中記載,永夜之戰,永夜帝君以一己之力,對抗三十三位踏足仙界之巔的絕世大能。

  最終,永夜帝君雖遭遇不測,可在那一戰中,卻硬生生劍斬二十一位絕世大敵,殺得天塌地陷,血染九重天!

  那一戰,也被視作古來至今仙道之巔最血腥的一戰。

  自那一戰之后,天下局勢劇變,仙界就此結束了屬于永夜帝君一劍獨尊的歲月。

  而今,若那位存在于輪回中歸來,根本不用想就知道,當年那些曾和他敵對的絕世大能,注定將遭受血腥的清算!!

  “無怪乎太清教頻頻出手,其開派祖師血霄子,可是掀起永夜之戰的絕世大能之一!”

  寂真暗道。

  剛想到這,冷不丁地一道聲音響起:

  “寂真道友莫非想到了什么?”

  清薇那嫵媚漂亮的眸,看向寂真。

  寂真心中一凜,摒棄雜念,自嘲似的笑道:“興許是受到的震驚太大,貧僧的心緒也不免難以鎮定,以至于魂不守舍,靈臺恍惚,讓道友見笑了。”

  清薇紅潤的唇輕抿,微笑道:“據我所知,你們佛修講究一個不惑于心,不困于事,方能六根清凈,道友若欲六根清凈,也自當避免被今日之事困擾才行。”

  看似好心勸慰,可落入寂真耳中,卻分明是意有所指!

  他沉默片刻,頷首道:“道友所言極是。”

  清薇笑了笑,不再多言。

  同一時間,蘇奕的身影出現在一片混沌般的虛無秘境中。

  無數原始古老的太荒祖源氣息,從混沌中氤氳而生,化作霧靄彌漫四周。

  置身其中,讓人恍惚間,仿似回到天地未開時的混沌內!

:兄弟們,“最佳作者”第三名了,繼續求助攻  不管最終名次如何,金魚下周內,必來個5更,以表感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