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全部錯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抬眼看著那錦衣男子,道:“事無絕對,你們做不到的事情,不見得別人做不到。”

  一眾老怪物愕然。

  旋即,他們都不禁笑起來。

  這年輕人,明顯是不清楚太荒九碑所蘊藏的奧秘有多艱澀,才會為一句話而斤斤計較。

  而眼見這些老怪物發笑,清薇也不禁莞爾,心中暗道,待會我倒要看看,你們是否還能笑得出來!

  “這么說,這位公子有能耐勘破這太荒九碑的奧秘?”

  錦衣男子笑瞇瞇問道。

  儼然一副老輩人物考較小輩時的姿態。

  “當然。”

  蘇奕回答的理所應當,不假思索。

  眾人一怔,似懷疑耳朵聽錯。

  “當真?”

  錦衣男子挑眉道,“我們這些老家伙,最瞧不起的就是自吹自擂之輩,我可不希望,公子你是這種人。”

  蘇奕瞥了此人一眼,笑道:“不如打個賭如何?”

  錦衣男子道:“賭什么?”

  其他老怪物也都露出感興趣之色。

  這年輕人,或許顯得狂妄一些,可不得不說,是個有膽魄的人!

  蘇奕笑吟吟道:“我若指出你們錯在何處,你們就一一給我恭恭敬敬作個揖便可。”

  眾人一呆,面面相覷,憑生荒謬之感。

  錦衣男子忍不住笑道:“你若輸了呢?”

  蘇奕不假思索道:“任憑處置。”

  見此,這些老家伙卻把目光看向清薇,似乎在說,你就眼睜睜看著這樣一個小輩鬧著玩?

  可出乎他們意料,清薇卻認真說道:“我勸各位還是收起輕視之心,虛心向我家公子請教為好,否則,你們若真答應對賭,注定必輸無疑。”

  一番話,讓場中炸開鍋,那些老家伙都不淡定了。

  錦衣男子都心生不悅,道:“這樣吧,若這位公子真能指出我等的錯漏之處,就是向他行大禮賠罪又何妨?”

  其他老怪物皆點了點頭。

  清薇撇了撇紅潤的唇,很是無奈,何必呢?

  自己說的可都是肺腑之言啊!

  有人笑呵呵催促道:“這位公子,來來來,快為我們這些老家伙解惑,我等必洗耳恭聽!”

  言辭戲謔。

  “對對,都讓開,請這位公子給我們上一課!”

  錦衣男子笑道。

  一眾老怪物雖都感覺這樣的對賭就像個鬧劇,并且針對的還是一個年輕人,哪怕贏了,對他們這些老輩人物而言,也不光彩。

  可最終,也沒人反對。

  “也罷,那就先聽聽這位公子的高見。”

  眾人散開,讓出一條路。

  “那就如你們所愿。”

  蘇奕笑了笑,徑自邁步來到那座云臺上,眸光凝望那第七座太荒道碑。

  道碑上混沌氣息彌漫,表面蘊生著無數繁密復雜的原始道紋,給人雜亂無章之感。

  可仔細看,仿佛每一條原始道紋都藏有莫測玄機,蘊生著天然的原始道韻,妙不可言。

  道碑通天而立,覆蓋的原始道紋何止萬千。

  最不可思議的是,那些道紋就如緩緩流淌的溪流,在悄然發生著變化!

  別說一般修士,就是修為高深的仙道大能,都很難推演出那道碑上所有道紋所蘊含的真諦!

  若強行參悟,勢必會傷到神魂,令心神逆亂,重則甚至有走火入魔的危險!

  當蘇奕目光望過去時,那第七塊道碑之上,覆蓋著一道金燦燦的禁陣圖案。

  這一幅禁陣圖案幾乎將道碑完全覆蓋,和道碑上蘊生的原始道紋產生一種獨特而奇妙的呼應。

  可仔細看,道碑上那大多數原始道紋,并未和這一幅禁陣圖案產生關聯。

  簡而言之,只有一部分原始道紋,和那一幅禁陣圖案產生了奇妙的呼應。

  蘇奕略一打量,就問道:“這就是你們的破解之法?”

  “不錯。”

  錦衣男子神色有些復雜,“我等耗費二十余年時間,才好不容易推演出一部分奧秘,最終繪制出這一幅禁陣。”

  說著,他喟然一嘆,“可惜,也僅僅止步于此,僅憑我等的力量,再無法推演出更多的奧秘。”

  其他老怪物也心緒低沉。

  參悟太荒九碑,就像是在術士在破解算數難題。

  若能勘破一座道碑上的全部奧秘,只需繪制出一幅完整的禁陣圖案,就能和道碑上的全部原始道紋產生呼應!

  如此,就等于破解了一座道碑之秘。

  直至將太荒九碑上的奧秘全部勘破,便可獲得源自太荒時期的原始大道祖源力量!

  蘇奕想了想,道:“說句不客氣的話,這一幅禁陣只能用錯漏百出,不堪入目八字形容。”

  此話一出,一眾老怪物臉色都拉下來。

  一個個都被激怒了!

  二十多年來,他們在此傾盡心血所推演出的成果,如今卻被一個年輕人如此貶低,誰能不生氣?

  錦衣男子沉聲道:“那敢問公子,我等錯在何處?”

  蘇奕拿出酒壺,飲了一口,道:“大道推演,窺一斑而知全豹,在參悟原始道紋的奧秘時,也自當如此,從你們所繪制的這座禁陣圖案來看,明顯根本沒有勘破這塊太荒道碑的本質奧秘。”

  說著,他抬手一指那座禁陣圖案,“天衍四九,遁去其一,你們以天符仙宗的‘八門金鎖’之法,衍七星九宮之秘,倒的確可以推演出一部分原始道紋的真正妙諦,可如此一來,卻等于畫地為牢,拘囿于一角之得失,因小失大。”

  初開始,一眾老怪物皆心懷憤怒,并沒有把蘇奕的話聽在心中。

  可隨著蘇奕一一精準地指出那一幅禁陣圖案的缺陷和不足,一眾老怪物都不禁怔住。

  漸漸地,他們的神色或震驚、或恍然、或意外、或振奮……

  心神完全被蘇奕的剖析所吸引。

  原本對蘇奕的輕視和怠慢,都悄然消失。

  一個個像乖巧的學生般,聚精會神,專心聆聽。

  不遠處,清薇將這一切變化盡收眼底,漂亮嫵媚的眸中不禁泛起一絲笑意。

  這些老家伙,現在總算知曉帝君大人的厲害了吧?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驀地,一個灰衣老者激動開口,“之前那些年,我們的確一直在鉆牛角尖,陷入巢窠之中,真正要勘破第七塊道碑的奧秘,自當如這位公子所言,以一隅之地,圖全局之法,如此才能見微知著,窺見全貌!”

  說著,他快速走上前,揮手抹去覆蓋在道碑上的禁陣圖案,而后又重新締結出一幅全新的禁陣圖案。

  當這一幅全新的禁陣圖案完成,整座道碑驟然產生轟鳴之聲,金光沖霄,道音隆隆,飛灑出一片如夢似幻的光雨。

  仔細看去,道碑上所有的原始道紋就如活過來,和那一幅禁陣圖案彼此呼應,產生完美的契合。

  眾人皆震撼,激動地看著這一幕,如視一場奇跡發生。

  而再看向蘇奕時,一眾老怪物的眼神都變了。

  被困二十多年的難題,如今卻被一個年輕人一席話就破解,這任誰能不震驚?

  而一想到在之前時候,他們視蘇奕如小輩,還曾戲謔和調侃,一張老臉都有些發紅。

  錦衣男子深深作了個揖,慚愧道:“之前是我等眼拙,輕慢了公子,還望公子恕罪!”

  “還望公子恕罪。”

  其他老怪物也都恭恭敬敬行了個禮。

  這一次,他們心悅誠服,而向蘇奕這樣的年輕人行大禮,他們內心也毫無不甘。

  清薇笑著看著這一幕,紅潤的唇角微翹,內心也滿是得意和自豪。

  與有榮焉。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蘇奕卻搖了搖頭,道:“這禁陣圖案還是錯的。”

  那灰衣老者禁不住道:“錯了?可這第七道碑的原始道紋都已被喚醒,根本沒有任何錯漏啊。”

  其他人也一臉迷惑。

  蘇奕目光一掃其他六座道碑,道,“這前七座道碑的奧秘,的確分別被你們勘破出來,但,只能說全部都錯了,按這種辦法,根本不可能再破解第八、第九座道碑。”

  頓了頓,蘇奕道:“換而言之,從你們剛開始參悟太荒九碑,就已走上歧路。”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那些老怪物一個個都傻眼了。

  換做是之前,他們早喝斥蘇奕,把他的話當做笑話對待。

  可目睹和見證了蘇奕的手段后,他們卻遲疑了。

  “那以閣下之見,我等錯在何處?”

  驀地,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就見遠處地方,一直枯坐著的墨殘秋不知何時已睜開眼睛,從地上站起來。

  無疑,之前的動靜,早已驚醒這位在推演之道上登峰造極的老輩符陣宗師。

  蘇奕拿起酒壺暢飲了一番,道:“這九座道碑,看似彼此孤立,實則彼此所蘊生的原始道紋之間,有著一種奇妙的聯系,渾然一體。”

  “這也就意味著,要勘破太荒九碑的奧秘,斷不能一一去參悟,而要從全局著眼!”

  說著,他來到第一座道碑前,指著其上的符陣禁圖,開始指正其中的錯漏之處。

  墨殘秋和其他老怪物下意識都凝神聆聽起來。

  直至蘇奕將那第一幅禁圖的錯漏指出來,場中一片寂靜,落針可聞。

  一眾老怪物神色變幻不定,一個個像學堂上做錯題被教書先生訓斥的學生,手足無措,羞愧低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