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溫玨之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試煉天窟。

  第八層大殿。

  雪紅楓正在打坐。

  他一襲黑袍,面容冷硬,出身仙君世家,天資聰敏卓絕,尤其在刀道上,有著出類拔萃的天賦。

  可……

  他已連續兩次敗在了這第八關。

  “下一次,老子一定要贏!”

  雪紅楓暗自咬牙。

  忽地,他的目光被大殿一側的金色道碑吸引。

  道碑上光雨飛灑,浮現出一個排名:

  三百九十三!

  這個排名并不高,但也絕對不低。

  因為在過往那漫長的歲月中,能闖到這第八關前的宇境仙人,本就極其之少。

  “竟和我只差一名。”

  雪紅楓驚訝,在闖過第七關之后,他的成績是第三百九十二名!

  旋即,他就看到了來人。

  一襲青袍,峻拔出塵,頗為俊秀,最重要的是,渾身上下沒有任何修為波動。

  也讓人無法看出深淺。

  來人正是蘇奕。

  他看了一眼盤膝打坐的雪紅楓,正打算去闖關。

  卻見雪紅楓忽地開口:“閣下且留步!”

  蘇奕道:“有事?”

  雪紅楓長身而起,咧嘴一笑,道:“我名雪紅楓,來自白蘆洲天云山雪氏一族,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天云山雪氏!

  白蘆洲名震一方的仙君世家。

  而雪紅楓,則是天云山雪氏族長之子,宗族年輕一代中的翹楚。

  年僅三百一十歲,就證道仙途!

  可惜,蘇奕根本就沒聽說過,自然沒多少反應。

  “蘇奕。”

  蘇奕自報姓名。

  雪紅楓哦了一聲,直言道:“我想和閣下斗一場!”

  蘇奕頓感意外,“如何斗?”

  雪紅楓目光環顧這座大殿,道:“就在此地,以實力分勝負,誰輸了,便將身上的仙藥交出。”

  蘇奕眼神古怪,道:“你這是缺仙藥了吧。”

  雪紅楓神色一滯,有些不自在。

  但他倒也沒有遮掩,坦然道:“不錯。”

  “你倒是誠實。”

  蘇奕隨手拿出一株仙藥,拋了過去,道:“相見就是有緣,送你了。”

  雪紅楓愕然,又把仙藥拋了回來,不悅道:“我可不是仗著宗族名望白吃白喝之輩!也斷不會要這等嗟來之食!”

  蘇奕笑起來,道:“有骨氣。”

  雪紅楓眸光懾人,道:“少廢話,就問你敢不敢和我斗一場?放心,我身上雖沒有仙藥,卻有仙寶,只要你贏了,我便把這件寶物給你!”

  說著,他掌心一翻,浮現出一柄僅僅七寸長的紫色仙刀,光霞流轉,鋒芒璀璨。

  一看就是品相絕佳的好寶貝。

  蘇奕卻僅僅只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道:“可。”

  雪紅楓笑起來,道:“這才是我輩中人該有的氣魄,就憑這一點,無論勝負,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蘇奕道:“……”

  他直言道:“那就開始吧,我趕時間。”

  “趕時間……”

  雪紅楓皺了皺眉,正要說什么。

  蘇奕已轉身邁步而至,一掌按來。

  雪紅楓眼眸悄然一縮,他能殺到這第八關前,自然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天才可比。

  擱在整個仙界的宇境仙人中,或許不如那些躋身宇境仙榜的絕世妖孽,但也算得上頂尖人物。

  可面對蘇奕這隨意拍來的一掌,他卻憑生強烈的危險之感。

  沒有任何遲疑,雪紅楓發出一聲低喝,袖袍鼓蕩,雙手橫空,似霸王舉鼎!

  澎湃的仙光法則交織,威能恐怖。

  可在蘇奕這一掌之下,雪紅楓這一擊卻似螳臂擋車,剎那間就被碾碎。

  而隨著這一掌壓迫而下,雪紅楓直接倒飛出去,狠狠砸在遠處墻壁上。

  整座大殿都隨之震了一下。

  雪紅楓渾身似散架般,披頭散發,整個人傻眼了。

  自己……竟連一擊都沒擋住!?

  蘇奕抬手將那一株仙藥又拋了過去,笑道:“算我借你的。”

  說罷,他轉身走出大殿。

  雪紅楓神色明滅不定。

  半響,他忽地面露羞愧之色,嘀咕咒罵,“艸,這下丟臉可丟大了,什么戰績排名,全他娘不靠譜!”

  第八關戰場。

  足足六個守關者,每一個的實力,皆強橫之極。

  除此,尚有針對闖關者的各種規則力量,諸如足以震懾神魂的雷霆之音、影響心境的血色煞霧、牽制闖關者身法和速度的風暴……

  這樣的關卡,簡直堪稱變態。

  最可怕的,當屬那六個守關者,比之蘇奕這個闖關者的實力,足足翻了一倍!

  也是在這一關,蘇奕遭受到極大的威脅。

  足足廝殺近半個時辰,才終于一一將那些守關者擊殺!

  而蘇奕也為此付出不小的代價。

  渾身染血,傷痕累累。

  一身道行都瀕臨油盡燈枯的邊緣!

  可蘇奕卻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痛快!

  這一戰,稱得上痛快淋漓,讓他一身所學極盡釋放,并在戰斗中進一步挖掘潛能,獲益良多。

  “歸根到底,這試煉天窟比拼的是毅力、心志、智慧和自身的潛能!”

  “那些守關者,看似強大得離譜,可終究是規則所化,沒有精氣神,自然沒有那種舍生忘死的心志、堅韌不拔的毅力、以及那可供挖掘和釋放的潛力!”

  一邊汲取和煉化那些闖關者被殺后所化的光雨,蘇奕一邊靜心體悟。

  他能清楚感受到,自身的潛能再次得到釋放,一身修為也隨之精進一大截!

  事實上,隨著闖過第六關開始,試煉就變得兇險和艱難起來。

  但同時,只要闖過去,所獲得的好處也極為驚人。

  到目前為止,蘇奕從第一關闖到第八關,才花費兩個時辰而已,可他在每一次闖關中獲得的蛻變和感悟,則遠非尋常可比。

  像他那一身雄厚無比的修為,都已從舉霞境初期踏入舉霞境中期,到如今已隱隱有突破至舉霞境后期的跡象!

  這般進境,堪稱神速!

  若換做在外界勤修苦練,根本不可能辦到這一步。

  很快,蘇奕的身影消失不見。

  同一時間,第八層那座大殿內,雪紅楓心中一震。

  半個時辰已過,可那蘇奕卻沒有回來,這無疑意味著,對方已成功闖過第八關!

  “這家伙,竟然和天璇凈土的‘溫玨’一樣變態!可為何以前從不曾聽說過,這世間有他這樣一號絕代妖孽?”

  雪紅楓徹底被驚到。

  猛地,他回想起剛才被蘇奕一掌鎮壓的一幕。

  “他渾身并未仙道力量,動用的也僅僅只是羽化級法則,難道說……他還未踏足仙道!?”

  雪紅楓瞪大眼睛,腦袋懵了。

  這豈不是說,一個未成仙的家伙,竟翻掌之間,將自己鎮壓了?

  許久,雪紅楓才稍稍冷靜一絲,低頭看著手中那一株蘇奕所留的仙藥,不由喃喃道:“這哥們行,能處!”

  試煉天窟第九層大殿。

  當蘇奕抵達時,大殿內那座金色道碑浮現光雨,映現出一個戰績排名:

  第八十一!

  這個排名,遠比蘇奕之前的闖關戰績要好。

  不過,從側面也能證明,在過往那漫長的歲月中,真正能闖到這第九層的強者,極其之少!

  “咦?”

  大殿中,一道驚訝聲音響起。

  那是一個模樣俊秀的玄袍青年,頭戴一頂道冠,風采照人。

  他似沒想到,此時此刻竟還有人能抵達這第九層大殿,神色間盡是驚訝。

  蘇奕本不想理會。

  可當目光不經意一瞥,卻看到大殿角落處,枯坐著一具尸體!

  那是一名玉袍男子,披頭散發,渾身染血,生機早已枯竭,軀體僵硬如石。

  “閣下可莫要誤會。”

  玄袍道冠青年解釋道,“這位天璇凈土的絕代人物,是心境崩壞,走火入魔而亡。”

  蘇奕道:“他就是溫玨?”

  玄袍道冠青年點頭道:“正是,之前那段時間,他在闖第九關時,連續慘遭大敗,連心境也被‘天魔業火’侵入,最終沒能抗住這等歹毒的劫數,就此身隕道消。”

  蘇奕笑道:“你好像生怕我會誤會似的。”

  根本不用猜,玄袍青年必然是那來自六合觀蒲恒。

  “誰遇到這等事情,都很難說清楚,更別提溫玨的身份可不簡單,乃是天璇凈土宇境仙人中的后起之秀,躋身宇境仙榜之上,輪排名更在我之上,他如今死在這試煉天窟內,而我恰好就在一側,誰能不心生懷疑?”

  蒲恒一聲喟嘆。

  旋即,他笑道,“還好,如今道友來了,也可以為我當個見證。”

  蘇奕轉身來到溫玨的身體前,凝神打量起來。

  半響,他輕聲道:“可惜了。”

  蒲恒嘆道:“的確很可惜,心境崩碎,誰也救不了,而這也正是第九關的可怕之處,在這一關中,分布著‘天魔業火’這等詭異可怕的力量,一旦被侵入心境,一如心魔附生,動輒就是走火入魔的下場。”

  蘇奕搖了搖頭,目光看著蒲恒,道:“我可惜的是,他并非死于走火入魔。”

  蒲恒一怔,道:“閣下的意思是?”

  蘇奕笑起來,道:“若我沒看錯,他或許心境出了問題,但真正害得他心境崩壞的,應該是一種名叫‘五色劫魔花’的毒物。”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不出意外,應該就是你害死了他。”

  蒲恒臉色頓變。

  :縱橫年終盤點開始啦,兄弟們有票就投給“最佳作者”一欄。

  記住,一定是“最佳作者”,去年很多童鞋都沒看清楚投錯了(╥﹏╥)

對了,別花錢!只投免費的就好,時間是到19號晚上截止,每天都有免費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