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宇境仙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盞茶時間后。

  漫天血色霧靄爆碎四散。

  一道耀眼的劍氣橫空三千丈,久久不散。

  守關者已被這一道劍氣鑿穿軀體,化作一捧光雨飛灑。

  虛空中,蘇奕抬手摸了摸左臉頰,那里有著一道血痕。

  雖只擦破了皮,但也算負傷了。

  “比第一層的守關者要強一些,著實不錯。”

  蘇奕有些意猶未盡。

  直至汲取和煉化掉守關者所化的那一捧光雨,蘇奕一身修為不止徹底恢復,并且精進一大截,一舉踏入舉霞境中期!

  蛻變帶來的全新力量,讓蘇奕內心戰意愈發激昂,迫切想找個對手試一試。

  故而,當進入第三層大殿,都懶得去看那金色道碑上浮現出的戰績排名,徑直走出大殿。

  這第三層戰場,覆蓋著足以震懾和影響神魂的雷霆閃電,守關者的實力,也遠比第二層強大一大截。

  除此,每當雷霆之音響徹,闖關者的神魂就會遭受可怕的沖擊。

  不過,這也正是蘇奕所期待的。

  若對手太弱,他根本就沒興趣前來闖關。

  “殺!”

  很快,戰斗爆發。

  時間點滴流逝。

  試煉天窟第六層。

  大殿內。

  “也不知索云圖此次能否闖過這第六關。”

  燕北渡輕語。

  他來自一個仙君勢力,是門中最耀眼的宇境仙人,被譽為當世仙道中的天驕,前途無量。

  “這一關的確太難了,足有兩個守關者,一個在明處,一個在暗處,讓人防不勝防。”

  程霄漢嘆息,一臉無奈。

  和燕北渡一樣,他也是一位宇境仙人中的奇才,被宗門寄予厚望,天資卓絕。

  “不著急,慢慢來,我有預感,若能闖過這第六關,我自身的潛能,必可得到進一步挖掘,一身修為也將隨之水漲船高!”

  燕北渡眸光灼灼,神色間盡是自信。

  程霄漢搖頭道:“可相比天璇凈土的溫玨、六合觀的蒲恒,我們終究還是遜色了一截。”

  燕北渡一怔,無奈地摸了摸鼻子,道:“那兩位可是躋身宇境仙榜上的絕世妖孽,根本沒法比。”

  自仙隕時代落幕,每隔一段時間,仙界神機閣就會公布一些引發天下關注的。

  其中最受矚目的,當屬宇境仙榜和虛境仙榜。

  凡是能躋身上的角色,無不是宇境或者虛境中最頂尖的絕世人物。

  而天璇凈土溫玨、六合觀蒲恒兩人的名字,就在宇境仙榜上。

  前者排名第八十一。

  后者排名第九十七。

  “雖說一份,并不足以真實地衡量一個宇境強者的真正實力,可按我家老祖的說法,但凡躋身上的角色,已的確堪稱是當今仙界宇境層次中最耀眼的存在。”

  燕北渡輕語,“他們要么是天賦異稟的絕世奇才,要么是才情足以震爍古今的蓋世妖孽,更不乏天生身懷大氣運的天驕人物,一個比一個強大。”

  “此次我之所以要闖試煉天窟,就是想謀求一場新的蛻變,爭取將名字留在宇境仙榜之上!”

  說到最后,燕北渡眸子中盡是堅定。

  程霄漢似受到感染,道:“的確,歷經漫長的仙隕時代后,仙界已經迎來一場空前的盛世,以后這天下,必將誕生一個又一個傳奇,而我輩修士,正逢其時!”

  忽地,殿宇大門處,踉蹌走進來一道渾身血淋淋的身影。

  燕北渡和程霄漢一眼就認出,是之前第二次去闖第六關的索云圖。

  “讓兩位見笑了!”

  索云圖苦笑,一屁股蹲坐在地,大口喘息。

  他負傷累累,模樣凄慘,胸口都塌陷一塊,明顯是闖關失敗了。

  否則,不可能又返回這座大殿。

  “談什么見笑,我輩在此磨礪道行,一時勝負根本不算什么。”

  燕北渡安慰道。

  程霄漢則問道:“眼下,索道友就只剩下最后一次機會了,是否還要繼續?”

  在闖關時,有三次機會重新去闖。

  三次一過,就會被直接淘汰出局。

  索云圖已敗在第六關兩次,若再敗一次,就將徹底從試煉天窟退出。

  索云圖不假思索道:“闖!”

  他眼神堅狠,道:“哪怕最后敗了,也要敗一個問心無愧!”

  燕北渡和程霄漢皆點了點頭。

  像他們這樣在宇境中堪稱耀眼的奇才,每個都有超世拔俗之氣魄,誰也不會輕言放棄。

  就在此時,虛空中忽地泛起一陣波動,浮現出一道峻拔的身影。

  正是蘇奕。

  而大殿內那塊金色道碑上,則浮現出蘇奕闖過第五關時的成績:

  第九千五百二十七名!

  燕北渡等人分別瞥了一眼那闖關成績,心中或多或少都松了口氣。

  因為這樣的成績,不如他們!

  “我名燕北渡,見過道友,敢問道友尊姓大名?”

  燕北渡笑著起身見禮。

  蘇奕隨口報出姓名,若有所思道:“你們都已前來很久了?”

  燕北渡笑說道:“不錯,我們都是在半個月前進入試煉天窟,蘇道友你呢?”

  蘇奕道:“我今天才來。”

  燕北渡錯愕道:“今天?”

  程霄漢和索云圖也明顯一怔,似很吃驚。

  蘇奕點頭道:“不錯,嚴格而言,是一個時辰前才進入試煉天窟。”

  眾人:“……”

  原本,看到蘇奕闖關的排名,他們還以為碰到了一個比自己稍遜一些的角色。

  誰曾想,他們似乎看錯了!

  程霄漢忍不住道:“閣下在闖過前五關的時候,不曾有任何歇息?”

  蘇奕拎出一壺酒,暢飲了一口,這才道:“不曾。”

  眾人:“!!!”

  一口氣,闖過前五關?

  這家伙是誰,竟這么猛?

  須知,似他們這些人,每闖過一關,就需要潛心靜修一番,體悟和消化在廝殺中獲得的經驗和感悟。

  同時,也是在為闖下一關做準備。

  哪怕是天璇凈土的溫玨、六合觀的蒲恒,也無不如此!

  誰能想象,今日才抵達試煉天窟的一個闖關者,竟一口氣殺到了第六層?

  索云圖禁不住道:“按閣下所言,你的實力怕是早能夠躋身宇境仙榜上,可為何我等卻從沒聽說過呢?”

  無疑,他對蘇奕的說辭將信將疑。

  燕北渡和程霄漢也將目光看向蘇奕。

  “宇境仙榜?”

  蘇奕饒有興趣道,“這是個什么?”

  在王夜的記憶中,可根本沒有和宇境仙榜有關的任何記載。

  燕北渡三人齊齊錯愕,道:“身為宇境仙人,你怎么會連宇境仙榜都沒聽說過?”

  蘇奕笑著搖頭:“諸位誤會了,我只是舉霞境修為,才剛剛突破至舉霞境中期。”

  眾人:“???”

  他們都差點瘋掉。

  一個舉霞境,怎么有資格進入試煉天窟闖關!?

  過往那漫長的歲月中,誰又見過一個舉霞境人物能一口氣殺到第六層?

  “道友,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燕北渡皺眉。

  程霄漢冷哼道:“根本不用問,這家伙肯定是在戲耍我等!哪怕是舉霞境人物,也當了解宇境仙榜的事情才對!可他卻一直裝糊涂,沒有一句實話!”

  蘇奕很無奈。

  說實話的時候,往往沒人信,也是奇了怪了。

  不過,他總算知道,當今仙界竟還有一個宇境仙榜,這倒是引起他的興趣。

  蘇奕問道:“三位莫非都是宇境仙榜上的俊杰?”

  眾人:“……”

  他們忽地感覺,這名叫蘇奕的家伙,簡直太可惡,每一句話都那么扎心!

  一會說一口氣殺到第六層。

  一會說自己是舉霞境。

  現在更是當著他們的面,問他們是不是宇境仙榜上的絕世奇才!

  這讓他們情何以堪?

  “話不投機半句多,閣下請自便!”

  燕北渡冷著臉,一屁股坐回原地。

  程霄漢和索云圖也不再搭理蘇奕。

  身為宇境仙人中的耀眼人物,誰還沒點傲骨?

  蘇奕見此,不禁啞然搖頭。

  他不再多言,轉身走出大殿,開始去闖第六關!

  “你們說,剛才那家伙是不是故意拿我們取樂?”

  燕北渡忍不住問道。

  “定然如此!”

  程霄漢怒氣沖沖,“過往那漫長的歲月,誰聽說過有人能一口氣殺到第六層?又有哪個舉霞境人物有資格進入這試煉天窟?可笑的是,連宇境仙榜都不知道,這不是睜眼說瞎話?”

  索云圖點頭道:“此人,必是故意的!”

  燕北渡揉了揉鼻子,道:“那各位覺得,這姓蘇的能否闖過第六關?”

  頓時,程霄漢和索云圖沉默了。

  “按照試煉天窟的規則,在和守關者廝殺時,哪怕無法取勝,可只要能支撐半個時辰,就能破格進入下一關。”

  燕北渡道,“我們就等半個時辰,看那家伙究竟能否闖關成功!”

  其他兩人皆點了點頭。

  時間點滴流逝。

  半個時辰過去了。

  蘇奕沒有再出現。

  燕北渡、程霄漢、索云圖三人面面相覷,心中都很復雜。

  事實證明,那姓蘇的家伙雖然謊話連篇,可不得不說,此人的實力,的確很恐怖。

  竟然一次就闖過了第六關!

  最不可思議的是,此人的姓名,并不在宇境仙榜之上!

  一時間,三人都沉默了。

  忽地感覺,像無形地受到了一次打擊,心中很不是滋味。

  事實上,他們都猜錯了。

  此時的蘇奕,早在這半個時辰中闖過了第六和第七關,來到了第八關所在的大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