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神明法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些仙君,叛變的如此快,又如此之自然。

  這是任何人都沒想到的。

  而方寒腦海中忽地冒出蘇奕剛才曾說過的話:

  “萬靈教那點籠絡人心的手段,終究流于下乘!”

  這大抵就叫以勢交者,勢盡則疏!

  赤龍道君的出現,一舉壓住萬靈教眾人的氣焰,也讓九鶴仙君等人徹底膽寒,毫不猶豫選擇抽身而退!

  而面對這等一幕,還沒等宛如少女般的赤龍道君表態,云穹主祭已忍不住怒極而笑!

  “你們這些老混賬……真以為本座必輸無疑?”

  云穹主祭面容森然,恨意十足。

  九鶴仙君面無表情道:“道友,赤龍前輩在前,依我看,你還是束手就擒為好,否則,注定會死得很慘。”

  “不錯,你再負隅頑抗,我等都不答應!”

  符火仙君冷冷出聲。

  一下子,他們將矛頭齊齊指向云穹主祭。

  肖炬等萬靈教強者氣得肺都快炸開,這些老混賬,之前領取封賞的時候,都曾拍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證,以后要為萬靈教出生入死。

  可現在,直接就翻臉了!

  世事無常,概莫如是。

  少女立在那,安靜內斂,不曾言語。

  蘇奕在冷眼旁觀。

  清薇護在方寒身前,好笑地看著這狗咬狗般的一幕鬧劇。

  仙君又如何?

  在仙王面前,也脆弱不堪!

  “哈哈哈!”

  云穹主祭仰天大笑,“爾等不是好奇,我萬靈教請來的神明法旨有何玄妙嗎?現在,本座便先殺了你們這些老混賬,讓爾等見識見識!”

  聲音剛響起,他雙手虛托。

  一塊符詔浮現而出,金光璀璨,神輝耀眼。

  一股恐怖到足以令諸天震顫的神性氣息,隨之彌漫而開,整座祥云大殿都隨之劇烈顫抖起來。

  “都退到我身后!”

  少女輕語,一對暗金色的眸悄然收縮。

  星御仙君和封葉云不敢怠慢,齊齊退后。

  兩者內心皆在顫栗,神色凝重無比,那一道符詔的力量,強大到讓他們這等仙君都產生本能的畏懼!

  “這就是神明法旨?”

  清薇嬌軀發寒。

  她同樣感受到,那一塊符詔彌漫的氣息無比恐怖,如劍鋒抵咽,令人不寒而栗。

  唯有蘇奕最淡定。

  他斬過不止一個神使,也曾和神明意志掰過手腕,稱得上是經驗豐富,自然不會被嚇到。

  “這……”

  九鶴仙君、符火仙君等人皆色變,亡魂大冒。

  “赤龍前輩,還請救命!”

  有人大叫,朝赤龍道君這邊沖來,試圖尋求庇護。

  云穹主祭早氣得殺機暴涌,哪會留情,當即直接出手。

  “死!”

  他催動符詔,當空一點。

  金燦燦的符詔內,掠出一道由秩序所化的利刃,憑空一閃,直接將那位仙君斬殺當場。

  鮮血飛濺,魂飛魄散!

  一位仙君,竟是都來不及抵抗,被輕易鎮殺!!

  那神明法旨的力量,讓眾人無不驚駭。

  九鶴仙君、符火仙君等人更是轉身就逃,一個比一個逃得快。

  可云穹主祭豈可能讓他們如愿?

  就見他一聲冷笑,全力催動符詔。

剎那間,一道道秩序利刃呼嘯而出,將九鶴仙君等人斬殺  當場。

  血流成河!

  “現在,赤龍道友可反悔?”

  云穹主祭眼神冷酷。

  他一手持符詔,渾身殺機洶涌,一如神明的化身,威勢恐怖。

  那些萬靈教的強者,無不振奮起來,眼神寫滿激動。

  原本,隨著赤龍道君抵達,他們都心死如灰,以為此次注定在劫難逃。

  不曾想,隨著云穹主祭拿出神明法旨,一下子峰回路轉!

  星御仙君、封葉云彼此對視,皆手腳發涼。

  之前,九鶴仙君等六位仙君,如草芥般被收割的一幕幕,讓他們哪可能不清楚那神明法旨的恐怖?

  這絕對是禁忌般的大殺器!

  清薇揪心,目光忍不住望向蘇奕。

  她曾聽蘇奕談起,過往那段時間,他之所以負傷嚴重,就是因為曾和一個神使交手所致!

  不過,當看到蘇奕那從容自若的儀態不曾有任何變化,讓清薇內心稍稍安靜一些。

  “后悔?不,一道神明法旨而已,并不是屬于你的力量,在這黑龍集市,也殺不死我!”

  少女眼神淡漠如舊。

  “哼!”

  云穹主祭語氣冰冷道,“在前來時,我萬靈教教主已吩咐過,無論發生什么事情,最好莫要和閣下沖突,現在,我可以再給閣下一個機會,就此罷手,事情便有回旋余地,否則……”

  剛說到這,少女已搖頭打斷:“不,你們必須死!”

  說著,她抬手一抓。

  一桿長槍掠出。

  通體漆黑如墨,蘊生天然的龍紋,槍鋒所指,虛空被撕碎成無數裂痕,如漣漪般擴散。

  龍骸骨槍!

  一槍在手,少女氣勢驟變,那嬌小的身影內直似有蟄伏萬古的力量蘇醒,轟然爆發。

  頓時,血光沖霄,龍吟浩蕩。

  祥云大殿覆蓋的古來禁陣力量,都齊齊匯聚在少女的槍鋒之上。

  一眼望去,直似一槍挑起了一輪昊日!

  而后,少女縱身邁步,揮槍刺出。

  霸道無比!

  無數驚呼響起,那些修為弱小之輩皆驚駭欲絕,根本承受不住少女身上彌漫出的恐怖龍威。

  一些宇境仙人竟是被活生生震得七竅淌血,暈厥過去。

  便是那些虛境真仙,都發出慘叫,被波及到。

  “是你自己找死!”

  云穹主祭震怒,催動符詔,斬出一道秩序利刃。

  鐺!!!

  震耳欲聾的爆鳴響徹。

  肉眼可見,那秩序利刃斬在龍骸骨槍上,爆綻出刺目的光,而后,骨槍劇震,少女的身影踉蹌倒退十多步。

  那清稚的小臉都浮現一抹潮紅之色,渾身氣血沸騰。

  可見她雖擋住這一擊,卻絕對不好受!

  可她抿了抿唇,再次會槍出手。

  毫無遲疑!

  那強勢睥睨的姿態,讓云穹主祭眉梢也浮現一抹凝色。

  神明法旨雖厲害,可終究力量有限,根本用不了多少次。

  若不盡早鎮壓這神秘而超然的“赤龍道君”,今日之局勢,注定不堪設想。

  “殺!”

  云穹主祭暴喝,運轉全部修為催動符詔。

  符詔爆綻金光,秩序力量洶涌,驀地斬出一道又一道秩序利刃。

  每一擊,都能輕松鎮殺仙君人物!

  可少女沒有退讓。

  她揮動龍骸骨槍,

  周身有蒼茫的龍吟響徹,剎那間便出手多次,將那一道道利刃盡數擋住。

  可每擋住一道利刃,她那嬌小的身軀就一陣劇顫,握著骨槍的玉手都被震得肌膚裂開,鮮血橫流。

  當擋住那所有利刃時,她已是小臉煞白,唇角淌血,一身肌膚龜裂開。

  那龍骸骨槍上都出現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那可是天戊神尊的力量!怎可能會被擋住?”

  肖炬驚叫。

  那些萬靈教強者也都色變。

  這赤龍道君也太可怕!

  星御仙君、封葉云臉上則都是擔憂之色。

  赤龍道君雖擋住神明法旨的力量,可也負傷嚴重!

  任誰都能看出,赤龍道君已撐不了多久!

  “閣下若死,這黑龍集市必會大亂,這樣的后果,你承受得了嗎?”

  天穹主祭冰冷開口。

  他臉色無比陰沉,神明法旨乃是萬靈教的大殺器,過往那漫長歲月中,萬靈教也僅僅只得到兩塊神明法旨。

  而似這樣的大殺器,沒動用一次,力量就會消耗許多,根本無法修復。

  可現在,僅僅是對付一個赤龍道君,他手中的神明法旨力量,竟都已耗費過半,這讓他焉能不心疼?

  “我說過,你們都該死,自不會食言。”

  少女抿著唇,清稚的小臉上,盡是淡漠和平靜。

  都已不在意生死,又怎會在意身上的傷勢有多嚴重?

  又哪會在意黑龍集市會如何?

  她揚起手中龍骸骨槍,正欲再次出手。

  “一道符詔而已,無須這般拼命,讓我來吧。”

  一道峻拔身影,出現在少女身前。

  正是蘇奕。

  少女一怔,一對幽邃的暗金色的眸子深處迸發出一抹光。

  “你?”

  云穹主祭嗤地笑起來,“來來來,本座保證不用神明法旨,只手便能把你滅了!”

  肖炬等人哄笑。

  星御仙君和封葉云面面相覷。

  赤龍道君都已負傷成那樣子,一個還未踏足仙道的存在,怎么就敢說出那等話?

  方寒也愣住了。

  這口氣大破天的家伙,真有辦法對付神明的力量!?

  唯有清薇似松了口氣般,眸泛異彩。

  帝君大人他……終于要出手了!

  蘇奕沒有廢話。

  他邁步上前,一身氣機節節攀升,那深邃的眸子深處,盡是冷冽的光澤。

  “死!”

  云穹主祭的確說話算話,只抬起一只手,一巴掌朝蘇奕拍去。

  一縷蒼茫的劍吟響徹。

  也不見蘇奕動作,一道虛幻般的劍影,驀地當空鎮殺而下。

  云穹主祭拍出的掌力,如若泡影般炸碎。

  他駭然色變,毫不猶豫催動符詔。

  可僅僅瞬息,那被視作萬靈教大殺器的神明法旨,就被虛幻的劍影碾碎,四分五裂,化作如瀑光雨飛濺。

  那光雨如此璀璨,映照在云穹主祭那張老臉上,讓他的神色變得呆滯、驚愕、驚恐和惘然。

  這是何等力量,竟能碾碎神明法旨?!

  在云穹主祭心神被震懾這一瞬,一桿骨槍,刺入其咽喉。

  槍鋒輕輕一挑。

  一顆大好頭顱拋空而起。

  今天臘八節,過了臘八就是年,金魚發愁的是,沒存稿這年咋過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