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好戲還沒結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啊——!”

  壓抑寂靜的氛圍,被一道尖叫劃破。

  緊跟著,大殿嘩然聲四起,亂糟糟一片。

  蘇奕所在的位置附近,坐著的都是一些小輩人物,都被嚇得遠遠避開。

  踢翻了桌子,打碎了杯碟。

  滿地狼藉。

  萬靈教長老肖炬、圣子重麒等人,無不震怒。

  玉臺上,云穹主祭眉頭皺起,眸子陰冷下來。

  在座那些仙君和虛境真仙,皆霍然起身。

  唯有清薇唇邊泛起一絲笑意。

  她知道,自此刻開始,自己已無須再有任何顧忌。

  “肅靜!”

  肖炬大喝。

  聲如炸雷,讓整座大殿安靜下來。

  肅殺的氛圍,隨之彌漫大殿每一寸空氣中。

  人們看向蘇奕的目光,皆充滿驚疑。

  無法想象,這也一個年輕人,怎么就有膽在此地鬧事,真的就不怕死嗎?

  圣子重麒滿臉殺機,道:“敢在我萬靈教的法會上行兇,必須處死!去,殺了他!”

  一群萬靈教的仙境人物出動,氣勢洶洶。

  同一時間,一道道恐怖的氣機牢牢鎖定清薇。

  肖炬、九鶴仙君、符火仙君等一眾大人物,這一刻都盯上了清薇,防止她去營救蘇奕。

  清薇嫵媚的眸泛起冰冷的殺機,哪會在意這些?

  不過,就在她打算出手時——

  一道恐怖的仙光乍現。

  那些沖向蘇奕的一眾仙境強者,橫七豎八地飛了出去,砸落一地。

  而一道身影,則悄然立在蘇奕身前。

  白發如雪,容如青年。

  正是不器樓主人封葉云!

  一股屬于仙君層次的氣息,在他身上彌漫,攝人心魄。

  這個變故,出人意料,也讓人措手不及。

  “封兄,你……”

  肖炬震怒。

  云穹主祭的臉色也陰沉下來。

  這個變故,也出乎他的預料。

  蘇奕揉了揉眉宇,也有些意外,沒想到,這不器樓的主人竟如此直接,連萬靈教都敢得罪!

  封葉云迎著一眾震怒的目光,微微一笑,道:“這樁聯姻,我封葉云也反對!”

  “為何?”

  肖炬臉色冰冷,“你該清楚,憑你一個人,根本難以改變今日的局勢!更別提這么做,還會徹底得罪我萬靈教!”

  話語中,盡是毫不掩飾的威脅。

  許多人不禁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意識到肖炬被徹底激怒。

  封葉云不禁笑起來,道:“若不想把事情鬧大,我勸你們最好就此收手,莫要再打清薇仙君的主意,否則,怕是承受不住那等后果。”

  肖炬怒極而笑:“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那……加上我夠不夠?”

  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就見大殿最前邊位置上,黑龍衛統領“星御仙君”在此刻緩緩起身。

  一股恐怖的威壓隨之彌漫而開。

  場中震動,無不驚愕,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打破腦袋,人們都沒想到,星御仙君這位被萬靈教視作撐場面的貴客,竟會站出來,為那年輕人出頭,反對這樁婚事!

  “星御道友,你怎么……”

  肖炬都有些懵,難以置信。

  九鶴仙君、符火仙君他們則都察覺到局勢不對勁。

  一個被冷落在角落處的年輕人所引起的風波,卻讓不器樓的主人、以及黑龍衛的一位統領出頭,這無疑太反常!

  星御仙君語氣淡漠,“就此收手吧,否則,我可不會坐視不管。”

  圣子重麒早被這樣的變故氣得差點吐血,此時再忍不住道:“這是你自己的態度,還是黑龍衛的態度?”

  星御冷冷道:“愚蠢,這有區別嗎?”

  重麒臉色難看。

  這黑龍集市,都在黑龍衛的掌控之下。

  而星御仙君,更是黑龍衛的四大統領之一。

  他要插手此事,誰能不掂量掂量后果?

  忽地,坐在玉臺上的云穹主祭開口,神色淡漠道:“你的態度,難道還能代替赤龍道君不成?”

  星御仙君好整以暇道:“你可以自己思量。”

  爭鋒相對!

  劍拔弩張!

  此時,就是再蠢的人也都意識到,蘇奕的身份不簡單!

  否則,怎可能讓前來做客觀禮的星御仙君和封葉云,寧可豁出去和萬靈教撕破臉?

  沉默片刻,云穹主祭道:“罷了,這件事,我們萬靈教給赤龍道君一個面子,不再勉強!”

  聲音冰冷,任誰都看出,這位萬靈教的主祭大人心懷不甘!

  不過,他的退讓,讓大殿許多人都暗松一口氣。

  若一旦撕破臉打起來,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畢竟,哪怕萬靈教人多勢眾,可別忘了,此地是黑龍集市,是黑龍衛的地盤!

  而距離這座祥云仙殿不遠處的“龍隱大山”,便是赤龍道君的閉關之地!

  肖炬臉色難看,最終沒有說什么。

  圣子重麒則快氣瘋了,再忍不住道:“清薇,我告訴你,只要我重麒看中的女人,絕對逃不過我的手掌心!而沒有我萬靈教相救,你師尊絕對活不過一年!”

  聲震大殿。

  那種怒意,誰都聽得出來。

  清薇眼神淡漠,都懶得理會,她轉身看向蘇奕,道:“公子,我們走吧。”

  封葉云也笑道:“一起走,一起走。”

  星御仙君點頭道:“這地方,的確已待著沒甚意思。”

  他也打算離開。

  不過,無論是清薇,還是封葉云和星御仙君,目光都看向了蘇奕。

  這種態度,讓許多人心生波瀾,終于意識到,這個之前被冷落坐在角落處的年輕人,實則才是這一場風波的關鍵人物。

  連那三位仙君,都需要看其臉色行事!

  這就太不可思議了。

  他是誰?

  怎擁有如此大的權勢?

  方寒悄然起身,這倔強桀驁的少年卻撇了撇嘴,嘀咕道:“這就是你說的好戲?結束也太快了。”

  全場錯愕。

  這小家伙,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啊!

  “結束?還早著呢。”

  蘇奕說著,目光落在圣子重麒身上,語氣隨意道,“曾有個老混蛋給此人算了一卦,卦象是黑云壓頂,生死一念間。現在,他必須死,才對得起這一卦。”

  在場眾人都愣住。

  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是……要殺萬靈教的圣子?

  瘋了吧!

  “你你你……”

  圣子重麒氣得肺都快炸開,滿臉殺機。

  “你們兩位,也是如此態度?”

  玉臺上,一直坐著的云穹主祭緩緩起身。

  他臉色冷酷,眸子中閃爍可怖的神焰,冷冷掃視星御仙君和封葉云。

  一股迫人的壓力,激蕩大殿。

  眾人無不色變。

  這位萬靈教的頂級仙君人物,明顯被徹底激怒。

  封葉云神色凝重,但還是答道:“不錯!”

  星御仙君冷冷道:“當然!”

  一下子,眾人心顫,愈發無法想象,該是出于何等緣由,竟讓這兩位仙君徹底豁出去。

  云穹主祭不禁仰天笑起來,只是那笑容卻顯得格外森然。

  他目光掃視全場,一字一頓道:“既然如此,那本座倒要試試,在本座眼皮底下,就憑你們幾個,誰能殺死我教圣子!”

  聲震大殿。

  無疑,有他坐鎮,是決不允許圣子重麒出事的!

  而重麒心中都快憋悶壞了,猛地指著蘇奕,道:“小東西,老子就在這站著,有種就自己來殺我,只敢躲在他人的庇護之下大言不慚,只會顯得你窩囊!”

  他早看出,蘇奕身上沒有任何仙道氣息,根本沒有踏足仙道。

  哪怕之前蘇奕抬手間就殺了一位宇境仙人,可重麒自信,憑自己那虛境真仙的實力,足可將其輕松捏死!

  當然,前提是,這家伙敢和自己斗!

  故而,他才會如此激將。

  一番話,回蕩在大殿中,人們的神色都變得異樣。

  在場之輩,大多都是修煉不知多少歲月的仙人,哪會看不出,蘇奕根本沒有成仙?

  而要知道,萬靈教圣子重麒,可是一位虛境初期真仙!

  并且,他身懷麒麟血脈,擱在同境的真仙中,都屬于一流人物!

  封葉云和星御仙君齊齊皺眉,剛要說什么。

  蘇奕已笑道:“如你所愿。”

  說罷,他邁步走來。

  眾人都有些糊涂,這和送死有什么區別!?

  封葉云連忙勸阻:“閣下,今日的事情,還是由……”

  “不必。”

  蘇奕道,“你們看著便可,誰也不許插手。”

  封葉云和星御仙君對視一眼,神色猶豫,可最終都沒有再阻撓。

  唯獨清薇最淡定,一對美眸中盡是異樣的光澤,認為帝君大人是軟柿子可以隨意拿捏?

  呵,真蠢!

  “喂!你真的行嗎?可千萬別勉強!”

  少年方寒忍不住大聲道。

  蘇奕一怔,似很意外,扭頭笑道:“你不是想看我和別人火拼嗎,那你就看好了。”

  方寒冷哼,嘀咕道:“之前還教我做事,說什么激將法很可笑,現在自己卻受不住激了……”

  蘇奕啞然失笑,道:“你啊,還是不懂。”

  他不再多言,邁步走過去。

  一路上,許多人下意識讓開道路,看向蘇奕的目光,有驚疑、有仇視、有困惑、有憐憫……

  不一而足。

  “竟然真的敢應戰?”

  重麒都感到驚愕,這世上,真有如此不知死活的人?

  而此時,云穹主祭皺了皺眉,提醒道:“小心一些,莫要大意,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其他人若敢插手阻撓,本座第一個不答應!”

  重麒心中凜然,點了點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