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狴犴后裔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翌日一早。

  蘇奕獨自一人離開客棧,前往黑龍集市購買仙藥。

  清薇原本打算跟著,但被蘇奕拒絕了,讓她安心參悟妙法,為明天萬靈教即將召開的法會做準備。

  “除了搜集滿足舉霞境修煉的仙藥,也要為證道成仙時,淬煉仙道根基做準備。”

  蘇奕一邊思忖,一邊在街巷上閑逛。

  證道成仙,是一條全新的道途。

  而宇境,便是仙道第一境!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九層之臺,起于累土。

  踏足宇境時的根基,將關乎以后的道途能否走得長遠。

  而蘇奕不一樣。

  他求的道途,萬古未有,故而在踏足宇境時,所筑的大道根基就尤為關鍵。

  “不管如何,也要煉出一爐‘金霞萬竅丹’!”

  蘇奕早已考慮清楚。

  在第六世王夜的記憶中,有著無數珍稀古老的仙道丹方。

  而這金霞萬竅丹,號稱仙道筑基第一丹!

  甚至,由于這種仙丹過于禁忌,在丹成之時,會引來可怕的“劫數”。

  這便是丹劫!

  再加上煉制此丹需要的仙藥不止數目龐大,且無一不是稀罕的珍品。

  故而就是仙界最頂尖的煉丹宗師,都幾乎很難煉出這等丹藥。

  不過,對蘇奕而言,煉丹根本不是問題。

  有補天爐這件寶貝在,哪怕引來一場“丹劫”,也能扛過去。

  “我需要一批仙藥,價錢好說。”

  蘇奕走進了一座藥行,表明來意。

  當他從藥行走出來時,已花掉九百塊仙玉,購買到三十九株珍稀仙藥。

  但,這還遠遠不夠。

  接下來的時間里,蘇奕陸續走進一座又一座藥行。

  直至傍晚,蘇奕總計花掉七千塊仙玉,買到近兩百種仙藥。

  其中最貴的仙藥“千劫雷竹”,就價值一千仙玉,相當于十萬塊仙石!

  可惜,依舊沒有湊齊煉制“金霞萬竅丹”的全部仙藥。

  “只剩下金蟾遺蛻、玄凝寒露、瑞象散、鳳髓天葉、五行寶蓮這五種仙藥了……”

  蘇奕揉了揉眉宇。

  僅剩下的這五種仙藥,品階談不上高,但卻一個比一個稀罕,可遇不可求。

  蘇奕之前也曾找了個消息靈通的商販詢問,結果被告之,最近一段時間,就是在黑龍集市中,也很少見到這五種仙藥。

  至此,蘇奕只能作罷。

  不過,讓蘇奕滿意的是,他已購買到一批足以滿足舉霞境修行的仙藥,接下來一段時間內,再不必為修煉的問題發愁。

  忽地一陣吆喝聲響起,引起蘇奕的注意。

  “諸位,壓軸戲來了!這僅剩下的一個奴隸可是上乘貨色,懂的都懂,一句話,價高者得!”

  “這小娃娃,真的是狴犴靈族的后裔?”

  不遠處,是一座寬敞的廣場。

  廣場中,擺著密密麻麻的囚籠,每個囚籠中都關押著等待販賣的奴隸。

  各式各樣的奴隸都有,形形色色。

  此時,一群修士圍攏在一座囚籠前,正在打量關押在囚籠內的一個少年。

  少年渾身染血,蓬頭垢面,他的脖子、雙手和雙腳被細密的鎖鏈捆縛。

  他看起來才十多歲年齡,衣衫襤褸,頭顱低垂,枯坐不動,讓人看不清楚其模樣。

  一個蓄著八字胡的金袍男子立在一側,笑著開口道:“這小奴隸若不是狴犴靈族的后裔,摘了我金元木的腦袋都可以!”

  頓了頓,他說道:“現在,諸位可以出價了。”

  “我出三十塊仙玉。”

  有人報價,投石問路。

  頓時,其他人陸續跟著報價,剛開始都很克制,報出的價錢也不高。

  可隨著參與競爭的越來越多,報價也開始一路突飛猛進。

  很快就到了五百塊仙玉!

  并且,報價還在持續。

  這讓那自稱是金元木的金袍男子笑得合不攏嘴。

  而蘇奕,悄然間已來到那座囚籠前。

  囚籠內的少年,枯坐不動,頭顱低垂,氣息奄奄,滿身都是傷痕和血漬。

  當感知到少年身上那一股熟悉的血脈氣息,蘇奕心中一顫,腦海轟的一聲,浮現出一幕幕畫面。

  第七天關外,尸山血海,硝煙彌漫,驚天動地的戰鼓聲回蕩不休。

  無數修士在浴血奮戰,和那來自異域的魔族大軍展開殊死較量。

  第七天關巍峨的城墻之上。

  一個軀體殘破,渾身淌血的老人,緊緊抓住王夜的手,聲音嘶啞,斷斷續續道:“帝君大人,屬下給您丟臉了……”

  老人神色慘淡,眸光黯然,“原本想著,能追隨您一直征戰天下,殺光那些魔崽子,為仙界天下換一個萬世太平,可……”

  老人一聲苦笑,“只怪屬下命薄啊!!”

  王夜眼睛發紅,心中盡是悲慟,咬牙說道:“老方,我保證,幫你殺光那些魔崽子!”

  老人咧嘴笑起來,“帝君大人,屬下這輩子最驕傲的,就是能跟隨您一起為仙界眾生征戰,我狴犴靈族上下,無論男女老幼,都以戰死沙場為榮!”

  說著,老人劇烈咳血,渾身顫抖,最終似用盡全身力氣般,嘶聲道:

  “若是可以,還請帝君大人將屬下的骨灰,灑在這第七天關上,屬下縱使死了,也要守在這!”

  這是老人最后的遺言。

  他來自狴犴靈族,曾追隨王夜身邊征戰三萬九千載,出生入死,斬敵無數。

  他的名字叫方休。

  至死方休的方休!

  方休的死,也成為王夜當初的一個遺憾,刻骨銘心。

  在之后的歲月中,他每每想起戰死在第七天關的方休,內心便不免泛起一抹悲意。

  而這種情緒,此時如山崩海嘯般,在蘇奕心中翻騰不休!

  他眼睛看著囚籠中被困的少年,心中似被利劍狠狠戳了一下,一股說不出的怒火隨之充斥胸膛之間。

  那一對深邃的眸子深處,直似有火焰在燃燒。

  遙想當初,狴犴靈族的強者在方休率領下,在第七天關浴血奮戰,出生入死,為的是仙界天下之太平。

  而今,狴犴靈族的后裔,卻被囚禁于此,淪為最卑賤的奴隸,被人隨意競價拍賣!

  何其諷刺!

  何其荒誕!

  又……何其屈辱!

  “八百塊仙玉!還有加價的沒有?”

  旁邊,競價已接近尾聲,金袍男子很興奮,因為這個價格,已超出他的預估。

  他目光環顧四周,當注意到立在囚籠前的蘇奕時,忽地察覺到這年輕人的神色有些不對勁!

  “閣下若看上這小奴隸,不妨開個價。”

  金袍男子笑呵呵開口,“當然,價錢必須比八百塊仙玉更高才行。”

  蘇奕沒有理會。

  他抬手按在了囚籠上,猛地發力。

  囚籠爆綻出璀璨的禁制秘紋,璀璨奪目,旋即,囚籠四周的鐵柵欄轟然炸碎。

  囚籠內,枯坐不動滿身血漬的少年霍然抬頭。

  那一瞬,少年的眸如冷厲妖異的刀鋒出鞘,透著一股嗜血般的狠意,似欲要擇人而噬!

  “你做什么!”

  金袍男子震怒,第一時間走過來阻止。

  蘇奕看也不看,袖袍一振,砰的一聲,金袍男子的身影倒射出去,狠狠跌多在數十丈外。

  這個變故,引發附近一陣騷亂,嘩然聲四起。

  許多目光都齊齊看向蘇奕,神色驚疑。

  囚籠碎裂,衣衫襤褸的少年猛地起身,朝一側竄去。

  可尚在半途,就被蘇奕一把抓住了肩膀。

  少年眸子中殺機暴涌,嘶聲道:“放開我!!”

  “別怕,我帶你離開。”

  蘇奕輕聲道,“僅憑你自己的力量,根本逃不走,與其如此,不如選擇相信我。”

  少年神色變幻,最終放棄掙扎。

  倒并非是相信了蘇奕的話,而是他發現在蘇奕手底下,根本無法掙脫。

  “混賬!敢搶老子的貨?來人,殺了他!”

  遠處,金袍男子滿臉猙獰,大喝出聲。

  嘩啦!

  附近區域,一群強者掠出。

  一個個殺氣騰騰,赫然都是舉霞境層次的角色,直接朝蘇奕撲了過去。

  蘇奕眸光冷冽,內心有抑制不住的怒火在涌動,哪可能會留手了?

  就見他抬手當空一按。

  漫天劍氣乍現,沖來的七八個舉霞境強者,軀體在瞬息間就轟然炸開,血染虛空。

  附近區域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那些圍觀的人們都被這血腥霸道的一幕驚到。

  渾身是血的少年也吃了一驚,軀體悄然緊繃,愈發不敢輕舉妄動。

  “你……”

  金袍男子也愣住,眼珠差點掉出來,尖叫道,“霍老,有人砸場子!還殺了咱們的人!!”

  聲音還在回蕩,伴隨著一股凜冽懾人的仙威,一道高大身影憑空而至。

  這赫然是一位踏足仙道的宇境仙人!

  “年輕人,這可是黑龍集市!你的舉動已破壞了此地規矩,已無活路可選!”

  高大男子聲音隆隆如雷鳴,直接出手了,殺機如潮。

  渾身是血的少年下意識要閃避。

  那等仙威,壓迫得他快要喘不過氣。

  可就在這一剎,在他視野中看到,一只修長白皙的大手探出,當空一抓。

  砰!!

  那位氣勢洶洶而來的宇境仙人,竟是像紙糊似的,軀體被直接抓爆了,四分五裂。

  少年震撼失神。

  附近眾人,無不瞠目結舌。

  而蘇奕轉身,輕輕拍了拍少年肩膀,“等我問一些事情,就帶你離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