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請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燈影下,山羊胡老者神色明滅不定。

  許久,他從袖袍取出一塊金色玉簡。

  玉簡內,是半個月前公布的“黑榜懸賞令”!

  其中,有兩條懸賞最引人矚目。

  一則懸賞令來自太清教,懸賞仙玉十萬,圣級仙寶一件,只為查清楚,景洲白鹿山飛升之地的一批飛升者的下落。

  一則懸賞令,來自云機仙府,懸賞仙玉十八萬,目的和太清教一樣,通緝那一批才剛飛升仙界不久的飛升者!

  這兩則懸賞,也是在這個半個月里引發仙界大地震。

  須知,無論太清教,還是云機仙府,皆是仙界頂尖的巨頭勢力。

  尤其是太清教,早已放出風聲,要重建中央仙庭,其權勢之盛,可見一斑。

  而今,這兩大勢力竟陸續發布黑榜懸賞令,只為通緝那一批從人間飛升到仙界的飛升者,誰能不震驚?

  兩大勢力為何要這么做?

  那批飛升者,又有著怎樣的來歷,才會讓兩大勢力不惜下血本進行通緝?

  沒人清楚。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世人都已了解到,太清教和云機仙府的力量,竟是在白鹿山飛升之地吃了大虧!

  據說,隕落的虛境真仙都有數十位!

  這再次引發天下轟動。

  也讓景洲白鹿山飛升之地,成為天下最受矚目的地方之一。

  不知多少人仙道人物,正趕赴那里,欲圖查出那一批飛升者的下落。

  而現在,山羊胡老者已經清楚,剛才所見的那個青袍年輕人,必然和此事牽扯極深!

  因為那一批從他手中拿出的仙寶,既有太清教的寶物,也有云機仙府的寶物!

  “若把那年輕人出現此地的消息,賣給太清教和云機仙府,僅僅是這黑榜上的懸賞,都稱得上是一筆潑天財富了……”

  山羊胡老者心臟不爭氣地劇烈跳動起來。

  深呼吸一口氣,他目光落在桌上的五百塊仙玉上,唇邊不由泛起一抹冷笑。

  這點封口費,哪抵得上那潑天的財富?

  他長身而起,走出房間。

  “老溫。”

  山羊胡老者,叫來一個老仆,將一塊封禁起來的玉簡遞過去,“把這塊玉簡送出去,交給影子,他自然清楚該怎么做。”

  老仆肅然領命,轉身而去。

  山羊胡老者長吐一口氣,心中喃喃,“被太清教和云機仙府盯上,縱使你來頭再大,也是死路一條!與其如此,不如讓我用你的命,換一場富貴,也算死得其所。”

  山羊胡老者笑了笑,哼著小曲,返回自己的房間。

  咚咚咚。

  沒多久,一陣叩門聲響起。

  “進。”

  山羊胡老者正在飲酒,心懷快慰。

  “看起來,你很高興啊。”

  一道陰柔沙啞的聲音響起。

  山羊胡老者渾身一僵,猛地起身,驚訝道:“主上,您怎么來了?”

  房間大門處,立著一個白發如雪的男子,容貌如青年般,眼眸則浮現著厚重的滄桑氣息。

  正是不器樓的幕后主人,封葉云!

  “我若不來,不器樓可就要毀在你手中了。”

  封葉云眼神深邃,語氣平靜。

  說著,他掌間一翻,一塊玉簡浮現而出。

  當看到此物,山羊胡老者臉色頓變,道:“主上,一樁小事而已,沒想到竟驚動了您,莫非……這其中有問題?”

  封葉云輕嘆道:“的確有問題,并且是個大破天的問題,老柳,你也是不器樓的老人,可這次,我需要借你項上人頭一用。”

  山羊胡老者心中咯噔一聲。

  還不等他反應,封葉云已出手。

  下一刻,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出現在封葉云手中。

  而后,封葉云從袖袍取出一枚形似葉子般的鮮紅鱗片,隨著他指尖輕輕一抹。

  那鮮紅鱗片如若燃燒般,映現出一輪渾圓的光幕,光幕中,則浮現出一道虛幻的身影。

  而后,封葉云神色鄭重行禮道:“回稟大人,事情已辦妥,幸虧玉簡中的消息還未傳出去,不至于釀成大錯!”

  頓了頓,他將山羊胡老者的頭顱揚起,“這是我不器樓的鑒寶師柳成的首級,他已為自己的貪心付出代價。”

  “你身為不器樓的主人,不覺得難辭其咎?”

  那光幕內的虛幻身影開口,聲音清脆如少女,可卻充斥著一股刺骨的冷漠之意。

  封葉云背脊發寒,低著頭,根本不敢辯解,沉聲道:“還請大人責罰!”

  “冤有頭,債有主,你自己看著辦吧。”

  聲音還在回蕩,那虛幻身影和那一道光幕一起化作光雨消散。

  封葉云擦了擦額頭冷汗,而后眸子中泛起暴戾之氣。

  “狗東西,遇到如此大事,竟不知通知本座,簡直死不足惜!”

  封葉云心頭震怒,一把將山羊胡老者的腦袋捏碎。

  “只是,剛才那青袍年輕人究竟是誰,竟能讓那位很多年已不理世事的大人,在暗中默默關注?”

  一個疑惑,涌上封葉云心頭。

  一座客棧中。

  蘇奕正在歇息,打算等萬靈教召開的那一場法會結束后,就去“試煉天窟”走一遭。

  這是位于黑龍集市中的一處試煉地,赫赫有名。

  在其中闖關,不止可淬煉道行,還能獲得意想不到的好處。

  除了試煉天窟,黑龍集市中還有一座早在太初時期就延存下來的“煉道碑林”,那地方堪稱天下一絕。

  不過,一般人根本沒資格進入其中。

  “趁這次機會,倒是可以好好修煉一番。”

  眼下,蘇奕的修為已恢復過來,心中已開始籌謀以后踏足仙道的事情。

  忽地,一陣叩門聲響起。

  正在不遠處參悟妙法的清薇當即起身,前往開門。

  “你是?”

  門外,立著一個白發如雪、面容如青年般的男子,渾身縈繞著屬于仙君層次的修為波動!

  這讓清薇黛眉微蹙。

  可出乎她意料,就見來者一臉慚愧,躬身見禮道:“鄙人不器樓之主封葉云,此次冒然拜訪,是前來請罪的!”

  清薇一怔,請罪?

  這是什么意思?

  她下意識把目光看向兀自懶洋洋坐在那的蘇奕身上。

  “進來說話。”

  蘇奕隨口道。

  “多謝。”

  封葉云直起身,走進了房間。

  在他眼中,蘇奕身上毫無修為波動,僅僅只從骨齡中勉強分辨出蘇奕不過是個二十余歲的年輕人。

  可他這等在黑龍集市中都稱得上頂尖大人物的仙君,卻不敢有絲毫怠慢!

  “你何罪之有?”

  蘇奕問道。

  封葉云面露歉意,把事情娓娓道來。

  不過,自始至終,卻并未提起那位神秘的“大人”。

  蘇奕聽完,不禁感到意外,道:“消息最終并未泄露,你那個手下也已為此付出性命,又何須讓你這等仙君親自上門請罪?”

  封葉云早已想好措辭,不假思索道:“只為表達心中愧意,以求閣下諒解,如此,鄙人心中踏實,也可保全不器樓這塊招牌,不至于蒙塵!”

  蘇奕一聲哂笑,道:“行了,你可以離開了。”

  封葉云翻手取出一個青銅盒,雙手呈上,道:“這是我不器樓的一點心意,還請閣下務必收下。”

  蘇奕若有所思,最終沒說什么,道:“放在桌上便可。”

  封葉云如釋重負,連忙上前,將青銅盒放在桌上,而后再次躬身見禮:“閣下在黑龍集市期間,但凡有任何吩咐,我不器樓絕不敢對此,鄙人不敢再叨擾閣下歇息,這就告辭!”

  說罷,轉身而去。

  直至離開這座客棧,行走在街上,封葉云才如釋重負般長吐一口氣。

  果然,這年輕人不簡單啊,身邊竟有清薇仙君侍奉在一側,其來歷,必然無比恐怖!

  不過,相比這些,來自那位“大人”的關注,才最讓人感到心驚。

  不管這年輕人是誰,總之……絕不是我封葉云能得罪的。

  “公子,那自稱封葉云的家伙,明顯撒謊了。”

  客棧房間中,清薇說道,“無緣無故,一個仙君怎可能會因為屬下做錯事情,就主動上門道歉?更別說他那個屬下都已伏誅,也并未釀成大錯。”

  頓了頓,她繼續道:“若他識破公子的身份,倒也可以理解,可看起來,他可并不清楚公子是誰。”

  蘇奕微微頷首,道:“的確有些奇怪,不過無須理會,日后必然清楚。”

  說著,他已打開那個青銅盒。

  頓時,一抹紫艷艷的仙光涌現,空氣中都彌漫著沁人心脾的濃郁藥香。

  就見一株紫色靈芝,靜靜躺在青銅盒內,表面天然蘊生著一縷縷玄妙的道紋,光雨飛灑,精光蒸騰,極為神異。

  清薇驚訝,“一株九轉靈芝!這可是世間稀罕的圣級仙藥!”

  能讓清薇這等絕代仙君都為之動容,可見這株九轉靈芝何等不凡!

  “你收下吧。”

  蘇奕隨口道。

  清薇連忙推辭,“這是不器樓贈予公子的,妾身可無福消受。”

  蘇奕抬手將青銅盒拋給清薇,“似此等仙藥,短時間內,我根本用不上,反倒是你這等仙君人物,才最適合煉化此藥,收下吧。”

  清薇這才敢收下,心緒翻騰,感受到一種說不出的暖意。

  她倒并非沒見過世面,而是蘇奕毫不猶豫就將這等珍稀仙藥贈予她,讓她既驚詫又感動。

  這……就是被帝君大人視作自己人呵護的感覺嗎?

  ps:感謝“來催更的”兄弟的盟主賞!弱弱問一句,過了農歷年再為盟主5更咋樣?

  若不行,就明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