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神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邋遢老者神色很不自在,無奈道:“我只能說,這件事,我真不知道緣由。”

  蘇奕眼神盯著邋遢老者,道:“我在問,誰找你打探過此事。”

  邋遢老者略一沉默,嘆道:“是星瞾帝君!”

  “原來是她。”

  蘇奕輕語,腦海中浮現出一個有著一頭如血長發的女子身影,屹立星空之中,萬星垂拱,清冷孤傲,傲岸如神!

  一直默默坐在一側的清薇心中也是一驚。

  星瞾帝君!

  仙界北冥海,三大妖帝之一!

  蘇奕則想起一件事。

  當初他在魔之紀元闖蕩的時候,曾遇到一個名叫木荊的仙君,此人來自青桑木氏,其祖上曾鎮守仙界邊陲黑暗戰場,立下不世戰功。

  而青桑木氏的一個名叫“木朝圣”的先祖,就曾追隨在王夜身邊效命。

  木荊,便是木朝圣的后代!

  也是當時,蘇奕了解到,木荊在最初時候,是奉‘星瞾帝君’之命,潛入血霄子陣營之中效命。

  原因很簡單,當初王夜遭受一眾絕世大敵的突襲之后,引發仙界上下皆震動,所有人都認為,曾霸絕一個時代的“永夜帝君”,已就此隕落。

  可星瞾帝君卻不這么認為。

  她籌謀多年,在暗中聯系了諸多仙道勢力,安排了一批強者,分別潛入那些絕世大敵所在的陣營之中。

  其中,來自青桑木氏的木荊,被派往血霄子的陣營中效命!

  “她可著實有心了,竟會找你這老混賬打探這件事。”

  蘇奕油然感慨。

  邋遢老者啃了一口肉骨頭,吃得腮幫子鼓脹起來,含糊不清說道:“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自仙隕時代開始,我就再沒有見過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女人。”

  頓了頓,他喟嘆道:“這就叫時過境遷,物是人非,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吶!”

  蘇奕默默飲了一口酒,道:“那就不聊以前的時候,我且問你,血霄子和那些佇足仙道之巔的老家伙們,為何會龜縮起來,他們又在躲避什么災禍?”

  戚扶風曾談起,仙王境之上的那些老古董們,全都從世間隱匿了蹤跡,疑似在避禍!

  邋遢老者似不敢談起,用指尖蘸著酒水,在桌上寫了兩個字:

  “神禍!”

  蘇奕眼眸微凝,道:“和諸神有關?”

  邋遢老者點了點頭,道:“這些事情,僅僅只是出現了一些征兆,可凡是立足仙道之巔的角色,無人敢不在乎,因為……”

  說到這,他壓低聲音,說出一個驚世秘聞,“三萬九千年前,象州蓮華寺的‘青渠老和尚’,就遭受一場禁忌之劫,在一夜之間丟失一身修為,其道軀腐壞、神魂殘碎。”

  “他臨死前,只留了一句‘熬不過天人五衰,休談金剛不壞’!”

  蘇奕心中凜然。

  青渠老和尚,又被尊稱為“法天佛尊”!

  很久以前,便是踏足仙道之巔的一位神話人物。

  誰曾想,這樣一位神話,竟在一場詭異的大劫之下,就此凋零!

  “所謂神禍,和天人五衰之劫有關?”

  蘇奕若有所思。

  邋遢老者嘆道:“不清楚,我僅僅只知道,那些從仙隕時代活下來的老家伙們,一個個都躲藏了起來,唯恐步入青渠老和尚的后塵。”

  接下來,蘇奕又問了許多問題。

  可這邋遢老者極為滑頭,含糊其辭,顧左右而言他,被逼急了,干脆直接閉嘴,什么也不說。

  蘇奕也無可奈何。

  他倒也清楚,若真的能說,這老混蛋絕不會隱瞞。

  若不能說,就是弄死這老混蛋,也休想問出一個字。

  “最后一個問題,如今坐鎮黑龍集市的那個赤龍道君,究竟是何方神圣?”

  蘇奕問道。

  邋遢老者怔了怔,眼神忽地變得古怪起來,嘿嘿笑道:“我曾答應,不泄露其來歷,不過,你若見到了,必能一眼識破其來歷。”

  說著,他拿袖子擦了擦滿嘴的油漬,道:“今天我已破戒多次,說了太多不該說的話,必須得離開了。”

  蘇奕道:“去哪?”

  邋遢老者不假思索道:“只要不碰到你,天下何處都可去。”

  蘇奕:“……”

  他撫摸著下巴,道:“你是不是已經從我身上,看出了一些什么?”

  邋遢老者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你難道還不清楚?這世上,我可以給任何人占卜吉兇,推算命格,唯獨不敢對你這么做!”

  聲音中,透著一抹幽怨的味道。

  蘇奕笑起來,道:“罷了,我也不勉強你。”

  邋遢老者長身而起,拔腿就走。

  蘇奕沒有阻止。

  可邋遢老者走到半途,卻猶豫了一下,扭頭說道:“見到你這殺星還活著,老子心中很高興!”

  聲音還在回蕩,他一溜煙走了,消失不見。

  蘇奕笑起來。

  這老混蛋,還是一如從前!

  “公子,那算命老者莫非是一位了不得的存在?”

  清薇忍不住道。

  蘇奕微微搖頭,道:“不,那就是個奸猾似鬼的老混賬,憑生最怕三件事,一怕麻煩、二怕劫數、三怕早死,渾身上下,臭毛病眾多。”

  “唯一值得稱道的,就是在占卜一道上,仙界上下,無人可與之比肩。”

  蘇奕眸子泛起追憶之色,“很久以前,不少老家伙找他算命,原本想著能借他的占卜之術,趨吉避兇,改變氣運,結果都被他給算死了……”

  清薇一呆,旋即忍俊不禁,撲哧笑起來。

  蘇奕也笑了,道:“也因此,他被人稱作‘噩耗之主’,更有甚者,稱他為瘟神。”

  清薇不禁好奇,道:“公子,那他為何不敢對你算命?”

  蘇奕道:“他算過一次,但在占卜卦象的時候,卻遭受到反噬,差點要了他的老命。從那之后,他就視我如劫數,唯恐和我產生一絲關聯,只要見到,必有多遠躲多遠。”

  清薇明白了。

  給別人算命要錢。

  給帝君大人算命……那是真要命!

  酒飽飯足,蘇奕和清薇徑自離開,沒多久,來到黑龍集市一座名叫“不器樓”的商鋪中。

  蘇奕打算把身上那些用不上的寶物統統賣掉。

  表明來意后,清薇等候在外,蘇奕則被侍者引入一個被禁制覆蓋的密室中。

  密室內,懶洋洋坐著一個山羊胡老者。

  他是不器樓的鑒寶師,看到蘇奕后,直接說道:“聽說,閣下要出一批好貨,并且數目很足,那就拿出來,讓老朽過過眼,價錢嘛,好說!”

  蘇奕袖袍一揮。

  嘩啦!

  一堆如山似的寶物涌現,映都滿室生輝。

  這些,大部分是各式各樣的仙寶,是蘇奕從白鹿山飛升之地開始,一路上所收獲的戰利品。

  雖然珍貴,但對蘇奕的修煉派不上用場。

  山羊胡老者一愣,旋即霍然坐直身影,走上前一一甄別起來。

  蘇奕則好整以暇地坐在一側,耐心等待。

  許久,山羊胡老者清點完畢,穩了穩心神,重新坐回椅子中,道:“恕老夫直言,這批寶物雖多,但卻沒多少珍品,自然也賣不上什么好價錢。”

  蘇奕笑起來,“無須壓價,我也不喜討價還價,我說一個數,拿出一萬塊上品仙玉,這些寶物就是你的。”

  一塊上品仙玉,抵得上一百塊仙石。

  一萬塊,就是足足百萬塊仙石!

  這樣的報價,讓山羊胡老者眼皮一跳,冷哼道:“閣下怕是不清楚黑龍集市的行情,更別說,你這批寶物大多見不到光,既然想出手,只能抵得上行情價的六成……”

  他還要繼續說下去,蘇奕已打斷道:“你若覺得虧,就算了。”

  說罷,他長身而起,收起那滿地的寶物,轉身而去。

  那叫一個干脆利索。

  山羊胡老者卻坐不住了,道:“閣下且慢!”

  蘇奕頓足,道:“無須廢話,你只要表態,是否接受我開出的條件便可。”

  山羊胡老者神色一陣陰晴不定,最終憋出一個字:道:“可!”

  蘇奕這才轉身回來,哂笑道:“別裝的一副吃大虧的樣子,我報出的條件,足可讓你們大賺一筆。”

  山羊胡老者呆了呆,旋即笑起來,感慨道:“看得出來,閣下是個懂行的人,可奇怪的是,以前時候我可從在黑龍集市沒見過閣下。”

  蘇奕淡然道:“怎么,還想盤一盤我的底細?”

  山羊胡老者識趣道:“閣下稍等。”

  說著,他長身而起,離開這座密室。

  沒多久,就取回一個儲物寶貝,遞給蘇奕,“一萬塊上品仙玉,還請閣下過目。”

  蘇奕隨意檢查了一遍,點了點頭,把那些寶物交給了山羊胡老者。

  他長身而起,正要離開,忽地想起一件事,當即拿出五百塊仙玉,擱在桌上。

  “這是封口費,若消息泄露,后果自負。”

  蘇奕深深看了那山羊胡老者一眼,轉身而去。

  山羊胡老者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他意識到,這次碰到的不止是一個懂行的角色,還是一個明顯對黑龍集市潛規則無比熟悉的狠茬子。

  比如這“封口費”,哪怕是經常進入黑龍集市的熟客都不清楚!

  有人銷贓,有人就能從那些贓物中推測出許多秘密。

  而這些秘密,往往能賣出一個誘人無比的價錢!

  這就是潛規矩。

  一般人根本不知道。

  尤其是這一次!

  山羊胡老者很清楚,若把這批贓物的消息,以隱蔽的渠道賣給太清教和云機仙府,絕對能換來一筆潑天財富!

  也正因如此,山羊胡老者陷入深深的糾結中。

  還是不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