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算卦的邋遢老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之前,蘇奕一直在打量那算卦的邋遢老頭。

  當聽到清薇的傳音,不禁一怔。

  重麒。

  一個妖道虛境真仙,欲圖和仙君層次的清薇結為道侶,稱得上色膽包天。

  蘇奕端詳此人片刻,大致明白了。

  這重麒,身上有著一絲極晦澀厚重的氣息,不出意外,那應當是麒麟血脈的氣息!

  麒麟,一種古老而強大的先天神獸。

  麒者,雄性。

  麟者,雌性。

  不過,這重麒身上的血脈力量明顯不純,透著一絲詭異駁雜的氣息。

  無疑,此人并非是純血麒麟后裔,否則,其血脈力量不可能會如此駁雜。

  蘇奕做出判斷,“這廝想和清薇結為道侶,恐怕不僅僅只是好色那般簡單!”

  “禍福無門,惟人自召,閣下不信倒也罷了,為何還要詆毀老朽?”

  算卦攤位后邊,邋遢老頭喟嘆,一副很委屈的模樣。

  “詆毀?信不信本座現在就殺了你這老騙子?”

  束發為冠,一襲玉袍的重麒眉梢間煞氣一閃,驀地揚起手來。

  這時候,他身旁一個清瘦中年低聲道:“圣子,清薇仙君來了。”

  重麒一怔,扭頭就看到了立在遠處的那一道熟悉倩影。

  縱使帶著斗笠,可那等絕代風姿,依舊讓重麒眸光發亮。

  “這次算你這老騙子走運!”

  重麒冷哼一聲,而后轉身朝清薇這邊走來。

  那英俊的臉上已浮現出笑意,道:“清薇姑娘,咱們又見面了!這莫不就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緣分?”

  他一襲玉袍,身影頎長,的確很英俊,卓爾不群。

  可清薇那遮掩在帽檐下的一對眸子卻泛起厭憎之色。

  她冷冷道:“無論是修為、還是身份,你都該稱我為前輩,僭越規矩,只會顯得你不懂禮數。”

  重麒怔了怔,不禁大笑起來,道:“以后咱們就是一家人了,什么禮數規矩,統統可以不在乎!”

  說著,他目光一掃清薇身邊的蘇奕,道:“這位是?”

  不等清薇回答,他笑道:“讓我猜猜,肯定是跟隨在清薇姑娘身邊行走的奴才對不對?”

  奴才?

  蘇奕眉頭微挑,一眼看出,重麒是故意的!

  根本不管自己是誰,先扣上個“奴才”的帽子羞辱一番再說。

  由此也可以看出,這萬靈教圣子是何等跋扈霸道。

  清薇俏臉一沉,正要說什么,蘇奕已擺手道:“讓他滾,否則就殺了。”

  輕飄飄一句話,卻似平地起驚雷!

  重麒似不敢相信,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你……剛才說什么?”

  他那一對眸子深處,有著嗜血般妖異的光澤涌動,懾人心魄。

  附近氣氛,都猛地壓抑沉寂下來。

  那擁簇在重麒身后的強者,皆露出不善之色。

  擱在以前,清薇出于對萬靈教的顧忌,或許會選擇隱忍退讓。

  可現在有蘇奕在,她根本無懼一切。

  “沒聽清楚嗎?”

  清薇身上悄然彌漫出一股可怖的威勢,“要么滾,要么死!”

  重麒呼吸一窒,那撲面而來的仙君威壓,讓他整個人軀體發僵,如墜冰窟。

  忽地,在重麒身旁,那個清瘦中年站出來,皺眉道:“清薇閣下,你這是否有些過分了?”

  重麒臉色陰沉,也冷冷盯著清薇,似在等地一個解釋。

  清薇一對嫵媚的眸殺機洶涌,語氣淡漠道:“三個彈指內,你若不帶著這個蠢貨般的東西離開,我連你一塊殺了!”

  一番話,如寒流席卷,讓氣氛也變得劍拔弩張!

  “清薇你……”

  重麒震怒,正要說什么,已被清瘦中年阻止,他已看出,清薇態度決然,真的敢在這黑龍集市上殺人!!

  “清薇閣下,三天后,就是法會召開的日子,好自為之!”

  清瘦中年撂下這番話,就帶著重麒和其他人轉身而去。

  很快就消失不見。

  這一場風波,也引發附近區域許多人關注,都無比驚詫,堂堂萬靈教的圣子,竟被人嚇退了!

  而蘇奕和清薇的身份,也一下子引起許多人好奇。

  但無人敢上前叨擾。

  清薇身上那仙君層次的氣息,早震懾到不知多少人。

  反倒是渾身毫無修為氣息波動的蘇奕,成了最不起眼的那一個。

  “擔心嗎?”蘇奕問。

  清薇低聲道:“妾身一點也不擔心,就是有點慚愧。”

  “慚愧?”

  “因為妾身的緣故,給公子添麻煩了。”

  蘇奕啞然失笑。

  這算得上什么?

  他徑自朝遠處那個算命攤位行去,至于剛才發生的那一場沖突,早被他拋之腦后。

  清薇連忙跟上。

  “清薇仙君之前雖多次拒絕我的追求,可卻也不敢真正撕破臉,可今日,她竟當眾辱我!這其中定有原因!”

  重麒眼眸發紅,臉色陰沉可怕。

  “的確有點反常。”

  清瘦中年沉吟道,“或許,清薇仙君是找到了足可依仗的底牌。”

  重麒皺眉道:“不是說小如意齋的流云仙王,遇到了化解不開的劫數,一直在閉關嗎?那清薇難道就不清楚,徹底和我們撕破臉的后果?”

  清瘦中年溫聲道:“圣子,無須在意這些,三天后的法會召開時,我敢保證,清薇仙君必會低頭!”

  重麒嘆道:“我不擔心她不低頭,而是剛才實在太丟臉了!尤其是清薇身旁那個雜碎,簡直該千刀萬剮!”

  清瘦中年笑道:“那就千刀萬剮!不過,得等到法會召開之后才行。”

  重麒深呼吸一口氣,眸光閃動道:“我分得清輕重。”

  算卦攤位前。

  掛著一面旗幡,上寫一副對聯:

  看掌中日月,算出人間禍福事。

  拿袖中乾坤,斷盡天下吉兇兆。

  蘇奕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這塊旗幡。

  而算卦攤位后邊,那酒槽鼻、三角眼、渾身邋遢的老者也在打量蘇奕和清薇。

  當目睹清薇那曼妙傲人的身影,這老頭哧溜一聲,吞了吞口水,一臉猥瑣。

  清薇頓時蹙眉,早些時候,重麒怎么就沒把這老流氓般的家伙打死?

  還好,邋遢老者很快挪移目光,落在蘇奕身上,一對渾濁的三角眼,忽地發直,呆滯在那。

  那攏在袖袍中的雙手,都在控制不住的微微顫抖!

  “這幅對聯的上下聯,得分別加上一句。”

  蘇奕自語,“上聯末尾,當加上‘看心情’一句,下聯末尾,當加上‘得加錢’一句。”

  清薇略一品味,不禁撲哧笑出聲來。

  攤位后邊,那邋遢老者忽地起身,拔腿就要走。

  “站住。”

  蘇奕開口。

  很平淡隨意的兩個字。

  沒有任何威脅的意味。

  可邋遢老者骨瘦嶙峋的身影一僵,剛邁出的那只腿就收了回來。

  他艱難地轉身,滿臉苦笑,朝蘇奕拱手道:“這黑龍長街上的人都知道,小老就是個靠算卦混飯吃的老騙子,還請閣下高抬貴手,莫要為難小老。”

  蘇奕眼神意味深長,道:“你騙得了其他人,卻騙不了我,就好比你剛才給那個家伙算的一卦,可一點都不含糊。”

  邋遢老者神色一陣陰晴不定,試探道:“敢問閣下何方神圣?”

  蘇奕道:“真要繼續裝下去?”

  這仙界上下,能認出他的人寥寥無幾,眼前這老混蛋就是其中之一。

  事實上,連蘇奕都沒想到,會在黑龍集市上碰到這老家伙。

  邋遢老者尷尬地笑了笑,道:“不是老子裝糊涂,實在是不敢相信罷了。”

  蘇奕眼神微妙,道:“我也不敢相信,你這老東西的命如此硬,竟能活到現在,并且看起來活得還很滋潤。”

  邋遢老者苦笑搖頭道:“唉,老子的處境可大不如前,歷經那一場仙隕浩劫,到如今,勉強只能茍活于世。”

  “找個地方飲一杯?”

  蘇奕道。

  邋遢老者毫不猶豫拒絕了,道:“老子這張破嘴,在過往那漫長歲月中,已惹出太多的災禍和劫數,而我曾立誓,再不牽扯這世間……”

  不等說完,蘇奕就抓住他的肩膀,拎到了身前,笑道:“你這老混蛋的誓言,連天道都不信,快走吧。”

  不由分說,就拉著邋遢老者走了。

  清薇緊隨其后,心中頗不平靜。

  到了此時,她哪會看不出這老流氓般的家伙,實則極可能是一個隱士高人?

  一座酒樓中。

  邋遢老者面對滿桌子的美味佳肴,卻一點胃口都沒有,反倒唉聲嘆氣,愁眉不展,

  蘇奕則自顧自飲酒,笑道:“回答我一些問題,我就讓你走。”

  “能不能不回答?”邋遢老者小心翼翼試探。

  “不能。”

  蘇奕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放心,斷不會讓你推斷天機,占卜吉兇。”

  邋遢老者似暗松口氣,咧嘴笑道:“早說嘛。”

  他開始胡吃海喝,吃得滿嘴流油。

  蘇奕指尖摩挲著酒杯,眼神深沉,道:“當年和血霄子一起聯手偷襲我的那些仇敵,是如何找到我的閉關之地的?”

  當初,王夜在閉關時被一眾絕世大敵偷襲,最終引發了一場震驚天下的“永夜之戰”。

  可直至王夜轉世前,都心存疑惑,想不透當初那些大敵是如何找到他的閉關之地。

  邋遢老者剛塞進嘴里的一塊肉直接噴了出來,一陣劇烈干咳。

  他沒好氣道:“你們怎么都認為,老子知曉此事?”

  蘇奕眸子泛起異色,驚訝道:“還有其他人找你打探此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