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秘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北霜劍宗。

  議事大殿,氣氛壓抑沉悶。

  發生在天定到處的消息,已經傳回來,引發大地震。

  北霜劍宗掌教“傅言真”第一時間召集宗門的大人物們,開始商議對策。

  可面對一位仙君的威脅,那些大人物皆心神惶恐,如坐針氈,一時根本商議不出什么好的應對之策。

  這讓傅言真眉頭緊鎖,滿臉陰霾。

  直至分析和商討許久,忽地有人道:“掌教,種種跡象都已表明,那名叫蘇奕的年輕人,極可能就是太清教要找的那個飛升者!”

  眾人心中一凜。

  傅言真眸光閃爍,道:“何以見得?”

  那人沉聲道:“首先,他的來歷有問題,在以前那些年,景洲境內根本就沒有聽說過有他這樣一個堪稱逆天的角色。”

  “其次,太清教的使者大人曾說,那個飛升者并未踏足仙道,但卻擁有極端逆天的實力,疑似能和仙境人物對抗。而這蘇奕,就曾兩次擊退展長湖太上長老!”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白鹿山飛升之地,曾發生一場彌天大禍,當時曾有一批宇境仙人和虛境真仙慘死!按照太清教的說法,那一場彌天大禍,就是因為那個飛升者而起。”

  “而在今日的天鼎道場上,也因為那個蘇奕,害得我們宗門一批仙境老人慘死!”

  ……一番話,讓眾人心緒起伏,無法平靜。

  那蘇奕,疑似是太清教要找的飛升者!?

  這個發現,讓眾人都感到震驚,可認真思忖后,卻發現許多細節都很符合!

  “掌教,倘若我們把消息稟報給太清教,不止可以報仇,還稱得上是大功一件!”

  有人禁不住道。

  這讓許多人心動。

  卻見傅言真斷然道:“若真這么做,才是自取滅亡!”

  “連那位神秘的女仙君,都尊稱蘇奕為‘大人’,敬畏如神,似這等超然存在,豈是我們能得罪?”

  說著,他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每一位仙君,背后都有著不可預測的力量和人脈,似這般存在,彈指之間,便可將我們北霜劍宗踏平!”

  眾人心中顫栗,神色陰晴不定。

  就在此時,一道清甜嬌潤的聲音忽地在大殿外響起:

  “聰明人吶。”

  眾人皆驚,駭然色變,誰!?

  他們抬眼望去,卻什么也沒看到,什么也感應不到。

  可那一道清潤甜美的聲音再次響起:

  “也算你們走運,否則,今日這北霜劍宗,必被夷為平地。”

  “好自為之。”

  聲音在大殿中回蕩。

  傅言真等人皆驚出一身冷汗。

  根本不用想他們就知道,那聲音的主人,必是那位神秘的女仙君!!

  換而言之,剛才他們若做出向太清教邀功的決定,極可能在沒反應時,就會被滅殺。

  并且,北霜劍宗會就此覆滅!

  傅言真長身而起,朝大殿外躬身行禮,神色莊肅道:

  “前輩放心,我傅言真可對道心發誓,北霜劍宗上下,必不敢做那些自取滅亡之事!”

  久久無人應答。

  無疑,那位神秘的女仙君已經離開。

  傅言真等人都不禁有劫后余生之感。

  誰能想象,就在剛才,他們若一念之差,就會遭受滅門之禍?

  小如意齋。

  一座殿宇內。

  “阿黎,你覺得如何?”

  蘇奕笑問道。

  阿黎難以置信道:“蘇大哥,你的意思是,讓我拜那位仙君大人為師么?”

  蘇奕搖頭,道:“她只負責照拂你,指點你修行,至于拜師……大可不必。”

  一側,清薇回來后,就俏生生立在那,風姿綽約,絕艷靚麗。

  聞言,她連忙說道:“大人所言極是,以晚輩的道行和才情,遠不足勝任這位……呃……的師尊。”

  阿黎稱呼蘇奕為“蘇大哥”。

  讓她尷尬地不知該如何稱呼阿黎這樣一個十多歲的小丫頭。

  蘇奕飲了一口酒,道:“在你面前,她就是小輩,以后啊,直呼其名便可。”

  “是!”

  清薇點頭,而后笑容柔婉地看著阿黎,道,“以后,阿黎稱我姐姐便可。”

  修行界輩分的混亂,可見一斑。

  一般而言,大家都是各交各的,也只有在一些規格森嚴的場合,才會按資排輩。

  姐姐?

  阿黎頭懵。

  少女來自溪云村,凡夫俗子一個,哪會想到有朝一日,竟會有這樣一位絕代妖君為“姐姐”?

  阿寧眼神復雜,整個人變得無比拘謹。

  “阿寧,你呢?”

  蘇奕問道。

  阿寧頓時手足無措,下意識道:“我……我真的也可以……跟著這位前輩修行么?”

  清薇嫵媚靈動的眸眨了眨,笑容溫婉道:“什么前輩不前輩的,以后啊,你和阿黎都叫我姐姐便可。”

  阿寧心緒激蕩,忽地感覺,自己的命運仿佛在這一天已悄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這一切,來自一個人所賜!

  悄然間,阿寧目光看向躺坐在藤椅中的蘇奕身上,神色間已盡是感激。

  蘇奕哪會在意這些?

  清薇親自為阿寧和阿黎安排了住處,并囑咐侍女為姐妹兩人準備各式各樣的點心和珍饈,稱得上無微不至。

  而后,清薇這才告辭離開。

  “阿黎,你說蘇奕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沒有了其他人,阿寧不禁小聲問道。

  “我哪會清楚。”

  阿黎搖頭。

  旋即,她認真說道:“姐姐,我會好好修行,一定要讓我的名字響徹仙界,用畢生去報答蘇大哥的恩情!”

  少女清澈的丹鳳眼中,盡是堅定。

  阿寧一怔,忽地發現,妹妹好像變了一個似的。

  “帝君大人,可以肯定的是,經歷今日之事,太清教和其他一些仙道勢力怕是會推測到您的身份。”

  清薇拎著精致纖巧的酒壺,微微躬身,為蘇奕斟了一杯酒。

  “他們充其量也僅僅只知道我的名字罷了。”

  蘇奕微微搖頭,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這個過程中,他的目光不可避免地掠過清薇那傲人挺拔之處,心中不免微微有些異樣。

  紅袖添香的樂趣,大概和美人斟酒的樂趣相似。

  目光所及,風光無限好。

  清薇俯身,又為蘇奕斟了一杯酒,笑道:“也對,以帝君大人的手段,根本無須在意這些。”

  頓了頓,她說道:“若他們真有膽子,盡可以來小如意齋,晚輩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些勢力,竟敢對帝君大人不敬!”

  太清教,是名震整個仙界天下的巨頭勢力!

  能與之比肩者,屈指可數。

  但,小如意齋也不是吃素的!

  蘇奕微微頷首,道:“若能查出,目前在仙界究竟有哪些勢力盯上了我,自然最好。”

  清薇認真道:“晚輩定會視作頭等大事對待,必盡快查探清楚。”

  接下來,兩人又閑談了一陣。

  和戚扶風不同,作為景洲十二座小如意齋的主事,清薇對當今仙界局勢的了解要更多。

  簡而言之,如今的仙界,歷經仙隕時代那一場漫長的浩劫之后,的確和以往完全不一樣了。

  原因很簡單,仙隕時代落幕,仙界的周天規則力量正在快速恢復!

  各大修仙勢力如雨后春筍般崛起,從仙隕時代延存下來的古老道統,陸續橫空出世。

  一時間,引發天下格局混亂,世事動蕩!

  對當世修行者而言,這既是一個黃金大世,否極泰來,百廢待興,各種修行勢力層出不窮。

  也是一個血腥動蕩的亂世,群雄逐鹿,烽煙四起,秩序崩壞而混亂。

  除此,時隔萬古的沉寂之后,仙界九大天關外,異域魔族蠢蠢欲動,許多人都預測,說不準哪一天,就將再次爆發“仙魔之戰”!

  所謂仙魔之戰,并非道統之爭,而是仙界和異域魔族之間的戰爭。

  而九大天關,就是仙界抵擋異域魔族的九大防線。

  一旦九大天關被攻陷,異域魔族大軍,便可長驅直入,入侵仙界。

  仙隕時代以前的歲月中,曾爆發過不止一次的仙魔之戰。

  最嚴重的時候,異域魔族的大軍全面攻陷九大天關,在仙界掀起了有史以來最慘烈的一場腥風血雨。

  那時候,整個仙界都差點被異域魔族侵占!

  “沒想到,時隔萬古之后,異域魔族那些魔崽子又不安分了……”

  蘇奕揉了揉眉宇。

  王夜少年時,就是在第六天關長大,征戰沙場,殺敵無算。

  在之后的修行生涯中,他也經常在各大天關行走,率領一眾部下,殺得異域魔族大軍節節敗退,伏尸百萬!

  直至他踏足仙道之巔,更親手宰過許多異域魔族的“帝者”!

  在那時,有王夜坐鎮仙界,九大天關之外,太平安寧,異域魔族的力量根本就不敢冒頭!

  “眼下,異域魔族還沒有輕舉妄動,僅僅只有一些苗頭而已,算不上什么禍患。”

  清薇輕語道,“最讓人憂心的是,隨著仙隕時代落幕之后,天下發生了許多不可預測的驚變。”

  “其中最大的變數就是,諸神的意志正在滲透仙界!”

  “晚輩前不久曾花費大力氣,獲悉一個秘聞。”

  “據說在以后的歲月中,傳說中的諸神,極可能會開辟通往仙界的通道,降臨世間!”

  蘇奕眼眸微瞇。

  諸神,有朝一日降臨仙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