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靠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跪在阿寧和阿黎面前,孫云奇這位羽化真人終于明白,為何自己會受辱了。

  一切,都因為那個資質平庸的小啞巴!

  “蘇奕,你鬧出這么大動靜,北霜劍宗……”

  錢羽顫聲開口。

  可話剛說到一半,隨著蘇奕目光看過來,錢羽渾身一顫,嚇得雙膝一軟,直接癱坐在地。

  “真是個廢物。”

  常樂行暗自鄙夷。

  “在我北霜劍宗地盤上鬧事,無論你是誰,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展長湖的大喝聲,響徹全場。

  蘇奕抬眼望去。

  就見遠處,展長湖怒發沖冠,抬手將一塊秘符捏碎。

  一道神虹沖霄而起,明耀九天。

  全場騷動,誰能看不出,展長湖這位仙人正在求援?

  “蘇大哥,這可怎么辦?”

  阿黎心都懸起來,小臉盡是擔憂。

  蘇奕不以為意道:“別怕,事情鬧的越大,他們死的很快。”

  他拎出酒壺,暢飲了一口,道:“這點小場面,于我眼中,只能用無趣二字來形容。”

  眾人:“……”

  很快,一群仙人身影憑空而至,殺氣騰騰。

  赫然是北霜劍宗的一群仙道人物。

  為首的,是一個雙鬢斑白,威儀十足的老者,一對眸顧盼間,神芒激射。

  莫尊!

  北霜劍宗太上長老,一位成名已久的虛境真仙!

  隨著一眾仙人駕臨,天鼎道場的氛圍,一下子變得壓抑肅殺,眾人都有窒息般的感覺。

  何謂仙威浩蕩?

  那就是在他們面前,仙境之下,皆為螻蟻!

  “這姓蘇的,注定要完!”

  文淵鳴咬牙切齒。

  其他仙道勢力的大人物,皆心驚肉跳,誰能看不出,在這等局勢下,蘇奕已在劫難逃?

  馬行空他們看向蘇奕的目光,都已帶上一抹憐憫。

  年輕人,縱使再逆天又如何?

  不懂見好就收,注定死路一條!

  而此時,虛境真仙莫尊和那一眾宇境仙人,已經從展長湖口中了解到事情原委,目光齊齊看向蘇奕一人。

  “放了孫云奇,本座答應,只誅你一個,不會牽累其他人。”

  莫尊冷冷下達命令。

  如主宰在下達旨意!

  一字一句,如九天驚雷,響徹全場。

  眾人無不悸動,渾身直冒寒氣。

  那虛境真仙的威壓,實在太過恐怖!

  阿黎和阿寧都神色慘淡,緊張到無以復加的地步,臉上寫滿了對蘇奕的擔憂。

  蘇奕沒有廢話,他隨手一抹。

  砰!!

  跪在那的孫云奇軀體崩碎,形神俱滅。

  全場側目,無不驚愕。

  莫尊震怒,殺機沖霄。

  在他身后,那一眾仙人也被激怒,殺氣騰騰。

  “別怕,等宰了這些礙眼的東西,我便帶你們離開。”

  蘇奕隨口對阿黎和阿寧說道。

  眾人:“!!!”

  誰敢想象,在這等局勢下,蘇奕竟還如此強勢?

  “年輕人,你敢挑釁我北霜劍宗,想必是有所依仗,你盡可以把你的靠山叫出來!”

  莫尊一步邁出,挪移長空,朝蘇奕殺來。

  威勢如神!

  可尚在半途,一只纖細晶瑩的玉手忽地憑空出現,當空一拍。

  砰!!!

  莫尊這位虛境真仙,如轟飛出去。

  像斷了線的風箏般,跌落在數百丈之外的地上,胸口都塌陷下去,口鼻噴血。

  而同一時間,一道挺拔傲人的身影,出現于虛空中。

  她一襲素色長衣,面容精致絕艷,晶瑩如雪的肌膚吹彈可破,一如一位絕代妖仙臨世,風姿卓絕,驚艷世間。

  隨著她出現,一股無形的恐怖威壓,如若山崩海嘯般席卷全場。

  天地驟然暗淡。

  虛空轟然哀鳴。

  那些觀戰者無不亡魂大冒,憑生渺小如螻蟻般的絕望之感!

  莫尊和北霜劍宗那些仙人皆倒吸涼氣,徹底色變。

  仙君!!

  這樣的存在,擱在整個景洲境內,都屬于巨頭。

  在場那七大仙道勢力已堪稱景洲的一流勢力,可在仙君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仙君?

  馬行空他們都傻眼了,驚得頭皮發麻,這可是宛如傳說般的存在。

  哪怕是他們這些來自玉霄仙宗的羽化真人,都幾乎很難有機會見到仙君!

  原因無他,仙君這等級別的存在,仿似神龍見首不見尾,唯有仙君級勢力中才能見到。

  阿寧和阿黎也都愣住,如視神跡發生。

  唯有蘇奕眉頭微皺,旋即搖了搖頭,拎出酒壺,輕啜起來。

  “莫非,閣下就是那年輕人背后的靠山?”

  莫尊強自鎮定,沉聲開口,言辭很客氣。

  實則,他心中發慌,嘴里發苦,之前,他剛揚言讓蘇奕隨便叫靠山。

  轉眼間,一位仙君就殺了出來!

  這讓他徹底意識到不妙。

  “靠山?”

  宛如絕世妖仙的女子,正是清薇。

  她輕輕搖頭,神色認真道,“你想多了,在蘇大人面前,我便如螢火般黯然和渺小。”

  眾人:“???”

  莫尊這等虛境真仙都傻眼了,一位仙君,卻尊稱一個年輕人為“大人”?

  誰敢信?

  氣氛,一時詭異的寂靜。

  就見清薇自顧自道:“我之所以出手,是不想讓你這般不堪入目的小角色,死在蘇大人手中,因為會臟了蘇大人的手。”

  這樣一位足以驚艷天下仙人的女子,言辭間卻盡是對蘇奕的敬慕。

  這讓眾人都懵了。

  那蘇奕該有怎樣的地位和身份,才能夠被一位仙君如此推崇?

  莫尊已徹底膽寒,顧不得那么多,連忙道:“前輩,這都是誤會!我北霜劍宗……”

  “唯有死亡,才是最有誠意的懺悔。”

  清薇紅潤的唇瓣輕啟。

  她素手揚起,如刀鋒斬落。

  數百丈外,莫尊的軀體分成兩半,而后,被洶涌的神焰焚化為灰燼。

  一位虛境真仙,就這般如草芥般被斬!

  “還有你們。”

  清薇嫵媚漂亮的眸流轉,看向北霜劍宗其他仙人。

  這一瞬,那些仙人皆受到莫大驚嚇,轉身就逃。

  “天欲其亡,必使其狂,仙人若作死,亦如此。”

  清薇那清潤中帶著一絲磁性的聲音還在回蕩,一道道晶瑩耀眼的金色飛光掠起,橫空席卷而去。

  剎那間,一眾宇境仙人被屠戮一空!

  天鼎道場中,都彌漫上濃重的血腥和攝人心魄的肅殺之氣。

  一襲素衣,風姿絕代的清薇,儼然成為全場唯一的焦點!

  而后,在無數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這位妖道女仙君,斂去一身的氣焰和威勢,轉身匆匆來到蘇奕身前,躬身低頭,似犯錯般怯生生道:

  “晚輩冒然出手,不敢辯解,還請大人責罰!”

  言辭,透著一絲掩飾不住的忐忑。

  神態,更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所有人呆若泥塑,只覺世上最荒誕之事,概莫如是。

  一位仙君,明明出手幫忙力挽狂瀾,彈指間抹殺一眾仙人,何等威風,何等睥睨?

  可誰能想象,她卻像做錯事般,去向一個年輕人誠惶誠恐地致歉?

  甚至,都不敢辯解,但求責罰!

  不可思議!

  “一樁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我怎會責罰你。”

  蘇奕晃了晃酒葫蘆,扔給了清薇,“若你真有心補過,抽空把我這酒葫蘆裝滿酒水便可。”

  清薇雙手接過酒葫蘆,如釋重負,唇邊泛起笑意,痛快道:“多謝大人寬宏大量!”

  “你來善后。”

  蘇奕早已意興闌珊,當即帶著尚且處于發呆中的阿寧和阿黎一起離去。

  身后,傳來清薇恭順的聲音:“謹遵大人法旨。”

  直至蘇奕他們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

  清薇那斂去的威勢和氣息頓時涌現,重新恢復那睥睨清冷、孤傲而淡漠的儀態。

  “衛暝,帶人出來洗地了。”

  她輕聲開口,“本座只一個要求,之前凡詆毀大人的人,必須受到懲處。”

  “喏!”

  一道聲音響起。

  做書生打扮的衛暝,和其他一眾藏在觀戰者中的仙人,在這一刻紛紛站了出來。

  一時間,全場盡數被肅殺之氣淹沒。

  文淵鳴崩潰了。

  馬行空崩潰了。

  錢羽崩潰了。

  ……許多曾對蘇奕惡言相向的人,都崩潰了。

  誰還能不清楚,一場清算將針對他們而來?

  唯有常樂行很慶幸!

  繁華如水的街道上。

  蘇奕負手于背,徑自朝小如意齋行去。

  阿寧和阿黎緊隨其后。

  興許是在天鼎道場遭受到的沖擊太大,姐妹倆都有些魂不守舍,神色恍恍惚惚。

  直至抵達小如意齋時,阿寧似鼓足勇氣般,再忍不住道:“蘇……蘇奕,你……究竟是什么人?”

  阿黎下意識把目光看過去。

  她也很想知道。

  蘇奕頓足,道:“我不是跟你說過?”

  阿寧一愣,旋即猛地想起,當初在前來天鼎仙城的路上,自己的確曾如此問過蘇奕。

  當時,蘇奕回答說,他曾是劍道第一仙,橫壓仙界諸天上下!

  只不過,阿寧直接當一個玩笑對待,根本沒放在心上。

  可現在,見識了蘇奕的種種手段,見識到清薇這等仙君人物那畢恭畢敬的儀態,阿寧心中猛地一顫,意識到從一開始,蘇奕似乎并未開玩笑!

  劍道第一仙?

  這是何等至高無上的一個美譽!

  可他明明如此年輕,明明曾以界王境修為登臨演道臺,為何敢如此自稱?

  阿寧糊涂了。

  阿黎卻沒想那么多,只略帶拘謹地問道:“蘇大哥,我……還能像這樣稱謂你么?”

  蘇奕笑道:“當然。”

  阿黎頓時笑起來。

  蘇奕有著怎樣的來歷和身份,她才不在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